“妖股”汉能股价遭腰斩,内地资金惨做“接盘侠”

“妖股”汉能股价遭腰斩,内地资金惨做“接盘侠”
作者:王维丹

此前疯涨的港股汉能薄膜发电5月20日股价几乎腰斩,上午停盘。锦州银行等金融机构可能损失惨重,连一些空头也没能抓住机会,他们在暴跌前就已撤退。据财新网报道,这次大跌可能源于机构因该司贷款逾期不还而抛售,进而引发连锁反应。

汉能薄膜发电股价的波动可能早已引起监管方关注。据路透报道,消息人士称,香港证监会已经对汉能薄膜发电展开调查数周,理由是市场操纵。香港证监会发言人拒绝对此消息置评。

截至今年一季度,汉能薄膜发电半年内股价翻了7倍,今年以来涨幅累计162%,而且往往在临收盘前最后十分钟上涨。2013年年初到今年2月初,所有交易日收盘前十分钟的复合增长率高达536%。该个股成为港股的一大“妖股”。可就在20日,早盘短短24分钟内该司股价就暴跌近47%,市值蒸发190亿美元。
 
谁是推手

汉能薄膜发电今日暴跌的原因众说纷纭。在今天召开的该司股东大会上,有小股东质疑公司是否还有坏消息没有公布。但汉能薄膜发电主席李河君缺席了今天的股东大会,行政总裁代明芳亦在参加股东大会期间接到电话后突然离座。公司目前尚未对股价暴跌一事作出公开解释。

财新网报道称,多位市场人士分析认为,很可能是金融机构抛售汉能之前质押的股票,由此产生连锁反应所致。消息人士称,汉能以上市公司股票做质押,获得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但有部分贷款出现逾期未还的情况。部分机构得知此事,催促汉能还款,但一直未有进展,因此于今早开盘后抛售。

报道援引知情者消息称,海通国际是今天较早出售的机构之一,但背后这些股票的实际持有人未知。除了内资,一些外资机构也是较大沽出方。

谁是输家

汉能薄膜发电股价大跌直接受害者当然是股民。此前股价暴涨吸引了不少散户,他们在此轮暴跌中损失惨重。

不过,上述财新网报道指出,锦州银行和一家城市股份银行都曾向汉能薄膜发电提供大额贷款,他们的损失可能更惨重。其中,锦州银行总行去年中下旬就曾给予汉能集团80亿元授信。

另外,汉能在地方建生产基地和电站得到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比如,成都西航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是汉能在四川成立公司的出资方,持股比例为32%;唐山市两家公司为汉能在该市曹妃甸成立的公司出资12亿元,约占该司注册资金的67%,两公司由曹妃甸工业区财政局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全资持有;海口市政府为汉能在海南设立的公司提供了3亿元无息借款,相当于该司旗下海南公司注册资金的一半。

空头“踏空”

彭博新闻社报道援引数据供应商Markit的数据显示,截至本周一,汉能薄膜发电的空仓规模占流通量的3.1%,较去年做空高峰期5.1%的比例明显回落。

海通国际的香港销售交易主管Andrew Sullivan认为,因为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一直在涨,过去做空这只个股的投资者受到打击,有大量资金支持这只个股,做空很难。

华尔街见闻此前文章提到,自去年沪港通开通以来,汉能薄膜发电是最受资金追捧的港股上市公司之一。今年2月和3月,通过沪港通买入其股份的资金高达30亿港元。虽然希望做空者众多,但却基本无法借券。外资投行人士称,注入该个股的“都是内地过来的钱”,还推测股价推到这么高“肯定有些目的”。
 
英国《金融时报》展示了汉能薄膜发电两年内每个交易日收盘前十分钟股价大涨的诡异情形。

不只是股价拉升表现引起质疑,汉能薄膜发电的业务模式也耐人寻味。该司母公司汉能控股几乎是该司唯一的客户。自2010年以来,汉能薄膜发电合计实现营收148亿港元,几乎都是向母公司销售设备所得。
 
而且,汉能薄膜发电的大量资金挂在应收账款下,但一财网图片显示,其毛利却又高得惊人。有基金经理称,所有H股高市值公司之中,像汉能薄膜发电那样“毛利能够达到那么高的只有澳门的赌场和Prada”。(来源:华尔街见闻)


格隆汇声明:本文为格隆汇转载文章,不代表格隆汇观点。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关联公司股票。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