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香港人对香港政局变化的理解

作者: 叶兆清

编者按:周五港股那点事刊登了格隆汇会员左龙大叔的文章《谁是香港真正的统治阶层?——一个跨境投资者对香港政改、港股大机会的深度分析》后引发强烈反响。那么,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又是怎样看港股、看香港甚至环球经济、以及香港的政治的呢?本期港股那点事刊登的这篇文章,正是出自一个香港本地人之手。作者叶兆清本身背景主要做港股,05年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做宏观经济分析研究,随后做过卖方、买方研究员、资产管理等工作,相信现时格隆汇中比较少有这背景的人,而本文也和左龙的文章一样,从细微之处着眼,数据详实令人信服,值得每一位关心香港命运前途的人仔细阅读。我们也特别期待作者分享关于港股改变情况的观点和文章。

Clipboard Image.png

昨晚我拜读了 “谁是香港真正的统治阶层” ,作为本土香港人,也觉得它把很多问题都说清楚了,但有些地方我不太认同。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回归前我还在念中学,我一直受的是当时英国殖民地色彩的教育,在2003年沙士时我在读大学,我在04年开始买卖(大陆叫炒,香港较少人叫自己炒,叫投资比较多)港股,到05年毕业后找的宏观经济分析研究工作。作为一个香港本地人怎样看港股、看香港甚至环球经济、以及香港的政治,我们对自己跟大陆的关系,我相信现时格隆汇中比较少有这背景的人。所以我毛遂自荐写下这篇从土地港人看香港的文章。

左龙大叔认为 “港资地产商回归前的成功和迅速壮大是靠中国背景的支持和祝福” ,这点我不太认同。

香港地产从80年代到97年经压大牛市更多是以下因素的:

1)香港在1984年签中英联合声明时,因中方恐防英方在回归前把香港土地贱卖,因而制订每年土地供应少于50公顷之限,

2) 港政府1983年定下联系汇率,把港元跟美元挂钩,又适值美国减息周期,令香港出现实际负利率,令美元计价楼价上升,

Clipboard Image.png

3) 香港人口结构原因:在96年成年人是最多的,意味着成家立室的人从80、90年代一直增加,对房屋需求越来越多。

Clipboard Image.png

4) 那段时间当然还包括经济发展,香港制造业、转口贸易、旅游及金融都是迅速发展。经济好令购买需求及购买力增加,在供应量维持不变下,造就房地产牛市格局。

左龙大叔说的李嘉诚在天水围布局的成功例子也不太可能靠中国背景的企业。首先,李嘉诚在97年前的天水围楼是卖楼花的,即楼远未建好,已经先锁定买卖合约,先付钱获得将来住房的权利,而这个楼花是可以转售的,结果是1997当时把天水围的房价炒到呎价4500元,炒卖是二级市场的市场参与者行为,跟发展商没关。当时4500是天价,03年沙士最差的时候跌至原价三分之一甚至更低,直至2013年,15年后才升回至当时水平。

其实李嘉诚的成功不是因为他知道香港回归前后楼房会继续繁荣或得到中央帮助,实际上长实以及新鸿基地产等很多成功的本地地产商的成功只是把握回归前房地产大牛市的趋势,在适当时候做适当的事,以及做好风险评估,在牛市结束前做好准备,保留实力等待在下一次牛市来临。

当然我承认的是香港的房地产行业是严重影响整个香港生态,论据在左龙大叔有较多的分析,在此不说。

香港回归后为什么仍倾向地产发展?原因仍是有很多,但关于政治那边,我想说的并不一定简单得出结论是地产商管治香港。

从回归后行政长官变化说起。

第一位行政长官是董建华,他家族是东方海外,由已故船王董浩云创办,董建华是董浩云长子。董特首是有强大的商界背景、人脉关系亦十分广泛。重点是他拥有一副慈祥之心,做的很多政策出发点是从市民的角度,只是唯一问题是想法不够全面,又刚好遇到不利的外围环境,故此最终才被迫离任。

他在97年楼市疯狂的时候他推出每年建8万5千个公屋单位的政策,俗称8万5,结果遇上亚洲金融风暴,港府为了打击追击港元的大鳄,稳定港元联系汇率的稳定,在一夜间由9% 升至280%,楼市因此爆破。

“8万5"最终胎死腹中,楼价已经从97年高位跌超过一半,市民应该高兴才对,但人民当时怨气极深,为什么?原因是楼价急跌令负资产及破产人数攀升,同时亦影响金融的稳定性以及实体经济,经济楼市利益老早就坚固的挂在一起,楼市下跌过快严重影响民生。

同时,上天并没有眷顾董建华政府,2003年沙士的到来令香港经济、资产价格雪上加霜,有报导指03年7.1游行的人数有超过50万,当时很多人把很多责任归究政府,同时有提出要求要普选行政长官的声音。

曾荫权作为当时政务司司长,第二把交椅,走马上任。曾荫权是英国统治时的官僚体系出身,从低级的政务官做起,做到政府中第二把交椅,他十分了解回归前香港为什么能够繁荣兴旺,香港回归前很流行一句话叫「马照跑,舞照跳」,这句话其实出自当时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的口中,所指的是香港回归中国之后享有「一国两制」,香港可以享有高度自治,社会制度、司法制度、以及市民的生活方式都不会改变。

曾荫权当时相信,只要维持英国式的管治政策,香港繁荣会再来。

那什么叫英国式的管治政策?我这里重点说两个特点。

一、是高地价(及房价)政策,曾政府发现楼价下跌其实严重影响各方面民生、经济甚至政治,这亦是董下台的原因。所以他想千法百计要让楼价回升。

Clipboard Image.png

曾政府的任期2005年至2012年,落成量跟政策导向有两至三年的滞后性,从上表看到,曾政府房地产的施政就是把私楼、公屋供应全面压低,创造回归前的房屋供应的水平,甚至更低的水平,这才是现时社会很多居住问题的原因。

二、另一个重点施政叫积极不干预政策, 1980年底,当时布政司(即现在的政府第二把交椅)夏鼎基在向香港工业总会发表演说中,清楚地阐述了什么是积极不干预政策,他特别强调「积极」二字:

“但当我提到政府的经济政策时,我是用『积极』来形容『不干预』的。也许我以往未曾清楚说明所谓『积极』的涵义。这其实是指:当政府遇到要求作出干预的建议时,不会纯粹因为其性质而惯性认为建议不正确。刚好相反。一般而言,政府会因应当前和将来可能会出现的形势,权衡轻重,仔细考虑支持和反对采取干预行动的理据——在经济的任何环节以及在需求或供应方面。然后,政府才作出积极的决定,分析利害所在。”

由此可见,积极不干预政策不是单纯的不施政,而是政府有对未来形势及趋势有判断后再作决定施政方针。

只是曾政府以及香港的公务员以前一直都是被训练为听取英国政府决定的执行体,对未来形势判断及把握完全没有经验和能力。

香港的高铁公布延期又延期才能通车,超资又超资,政府的财政预算永远跟当年实际财政结余距离很远等等事例最子均能证明。

曾政府接任后,对自由行政策、中港融合趋势以及外围大环境判断和掌握都不如理想,政策制定并没有长远的规划,埋下了很多社会多层次分化的问题。

政府低估了旅客自由行及中国资金南下,对香港房价、店租金的影响,这些影响严重影响香港居民生活情况。香港出现过奶粉荒,奶粉在香港各处商店都买不到,严重的时候,曾有段时候,上水的超市连益力多(一种饮料名) 也没法买到。

有好多人以为地产发展商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但一般的地产商只是从事买地建房的商业模式,对地产商最好的环境是楼价房价逐年稳步上升,从买面粉到卖面包的过程中不止于承受太多太大的风险。

可惜的是,没有远见并无为的政府,在加上外围环境的情况下,楼市上升速度过快失控,导致民心想政府控制楼价,政府发现后出政策控制楼价,增加市场甚不可见的风险。

所以,如果真的是由地产发展商统治/控制香港政治,香港不会发展成这样的。

左龙大叔说香港人并没有怪地产商这个亦是值得相确的,香港最近出版有本书叫地产霸权,这四个字成为香港较热和流行的词汇,的确,在这环境下,地产商令香港居民捱贵租和贵住房,但是造成这环境并不是由于地产商造成的。

直至任内尾段, 2011年10月,曾荫权在电台节目中承认,过去的房屋政策有失误,土地储备不足,行政长官曾荫权七年任期内,楼价不断上升,并未香港人带回港英时代的经济繁荣,真正的利益落在小部份人手里,社会变得分化,这个分化情况到了梁振英政府更之严重。

暂时在这里不对梁振英本人作分析。但实际上,梁上台的政策或者也有外围因素的原因,令香港细价楼疯狂上升(见下二图,比较中原指数跟天水围嘉湖山庄楼价升幅,后者升幅更大)。左龙大叔说的悲情城市天水围是最近二、三年疯狂上涨,如果按照楼价上涨就是地产商受恵的逻辑看,我们不就也确定梁政府也是地产霸权加强版?

Clipboard Image.pngClipboard Image.png

“写到这里,相信大家明白了,华资地产商们回归前后对香港的繁荣稳定做出过巨大的贡献,他们成为了回归后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中的港人主体”

“回归15年的管治结果是,香港大多数老百姓们没有分享到经济发展的成果,贫困人口增加,阶层固化,大学生毕业就失业,年轻人看不到诗和远方(这就是有不少大学生参与占中的核心原因”

左龙大叔提到最近香港提出的普选就是最好的方案。

其实,作为一个香港生活的香港人,深知能否通过政府提出的普选仍是未知之事。香港现时出现的是 “真”和 “假” 普选之争,并不是是否普选的问题。

我也并不认同普选后能解决上述的社会分化问题。相反,无论怎样,我认为社会分化会越演越烈。社会出现了各种对立: “亲政府”跟所谓 “民主的” ; ”爱国的” 跟” 本土的” ……

梁政府跟上两届政府最大不同的特点之一是梁政府十分听从中央的意见,很少真心考虑香港本土人利益,中港融合是大趋势,我们预见未来有越来越多的大陆企业、大陆人来香港发展、大陆资金投资寻找机会。

在这趋势下,香港股市是其中一个重大的特征,尽管我跟左龙大叔有些细节上的看法并不同,但最后结论也是相近,中资将会更多更大影响香港整个地区,无论港人愿意如否。

邓爷爷说过香港回归五十年不变,五十年后的2047年,当中国自身经济结构转形成功,成为世界上真正的强国时,我们将发现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区,在法治上、制度上有其独特性,但一河之隔的区别并不再明显,这或者是由于香港一定不变吧。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