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国家的前途,正在被印钞葬送!

来源:功夫财经

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忘记历史。

最终,美国一样也会陷入今天属于新兴市场国家的滞胀陷阱!

滞胀是对居民财富最彻底的打击,这是本世纪以来各国央行加速印钞所决定的必然结果。

早在20世纪30年代末,凯恩斯主义经济理论就传入了美国。也正是这个时候,美国诞生了一个叫“新政联盟”的组织,从名字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支持罗斯福新政的利益群体。

今天我们知道,加印钞票和扩大政府债务有利于寡头的发展壮大,也有利于美国在世界争霸,但一般劳动者的利益会受到损害,在美国历史上存续了数十年的“新政联盟”就是这样一个组织。

20世纪30年代是美国受到大萧条严重打击的时期,40年代前期基本被二战所主导。在这样的时期,适合采用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因为加印钞票和扩大政府支出既有利于大萧条的恢复,又有利于支持战争。

二战主要爆发在欧洲、亚洲和非洲,受此影响,美国军火和商品需求急剧扩大,此时采用凯恩斯主义同样有利于经济发展,不会带来明显的负面影响。

但到了1945年至1953年的杜鲁门总统当政时期和1953年至1961年的艾森豪威尔总统当政时期,美国合理地放弃了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因为战争带来的需求急剧扩大的客观因素已经改变,如果继续使用这一政策,就会耗尽美国的经济增长潜力。

美国曾经的滞胀是怎么来的?

而在和平年代真正使用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的,是肯尼迪总统和他的经济顾问委员会。1961年,肯尼迪担任总统时才44岁,这位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决心振兴经济,尽管他在哈佛大学学过经济,但称不上真正了解经济学。

肯尼迪就聘请了海勒担任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海勒等人不满意艾森豪威尔时代经济增长缓慢的状况,称之为“艾森豪威尔停滞”。在这个委员会的策划下,肯尼迪政府重回凯恩斯主义,并且以此来刺激经济,自称新经济学。

新经济学的核心是通过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也就是赤字财政)推动经济增长,并把1961年以后每年的经济增长率确定为3.5%。这种设定经济增长目标的做法,在今天的一些国家也被奉为金科玉律,历史仿佛在重演!

1963年肯尼迪遇刺身亡,同年11月,副总统约翰逊继任总统,并在1964年获得连任直到1969年。约翰逊继续执行肯尼迪的经济政策并发扬光大,提出了“伟大社会”的目标,通过使用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全面推动经济增长。

在他的任期内,美国社会取得了很高的成就,民权运动风起云涌,社会建设卓有成效,贫困群体不断缩小,公立教育、环境保护、航天事业快速发展,当然还有越南战争的扩大化。

但是,建立这些成就都需要钱,钱从哪来?核心无非四个字:赤字财政。不断刺激之下,1961年至1968年期间美国的平均经济增长率达到了4.5%。

肯尼迪和约翰逊执政的20世纪60年代,美国长期使用凯恩斯主义发展经济,再加上越战的扩大化,实际是对美国未来的透支。

短期刺激让美国尝到了甜头,但到了1960年代,副作用开始显现,美国爆发美元危机,并在1970年代掉入深坑——滞胀。此后,欧日紧紧跟随,到了1980年代,连拉美等新兴国家都给卷了进去。

比如,阿根廷在1980年代的通胀率基本都在三位数,1989年的通胀率更高达4924%,十年的经济增长率为-0.7%,这是非常典型的滞胀。

美元收割新兴市场国家财政

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忘记历史。

从1989年华盛顿共识开始,标志着本次经济全球化逐渐步入高潮,尤其从本世纪开始,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更是将此推向最高潮。

此后,随着中国需求的不断增长,几乎世界上的所有国家都开始拜凯恩斯主义为金科玉律!在这一轮印钞和扩大财政支出的浪潮中,冲在最前边的不是美国,而是那些新兴市场国家:

2006年至2017年,阿根廷的M2增长率,11年间增长了15倍;2003年至2018年,土耳其的M2增长了24倍……

毫无疑问,这种印钞速度可以载入史册,也充分地体现了人类的疯狂。

虽然经济全球化以来,世界各国都开始了加速印钞的游戏,但新兴市场国家的印钞机显然开得更猛,起步也更早。直到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美国、欧洲和日本才开始通过量化宽松的手段进行大规模印钞,欧洲和日本更是持续到今天。

让人扼腕叹息的是,在美国、欧洲和日本进行量化宽松期间,多数新兴市场国家依旧紧紧跟随。受此影响,次贷危机之后,这些国家爆发了一轮又一轮的滞胀危机!

最先陷入陷阱的是阿根廷、委内瑞拉、巴西等国家,委内瑞拉已经成为灾难的代名词,其货币玻利瓦尔已经彻底变成纸张,已经不必谈论。

阿根廷的货币危机也不断发作,2015年和2018年已经遭遇两轮货币危机,今年,新一轮货币危机已经不可避免!

根据阿根廷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通胀率数字,2018年全年累计通胀率达到了47.6%,成为该国历史自1991以来通胀率最高的一年,甚至超过了2001年经济危机的水平。

与此同时,阿根廷的经济增长率从2017年的2.9%下降为-2.5%,再次陷入1980年代的严重滞胀状态。

土耳其的经济增长率则从2017年的7.4%剧烈下滑至2018年的2.6%。不止于此,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增速均处于下滑的趋势之中。

阿根廷20世纪90年代初期到2018年的通胀率走势

随着经济增速的下滑,新兴市场国家的财政压力势必会越来越大,之后本币汇率便会爆发危机。最近,巴西、阿根廷、土耳其等新兴市场国家的本币汇率加速贬值,通胀不断恶化,美元收割新兴市场国家的时间窗口正式到来

最近发生在土耳其的事,更是生动地展现了这一现象。

据金融界网站报道,土耳其今年3月已消耗掉约三分之一的外汇储备,以遏制本币走软。土耳其央行发布的最新每周数据显示,到3月23日当周,土耳其外汇储备下降130亿里拉,3月份的总降幅达到451亿里拉。

英国《金融时报》估算:如果换算成美元,3月份前三周的外汇储备下降了约100亿美元,降幅29%,土耳其央行剩余的外汇储备约为247亿美元。

然而,就在土耳其央行外汇储备快速缩减之时,到3月23日当周,土耳其居民的外汇储蓄却持续攀升至1648亿美元。这说明,土耳其里拉在居民储蓄中被驱逐,人们将储蓄转换成美元。

也就是说,居民将自己的劳动成果以美元储存。这会让土耳其里拉贬值的压力不断加大,土耳其财政面临更严重的危机,本质就是美元对土耳其货币和土耳其财政的收割。

到此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先生或许才真正理解当初的津巴布韦穆加贝总统为何最终放弃发行本币津巴布韦元,在境内直接流通美元,津巴布韦的财政收入也以美元结算。

这实际是被收割的结果,而造成被收割的原因却不是美联储,而是埃尔多安和穆加贝自己,根源在于他们印钞无度

新兴市场国家将落入滞胀陷阱

这种现象不仅体现在土耳其,在很多新兴市场国家都普遍存在:2014年至2015年卢布危机时期,俄罗斯人疯狂地抢购美元;阿根廷的床垫美元世界闻名……

随着许多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从今年3月开始再现危机,居民持有的美元会继续增加,这就带来美元流动性的被动紧缩,或许这是美元指数近期上涨的主要动力!

今年,预计是新兴市场国家在整体上进入滞胀的年份。随着美国原油产量的不断增长,既威胁国际油价也威胁其他产油国的出口量,中东产油国也很可能陷入滞胀的危机之中(或许就在今明两年),因为油价和出口量决定了产油国的财政收支和国际收支平衡。

但最终,美国一样也会陷入今天属于新兴市场国家的滞胀陷阱!

因为在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汇率不断暴跌之后,美元的流动性便会剧烈收紧,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则随之走高,那时就会出现下述现象:

第一,美国国债危机开始到来,逼迫美联储放松银根,推动美元走软。

第二,未来,随着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汇率出现整体暴跌(此处,“整体”是关键),新兴市场国家以美元标识的资产价格就会跌到低位,进而提升自身经济竞争力。

这个时候,居民就会产生用美元换回本币的冲动(为的是抄底本国资产或进行投资活动,2015年底至2016年初,随着巴西货币雷亚尔的剧烈贬值,就出现了这种转换),最终会导致新兴市场国家的居民手中的美元溢出,进一步推动美元走软。

走到这一步,美元便会开启贬值,推动美国的通胀走高,而通胀走高会消耗美国的经济增长潜力,最终,也会推动美国掉进滞胀的陷阱。

今天的世界局势,与20世纪七八十年代时期掉了个个,但本质上什么都没改变!滞胀是对居民财富最彻底的打击,这是本世纪以来各国央行加速印钞所决定的必然结果。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