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315:小心这些“雷区”!

作者:王一鸣 

来源: e公司官微

3月15日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日,重在打假与维权。在股票市场,每逢“315”,有关“投资者保护”、“维权”仍是热议话题。在前不久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亦明确指出“加强监管,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是证监会的天职”。

事实上,近年来监管部门对资本市场乱象敢于亮剑,保持高压震慑,对违法违规行为严惩不贷。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有力维护了资本市场运行秩序,有效保护了投资者合法权益。

Wind数据显示,2018年新增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上市公司有57家,2019年至今3个多月里受到立案调查的则有15家。其中,例如*ST长生(002680)等上市公司违法案件受到了快速查处。

同时,在投资者维权方面,随着证券期货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不断完善,相关部门已在小额速调、单边承诺调解、在线调解、先行赔付等方面形成了一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维护市场运行秩序

从去年被作出行政处罚的310件违法类别看,包含了信披违法、操纵市场、内幕交易、中介机构违法、私募基金领域违法等多方面。除这些主要案件类型外,证监会还对编造传播虚假信息、超比例持股未披露、法人非法利用他人账户、期货市场违法等50余起其他类型案件依法作出行政处罚。

涉及信披违法类案件处罚共有56起:金亚科技(300028)通过虚构客户、伪造合同等方式虚增利润总额8000余万元,并虚增银行存款约2.18亿元,虚列预付工程款3.1亿元,导致其2014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ST上普(600680)为弥补利润缺口、完成利润指标,与多家公司进行虚假交易,虚增利润总额近1000万元,导致其2014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ST圣莱(002473)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和虚构财政补助的手段,虚增净利润1500万元,导致其2015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等。

“上述上市公司出于不法目的,通过各种造假手段在信息披露文件中虚假记载,掩盖业绩真相,情节恶劣,我会依法予以严厉查处。”证监会指出。此外,*ST华泽、*ST长生、庞大集团、三房巷、界龙实业等主体因未按规定披露相关关联交易、股份质押、对外担保等各类重大事项,也均被依法处罚。

操纵市场类案件处罚则有38起:包括了北八道控制包括配资账户在内的301个证券账户操纵多只股票,罚没款总额超50亿元;高勇通过信托计划等方式放大资金杠杆,对“精华制药”实施了操纵行为,罚没款共计17.95亿元;王法铜利用344个证券账户,使用配资资金对3只股票实施了操纵行为,罚没款共计13.89亿元等。其余内幕交易类案件处罚87起、中介机构违法类案件处罚13起、私募基金领域违法案件处罚10起等。

当监管部门将这些违法行为曝光并作出行政处罚后,这不仅有力维护了资本市场运行秩序,有效保护了投资者合法权益,也为很多投资者的维权之路扫除了障碍。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认为,国家对于投资者权益保护越来越重视,证监会和法院对于投资者权益保护的机制越来越完善,虽然投资者索赔仍在某些方面面临一些问题,但也应该看到这些年投资者权益保护领域所取得的成就。

投资者维权受益强监管

作为多年从事代理投资者维权案的律师,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近日向证券时报记者介绍,近年来,随着监管部门不断强化监管执法工作,严厉打击资本市场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使得投资者参与维权的人数以及案件数量明显提升。

2018年6月至今,我们在十个系列案件中取得胜诉,分别为*ST百特案、超华科技案、山东墨龙案、大智慧案、、*ST安泰案、S前锋(现名:北汽蓝谷)案、、*ST皇台案、大连控股案、匹凸匹案,涉及投资者超过600名。”他谈到。今年年初证监会公布的2018年证监稽查20起典型违法案例中,他就为相关受损投资者代理了7起案件,其中有些案件处于征集阶段,有些案件一审获得胜诉,有些案件还未判决,近期其代理的*ST华泽案件正在起诉阶段。

以*ST华泽信披违法违规案为例:该案系一起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掩盖资金占用的事实,指使上市公司违规披露的典型案件。2013年至2015年上半年,*ST华泽累计发生向关联方提供资金的关联交易8.9亿元、30.4亿元、14.9亿元,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达13.3亿元。为掩盖关联方长期占用资金的事实,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涛等人先后通过虚构采购合同、虚构代付业务、凭空进行票据背书等违法手段,将37.8亿元无效票据入账充当还款。2018年1月,证监会依法对华泽钴镍作出行政处罚。同年8月,将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移送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同时,国信证券作为华泽钴镍2013、2014年重大资产重组财务顾问和恢复上市的保荐机构,在执业过程中未勤勉尽责。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在2013年、2014年年度财务报表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出具了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

2018年6月,证监会依法对国信证券及其相关从业人员作出行政处罚。2018年12月,证监会依法对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及相关从业人员作出行政处罚。王智斌向证券时报记者指出,根据《证券法》173条的规定,如果证券服务机构“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给他人造成损失的,应当与发行人、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多元化解机制不断完善

不过,在王智斌等维权律师看来,走索赔维权这条路,投资者也需要面临较高的时间成本:在证券索赔诉讼涉及到损失计算等各种环节,相比一般民事诉讼用时要更久。此外上市公司方面通常会提出管辖权异议以拖延诉讼进程。因此,证券类诉讼从一审立案到一审审结大约一年左右时间,如果进入二审程序,整个周期可能会达到两年甚至更久。王智斌认为,整治上市公司违规乱象需要组合拳,高效的行政执法,严厉的刑事追责、高额的民事赔偿,三位一体,缺一不可。

据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对于投资者而言,要维权不仅只有民事诉讼这一独木桥。2018年已是我国开展证券期货纠纷多元化解机制试点的第3年,在最高人民法院和证监会充分发挥组织领导和协调推进下,各级法院、监管部门、行业协会、调解组织等各方不断努力,证券期货纠纷化解试点成效显著。

作为第三方评估机构,中国人民大学纠纷解决研究中心发布的评估报告显示,针对证券案件类型多样、复杂程度高、涉众性强、纠纷当事人实力悬殊等问题,监管部门在调解组织建设、提升诉调对接工作、诉调对接机制建设等方面不断发力,近2年来纠纷解决效果明显,共直接受理或受法院委托调解案件9116件,办结率91.33%,调解成功率81.28%,给付金额14.97亿元。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范愉介绍,目前证券期货纠纷调解组织达55家,覆盖全国31个省区市,调解业务涵盖证券、期货、基金、上市公司等资本市场各业务领域。

当前,证券期货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不断完善,在小额速调、单边承诺调解、在线调解、先行赔付等方面形成了一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部分试点法院设立了证券期货纠纷调解中心或调解室。2018年10月份,投服中心与全国首家金融法院——上海金融法院签署了《证券期货纠纷诉调对接工作机制合作协议》,明确了建立诉调对接机制、制定相关会议制度、构建调解员培训体系、打造调解交流宣传平台等内容。总体看,各种诉讼及非诉讼机制得以发展并实现初步整合,逐渐形成了一个由协商、调解、投诉处理、仲裁、法院委托调解、诉讼等不同程序构成的证券期货纠纷多元化解机制。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