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金网红张大奕要在美股“香艳”上市了!

像网红张大奕这样摇身一变女企业家带领团队赴美上市的例子,在资本市场上并不多见。

作者 | 筠筠

来源 | IPO那点事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日前,消息传出中国时尚博主张大奕推出的在线时尚公司如涵控股(PUHN)已赴美递交IPO招股书,预计募资1亿-2亿美元。

据如涵招股书显示:目前公司有113个签约的网红,有1.484亿粉丝,91个自营网店。其中,2019财年前九个月实现GMV共22亿人民币,收入8.56亿人民币,亏损5750万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份招股书的背后,淘宝中国以持有其8.56%的股份向大众露了一个面。

事实上,除了淘宝坐镇,如涵本控股本身也在网红电商里颇有知名度。在《互联网周刊》发布的“2015年中国网红排行榜”上,如涵在电商网红中排名第一,其创始人张大奕在众多网红中排名第九。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实际上像网红张大奕这样摇身一变女企业家带领团队赴美上市的例子,在诡谲多变的资本市场上并不多见。

那么,这些“网红们”轰轰烈烈地去纳斯达克上市,真的可行吗?

 

1

中国网红电商第一股

 

现在,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个被称为“中国网红电商第一股”背后的故事。

事实上,如涵控股的前身是一家名叫“莉贝琳”淘宝品牌,于2011年创立。其中,创始人冯敏和陈思佳夫妇在短短3年里,就把“莉贝琳”做到了淘宝前10。不过,2014年,“莉贝琳”的业绩开始出现放缓,于是为了扭转业绩疲弱的状况,“莉贝琳”决定转型。

2014年7月,“莉贝琳”与平面模特张大奕借力“网红经济”,合作开设第一家淘宝网红店,创立杭州如涵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并捧出一家“吾欢喜的衣橱”的超级网红店。 

据悉,如涵的业务包括三大块,分别为红人经纪、营销推广及电商业务。其中,红人经纪包括挖掘、培养、孵化新媒体意见领袖;营销推广包括从广告代言到品牌营销全案咨询,电商业务包括利用红人形象全方位打造优质店铺品牌。 

目前来看,如涵旗下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在网红界“赫赫有名”的时尚博主,比如以张大奕为首的带货网红,其曾在阿里评选的2017网红top10中,位列雪梨之后排名第二。 

与此同时,如涵控股在资本市场也是混得风生水起。 

2014年12月份,如涵控股获赛富投资基金A轮融资;2015年10月份,完成1200万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赛富投资基金、君联资本、远镜创投、昆仑万维;2016年8月份其正式登陆新三板。

有意思的是,如涵控股登陆新三板一度被业内人士评为“这是资本运作的成功,更是网红经济的成功”,而其也因为这次挂牌外界被称为“中国网红电商第一股”。 

2016年11月份,如涵控股完成新一轮超4.3亿元的融资,估值达到31.32亿。此次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金石投资、联想控股旗下的君联资本等。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巴巴投资的3亿元,使其一举成为如涵的第四大股东。 

2018年1月22日如涵控股发布公告,表示已申请终止挂牌。申请摘牌的原因,公告显示“为配合公司未来发展及战略规划的需要”。如今结合如涵控股赴美IPO来看,这步棋似乎也早已在它预料之内。 

由此,在完成这一系列操作后,如涵控股左拥“资本”东风,右抱“网红经济”大势,准备在纳斯达克轰轰烈烈完成自己的“上市梦”。

 

2

网红电商迈入红利期

 

在传播学中有一个很久远的概念,叫“意见领袖”,说的是信息传播会先通过意见领袖再传递给普通人。

以前,在报纸电视门户网站的传播模式下,一些大型媒体机构很大程度上替代了个人意见领袖的价值。如今,在自媒体或者说是网红兴起下,很多网红和自媒体大V也代替了意见领袖的价值。而随之衍生的网红产业链由此迎来迸发的机会,比如本文要讨论的网红电商。

网红电商,是网红们借由电商平台变现的一种方式。

网红1.0时代,那些在天涯、猫扑、榕树下火起来的作者通过文字发声,成为早期的一批“网红”作者,比如安妮宝贝、痞子蔡、南派三叔等。

网红2.0时代,一部分人凭借着美图或犀利故事晋升新一代网红,比如奶茶妹妹、芙蓉姐姐等。

网红3.0时代,是以段子手、电商模特、知名ID为主的短视频配合图文的时代,比如papi酱、张大奕、罗胖等等。

网红4.0时代,便产自于这两年最火的直播行业,比如MC天佑。

而我们今天说到的如涵控股张大奕,就是在网红3.0时代火起来的那一批人。不过,彼时的她仅仅是一个电商模特走红,如今的她却已成为网红电商的领头羊,踩对了时代的风口。

2016年,以张大奕、papi酱为代表的网红电商得到井喷式发展后,嗅觉敏锐的资本巨头将目光瞄准网红,由此催生了一大批网红经济公司和网红培训机构,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也投身于网红事业中,网红经济则变得愈发“有利可图”。

2018年,“互联网+”概念的不断深入,网红经济的峰值再次被突破。根据《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显示:

2017年,网红电商、广告、直播打赏、付费服务以及演艺代言培训等变现手段都取得了可观的增长。微博官方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中,微博上粉丝量超过100万以上的网红超过2万人,覆盖25个领域,与广告主签约的网络红人占比从23.1%增至57.53%。

除此之外,在专业化运营支撑下,网络红人多平台运营也成为普遍现象。

截至2018年6月,60%以上的网络红人同时在6个以上网络平台运营账号,运营平台在2个以下的网络红人不到10%。不管是直播,还是微博,或者是淘宝电商,都给了网红们很多的变现渠道,里面是有红利存在。

于是,在网红经济的助推下,网红电商的崛起不仅意味着网红们变现手段变得更加成熟,也意味着这个行业迎来红利的“收割期”。

 

3

网红经济繁荣下的“隐痛”

 

俗话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各行各业都有难以掩饰的痛症。这对于迎来红利期的网红电商来说亦是如此。

如今来看,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的痛症来讨论。

其一,是网红的同质化问题。说句实话,“网红脸”这个词,可谓在网红电商行业体现得淋漓尽致。翻阅一系列网红店铺,你会发现大多说网红都长得一个样,同款的欧式双眼皮和能“戳死人”的尖下巴。此外,网红们生产出来的内容和脑洞也具有同质化的问题。这对已经过度审美疲劳的用户而言,千篇一律的“网红脸”和“内容”实在难以再次吸引人们的注意力。 

其二,是网红产品的质量问题。有资料统计,网红店铺的常规退货率达20%-30%,在促销时退货率甚至高达50%以上,而一般的女装电商退货率在10%-15%左右,专注在“网红”本身的运营,而忽视背后产品的真正的品质与价值。长期如此形成的一系列劣质服务与产品,久而久之在这个用户体验至上的互联网商业环境中一败涂地。  

其三,是网红的素质问题。区别于传统的明星,自媒体的诞生和网络直播的流行大大降低了网红成名的门槛,这其中就造成了网红素质高低不一的问题。部分网红在直播时,通过传播低俗内容来吸引眼球,比如网络主播李天佑曾在直播中以说唱形式描述吸毒,被央视点名后被所在平台封禁。还有的网红以造谣、污蔑、淫秽色情表演等违法行为“上位”,眼里只有金钱和利益。 

这些痛症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的解决,都将不可避免成为网红电商行业更上一层楼的“拦路石”。 

就拿如涵控股来说,它的确是做网红电商做的最好的一个,但目前来看其净利润还是亏损的状态。2016年,如涵控股净利润为263万元,而2017年上半年净利亏损1531.9万元,2019财年前九个月亏损5750万元。而在这亏损的背后直指一个真相——如涵控股的营收过于依赖张大奕。

据财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大奕电商实现营业收入1.32亿元,相当于母公司如涵控股总营收的43%。在母公司同期大幅亏损的情况下,大奕电商实现净利润1819万元。但目前如涵控股旗下签约的几十余位网红,像张大奕这样能够为公司贡献过亿营收和千万级利润的还没能出现第二例。

这也就意味着,一旦张大奕网红效应减弱,如涵控股的营收将会面临着很大的挑战。毕竟是个人总有创意枯竭、脑洞不够的时候,吃瓜群众也总有审美疲劳的时候。

而事实上,上面所提到痛症在如涵控股身上也要有所甄别。2016年张大奕自制的一部纪录片《网红》宣扬的价值观引发广大业内人士的讨论。其店铺也被多名网友爆出“只要一说她衣服质量不好就立刻删评”的现象。

 

4

结  语

 

现如今,“网红经济”在资本的裹挟下飞速发展的同时,也进入了乱象频发的“野蛮生长阶段”。不过,这是新的经济模式崛起必然会出现的阶段,没必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它。 

而就拿如涵控股来说,虽然它也无法避开行业带来的痛症,但走到“中国网红电商第一股”的地位,实际上也绝非“等闲之辈”。若此次可以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也算是开启了网红电商在美上市的先河,为其行业发展打上一针强心剂。 

至于如涵控股未来如何,那就要看其还有什么真本事了。

免责声明:内容仅供参考,请读者谨慎依此进行投资决策。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