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侃A股本轮调整的几大问题:调多深?调多久?怎么办?

作者:京城四勺

首先声明,我上班的地儿离海很近,但我发誓不是中南海制定政策的高参,也不是整天拿着计算机做精确模型的新财富获奖研究员,我就一在股市摸爬滚打了十几年还幸运活着的混混,今儿喝了点小酒,借格隆汇这个宝地贫上一段(好死不如赖活着,贫,这是我的两大人生特长),所以对以上涉及股市大是大非的问题,我全都是靠猜的,您要当回事,您死定了。

先说说这次调整。A股延续了10个月的大牛市,终于第一次有点像样的调整:过去三天,上证指数累计下跌了8.21%。我是长舒了一口气。幸灾乐祸?还真不是,我还有7成的仓位呢。但这么一跌,我一直颤颤巍巍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我也完全相信,无论是海里的管理当局,还是天天理性算估值的做空者,还是闭着眼睛的做多者,跟我的感觉一模样。

其实傻瓜都明白这理儿:这么一直疯涨下去,总不是个事——丫又不是永动机或者超人,这种不死不休的玩法,谁能扛得住?谁能睡得着觉啊?

得,该来的终于来了。所以过去三天的下跌,其实让所有人心里都踏实了不少。那句广告词怎么说的来着:洗洗更健康!

下跌总是不爽的,有逼格的如“侠之大者,为国接盘”的劳模,会抱怨原本以为只是接菜盘,没曾想接到的是磨盘,希望国家能报销医药费;简单粗暴一点的,比如大妈、大姐,直接上街把路边减肥店的招牌砸了,原因就是看不惯招牌上“永不反弹”的广告语。但这些抱怨,都是一种赚过钱后的矫情:不信你等着瞧,如果指数跌破4000点,他们绝对又一窝蜂冲进去。

贫了一堆,这就绕回到了大是大非问题了。

首先,牛市结束了吗?

这个问题必须旗帜鲜明地定个性:现在是牛市,未来也会是牛市!

这可不是我信口开河,是正在激烈竞逐今年新财富最佳宏观策略分析师的新华社、人民日报两位重量级选手的回答——新华社说“A股终将回归理性慢牛”、“股市遭遇重创不失为一场洗礼,风雨过后更见彩虹”;人民日报说了一句“牛市也别忘风险”,被理解为唱空,赶紧由兄弟人民网出来委屈地解释:大家都误解了,重点不在风险,还是在牛市啊……官媒近期密集的表态、甚至一次次针对表态的“再表态”,说白了就一句:别涨这么急就好,我们还是支持牛市。

这个逻辑,在证券从业圈高大上的说法,叫“国家市值管理”,也叫“国家意志”。用术语解释,就是本轮牛市是典型的经济向左,股市向右,有非常强烈的政策烙印和诉求,这些诉求未达成前,所有怀疑牛市结束的担忧都是典型的政治幼稚病——too simple, too naïve。

此次牛市是庙堂希望看到并在积极推动的,这个核心逻辑与支撑不变,牛市脉络就不会变——这一点,所有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比所谓的基金经理认识得深刻和到位。所以,牛市何时结束,也与管理层的愿望息息相关。在经济不振,转型艰难,内外需求都大幅萎缩的大背景下,股市几乎是唯一能够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最优改革抓手:解决经济转型,必须解决实体经济问题。解决实体经济问题,必须解决融资难题。而牛市环境促进的股权融资对于降低企业杠杆、减少财务风险乃至经济的系统性风险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此外,A股的注册制也已箭在弦上,注册制会带来大量的融资需求,只有在繁荣的市场里推出,才能最大限度降低对资本市场的冲击,使改革得以顺利进行。

当然,牛市的财富效应(管他真实,还是虚拟),也必定会让社会消费起来:你知道的,咱都是有点钱不嘚瑟一下,贼不爽的。中金今天推出梁红的一篇大报告,题目是中国可选消费将全面复苏,核心逻辑就是:大家股市都赚钱了。

注册制还没推出,国企改革还没完成,经济转型还没着没落,这个时候牛市结束,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有此未完成的政治任务,管理层不会允许牛市就此半途而废。所以你会看到新华社、人民日报这种超有面的大V放下身段,频繁做股评:涨急了,赶紧警示。跌多了,立马安抚。大V们这种无微不至呵护的良苦用心,谁能解,个中愁?

再来看看:会调多久?

很多人担心这次会是中期调整。

这是明显不了解今上的忧虑啊:民族伟大复兴,时不我待!

没错,我们经济在下滑,我们日子没过去那么爽了,但,你没看到,其他国家更不爽。我们是没变得更强了,但你没发现,很多和我们掰手腕的国家变得更弱了。

没错,不是我们更强了,是别人更弱了。

哪个时候掰手腕,胜算更大?是我们如日中天,对手也牛逼哄哄的时候?还是我们尚可,对手明显虚弱的时候?前者,伤敌八千,自残五百,谁也不一定落到了多少好。后者,对方或许根本不掰了,你能不战而胜。

历史上这种机会多吗?不多。

这种状态会延续很久吗?也许。但傻子才会天真等待对手喘口气,等待对手体力恢复。这种时候,能跑多快是多快,能把优势扩多大,就扩多大。能占多少资源,就占多少资源。所以,能不抓紧推一路一带吗?能不抓紧推亚投行吗?能不抓紧推人民币国际化吗?

历史上,貌似更落后的游牧民族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掳掠更先进的农耕民族,靠的是胯下的骏马。

现在的股市,就是汉民族复兴的胯下骏马。

马可以喘口气,但不能歇下来。

所以,A股这次调整,断然不会是中期调整。

如果顺利,我的预计,5月中旬,最多5月下旬,就会完成调整。

最后看看:会调多深?

新华社、人民日报和央视一齐警示风险(其实如前所述,所谓“警示”并未否定牛市),再叠加规范两融、严禁伞形信托、4月经济数据不理想等原因,市场再不给面子,那问题就真的很严重:啥也别说了,先下车歇歇吧。

市场有调整很正常,做几次深呼吸,下一步来看看这次调整会调到什么位置。(再次声明:分析点位这种事总是连蒙带猜的,你要信,你就死定了。)

不妨把本轮行情的指数形态和上次做一对比。我做了一张上证指数07年“530”调整前后和近期的走势的叠加(其中黄线是07年530前后的走势,蓝线是目前上证指数的走势):

 可见,本轮行情走势与07年“530”极为相似。“530”的最大调整幅度是21.5%,如果不考虑6月5日的盘中下探,以收盘价计则是下跌13.1%。

本轮调整前上证指数的最高点是4572.39,下跌13.1%,是3973.41点,刚好破4000点。

A股的整数关口是重要的心理关口,而决定牛市走势的除了流动性和消息,也就是心理了。所以我初步判断,本轮调整的最低点,就在4000点附近。最大的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指数在短暂的恐慌心态中击穿4000点并瞬间下探较多(比如3900点),但正如2007年530那次的调整一样,市场很快会意识到牛市的任何回调都是买入机会,所以收盘时指数会重新回到4000点整数关口附近。

最近一个网上三万多人参与的调查也显示:七成以上的人同意本轮调整下限是4000点。

别不信。如今这种大妈活跃的市场里,你邻居的观点,往往就是市场的观点。

有什么变数?

最大的变数是降息。

由于近期经济数据非常不理想,降息已是箭在弦上(如果本周末就降息,我丝毫不会觉得奇怪),这周的股市调整也加大了降息可能性。

对于无时无刻不在揣摩管理层意图的投资者来说,降息将是一个明显的“托底”信号。一旦降息,加上指数调整到4000点附近,必然会有大批资金重新入场。甚至如果降息的预期继续加强,市场有可能在降息实际发生之前就重拾升势。

简单说,A股本轮调整不会是任何意义上的顶部,而是各方力量寻找新平衡的过程。在调整中管理层传达的“慢牛”观念,也将被各方理解、消化,稳定情绪之后,开启新一轮牛市征程。

来源:港股那点事

格隆汇声明:本文为格隆汇会员个人文章,不代表格隆汇观点。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关联公司股票。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