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的麦哲伦海峡:董文标的聪明与王健林的保守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最近格隆注意到两件事:一是民生银行卸任董事长董文标牵头成立中民投:由国务院批复、59家民企发起、500亿元注册资金、首家扛“中字头”红顶的民营大型投资公司,其目标是通过进入产能过剩行业,以并购重组为契机来盘活中国庞大低效国有存量资产这盘棋;二是中国首富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明确表示对混改不该兴趣:“国企控股,不等于我拿钱帮国企吗?”

格隆想说的是:董文标足够聪明,但王健林多少显出了保守甚至短浅。

以中国传统尊卑价值观,格隆这种卑微草民是没有资格点评董文标、王健林这样的超级成功大佬的。格隆其实只是想探讨国企混改这件事,而他们俩刚好站在了混改这个风口上。区别只在于:董文标借势飞起,王健林就地趴下。

818,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深改组第4次会议,重点讨论了“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所列的60项改革任务,目前已经启动39项,“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首当其冲。

“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如果格隆说国企混改是丝毫不亚于建国初期土改、80年代改革开放的超级历史大事件,甚至将直接决定“中国梦”的成败,并细致而微地深远影响到我们每个人未来的生活,你信吗?

在格隆看来,中国没几个人真正搞懂了了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无论是政界、实业界,还是证券投资圈。但董文标真的是足够聪明:他是中国极少数弄懂了国企混改本质的人。在每个社会变革的关键路口,能敏感及时看懂大方向的都是极少数人,而他们多半都会因为对大趋势的布局成为时代的弄潮儿。这就是格隆一再强调的:治大国也罢,经营实业也罢,证券投资也罢,我们赚的永远只是一个大趋势的钱。我们需要做也必须做的,只是在合适的时候,把自己搁在风口上。

中国经济现状:1520年的麦哲伦

撇开那些闭目塞听,掩耳盗铃式的大牛市论不谈,任何客观者都不难看到中国经济面临的现状:

1内交外困,传统经济增长方式难以为继,新的经济增长动力未成气候,旧经济存货出清周期远未结束,整体经济增速持续下台阶已经是难以避免的的事实


2增量改革之路已经走到尽头,必须开始动存量。中国过往的爬坡改革都是“绕道而行”,避开利益盘根错节的存量体系,从增量着手,以增量影响、改变和带动存量。但当存量膨胀到足够大的时候,这种小马拉大车的爬坡方式将难以为继,向存量开刀成为唯一路径——这种改革是最难的,因为你动了别人的奶酪;

中国经济目前情况很类似1520年南美洲海岸边的麦哲伦:严冬,酷寒,缺衣少食,船损人缺,如果找不到一条穿越美洲大陆通往“香料王国”的路径,不要说发财梦破灭,连回不回得去,故国安在都成问题。幸运的是,他找到了麦哲伦海峡——一条虽然曲折狭窄暗礁密布,但却是唯一一条横贯南美大陆,从而最终通往希望的海峡。这条后来举世闻名的海峡被命名为麦哲伦海峡。它成就了麦哲伦,也成就了自己。

能够支撑中国这艘经济大船顺利走出冬天的麦哲伦海峡在哪?这条峡路必须具备两个充分必要条件:

1、目标直指存量,但不能,或者尽量不要动它人的奶酪。这是必要条件;

2、能够最大限度创造出新的生产力与财富;
任何改革能成功,第二条是充分条件。否则如果只是局限在分配领域,玩玩排坐坐,分果果的游戏,那是均平富,不是改革,是几千年来类似黄巢、洪秀全这类农民起义的做法,失败几乎是其最终必然归宿。

能符合这两个条件,从而实践“中国梦”的麦哲伦海峡在哪?格隆答案很简单:大概率有且只有一条,就是国企混改。

国企混改的本质:所有制的改革与进化
很多人都称赞习总书记打虎和反腐,令中国面貌焕然一新。但在格隆看来,真正对中国未来产生根本性深远影响,甚至决定“中国梦”能否真正实现,类似围棋中“胜负手”的动作,有且只有一个:国企混改。

多数人并没有弄懂国企混改的本质。以格隆粗陋的经济学知识,混改绝不是一个单纯为当前经济解困的权宜之计,国企混改涉及两个根本性的改变:

1国企混改本质是一种所有制的改革与进化,是代理公有制逐步走向实名公有制的过渡,实质上是一种产权的更加明晰:中国是公有制,逻辑上,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公民对公有财产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所有权。但历史上这个产权并不具体和明晰化到个人头上,而是由国家(比如国资委)代理。这样做的好处很多,格隆不赘述。但随着时间的发展,其弊端也逐渐显现:产权不清,权责不明,激励与经营业绩脱钩,监管与效率缺失等等。

混合所有制,既不改变公有制的核心内核,又能有效解决或缓解以上弊端。格隆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泾渭分明的公有制与私有制阵营将日渐模糊,融合双方的混合所有制将成为中国经济体系的核心中坚力量。

简而言之,混改后,或早或迟,中国这家公司的股东名册上,实实在在有你的名字。你真的是国家的主人。产权明晰对生产力和效率的释放与提升,新制度经济学的鼻祖,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罗纳德·科斯(Ronald H. Coase)在其两篇代表作《企业的性质》和《社会成本问题》之中有最简洁而深刻的阐述,格隆就不班门弄斧了。

2国企混改的直接后果,是引进活水与催化剂,双方优势互补,实现中国最大存量资产生产力的释放。对国企而言,资源和资产存量再多,没有效率,撰在手上也是浪费。对于民企,机制再好,效率再高,只能局限在有边有界资源有限的一亩三分地里耕作,掘地三尺也挖不出金元宝。

新中国60多年的历史,影响并给绝大多数国人带来实惠的最大事件就是始于七十年代末与八十年代初的改革开放。在格隆看来,国企混改是丝毫不亚于改革开放的超级历史大事件,是第二次改革开放:前面三十年,是对外的开放:引进外资,做增量。未来十年或者更长,是对内的开放,是代理公有制向全民公有制开放,引进内资,盘活存量。如果说前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让一部分人上桌子吃肉,那么这次混改牵头的改革开放,其实质就是能让绝大多数人都能上桌子吃肉。当然,需要一批一批上桌子:一哄而上,桌子会被掀翻的。

当然,这个动作不可能一蹴而就,既要国资坚决而实在地走出去,放开大门,又要避免变成少数人瓜分国有资产的饕餮盛宴。这个工作是张飞穿线,粗细兼具的活,不可能单靠目前的国资体系自我完成,它需要两个帮手:

上,需要国家领导层面足够的政治智慧、历史大局眼光与执行的魄力与胆识,很明显,本届习李政府完全具备;

下,需要一个具备足够的资产盘活能力、行事效率与相当实力的合作方与对手盘:董文标这样的民营资本在一个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一个正确的地点。

董文标的聪明:正确的时点出现在正确的位置
1、抓住混改的天时地利人和,第一个吃螃蟹,而且是大规模吃(500亿注册资本)。事实证明,听党的话,绑定在中国改革试验车的车头上,站在风口,并勇于第一个吃螃蟹的,都会有非常不错的结果,比如改革开放出荣毅仁建立中信,深圳特区的设立,首批股份所有制改革的参与者等等,基本都是名利双收;

2中民投的成立,意义不亚于改革开放初,国家融资渠道、融资经验、融资人才“三无”时期中信的成立。中信目前已经整体上市。谁能想到当初急国家之急,解国家之困的小不点中信,今天会成为这样一个影响力举足轻重的庞然大物。董文标有没有荣毅仁的幸运,我们不知道,但他们选择的方向是一致的:在国家最需要支持的关口,在国家诚意拿出最核心资源和政策支持要素的节点,与国家做对手盘——这是荣耀,更是机会。所以你看到了,中民投成立后披露的第一单业务,不是所谓的“钢铁、光伏、造船”这几大产能严重过剩领域,而是将于9月在上海黄金地段拿得一幅地块,董事长董文标有意在该地块上盖一座50-100层的高楼,并且他告诉中民投股东们,“三年就能回本”。

3卡位意识。混改的实质虽然是让绝大多数人都能上桌子吃肉的宴席,但桌子的大小是有限的,不能一哄而上,只能是鱼贯而入的流水宴。你坐上去了,一时半会别人是没有机会再挤进去的。

王健林的保守:给你一个与国家做对手盘的机会,给一个拒绝的理由?

王健林的保守在于,他只盯住了眼前的一亩三分地,没有看到混改实际是所有体制的变化:这种变化的长远影响极可能是翻天覆地的。

王健林认为如果不由民营资本控股,那就是拉民营资本去给国企帮忙。很明显,建国初诸多私企“公私合营”后被招安的阴影还在。这个在机械强调公有制模式单一化和统一化,强调公有制绝对掌控,“公私合营”只是为了最终纯而又纯的公有制一统天下的年代,王健林这个话是对的。但现在不是了,现在是混合所有制的方向,政府对推进这个事情有最大的诚意与决心,绝对化、单一化、机械化的公有制模式,就如同曾经在欧洲各国盛行的强势王权一样,未来逐步弱化以适应、营造混合新生产力的生态是必然趋势。

换句话说,混改不是谁吞了谁,而是合作制,合作各方取长补短,互利共赢。要说帮忙,也是在互相帮忙:国企提供了庞大存量资产与资源,民企提供机制与效率。政府拿出最核心资产,给了你一个与国家做对手盘的机会,你拒绝,能给一个充足的理由吗?

至于王健林提出的“如果要混合,一定是私营企业控股”,谁能做到什么生意都一定控股?只有皇帝。但这个物种基本灭绝了。

投资投的永远是一个国家的大趋势

现在格隆已经把逻辑梳理得很清楚了:
1、中国是个庞大的个体,无论是地理面积、人口数量,还是经济体量。格隆丝毫不怀疑中国正走在民族复兴,中华民族重新崛起的“中国梦”路上,但这也丝毫掩盖不了中国当前的经济困局。找不到新的生产力与增长点,中国经济长期下台阶,从此“泯然众人矣”并非危言耸听;

2动存量是中国这艘经济大船找到“香料之国”必须的,甚至是唯一的路径。成败与否,关乎国运;

3动存量的方式是混改。这件事涉及中国最大的存量财富整合与未来新增财富的来源,堪称中国的“第二轮改革开放”,将在未来10年内最大程度影响到中国以及中国人的方方面面;

4混改是个趋势,也是“风起于青萍之末”的超级风口。作为国资的代理人,国家与政府高层对推行此事明显有最深的认识与最大的诚意,及时参与、拥抱这个趋势,是其余各方聪明而务实的选择;

5投资投的永远是一个国家的大趋势。对投资而言,未来5年的最大风口,就是混改。无论是正向混改(国资为主,借力民企),还是逆向混改(民企主导,借力国企),都会释放出足够吸引力的生产力与效益。如果继续对混改等闲视之,继续将国企视作“吴下阿蒙”,你极可能错失第二只和更多只香港中旅(00308);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