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面对面】吴铭:马桶MT就是一场“假面舞会”

编者按:改革开放数十载,中国资本市场无疑是最为耀眼的成果之一。风云数十载,几番牛熊,数风云人物,还看今朝。在这些珍贵的成果背后,有无数位投资圈、创投圈以及实业圈大咖的身影,他们中,历经几度风雨,仍坚定自己内心的声音者有之;参与数次天人鏖战,主导数次意外反转,仍从未改变过信仰者有之,是他们,一砖一瓦,用心血砌起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巍峨大厦。

格隆汇人物专访特别栏目“大咖说”应运而生,栏目将寻访投资圈、创投圈以及实业圈的江湖大咖,栏目聚焦于探寻他们对个人、对行业、对家国的体悟,为格隆汇千万名粉丝揭秘大咖们的心路历程。

作者:张牧之

1月15日,王欣的马桶MT上线,和聊天宝、抖音多闪一同“挑战”微信,直接火到“没朋友”——服务器被挤爆了。

在MT上线前的1月14日晚至今,马桶MT(以下简称MT)的分享链接已经被微信屏蔽,官网下载链接也无法进入,MT官网显示,这是由于“下载用户量超过了服务器负荷”。本就是一个类似于“社交暗网”的软件,分享的又是“朋友圈不能说的秘密”,不断被传“刚出道就遭封杀”,为这款新软件增添了不少话题性。

发布首款产品,就大胆试水匿名社交,不得不说,云歌似乎沿袭了此前快播团队的敢想敢干。公司的首席技术官吴铭,也是王欣在快播时期的战友,在云歌简约的办公室里,格隆汇访问到了吴铭。

在吴铭看来,MT是一个全新的事物,完全是一种创新,市面上没有可以对标的产品,所以并不会和微信对标,也不会和微信竞争。

吴铭认为,微信是款好产品,但它过度地强化了长期的联系,比如餐厅点单等商业环境中,仍然要求用户添加长期好友,MT就是在填补这部分需求的空白。

以下是格隆汇对吴铭的专访实录。

“MT”是什么?

为什么现在MT仍然无法下载,何时能够解决下载的问题?

目前服务器还在扩容,一些后台的问题还在优化。至于iOS系统,我们还没上架,并不是网传的被下架。上线一天之内挤进来的用户太多,把我们准备的服务器给挤爆了。我们预计每天的带宽费是2万元,结果实际产生了5万元的带宽费,你算算,1G只要六毛钱,MT上线一天,产生了8.3T的流量,用户量达到了40万。云歌的技术人员都在加班加点解决这些问题,软件版本已经更新了两次。

现在已经下载的用户使用MT,正常使用状态中显示的是“网络不可用”,是因为我们暂停了某些功能吗?

没有暂停任何功能,这种情况应该是碰到BUG了,手机品牌、型号太多,有的问题我们覆盖不过来。如果用户发现了这些问题,可以通过MT官网上报BUG,我们非常欢迎这样的用户。

1月15日,抖音多闪、罗永浩的聊天宝与MT同时上线,这两款产品是否可以与马桶对标?当初在开始做MT的时候,你们对标是哪一款产品?

MT是一个全新的事物,完全是一种创新,市面上没有可以对标的产品。只是因为大部分人只能理解自己理解的东西,对于他们还不理解的东西,他们就只好和熟悉的东西做对比,去想象它该是个什么样。

因为我们公司的产品不是存在于真空当中,也是在一定的历史背景下出现,其中会有我们对大趋势的把握和对人性的理解,所以产品在一些点上会有相似性。

有网友说在MT当中,秘密没打探多少,“种子”倒是拿到了很多,您认为现在用户在MT上的交流,符合云歌的设计初衷吗?

一开始设计这个产品,是希望用户按照自己的需求去用,而不是遵循我们“设计”出来的需求。用户有“短连接”的需求,那MT就把这种“短连接”盘活,最终真正让人们在二度(朋友的朋友)甚至三度的社交圈里,拿到真正的干货。引入红包系统,也是为了推高用户发垃圾信息的成本,从而减少垃圾信息。发送无聊信息的用户,大都是不太在乎时间成本,反而很在乎金钱成本,那现在聊一块钱、两块钱的天,他舍得发一些无聊的信息,那推高到五块钱、十块钱,是不是就只剩下那些倾向于多聊点干货的用户?红包系统能够通过价格影响供给和需求,来规范用户的行为,我们还在摸索合适的额度。

“匿名”社交会不会像是《人类清除计划》里法定杀戮日一样,人们可以为所欲为,所有罪行均不用承担责任?用户不用为匿名时的言论负责,匿名社交就会和谣言传播、色情话题挂钩,MT的匿名限时群聊,是否会打破原本温良恭俭让的社会良俗,打开人性之恶的潘多拉魔盒?

这其实是对“匿名”的误解,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即使用户能在前端匿名,后端也一定是实名的,不存在“不需要负责”的说法。更准确地说,MT的限时群聊是一场“假面舞会”,你所见的人都是自己圈子里的二度、三度人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面具,这张面具减轻了用户的社交压力,让他讲出了实名时不会说的话。所谓“匿名”,其实是后台知道藏在面具后面的是谁,只是用户之间不知道谁是谁。所以千万不要因为一句文案,大家就把产品妖魔化,当成了不用负责的法外之地。MT是“Magical Truth”的缩写,就是奇妙的真实的意思,这就是一张面具、一个小道具,不是豁免条款。

云歌会如何应对内容上的风险

我们会用“算法 + 人工”的方式去过滤,现在云歌员工还不到100人,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算法识别,我们直接和阿里云上的数据交叉对比。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用手机号认证注册,并且会要求通讯录权限的原因?但这样都是熟人,社交压力是否仍然存在?

对,MT上的人不是你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的人,而是你通过一两个人、绕个弯子能找到的人。如果关闭了通讯录的授权,你的信息在这个产品上是传播不出去的。社交压力是一定会存在的,MT只能解决一个问题——在社交压力大的关系链里,大家带上面具,来聊些干货。更多的使用场景,期待用户能挖掘出来。

有时候,很多八卦猛料都是被爆出来了,人们才惊呼“原来还有这种事儿”。现在MT相当于做了一个反向的事情,让人们去问。

很多产品都面临这样的问题,一款短视频软件,100个用户里只有一两个会主动去拍视频,但如果看到一个内容特别好,可能就会激发其他人去效仿,拍同款。我们也会借力KOL来制造一些话题,比如王欣在产品分享会上就说,你们可以问“王欣有什么癖好”啊,但我们终究还是希望做成UGC(用户原创内容)的模式。

“短连接”才有商业

MT所处的社交赛道上,已经有微信、抖音、微博等巨头把持,随着MT的发展,总有一天可能会狭路相逢,您是否担心社交巨头可能带来的压力?

云歌智能从设立之初就确定了“无为、不争”的理念,也就是别人做的我们不做,只会去切入一些还有很大提升空间的需求,比如匿名社交,目前市面上就没有太好的解决方案。MT之前定义叫“朋友圈不能说的秘密”,那倒过来说,微信解决得很好需求,我们就不会再尝试去做,因为对社会来讲,这样并不能创造价值。

所谓赛道也分大小,用社交去框它,微信、抖音都在里面;你要用人性去框它,那什么产品都能装进去。所以“社交”的外延太大了,我更建议用痛点来区分不同的场景。MT针对的是其他软件还没有满足的需求,就是要解决人的社交压力,在需要短连接的时候提供短连接。微信是款好产品,但它过度地强化了“长连接” (按照王欣的观点,“长连接”是即时聊天工具,“短连接”是以场景去连接,场景结束,连接就断开了,比如网约车场景中乘客与司机的连接),在“短连接”的环境下也强迫用户产生“长连接”,现在走到哪里都有人要和你加个微信、扫个码。你想想现在让你发个朋友圈,你会有不舒适的感觉,有的时候虽然说不出来,就是会倒抽一口冷气,其实就是有压力,因为圈子里人太杂了。

如果MT主打的是用户之间的“短连接”,那怎么提升用户粘性?

MT本来就是不留人的,用户需要用到这个场景,那他就一定会想起MT,回来用MT,因为现在市场上根本没有替代产品。如果他不需要,那他就可以把它放在一边,所以留人这件事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初衷。

这种“短连接”式社交的价值在哪里?

“短连接”的另一个定义就是商业。首先,人情和商业是对立的,关系太密切的人是无法做生意的。比如你爸要你帮忙拎个东西,你跟他要10块钱,很可能会得到一巴掌。从这个角度来看,“长连接”的产品去做生意,比如微商,实际上是在透支人和人的信任,本来是可以借100万的交情,被直接变现成了10万、5万,但成本却是信任被破坏。但是很多需求又是真实存在的,很多人都需要找清洁阿姨、按摩师、心理医生,需求这么多元,不可能全都覆盖成用情感约束的“长连接”,那就需要构建商业的“短连接”。

从这个角度看,市面现有的社交软件都在构建人们的“长连接”,像MT这种“短连接”式的社交软件会不会颠覆人们对社交的定义?

所谓颠覆,不是目的,而应该是一个结果。我们只是找到了人性本身的、尚未被满足的需求,一个痛点,然后用产品、用服务去满足它。因为你满足了人性的需求,公司才能产生价值,才能在社会上生存,而不是倒过来,利用企业的优势地位去强迫你的用户。

您的回答中有一个关键词——“人性”,关于人性,其实最近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提了一个相关的问题,“什么产品是好的产品是让用户上瘾,还是其他的?”MT所解决的“人性”,和这个“上瘾”是一回事吗?

我很同意张小龙的观点,我们的理念并不冲突,我所讲的“人性”,实际上是向善的人性。

对微信屏蔽早有预计

您怎么看微信屏蔽MT分享链接这件事?

创业最精彩的部分就是克服困难,但现在,最精彩的部分还没开始。微信屏蔽只是一个很小的插曲,我们对此也有预计,这是它内部机制的触发,我相信并不是针对我们。

此前已有社交软件的匿名板块,因为用户发布谣言而被责令整改。做MT这样一款匿名社交软件,会不会在未来要面对更大的风险

会有这种担心,毕竟“先锋”和“先烈”只有一字之差,但我们并不会因为风险就不做了。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作为出资人,投资一些创业企业来做这件事,让年轻人去冒险,但社会发展的大趋势是不会倒退回去的,我们要参与进去。

在人工智能领域,BAT等等巨头早已经开始布局,作为该领域的创业企业,云歌是如何吸引高科技人才,如何避免高科技人才流失的?

换一个角度,可能能回答这个问题。你在想要创业或者想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如果需要大量资金才能做的,那方向一定是错的;如果需要完美的团队才能做,那方向也一定是错的。资金、人才都应该是结果,而不是先决条件,随着你的产品不断演化,你的方向被验证符合社会的需要,自然会有资金和人才追着你来,根本不需要去抢。我们虽然对人才非常渴求,但我们自问没有能力去跟腾讯、阿里抢人才,首先薪水就不在一个量级上。但为什么仍然有很多优秀的人才会加入?就是因为这个事业的方向是对的。

“人工智能”其实已经是市场上的热词很久了在您看来人工智能应用的爆发点是已经过去了还是即将到来?会在什么时候

任何一个新生事物都会经历一个光环曲线,越是一开始,媒体报道对它的比较多时,其实是进入了过热期,让人们觉得人工智能无所不能。后来,人们发现人工智能并非无所不能,它就进入了“失望的谷底”,因为没有了过高的期待,它反而有了正常的发展,逐步进入成熟期。所以越是媒体报道得多,越是要积极去迎接,因为这个就是趋势。云歌虽然名为“人工智能”公司,但我们更多的是利用云平台的技术服务,去解决一个需求点。

人工智能是什么,其实也并不是一个新的东西。所谓技术革新,最终会顺应一个大趋势——降低社会成本和提高计算成本,用大白话说,就是能让电脑干的活儿都让电脑做,我们公司所有的创业方向都是顺应这个趋势。

第二个大趋势,就是组织,我们叫做“个人的崛起”或者“人人的社会”。其实就是说最终演化的方向是“平台+个人”这种社会组织方式,就像我们在做的孵化平台“云歌平台”。

这种组织变革,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区块链技术所实现的去中心化

可以这么理解。过去的组织形式要消耗巨大的社会成本,人的大脑带宽是有限的,一个将军不可能直接管理手下所有的士兵。通讯工具只能缩短沟通的时间,但这种社会成本仍然存在。现在我们可以做到用算法技术去匹配需求,网约车平台一天可以处理几千万的订单量,比特币交易可以交易0.000001,这在传统的出租车公司、传统的股票交易平台上是不可想象的。这些技术也颠覆了很多创业平台,只要创业者有一个Idea,平台可以给你资金扶持、税务测算、财务支持等等服务,刷卡使用会议室、饮水机等公共设备,计费精确到一分钟、一杯水。怎样降低社会成本,提高社会效率?就是这样精细化的分工,让每个人都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云歌未来的融资和IPO时间表是怎样规划的

这个超出了我们能掌控的范围,我们能做的,是尽力把手头的事情做好。等到产品的理念得到验证,获得一些正面反馈,要上规模的时候,我们可能会考虑再次融资。

在201810月,云歌智能官网上公布了6款新产品,很多还没有公布细节,有视频类的、地图类的,这些产品会在什么时候发布

这些产品目前处于保密状态,未来发布的时候期待你们的关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