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测中国走向的重要风向标——中国财长引爆大争论

观测中国走向的重要风向标——中国财长引爆大争论
作者:苏原

一、引爆舆论的楼部长讲话

24日晚,财政部长楼继伟在清华大学举行的“清华中国经济高层论坛”上发表演讲,因演讲中涉及诸多重要政经话题,且提出许多有冲击力的观点,引发舆论关注。

清华官方网站显示,清华中国经济高层论坛,由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举办。楼继伟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

百度百科显示,该委员会由50余位国际、国内知名企业的董事长、总裁或首席执行官,世界知名商学院院长,以及中国政府及财经部门的领导人组成。学院首任院长朱镕基担任顾问委员会名誉主席。美国财政部长、高盛公司前首席执行官亨利·保尔森先生是顾问委员会的首任主席(2000年-2002年),英国BP集团前首席执行官约翰·布朗勋爵是顾问委员会的第二任主席(2003年-2007年),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兼联合首席执行官大卫·鲁宾斯坦是现任主席。

楼继伟此次演讲没有正式的演讲稿对外发布。北斗深度智库(bdsdzk)通过整理网上报道的新闻和流传的笔记,简要梳理如下:

演讲中,楼继伟部长首先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增长特征,认为:“2007年是个拐点,这一年我们在讨论《劳动合同法》。这部法律存在很多弊端:从2001年到2006年,农民工的工资年均增长率为6.7%;2007到2012年这一数字为12.7%,超过了劳动生产率,这种情况就会导致比较大的弊端。弊端在于:一方面,劳动力市场的雇佣灵活性降低了,即工人可以炒雇主,而雇主无权炒工人。推行集体谈判是对的,但是提出了行业集体谈判和区域集体谈判却是可怕的。”

接着,楼继伟认为,上述弊端被08年四万亿的出台掩盖了。然而,四万亿刺激经济之后,我国面临经济增速换挡期、老龄化、经济结构调整阵痛期,全要素生产率下跌、生产过剩等问题,由此滑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很大。要避免滑入这个陷阱,必须要做到如下几点:减少对粮食的全方位补贴,鼓励农产品进口,不要有战争思维,农业人口转入非农;户籍改革,自由迁徙;要保证灵活流动的劳动力市场,员工不能有行业和区域谈判,不能与雇主强势地谈判,使工资增长低于劳动生产率增长;解除市场管制,要素流动尤其是土地,农地、建设用地同等入市;划拨国有资本进入社保;保证开放的经济环境;政府收入占比逐步提高等。

那么,什么是楼继伟所理解的“中等收入陷阱”呢?

一个流传的清华演讲版本中记载,楼继伟以拉美为例子,讲述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1050美元到12000美元,都是中等收入。我们在中等偏上。是个停滞陷阱。”、“拉美在8000到10000停滞了很多年,四小龙也在停滞。”、“拉美的问题:经济不开放,劳动力市场僵化,民粹主义。”

2013年,楼继伟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年会上发言,同样以拉美为例子,对“中等收入陷阱”做出了自己的阐释。他认为:“国家大力扩大开支,进行较大规模的再分配,但提取的财政收入较少,财政长期赤字,个人付出较少的努力享受更多的福利,从而国际收支赤字也会越来越大。但是天上不会掉馅饼,也没有免费的午餐,这种方式最后要靠通货膨胀来平衡,结果低收入人群和地区会更为困难,陷入一种恶性循环。一些拉美国家在历史上就有这样的例子,也就是所谓中等收入国家陷阱。”

楼继伟的这些提法,在学界、舆论界引发一系列争论,如:中等收入陷阱的提法是否成立?拉美是否因为高福利、重分配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拉美“自由”、“开放”后,是否脱离了中等收入陷阱?粮食战争是否不存在?工人能不能联合起来与雇主谈判?等等。

二、围绕楼继伟演讲的争论

1.中立或者支持楼继伟部长演讲的观点

@刘胜军改革(以选择性反腐推动新自由主义改革的鼓吹者)重发以前的若干条微博以支持楼继伟,如:在利益集团抵制下,改革陷僵局。建议:借鉴商鞅变法以赏罚立信,大胆起用体制外改革人才,反腐重点关照不改革干部,通过利益补偿让改革从零和博弈向帕雷托改进转化,以思想解放促改革,以法治为改革的可持续机制。

@任志强(宪政民主、军队国家化、私有化的鼓吹者)转发新闻支持楼部长称:问题很严重。

@Ft中文网(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宁高宁:为未来粮食进口打基础】作为中国最大的国有粮食贸易公司,中粮集团正积极布局全球#粮食#主产区。@中粮COFCO 董事长宁高宁在《#高端视点#》栏目中透露,这是为中国未来粮食适度进口,提供一个更好的供应基础。

@Marco_徐晓峰(主张国企私有化的大V):楼部长是务实的。不能再掩耳盗铃了,形势并非一片大好,少唱赞歌多做事,加大改革力度。避免滑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唯一途径是简政放权、大规模减税减费、打破垄断,别无他法。下得了决心吗?

@克里斯托夫-金(独立经济学家): “中等收入陷阱”是2006年世行在《东亚经济发展报告》中提出的概念,新兴市场国家突破人均GDP1000美元的贫困陷阱后,很快会奔向3000美元的起飞阶段,但到了人均GDP3000美元时,快速发展中积聚的矛盾就会集中爆发,人均GDP无法突破1.1万美元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此发展停滞期即陷阱。只要大开国门,招商引资,贱卖国资,从贫穷到温饱都能做到,中国要跃为发达国家,人均收入得乘上8倍,39年高速增长中聚集的多重危机一一显露,经济瞬间逆转的陷阱无所不在,经济殖民化日趋严重,陷阱深不可测。

@屈宏斌(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未来5年是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决战期。要成功跨越,首先路径要正确,日韩台新成功经验表明持续工业化城市化是正路,所幸这也是我们一直走的路,因此必须需要做的不是另辟蹊径,而是要通过改革清除路障确保不从此路径上脱轨。其次必须保持一定增长速度,才能成功跨越陷阱。

@叶檀(新自由主义财经评论家):财政部长说,中国有一半以上的概率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这是大实话,脱出中等收入陷阱是幸运,绝大部分法治、市场不健全的国家,基本上会踩进泥潭里。看看巴西这些国家。
此外,在传统媒体中,搜狐财经刊登邓新华的评论文章《楼继伟说得好,但更重要的是做》,支持楼继伟,该文要点为:

【1.那些跌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其实只是跌入观念的陷阱;2.这个观念的陷阱就是,当经济发展起来之后,更多的人倾向要福利、要工会、要产业转型;3.如果要福利、要工会,才真的跌入“中等收入陷阱”;4.楼继伟的难得在于,他主张全面改革、更灵活的劳动关系,降低社保费率、“多交多得”、减少农业补贴。】

邓新华是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人文经济学会是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发起成立于2012年7月。

2.批判楼继伟部长演讲的观点

@祝东力(著名学者):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实在胡扯。每个中等国家在世界中地位、产业结构、人口资源配比、国内政治状况都千差万别,不存在笼统的中收陷阱。高收入国也会长期停滞,最典型如日本,贫困国家更如此。高中低经济体,既可持续增长,也会陷入停滞,具体问题需具体分析,一概而论就是忽悠。

@郑彪(知名学者):“中等收入陷阱”,还有类似的不少陷阱概念,其实都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陷阱,这个最大的陷阱,避而不谈,而且高管中多有其信徒,老百姓都看出大尾巴狼的破绽了,还能忽悠几天呢?“中美国”的严重性在于,不仅掐着中国的钱袋(财富),是否还掐着某些高官(如财金)的任命?终于,这一切似乎快到头了。

@曹豫生(独立学者):中国楼财长说中国有50%的可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看了楼的几条措施后,我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如果按照他的政策来,中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比例不止50%。

@巅峰倦客(前中国联合商报河南记者站记者):习总强调的是咱们的饭碗要端在咱自己手上,而且中央历届领导人都是如此反复强调强调再强调!楼部长,你这是端错碗了呢,还是“有对抗性思维”?[汗]

@风雨曌(黑龙江文化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总裁):对于黑龙江,第二产业已经出现断崖式下跌,相当于主发动机熄火,最具比较优势的第一产业在国家新常态思维下还将面临补贴减少和进口增加的双重压力(楼继伟的话显然不会是空穴来风),而基础条件本就不够丰厚的第三产业即便保持增长恐也是大势推动下的自然表现。天,渐渐暖了,可经济还是那么冷。

@MRneoanderson(《卢瑟经济学》作者):这些年提拔的经管高层基本都信仰新自由主义。

@海波论经济(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很喜欢,不隐晦自己是什么人,为谁服务。人民币货币主权党,高端大工业党,生态小农业党,都是左翼,都不会同意楼部长。

@尹国明(左翼大V):楼部长等美国基金会培训过的官员,不但信奉新自由主义,而且和茅于轼水平相当,是支撑中国新自由主义经改路线的主要组织力量,这股力量能把任何改革部署导向新自由主义。其实,从厉以宁茅于轼刘胜军成庙堂高参,就可目测经济管理团队的倾向和水平,中等收入陷阱正来自楼继伟推崇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措施。

在微博界外,锤子之声微信号发布署名赵德亮的文章《与财政部长楼继伟先生商榷: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破土网接连发布评论性报道《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清华讲话:为老板操碎了心》、署名黄河的文章《楼部长药方:又见资本笑哪闻百姓哭》,还有署名张慧鹏的文章《“中等收入陷阱”?用劳工团结迈过去》,人民食物主权网也同时发布两篇文章,一篇由严海蓉(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教授),张慧鹏,陈义媛联名撰写的《敢问楼继伟部长:谁要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谁需要粮食安全?》,另一篇文章是胡靖((华南师大教授))的《没有了粮食安全,楼继伟部长要怎么跨陷阱?》。这些文章在微信圈、微博、论坛、qq群、传统网站等媒体平台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破土网几篇评论文章的要点为:

【1.种粮收益“太高了”农民就不愿意进城打工,因此补贴要减少,只有这样才能让农民放弃种田来到城市出卖自己的廉价劳动力,“人口红利”就可以继续维持;2.而“避免出现劳动者的联合”是要禁止工人结社、组织工会与资本家进行谈判,让被日益频繁的工人集体行动搞得焦头烂额的‘企业家’们吃一剂定心丸;3.中国能否成功走向高收入行列,关键在于能否解决严重的城乡和地区发展不平衡问题,解决收入差距悬殊问题;4.中等收入陷阱其实是个假问题。中等收入陷阱只是发展经济学的一个概念,背后是一套发展主义的逻辑。】

人民食物主权网严海蓉、胡靖等学者的文章主要针对粮食安全问题做出批判,要点为:

【1.楼部长的“新思维”直接挑战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里”的指示,间接挑战了中央为粮食安全而坚守的十八亿亩红线的政策底线;

2.农业综合补贴本身是普惠性的,对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有促进作用。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的研究表明,我国自2002年开始陆续实行的各种农业补贴,对农户粮食产量、粮食播种面积和资金投入都产生了显著的正向影响,且农业补贴对贫困地区农户粮食生产的正向影响更大;

3.欧美等发达国家,粮食生产均有每年数以百亿美元、百亿欧元计的补贴。农场主的补贴收入,甚至接近其总收入的一半;

4.中国大豆的进口,但实际上却掩盖了中国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大量的转基因大豆进口,直接摧毁了中国的本土大豆的生产主权。中国大豆的整个油脂产业,从生产到加工、贸易,80%以上的环节都被外资控制住了;

5.当前中国经济遭遇的是典型的生产相对过剩的危机。农民和农民工是中国最庞大的群体,问题在于农民和农民工的收入太低,无法提供“有效的”消费需求。因此,解决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危机,不是像楼部长建议的消灭农村,压低劳动力价格,恰恰是复兴农村,增加农民和农民工收入,为制造业提供市场空间。】

此外,廖子光(曾任哈佛大学教授,洛克菲勒公司投资顾问)撰文评论称:

【楼继伟只是在重复李嘉图观察到的在欧洲工业革命早期的所谓“工资铁律”。但亨利·福特证明李嘉图是错的,福特认识到,如果不给工人支付高工资,那么工人就买不起自己生产的汽车,公司就会倒闭,所以他提高工资,实现了良性循环,为美国超越成为第一工业大国奠定了基础。
当前的世界经济秩序本质上是为向发达国家出口设计的,所以外资不需要提高中国国内工人的工资来提高有效需求。如果中国不提高工资,就永远摆脱不了出口换美元的老路,因为国内需求永远上不来,产品只能向海外找销路,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楼继伟就是想继续走压低工资向美国等国家出口这一老路,但是这将带来巨大的社会危机和环境危机,使中国真正陷入发展陷阱。】

3、围绕“中等收入陷阱”而热传热议的几篇旧文

以上梳理的是舆论界中新发布的评论和文章。我们看到,跟着楼部长的演讲一起火起来的,主要有“中等收入陷阱”、“拉美教训”等命题的讨论。有几篇旧文重新在网络热传。一篇是《南方周末》2013年的文章《怎样才能长久地帮到穷人》,该文是2013年楼部长发表与“中等收入陷阱”的相关言论后,对楼部长的一篇支持文章,认为不能搞均等化福利,否则就会跟拉美一样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另外三篇,一篇是学者侯峰的《谁在给中国挖一个“中等收入陷阱”?》,一篇学者江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的《中等收入的“陷阱”为谁而设?》,一篇是拉美问题权威学者、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的《拉美有望跳出中等收入陷阱》,这几篇文章论证了拉美践行新自由主义导致两极分化、去工业化和金融危机,进而才落入停滞,而放弃新自由主义则可以走出停滞。

《南方周末》的文章要点如下:

【1.不能承诺过多,不能搞均等化的福利,所谓均等化,必然意味着对吃财政饭的现有医疗住房方面的特权要削除。

2.中国有过教训。想想朱镕基时代国企改革是何等艰难。为了收回政府对国企员工隐含承诺的终身雇用和子女接班特权(民企外企可没有),全民付出极大代价。再走老路,再搞类似的大包大揽,纳税人受得了吗?

3.阿根廷的教训值得玩味。在20世纪初,阿根廷和美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都吸纳了大量欧洲移民,欣欣向荣。后来阿根廷推出种种反市场的措施,庇隆主义更是以社会正义、帮穷人为卖点,大搞政治与经济民族主义及民粹主义,国有化、强化工会特权、大派福利和高筑关税壁垒等。1950年,阿根廷人均收入为前宗主国西班牙的两倍;1975年,情况倒过来。一来一去相差四倍。阿根廷这样帮到穷人吗?不仅坑了穷人,还坑了整个国家。】

侯峰、江涌、徐世澄三篇文章的要点梳理如下:

【1.“中等收入陷阱”掩盖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与周期。欧美日等发达国家,这些资本主义的先行者,在成长与发达过程中,并未遭遇所谓“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当今,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相关经济学者所罗列的经济停滞甚或倒退,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与经济周期的必然。

2.世界银行以及相关经济学者,津津乐道的“中等收入陷阱”主要“标本”就是拉美。但是,倘若拉美真的落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那么那个推手或牵引者,恰恰是世界银行与IMF、美国自由主义学者。

3.1973年,智利皮诺切特将军在美国的鼎力支持下发动政变,推翻了民选政府,并杀死了阿连德总统,由此开启了新自由主义的“伟大实验”。新自由主义实践的结果引致国家经济灾难,智利的人均收入增长不断下降,直到80年代末才达到政变前的水平。在同时期拉美的国家治理上,只有另一个实施经济自由主义国家——阿根廷比智利更加糟糕。在美国、世界银行与IMF的全力策动下,80年代新自由主义近乎在拉美全面推广,结果一塌糊涂!20世纪60、70年代的保护主义,实现的增长达到3.1%,然而自80年代实现新自由主义以来,增长率只有1.7%。拉美所遭遇的经济困境,是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体系下,发展中国家致力于现代化所遭遇的困境,是实施自由主义政策的困境。

4、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源自于像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智利、马来西亚、以及一些中东石油国家等,在20世纪70年代均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至今这些国家仍然挣扎在人均GDP几千美元或过分依赖石油收入的发展阶段。这些陷入困境的国家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是从没有经济学家或国际组织反思过他们的制度问题,其实这些国家和跳过中等收入陷阱国家如日本、韩国的最大区别不是所有制上的差异,而是在承接产业转移的过程中能否掌握核心技术。反观那些掉进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一向老老实实按西方制定的游戏规则玩,没有一个国家掌握在国际市场具有竞争力,牵动本国经济发展的产业核心技术,也便失去经济发展的动力和机会。上世纪80年代起以美国为首,世界银行与IMF的全力策动下,新自由主义在拉美全面推广,其结果就是这些国家一起掉进中等收入陷阱不能自拔。

5、西方国家的历史经验显示,现代化的关键与核心是工业化,由工业化带来的收入潮水可以浮起所有的船(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语)。欧美等西方发达国家之所以发达的“独门秘笈”在于,在保护主义下建立起相对独立、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但是,发达国家或世界银行、IMF在给发展中国家提供的现代化路线图中,抽掉了工业化,或用自由主义下的工业化取代保护主义下的工业化。然而,在这个自由主义的“通衢”上,由发达国家设置路障,比17世纪莱茵河上的关卡还要多(这曾经是德国落后的重要原因)。发达国家通过各种技术专利、标准化坐收渔利,通过不合理的国际分工产业链、不平等贸易交换条件,占有发展中国家创造的财富。发展中国家越是努力,生产产品越多,自己所得越少,如此便有了“勤劳而不富裕”的困境。历史反复证明,成功的工业化是一国发达(包括由中低收入迈向高收入)的关键,而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一个共同的典型特征代表,就是在这些国家出现了明显的工业化进程的停滞抑或倒退,即“工业化不足”(未能建立起相对独立、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抑或“工业国际化”(即由外资主导的工业化,跨国垄断资本垄断高端、高附加值制造,而本土企业钉死在低端、低附加值制造,或本身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代工制造)。更有甚者,连代工制造都难得一见,纷纷发展服务业、地产业、旅游业,没有基本的生产能力——财富的创造能力,只有所谓的价值创造能力,而价值的最终决定权依然为跨国资本所控制。

6、在“华盛顿共识”的系列政策组合中,自由化尤其是金融自由化,是必不可少的安排,其理论基础是“金融深化可以促进经济增长”。金融深化的显著结果是经济金融化——资产乃至债务证券化,如此使资产、财富可以流动起来。金融自由化最为关键的是国际化,本土金融市场与国际市场金融接轨,国际金融资本可以自由出入一国市场。由此,国际资本其实主要是美国的金融资本,在房地产市场、证券市场、外汇市场可以兴风作浪,引发金融危机,借以巧取(买空卖空)豪夺(发动袭击、制造危机)发展中国家辛苦积攒的财富。东南亚的“经济增长——金融危机”为此做了最清晰也是最典型的阐释。在危机发生后,时任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曾经痛斥这些国际投机资本为“国际强盗”,但是他似乎没有指责引盗入室者。

7.拉美国家正在总结新自由主义为主导的经济改革的经验教训,解决贫富差异悬殊,并重新确定和发挥政府的作用,加强金融安全,扩大国内需求等,近十年来,摆脱新自由主义模式后,拉美经济出现了持续增长的好兆头,初步展露出跳出“中等收入陷阱”的曙光。2003年至2010年拉美年均增长率达5.3%,成为继亚洲之后全球增长第二快的地区。拉美的贫困率呈下降趋势,贫困率从2003年的43.9%(2.25亿)下降到2011年的30.4%(1.74亿)。从长远来看,随着拉美国家经济增长方式的成功转型,拉美实现集体性跨越的可能性加大。

8.只有远离新自由主义,远离资本主义体系,才可避免“中等收入陷阱”。】

4.习近平:工人阶级无足轻重的观点错误有害

早在2015年4月9日,人民日报刊发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意见》(3月21日)指出,要“推行集体协商”、“支持工会依法建立行业性、区域性劳动争议调解组织”:

【推行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制度。以非公有制企业为重点对象,依法推进工资集体协商,不断扩大覆盖面、增强实效性,形成反映人力资源市场供求关系和企业经济效益的工资决定机制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工资指导线制度,加快建立统一规范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为开展工资集体协商提供参考。推动企业与职工就工作条件、劳动定额、女职工特殊保护等开展集体协商,订立集体合同。加强集体协商代表能力建设,提高协商水平。加强对集体协商过程的指导,督促企业和职工认真履行集体合同。

……大力推动乡镇(街道)、村(社区)依法建立劳动争议调解组织,支持工会、商(协)会依法建立行业性、区域性劳动争议调解组织。

……针对不同所有制企业,探索符合各自特点的职工代表大会形式、权限和职能。在中小企业集中的地方,可以建立区域性、行业性职工代表大会。

……深入推进区域性、行业性工会联合会和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工业园区工会组织建设,健全产业工会组织体系。】

随后,2015年4月28日,习近平在“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的讲话中,再次重申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意见》的基本精神,“要依法保障职工基本权益,健全劳动关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