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益不到1% ,美国版“徐翔”一蹶不振


人们都觉得,他本该展现出王者归来的霸气。


被美国联邦政府实施市场禁入、不得交易客户资金两年之久的对冲基金巨头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是在一片欢腾之中启动了Point72资产管理公司(Point72 Asset Management)的募资。人们普遍预计,曾带领对冲基金SAC Capital Advisors实现30%左右年均回报率的他将强势回归,由此让这只基金吸引了50亿美元(约合341.8亿元)投资,成为2018年募集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截至2018年底,Point72的资产净值增幅还不到1%。该基金于2018年春季投入运营,10月和11月分别损失了约1%和5%的净值,基本上抹去了全年的收益。



这家总部设在康涅狄格州斯坦福的对冲基金公司的发言人不予置评。


但比较而言,投资标的以股票为主的Point72依然取得了不俗业绩。若将派息计算在内,2018年标普500指数下跌了4.4%;按照HFRX全球对冲基金指数计算,2018年全球对冲基金资产净值平均下跌了6.7%。尽管如此,这样的业绩依然远不如众多投资者预期得那般靓丽。


ExodusPoint基金同样业绩平平


当然,Point72也不是2018年募资的超大型对冲基金中唯一一只投资业绩表现平平的基金。自2018年6月投入运营之后,迈克尔·格尔班德(Michael Gelband)管理的对冲基金ExodusPoint Capital Management七个月资产净值增加了约0.6%。该基金募集规模80亿美元(约合547亿元),为对冲基金史上最大。


科恩禁令一到期,便重新出现在对冲基金舞台上。2013年,作为美国联邦政府严查华尔街内幕交易行动的一部分,SAC承认存在证券欺诈行为,并支付了创纪录的罚款。科恩虽未被指控犯有不当行为,也一直在努力重建自己的声誉。这位亿万富翁对冲基金经理把SAC改造成了管理自己财富的家族理财办公室,将其更名为Point72。自那以后,Point72强化了合规管理,宣称其建立了50人的合规团队,负责筛查内容可疑的电子邮件,还可以否决一些人的求职申请。


启动募资的道路并不平坦。2017年年中之后,不少高管从Point72跳槽离职。2018年初,该公司重新研究了在最长可达三年的时间段内锁定资本的计划,因之前提出的这一期限约定让一些投资者心存芥蒂。Point72还因一些人所谓的歧视女性的“男性俱乐部”文化而受到指摘。


虽然2018年对于对冲基金业是糟糕的一年,但老牌的对冲基金依然能创造了巨额回报。



根据彭博新闻社看到的一份文件显示,在股市普遍下跌的情况下,桥水联合基金的旗舰对冲基金2018年上涨了14.6%


总部设在康涅狄格州Westport的桥水联合基金是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管理着约1600亿美元(约合10935.2亿元)的资产。在其他基金公司受到市场波动影响,导致该行业经历有史以来最糟糕年份之一的情况下,桥水联合基金旗下Pure Alpha Strategy基金仍上涨。


根据HFRX全球对冲基金指数,对冲基金在2018年平均下跌6.7%。相比之下,标普500指数下跌4.4%。


据该文件显示,自1991年成立以来,Pure Alpha Strategy基金的平均年化净回报率为12%。这支宏观基金在全球150多个市场进行交易。桥水联合基金由亿万富豪Ray Dalio创立, 现任首席执行官是David McCormick和Eileen Murray。


延伸阅读:《亿万》真实原型 美国版“徐翔” 科恩东山再起


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


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距离长岛海湾(Long Island Sound)几步开外的地方,有一座镶嵌着玻璃和红砖的低矮建筑,史上最成功的对冲基金塞克资本(SAC Capital Advisors)就曾经坐落在这里。走进室内,只见大厅里依然摆放着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和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的作品。交易室的温度也仍然保持在为了让交易员时刻清醒的20.6摄氏度。电话都静音了,只有闪烁提示。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依旧坐在交易室中间,一边看交易单,一边进行交易押注。 


被禁止执业两年后,亿万富翁科恩于2018年2月开始重建公司,重新对外理财。这对监管机构来说恐怕并不光荣,毕竟十年来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政府一直想揪住科恩的小辫子。有位检察官说,科恩的塞克资本是一家“犯罪企业”,有些回报是靠内幕信息交易获得的。1992—2013年期间,该公司的年均回报率高达30%。


塞克资本的六名前雇员要么被定罪,要么承认对重大非公开消息进行了内幕交易。还有两人上诉后罪名被撤销。虽然61岁的科恩从未被指控存在不当行为,但他的公司在2014年就内幕交易指控认罪,支付了18亿美元的罚款,并将资金退还给了客户。有关代客理财的禁令于2018年1月到期。同时,科恩仍运营有Point72资产管理公司(Point72 Asset Management LP),这是一家所谓的家族理财办公室,资金管理规模110亿美元(约合743.5亿元),其中大部分是科恩自己的钱。


现在,Point72将成为一只对外部投资者开放的对冲基金。投资者必须资金达标,愿意支付2.75%的管理费和另外一些费用,以及高达30%的利润提成。然而即便如此,科恩的这项投资业务也不复当年的凌人傲气。为了安抚政府,Point72不得不作出各种改变表明自己清白端正,而这些改变可能让整个基金运作不畅。从前管理塞克资本的高管早已不在,许多最成功的投资组合经理也已各奔东西。


饱受质疑


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对冲基金投资者怀疑科恩能否重现当年的辉煌。科恩的收费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而现在很多投资者不愿意在对冲基金身上花太多钱。之前有潜在客户接受彭博社(Bloomberg News)采访表示,虽然科恩的营销人员2017年5月猜测,他们能筹集到100亿美元的重启资金,但实际上这个数字更接近30亿美元。


确实,彭博社的报道也发现Point72的环境氛围与1992年成立的塞克资本大相径庭。后者争强好胜,锋芒毕露。Point72现有员工1150名,总裁是麦肯锡咨询(McKinsey)的前顾问道格·海恩斯(Doug Haynes)。海恩斯现年52岁,戴着印有Point72标志的袖扣。他2016年接受招聘网站One Wire采访时说,科恩聘请他是为了“重启”业务。海恩斯组建了一个50人的合规团队,和科恩一起坐在交易大厅的中间。见过这个指挥中心的人透露,合规团队监控电子邮件和电话谈话,对聘任拥有否决权。为了吸引千禧一代,Point72还提供午睡区等设施。该公司过去几年大量从大学招募,也就是说投资团队相当年轻化。他们中很多人从未见过熊市。


2014年以来,科恩的回报率没有赶上从前的纪录,也没有跑赢牛市。Point72在2016年的收益率约为1%。2017年,该公司扣除费用后的收益增长了10%以上,同期标普500指数上涨近22%。监管文件显示,这个成绩还是Point72为了提高回报,动用了大量杠杆才取得的——比塞克资本用的杠杆多出一倍以上。


员工抱怨


据塞克资本早期员工透露,塞克资本创立之初,科恩从葛兰特公司(Gruntal&Co.)挖走了一批交易员。他冲这些交易员大吼大叫,让他们去冒险;如果他们不敢,科恩就亲自上阵。科恩和员工都打成一片。他们一起打篮球,甚至一起去加勒比度假。员工回家后很可能发现,科恩正躺在他家沙发上看高尔夫电视节目。


科恩让手下相互竞争。员工能实时看到同事的战绩。好几个团队同时做保健、技术和金融等行业的交易,看谁能找到盈利最丰厚的押注。很有可能A团队押注某只股票上涨,B团队却押注其下跌。用一位交易员的话说,从前塞克资本是“鲨鱼缸内的鲨鱼帮”,如今鲨鱼不再,只有一群为将来积极规划的前顾问。他们为自己的团队取名,比如一个将大数据研究转化为选股主题的团队,就被命名为“矛尖”(Point of the Spear)。


有前员工抱怨说,科恩准备开展代客理财后,Point72变得头重脚轻,高管太多。他们给交易员制定了各种条条框框,要求交易加大对冲力度,而且不允许像以前那样集中押注,这些都限制了交易员的赚钱能力。据Point72介绍,经理向老板汇报投资想法也不会有奖励,老板在这些投资理念中选出最好的,用于所谓的“科恩账户”(Cohen Account)。对冲基金投资公司Balter Liquid Alternatives主管布拉德·巴尔特(Brad Balter)表示:“如果没有金钱奖励,最好的点子大王绝对是留不住的。”


若是以前,员工向科恩贡献一个赚钱交易点子即可获得数百万美元的额外奖励。检察官认为这鼓励了作弊行为。曾担任塞克资本投资组合经理、2011年就证券欺诈指控认罪的诺亚·弗里曼(Noah Freeman)告诉联邦调查局:不用说,那些为科恩提供最佳创意的人也会为他提供内幕消息。塞克资本则表示,弗里曼的证词表明他向公司隐瞒了自己的活动,而公司并没有纵容这些行为。


联邦政府持续跟进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证券和公司法教授詹姆斯·考克斯(James Cox)表示,随着科恩卷土重来,联邦政府可能已经在继续跟进了。他说:“政府并没有像秃鹫一样坐在那里,等着科恩犯错——这不是对资源的最佳利用。”于科恩而言,“他要做的不光是远离麻烦,面对追求业绩的投资者,他要证明的东西太多太多。”


撰文:Katherine Burton


撰文:Hema Parmar   翻译:王忠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