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不到的车票,报不上的艺考

余先生1928年出生于南京,后因国内内战迁往台湾,此后便长居海外。一首《乡愁》,浓缩了余先生对故土的思念,代表了中国人对故乡特别的眷念之情。

如今,四通八达的交通拉近了离乡远行者与故乡的距离,乡愁往往只是一张车票or船票or机票就能解决的事情。有的时候,来一次说走就走的归乡也不是不可以。

然而,随着春节临近,每年一度的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周期性的大迁徙——春运即将拉开帷幕。归乡仿佛成为一种特权,只属于那些抢到票的幸运儿。这张小小的车票,竟成为了很多人归乡消解乡愁的最大阻碍。

来源:wiki百科

快过年了,诸位都抢到回家的票了吗?

1

中国人民的抢票史,一部与黄牛的斗争史

富兰克林曾说:“世界上只有两件事是不可避免的,那就是税收和死亡”。对于每年过年都得坐火车归乡的人而言,也有两件事不可避免,那就是抢票和晚点。

火车、汽车、飞机、坐船,甚至自驾,你有一万种回家的方式。然而,不管你是在深圳打工,春节回四川老家的农名工,在上海上班,回湖北郴州过年的白领,还是在北京上学,春节回黑龙江伊春的大学生。机票太贵,水路不通,坐汽车太折磨,最后你发现,回家的方式往往只剩一种,那就是坐火车。

坐火车一直是中国人长途旅行的首选交通方式。民航运输,虽然是近二十年发展最快的交通方式,但因为运力有限,时至今日,其客运量仅有铁路运输的七分之一。

抢票的历史可追溯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沿海各省市逐渐走出计划经济,开始拥抱市场经济的春天。民间经济在改革开放中蠢蠢欲动,蠢蠢欲动的还有中国中西部的“淘金客”们,他们成群结队,大包小包,登上去往东部沿海省市的火车,去挖掘属于他们的“第一桶金”。

图:1998年春运,人山人海的广州火车站。来源:看客inSight

1994年春运期间,铁路部门发送的旅客人数达1.8亿人次,超过了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大规模迁徙。

人们日益增长的出行需求与铁路运输的有限运力之间形成了矛盾,僧多粥少的局面已经形成,这直接催生了火车票黄牛这个“职业”。每到春运高峰的时候,就是黄牛活跃的时候。彼时,没有实名制,没有购票限制,黄牛们提前排队,把售票厅的票一网打尽,然后加价转卖。

所以,在2011年以前,买火车票的难度要大大超过现在。因为,你不仅要和上亿同你一样的归乡者一起竞争,还得同遍布全国成千上万的黄牛竞争。而黄牛们,往往因为切身利益,而在抢票的这件事上比你上心得多。

但是,2011年,头一年上线的12306网站开始正式网上售票,对黄牛来了一次降维打击。线上线下同时放票,提早去火车站排队的黄牛丧失了优势。而抢票也开始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

当然,黄牛的阵地也转移到了线上,不过同年,动车组开始实行火车票实名制,次年1月1日起,全国旅客列车实行实名制。

看似,黄牛的生存空间被挤压到了角落。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黄牛会“武术”,挡也挡不住。新时代的黄牛用技术武装自己,架设高端服务器,开发抢票软件,一秒抢十次,让守候在电脑前苦等的你我,看着几千张票一秒没,只剩下一脸惆怅。

除了黄牛这些“民间高手”,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出行app也加入到了抢票的阵营当中,携程、飞猪、铁友等都推出了抢票功能。受到大型互联网公司这种集团军的冲击,当年屡禁不止的黄牛仿佛一夜之间不见了踪影。所以,打败黄牛的不是监管,而是比他们更牛逼的黄牛。

如今,火车票依然难买,就算你花了钱,或是到各种群里邀请到足够好友为你加速到光速抢票,就算系统提示你抢票成功率已经超过了90%,你会发现,票一样很难买到。

技术的进步虽然提升了整体的抢票速度,然而票就那么多,不增不减。只要每年春运期间,僧多粥少的局面还是如此,那抢票手段的变迁只不过让买票的人陷入囚徒困境当中,然后提供手段的人来轻松地薅一把羊毛。

这时的你不由得又有些怀念起当年,只要加价给黄牛,他们一般都能通过各种手段给你搞到一张回家的票,然后忍不住咒骂一句,“这些互联网公司啊,全都是泡沫”。

2

“艺考升”app——难度堪比“春运抢票

如果说,春节抢回家的火车票,有的是僧多粥少的无奈以外,那么,那些因为“艺术升”app没报上名的艺考生们,则着实有些愤怒。

承接了数十所高校网上报名通道的“艺术升",8大美院的线上“专属通道”,本来是为考生提供报考便利的,没想到反而增加了“麻烦”,无尽的闪退、直接封禁的账号,让考生们泪洒屏幕前,数百个奋战的日日夜夜,最后却连上场的资格券都没拿到,什么时候高考“看运气“从报考开始了?

一时间““艺术升”崩溃致70万艺考生丧失报名资格?”的新闻开始涌现,一个“实际的流量超出了预估值,没有充分准备导致瘫痪”的理由给了回应,“艺术升"的联合创始人、副总经理李盛鑫在回应《每日经济新闻》的记者问时称:“准备了四倍于去年的服务资源,但是没有预计到今年的服务流量是去年的几十倍。” 李盛鑫表示在1月7日凌晨,已经恢复网站,但是网上还是有考生反应没有报到名。微博上美术生亲述“艺考报名”现场的的文字比比皆是,考生的无助感,让人既无奈又气愤。

这家承揽网上报名系统的“艺术升”,2015年才上线,2016年第一批美术生使用时,仅仅是一个考试的报名平台,没有广告的一个功能性平台。艺考除了线上,还有线下定点现场报名的途径,但是年年的报名队伍都需要在寒风中等上6~7个小时,且报名点固定,路途远的同学并不方便。线上的途径,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上市仅一年后,“艺术升”的“生意经”就打开了。

2017年,“艺术升”彻底迎来改版,广告、留学服务、画室服务、酒店广告、补习班、教程等等,“一条龙”应有尽有。另外为报考服务,还提供了增值服务,598的VIP套餐,可享用分析考生成绩、多档志愿院校专业录取率等服务。微博上的美术生“糖糖糖唐友”回复南都记者时表示,他的画室虽然没有要求购买,但是有些画室会强制要求充VIP会员,这后面又是什么样的一条生态链条呢?

艺考要迎来改革的大年,所以才会出现今年的“堰塞湖”的现象。艺术生的录取包括高考文化成绩和艺考成绩。艺考改革,第一个就是校考要减少,很多院校将取消校考的制度,这样相对应的,联考的成绩比重就会加大,意味着,联考过后,就可以备战文化课了,以前联考“飘”过,重点看校考的时代要挥手再见。

既然文化课准备时间拉长,自然文化课的比重也会提高,录取分数线要求提高,这可能是很多艺术生的痛。2020年,高考全面改革将会落地,学考+选考,艺术生背负的文化课业压力不断加大,不管是复考生还是初考生,旧政策的最后一年,都是背水一战。

作为“官方”招投标进入的中标公司,“八大美院”的唯一线上报名途径,一句“对政策的解读不够彻底,而准备服务器不够充分”的理由,是否真的对得起他的“考生生意经”呢?

什么时候,“回家”和“上学”成为了如此艰难的事情?

3

弱势的消费者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

所以,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僧多粥少的局面一直存在并将长期存在。

这就意味着,上游的卖方实现了对资源的控制和垄断。比如,刚刚提到的火车票抢票和艺考升app。

正是因为垄断的存在,导致在这些领域,市场很大程度是失灵的,“市场先生”发挥不了他的作用。

借用曼昆在《微观经济学》里价格弹性的概念,增加的成本,大部分由价格弹性越小的参与者承担。

对于每一个归乡的人而言,车票和艺考升app增值服务的价格弹性很小的,而服务的供给者则面对了很大的价格弹性,因为就算你不买,还有其他人来买。所以,提高服务的成本全部转嫁给了消费者。

对于众多漂泊在一线城市的租房青年而言,在这次个人所得税专项扣除中,虽然可以享受到的个税房租抵扣,然而,实际操作时却遇到了问题,一些房东认为提交自己的信息后会因此被征收更高的税费,而威胁给房客涨房租,让很多租房青年不得不作罢。因为他们对房租的价格弹性更小。

“权利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腐败”。垄断,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意味着对权利的独占。

最近频发的互联网公司腐败案印证了这一结论。曾今风光无限的ofo,被爆出挥霍、贪污,阿里、京东、美团、58同城等头部企业也在自查中,发现腐败严重。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去年年底,被称为“流水的大文娱高管,铁打的杨伟东”阿里文娱轮值总裁杨伟东因为贪腐“下马”。

正如侠客岛在评论频发的互联网腐败时,总结的那样:“跑马圈地、野蛮生长的地方,本就不免权力与腐败,而一旦形成行业垄断,则加剧这种情形。

这一系列垄断所导致的腐败中,最终的受害者,就是如你我这般,缺乏价格弹性的消费者。

4

尾声

“我听过很多道理,却仍然过不好这一生”。笔者说了这么多道理,并不能帮助大家提高抢票的成功率,因为,笔者也没有抢到回家的车票。只愿,春节临近,每一个在外漂泊的人都能抢到一张回家的车票,过一个从容的春节。

相关阅读

comment.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