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目前A股的商誉减值问题?

来源:重阳投资

摘要ABSTRACT

我们认为,在目前业绩增速压力加大和市场对商誉减值普遍担忧的背景下,由会计准则委员会的学术性讨论引发的市场关注和相应讨论显然是基于短期考虑的视角,但商誉减值和摊销在理论上并无明显的优劣之分,历史上也存在摊销和减值的反复变动,从讨论到落实存在较长时滞。

Q:请问重阳投资如何看待目前A股的商誉减值问题和近期关于商誉处理方式的讨论?

 

A:商誉在理论上是能在未来期间为企业经营带来超额利润的潜在经济价值,企业内、外部均可产生商誉。但在现行规则下,只有并购产生的外购商誉才能入账,数值上是收购方支付的收购价与被收购企业的净资产差额,实际上是对收购方支付的价格中高于净资产的部分的一种会计处理方式。证监会要求上市公司每年对商誉进行测试,并酌情计提商誉减值。

 

截止2018年三季度末,A股共有超过2070家上市公司存在商誉,商誉总额约为1.45万亿元。板块间比较来看,创业板商誉减值潜在压力较大,创业板(剔除温氏股份)存量商誉规模为 2746.28 亿元,商誉/净资产指标为19.24%,明显高于主板的2.60%、中小板的11.22%。而且近年来创业板商誉减值损失占商誉总额的计提比例和商誉减值对净利润影响占比都有所上升,2017年创业板商誉减值损失占商誉总额的计提比例达到5.0%,商誉减值净利润总额的比例达到13.4%,市场也普遍对2018年创业板的商誉减值持担忧态度,根据部分券商估算,创业板2018年的商誉减值损失或在200亿元左右,对创业板年度业绩增速负向影响或可超20%。

 

由于商誉减值计提是在年报中披露,在年末发生,虽然商誉规模大并不代表某一年减值一定多,但在宏观形势和上市公司业绩增速皆下行的背景下,商誉确实可能成为2018年A股业绩的重大扰动因素,对部分高商誉和高减值的行业和个股的微观影响可能会比较剧烈。在此背景下,财政部下属会计准则委员会在1月4日发布的《企业会计准则动态》上,对商誉的处理方式提出了不同的建议,主要内容是相比于现行的商誉减值方式,商誉摊销能够更好地实现将商誉账面价值减记至零的目标,理由是摊销能更加及时、恰当地反映商誉的消耗过程且成本低、便于操作,也有利于投资者的理解,可增强企业之间会计信息的可比性。在年末敏感时刻,市场对商誉减值或商誉改摊销后的关注度迅速上升。

 

在理论上,外购商誉的减值或摊销本质上只是会计处理方式上的区别,各有其优缺点。就商誉减值而言,其优点是可以更加灵活地反映商誉的实际使用和消耗情况,更加贴近实际,其缺点是企业的主动权和操作空间较大,一次性减值容易形成个股或板块某一期的业绩爆雷。就商誉摊销而言,除了操作便利性之外,主要的优点是约束了企业的操作空间,很大程度上排除了一次性减值的爆雷现象,其缺点是不符合商誉使用的实际情况,按期硬性摊销导致会对每一期利润带来影响,对高商誉企业的业绩影响尤其明显,并很有可能进一步抑制企业的并购行为。

我们认为,在目前业绩增速压力加大和市场对商誉减值普遍担忧的背景下,由会计准则委员会的学术性讨论引发的市场关注和相应讨论显然是基于短期考虑的视角,但商誉减值和摊销在理论上并无明显的优劣之分,历史上也存在摊销和减值的反复变动,从讨论到落实存在较长时滞。1月8日会计准则委员会再度发文表示相关讨论只是专家研讨意见,目前仍按照现行会计准则的对商誉做好相关会计处理。

实际上,目前的商誉规模累积和商誉减值冲击是上一轮牛市并购的必然后果,商誉减值高峰往往在并购潮后的三四年内出现,目前正当其时,这是A股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我们认为,对于投资者而言,与其预期或期待商誉会计处理方式的变更,不如更加仔细地研究、跟踪个股或板块的基本面以尽量规避商誉减值带来的相应冲击。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