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中国制造应对劳动成本上涨的有力武器

现代衬衫的白领设计抛弃了伊莉莎伯时期轮状折领的繁重,但保有维多利亚时代英式白领的坚挺。白领衬衫更代表了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对于无论是银行从业员,日本公司员工或者任何文员、专业机构员工来说,白领代表了向上流社会的攀升。

然而,如今很少衬衫店能像中国‘PYE派’品牌那样那么专心致志地做好这件商品。品牌名字‘派’寓意将数学圆周率π谐音和中国特色气派结合,生产的正装西式衬衫以数学家名字命名,如欧几里得、牛顿,中式衬衫则以中国姓氏命名,如刘、毛等。

高档纯棉衬衫生产商溢达集团,旗下品牌包括PYE派,雨果博斯和汤美费格,企业关注的不仅是衬衫品质,还有企业56,000多名员工向上流社会流动的可能性,当中半数在中国工厂。这成为服饰纺织业中少数会增加员工薪水及引入机械提高产量的公司,也是少数以儒家思想为中心,有作长期可持续性考虑的私人企业。同时也考虑现实情况,面对国内劳动市场紧缩有关键方案。不少中国企业同样为劳动市场变化做准备,蓄势化危机为商机。

在服装贸易行业竞争极其激烈的中国,企业要站稳脚并不是那么容易。业内供应链条件残酷,工作内容单调重复,计件工作简直是精神折磨。与2006年相比,中国平均工资翻了三倍,达到4,500人民币(650美元),劳动成本上升,服装纺织工厂纷纷撤走,到成本更低的孟加拉或埃塞俄比亚设厂。不仅如此,员工流失率高及人口老化问题,遭殃的不只是国内纺织行业,电子企业也深受影响。一些汽车移动装置生产,像车用收音机零件工厂都迁到墨西哥。然而,溢达集团却坚持将大部分工序留在中国。

2017年,国内工业机器人装置生产率增长59%,到达138,000部,比欧美合共还要多。中国政府非常乐意投钱于工厂机械化,将新时代的机器人革命进行到底。即便是溢达集团位于珠江三角洲佛山的工厂,工业机器也在逐步取代人手工序。工厂里工人数量依然超过机器,一排排带着粉红帽子的工人低头工作,画面震撼。但一些生产线已被机器取代,机器臂左右挥动,整理领口纽扣按压衣服口袋,装置能胜任一切精细工作。以色列进口的军用改装摄像头以人工智能扫视出布料中微小瑕疵,自动化取代了乏味的工作。

智能科技代替工人不仅降低成本,而且生产量大大提升,企业利润率也比以往更稳定。溢达集团的员工也一同设计可投入生产线的机器。公司经理笑称,这只是因为方便管理。比如认为人手缝纫的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公司与工程师共同研发替代的机器,标准化生产。首席工程师与公司共享研究成果的专利。公司总经理田野笑说,很多专业的裁缝都不再是蓝领或白领行列了,全都被机器代替了。

哈佛商学院教授Willy Shih表示,机器人进入工业让成本控制更有效。同时,智能科技让行业在技术研发及创新方面有更大突破。

投入自动化希望能让溢达集团在快速变化的制造行业中屹立不倒,集团主席杨敏德在中国市场加大筹码,花20亿元在桂林投建创新制造园区,包括建设成衣及纺织工艺展示中心。科技改革让员工从重复繁重的工作中解放,投入更有意义的工序中,同时让生产效率最大化。

溢达集团建构的智慧工厂提升生产制造综合实力,面对各种行业困境迎难而上,反败为胜,更为中国经济带来更高国际竞争力。

相关阅读

comment.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