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合并潮”的是是非非:疯炒合并概念可能被套

4月27日关于“中央企业将进行大规模兼并重组,数量或减至40家”的报道,国务院国资委当日傍晚发布声明称,经查,该消息未向国资委进行过采访或核实。

受上述消息影响,当天A股“中国”概念股集体涨停,包括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电建、中国卫星、中国远洋、中远航运、中海集运、宝钢股份、中国国航、中国中铁、中国铁建等。股市骤然升到4500点。

确实,国务院国资委成立12年来,从没有一个时间,央企合并的传言如此多过,并引发全民关注。“央企合并概念”插上想象的翅膀,在股市屡屡引起波澜。股市泡沫令人担心,因为最终受到伤害的是老百姓。从去年12月来,我是央企合并重组的积极呼吁者,媒体也多用我观点。心里有很大压力,不能对不起老百姓。把自已想到的说出来,以便大家参考。

在南北车合并后,关于央企强强联合的传言甚嚣尘上:中国石化与中国石油、中国中铁与中国铁建、中船工业与中船重工、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宝钢与武钢、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等纷纷传出合并消息,惹得各大央企赶紧发布澄清公告否认传闻。还有,三大航空公司、中煤与神华、普天与烽火、中远与中海等传闻也集中爆发了出来。甚至连中石化、中石油这样合并几率很小的消息也出来了。

我说过,央企重组的背景是真的,动因是真的,只是信息常常是不准确的。央企合并将以分类为基础,目前分类还没有出台,大规模的重组可能不会马上出现。央企重组虽然有动因,但是现在舆论推动重组的一潮比一潮高,有点难以控制,应该理性分析,不能对央企重组抱有过早过高希望。

历史地看,大企业宜合宜分,都与全球经济形势、产业演进阶段、国家政经战略、企业竞争对手变化、企业自身发展需要等诸多因素密不可分。

从为什么合并来看,在央企合并的背后,政府的驱动力依然是必不可少的力量之一。央企之间的合并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其中牵扯很复杂的利益关系,如果缺少国家层面的推动,很难顺利地进行下去。

从怎么合并来看,央企合并有内部和外部的力量推动,虽然要讲国家意志,但是还是应该讲市场。李克强总理在听取南北车重组情况汇报时明确要求,要遵循市场规律和企业自愿原则。

从为什么合并角度看,因为央企是国家队,必须从央企地位与使命来考虑:一是国力增强,二是国际竞争,三是国际安全,四是国家活力,五是国家稳定,六是国资增值。

一是国力增强。长期以来,中国处于国际分工低端位置,制造业以出口加工为主。在一些关键性行业,中国企业的产业集中度偏低,国力不强。中国要占据产业链高端位置,则需要具有相当实力的大企业来获得研发和销售优势。从此轮央企合并重组的特点看,无论是南北车的合并重组,还是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和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的合并重组,是具有战略性行业中的龙头企业。这样的强强合并,有助于减少中国企业之间的内耗,避免恶性竞争,带动中国整体工业化水平的提升,推动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提升中国制造的技术水平和品牌效应。

二是国际竞争。在中国“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战略下,央企应通过强强联合重组,增强国际竞争力。世界500强中,央企占据第一位的在建筑工程、金属产品和银行业,原油采掘、船务、炼油与贸易排在第二位,在其他45个产业领域中,排名均靠后,南北车、国家核电连500强都没进。世界经济再平衡的过程,也是重新构筑国际分工格局的过程。“一带一路’上,首当其冲能够到国际上去打拼的产业应该进入考虑。从目前已确认的南车与北车合并重组、中电投与国家核电合并重组来看,本轮央企合并重组的瞄准对象并非那些产能过剩的行业、企业,而是对具有战略重要性行业中的巨头央企同类之间进行强强联合。反之,暂时不会排到日程上去的。因此,“一带一路”上的交通运输相关产业、基础设施建设相关产业、能源建设相关产业、商贸与文化旅游产业、信息产业都可能成为热点。

三是国际安全。从积极意义说,经济危机总能为企业兼并浪潮打下基础。它们不仅带来了破产、失业、流离失所等萧条,还带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洗牌。此时此刻,是大企业抄底的好时候,强强联合抵御风浪也是一种选择。如今,随着中国企业更深入地加入到国际市场,央企的强强联合将震撼世界。

从消极角度说,导致南北车合并的直接原因就是避免恶性竞争。一直以来,南北车在国内市场份额合计达到九成,2010年加速进军海外市场以来,二者将恶性竞争也输出到了国外。阿根廷项目投标中,中国北车报价239万美元,中国南车报价127万美元,最终南车夺标。加拿大庞巴迪、德国西门子、法国阿尔斯通目前是全球轨道交通装备行业三强,紧跟其后的南北车其实早应联手对外,而不是窝里斗。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其他央企上。中铁与中铁建竞争相当厉害。企业利益必须让位于国家利益,合在一起就能减少很多资源浪费。

四是国家活力。要对市场化改革提出了要求。电信运营商的合并传言,我国三大运营商正在应用两类技术(TDD、FDD)体制及其相应的通信质量,并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目前,迎接5G时代。电信运营商的市场目前还是在国内,还需要竞争,越是这样的竞争,越有利于民生。对国内垄断容易失去活力。

像中国石油与中国石化、国家电网与南方电网这样的央企,他们的竞争主体都还是国内的消费者。目前主要市场在国内,合之后对国内垄断,很可能推高价格。因此,对于这样的央企,还是要保持一定的竞争,不应该合。

从长期看,随着我国产业转型升级的深化,传统产业的调整也会伴随一系列的企业重组,以争取行业活力。即将出台的《钢铁工业转型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7)》,压缩我国8000万吨钢铁产能,以缓解产能过剩矛盾;建立2~3家智能示范工厂,提升行业两化融合水平,将钢铁企业数量控制在300家左右。这意味着,我国钢铁行业在未来几年时间将出现比较集中的企业重组,其中不排兼并重组。

五是国家稳定。央企重组是一项艰巨和复杂的工程,没有两三年是合并不起来的。眼下,对央企而言,是保增长、国企改革和反腐败三大主题的交合期。合并风出来,容易扰乱改革节奏。

六是国资增值。判断企业兼并重组是否成功的标志,不是兼并重组工作最后是否完成,而是能否形成协同效应发挥体系性优势,是值保增值。如果追求一蹴而就,超级公司未能在短期能协同,强强联合反而会适得其反。有的央企此前过度扩张,曾一度登上世界500强,但很快急转直下,资金链断裂,濒临破产。负责人留下烂摊子,继任者必须采取收缩战术,而由于短时间内很难看到显着效果,继任者往往是吃力不讨好。

因此,不是所有的央企都有合并的必要。我认为,目前石油、电力的合并重组几率非常小。重组背后大多有政府的推动,一定要看到国家利益与发展战略。

2015年4月,国资委副主任黄丹华在中央企业规划发展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更加注重调整布局结构。央企要坚持立足于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利用高新技术大力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加大产业整合和内部资源整合力度,剥离重组长期亏损业务和低效无效资产,稳妥化解产能过剩风险,不断提高产业集中度,增强行业竞争力。

黄丹华在会上强调的“用好用活股票市场和产权市场”,其目的是“促进项目融资、孵化注资和产权流转”,既适用于合并收购,也适用于分立剥离。

显然,中国企业正在迎来与全球企业接轨的重组潮,兼并、分立、剥离等各类重组动作的频率都会升高。因此央企重组潮是可期的,央企将在未来的一段时期,由内而外地革新以做大做强做优。但是,这个时期是有条件的,不是现在就来的。

当然,强强联合不能等同于兼并重组,它是企业扩张性重组中的特殊现象,需要具备竞争对手国际化、产业演进有潜力、国家战略有要求、自身发展有需要等诸多要求。历史地看,西方国家的强强联合也遵循这样的规律。

目前,一些股民疯狂进入央企合并概念股,有被套的危险,应予以警惕。老百姓的钱进去容易出来难,现在已经出现卖房炒股、借钱炒股现象,这是有很大风险的。弄不好会出现倾家荡产的现象。

中央政府、国资委一再强调强强联合要遵循市场规律,因此,一些人炒作、混淆的短时间、成规模的“央企合并潮”是不会出现的。至少,成规模的“央企合并潮”在近期内不可能出现。要等国企改革的大政方针出来,才知道是何局势。


格隆汇声明: 本文为格隆汇转载文章,不代表格隆汇观点。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中国人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公司股票。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