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被做空后,蓝色小鸟还飞得起来吗?

Twitter又被香橼做空了。

早在今年3月27日,香橼曾以Twitter很可能受到隐私保护监管影响的原因而做空Twitter,目标价25美元,比Twitter前一日的收盘价下调21.62%。而它宣布做空的言论,就发布在被它做空的社交平台Twitter上。

次日,Twitter的股价下跌了11.05%。

image.png

接下来,Twitter的股价起起伏伏,一波上涨在暗淡的半年报出来后即戛然而止。之后的三季报倒是不错,但香橼又不合时宜地站了出来,让在这波科技股下跌中,本以为可以独善其身的Twitter,直接补上了跌幅。

这次,香橼直接把Twitter比作成社交媒体的哈维·韦恩斯坦。对,就是那个因为性丑闻而身败名裂的韦恩斯坦。

image.png

 2018:空头的狂欢

2018年,是做空机构异常活跃的一年。

浑水、香橼、Blue Orca、Gotham City Research等做空机构频频登场,仿佛从漫长的冬眠中苏醒过来。仅今年,香橼就先后做空了Aurora Cannabis、英伟达、奈飞、Shopify、Twitter(两次)、Square、Snap等公司,并且屡屡得手。

在阶段性熊市中,多头哀怨连连,而空头则如鱼得水。美股长达10年的牛市过后,空头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狂欢。

image.png

美国三大指数在这一年起起伏伏,上半年在起伏中上升,分别创下历史新高之后,又在起伏中下跌,纳斯达克几乎跌入技术性熊市区间。反映到个股上,根据花旗银行的统计,“若以从52周高位下跌超过20%作为标准,标普500指数中已有42%的股票已跌入熊市区间,比例已接近近年历史高位,或表现出股市已计入市场的负面消息。”

image.png

美国以外的股票市场更是凄凉,且不谈“别人涨我跌,别人跌我还跌”的大A股,德国DAX 30指数自一月份的高点下跌了22%,欧洲斯托克50自高点下跌了19%,英国富时指数下跌了15%。

近期投研公司Gavekal Research负责人Loius-Vincent Gave发布的月度策略中指出,从今年1月的高点算起,所有资产类别年内表现都跑输美元现金。其中MSCI新兴市场指数跌幅最大,接近20%,MSCI美国指数也跌近5%。

image.png

美国咨询公司Ned Davis Research策略师Ed Clissold更是指出,这是1972年尼克松时代以来最难赚钱的时期,“没有一个资产类别今年有望给到投资者超过5%的回报率。”

在这种背景下,那些以做多为主的知名对冲基金都亏损连连。Ken Griffin执掌的对冲基金Citadel上个月浮亏3%,是2016年一季度以来最惨烈的表现。“美国版徐翔”Steve Cohen创建的Point 72更是亏了5%,今年的收益快要损失殆尽了。

而做空机构大多都赚得盆满钵满,据说浑水今年业绩亮眼,年内实现了18%的收益。

其实,在熊市中做空和在牛市中做多几乎同样容易。熊市中,投资者的情绪往往是脆弱的,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闻风而动,因为这时,控制风险比获取收益更为重要。

做空者利用的恰恰就是投资者的恐慌,或者说是避险情绪。10月1日至12月17日,两个半月时间,在纳斯达克下跌15.6%的背景下,Twitter的股价反而上涨了20个点。Twitter再次进入了香橼的视野。

image.png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那么,这次香橼又给Twitter安上了什么“罪名”?

Twitter的软肋

Twitter、Facebook创建之初,给自己的定位是“社交平台”,当然这样的定位并不能一劳永逸的撇清它们与旗下平台上内容的关系。尤其是近几年,社交网站不仅集聚了大部分的社会矛盾,还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这些社会矛盾。

1、Twitter有毒

香橼直接开门见山地指出,Twitter是个“有毒”的网站,对用户和广告主而言,都是如此。

image.png

“Twitter的页面上,充斥着践踏人权的信息,尤其是对女性而言”,香橼援引了大赦国际的调查结果,指出“女性每隔30秒就会在推特平台上收到辱骂性短信。而且,与白人女性相比,黑人女性在有问题或辱骂性的推特上被提及的可能性要高出84%。”

侮辱女性只是Twitter平台上众多仇视言论的一个缩影。随着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宗教歧视、政治倾斜等问题集中爆发,让社交网站再也不能站在平台的中立立场,选择视而不见。在言论自由与政治正确之间,社交网站需要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点。

image.png

2、用户隐私保护

所谓“打蛇打七寸”,Twitter作为一家社交媒体,有一个问题是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那就是用户的个人隐私问题。

这也是香橼报告中提及的第二个问题。香橼指出,“作为一个投资者,如果你不喜欢Facebook,你也绝对会讨厌推特,因为这两个公司的隐私监管风险和数据使用立场相似。”

Facebook的问题从特朗普竞选总统开始一直酝酿,直到今年三月集中爆发。当时,《纽约时报》和《卫报》报道了英国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公司如何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利用Facebook收集的5000多万用户数据。更是指出在2016年特朗普竞选团队在竞选活动中雇佣该公司来锁定目标选民。对于社交媒体行业的强监管也自此拉开序幕。

实际上,Twitter也面临与Facebook同样的问题。当Facebook COO雪莉·桑德伯格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时,站在她旁边的正是推特的CEO杰克·多西。

image.png

“任何免费的东西都已在暗地里标注了它的价码”。所以,当Twitter几乎是无偿地为你提供服务的时候,你也交换出自己身上可被榨取的价值——用户信息、个人数据、社交活跃度等等。

根据Twitter的财报,其流量变现形式有两种,一个是通过广告变现,一个是通过数据许可变现(data licensing)。通过广告变现,精准定位、用户画像、精准推送,便不可避免地要在用户数据上下文章;通过数据许可变现,用香橼的话说,就是“直接售卖用户数据”。

所以,和所有依靠流量来创造利润的公司一样,Twitter的商业模式决定了,个人数据保护问题是Twitter社交大厦上永远挥之不去的那朵乌云。

推特不死

强监管下,社交媒体的日子都不太好过。欧盟从今年5月开始,施行“史上最严厉”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简称GDPR)。而在美国,具体监管法规还在路上,社会各界已提前开始声讨。本月19日,Facebook又被华盛顿特区司法部长告上法庭,Facebook和Twitter两个“难兄难弟”在今年皆是麻烦缠身。

最终各平台都开始大力打击网络水军、清理虚假新闻,并投入大量资金用以提升对用户隐私安全的保护。而这就造成了这些公司们一边出现用户增长下滑,另一边成本提升利润率下滑的现象。

1、MAUs下滑,DAUs上涨

强监管直接动摇了Twitter的底层逻辑——MAUs。此前,推特在今年7月份对所谓的「锁定账号」(locked-accounts)进行了清洗,清除了其社交平台上的机器人和虚假账号。Q2和Q3财报显示,月活连续两个季度出现环比下滑。

image.png

并且,就如管理层在致股东信中提到的那样,“GDPR、不续订SMS合同、管理层决定优先考虑平台的健康状况(关闭虚假帐户、管理仇恨言论等),这三大因素会导致月活将继续下滑”。

七月底的暴跌就源于此,二季度是Twitter上市之后第一个,月活环比下滑的季度。

但,也不是没有好消息。比起月活,Twitter的日活指标更加关键。回顾Twitter的发展路径,其在新闻媒体的渠道上越走越远,而社交属性越来越弱。与其同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等站在同一个跑道上竞争,不如沉淀下来,做自己擅长的业务。

从上图可以看出,2016年以来,Twitter的月活增长基本进入平台期,其日活却从1.37亿增长至了1.77亿人,相应的,用户活跃度(DAUs/MAUs)提升了10个百分点。

月活下滑的预期已经反映在股价里。所以,三季度财报出来之后,同样是月活环比下滑,收入利润超预期,但Twitter的股价却上涨了15.47%。

2、变现能力提升

Twitter一直被诟病的是它的变现能力。与Facebook 22亿月活、Instagram 10亿元月活相比,Twitter 3.3亿月活甚至被中同行微博超过。

image.png

用户吸引不过来,流量遇到瓶颈,广告商都去Facebook打广告了。2016、2017年两年,Twitter的营收增速下降的很厉害,其净利润也一直是负的。

但坚持做自己的Twitter在新闻媒体平台的路上越走越远。这也是Twitter区别于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等,在强手林立的社交圈竞争优势之所在。从马斯克的“推特治司”到特朗普的“推特治国”,广告主重新认识到Twitter的价值。

image.pngimage.png

另外,Twitter推出了视频广告,以提升变现能力。视频广告获得的参与度更高,更易获得广告主的青睐。从Twitter财报中公布的数据来看,2016Q4~2018Q3,广告投放量高速增长。

Twitter绝大部分广告都按CPE(Cost Per Engagement,每次互动收费)计费,互动收费,即用户点击、转发、评论该广告才计费。

虽然视频广告的CPE更低,但其带来的广告投放量的增长足以抵消这部分降低,反而带来广告收入的增长。2018年第二三季度,来自视频广告的收入已经贡献了超过一半的广告收入。

image.png

所以,尽管有政策的降维打击,但Twitter硬生生地扛了下来。Facebook受到影响,营收利润增速、净利润率都开始下滑,Twitter反而跟没事一样。

尾声

个人数据隐私与用户的“不当”言论,是社交平台上两朵永远也挥之不去的乌云。

个人数据隐私,在很多国家并没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保护,社交平台在使用用户数据时,也很难有一个清晰的界限。这就导致了,盈利的动机驱使大量的用户数据滥用问题。

至于不当言论,想要根除,更是难上加难。不如看看言论控制更加严厉的微博,你仍然能看到非常多的“不当”言论。

可以预料的是,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平台的这些问题都会时不时地被拎出来,成为被做空的理由。香橼没有正义感,它只是把做空当做一门生意。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comment.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