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决战:酷派到底有没有十倍股潜质?

最后的决战:酷派到底有没有十倍股潜质?
作者:格隆汇Simon


“当一个问题,十个人讨论十个人都说yes的时候,那就需要重新讨论。当9个人都说yes,只有其中一个人说no的时候,那我们就该严肃地问问这位say no的人为什么say no。”——by Simon

4月23日晚,奇虎360宣布,成功完成了和酷派之间的合资公司交易。根据双方去年12月16日宣布的交易条款,奇虎360将以4.095亿美元现金获得合资公司45%的股份,酷派拥有Coolpad E-Commerce的另外55%股份。奇虎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对此表示:“我们很高兴按计划与酷派成功地完成了这笔交易。我们相信,该合资公司将成为我们长期移动战略的核心组成部门,将帮助我们建立起一个更强大的移动生态系统。”

诚然,包括我在内,早就关注酷派和奇虎了。
酷派作为最早研发出智能手机的国产厂商,以每年1个点的利润下降幅度很不幸地成为了市场上用以衬托华为和小米如何牛逼的反面教材。每当我们提到酷派的时候,都下意识地认为他是国产手机界的loser。

同样不被大家看好的还有奇虎。周鸿祎,这位口碑极差的商业奇才当年以一场撕逼大战成就了他在互联网界的江湖地位,如今在PC转移动的浪潮中周鸿祎几乎是无所作为一败涂地。老对手雷军的小米以450亿美金的估值迎风而立,而可怜的奇虎在美股中概中只能算是二线股,股价从高位104美元跌到如今的63美元。

两个loser的合作从消息宣布的那一天开始就广受唾弃,奇虎真金白银地拿出了4亿美金投资了酷派,而酷派的股价硬生生地从1.8港元下跌到了1.3港元并横盘超过一个季度。

两个loser的合作当然只能是loser中的loser,人们的思考过程都不外乎如此。你要成功,那首先你得有一个成功的基础;在你辉煌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记得当年你有多么落魄,而当你失败的时候也没有人知道你曾经有多成功。

奇虎和酷派都曾是不同时代不同领域内的佼佼者,如今几乎没有人看好他们的合作,这是基于惯性的一种思维,但远不是最终答案。这个时候,我们需要耐心地去了解奇虎和酷派的合作。

就如同文章开头所言,当所有人都放弃思考的时候,你就必须做那个最清醒的人。


既然周鸿祎都来深圳搞机了,那我们从酷派开始——看起来不太像一个硬件厂商了?

奇虎的老对手是雷军,当年奇虎以免费安全软件一举干掉了金山,现在雷军的小米早已估值450亿美金。一年前有许多文章评论小米为什么会成功,很多人很单纯地理解为营销模式创新,其肤浅程度就如分析员写的业绩跟踪研究报告一样。

其实,小米到底成不成功,我们根本无从得知。我们只知道小米估值高,雷军系投资了各种软硬件公司,推出了各种爆款,金山软件(3888)股价创新高,金山云估值超百亿港元,西山居大波手游等上线,猎豹移动(CMCM)海外MAU超5亿……可是,到底有谁能清楚说明,小米到底在干什么?凭什么估值450亿美元?成功后的小米,到底靠什么赚钱?

在没有搞清楚以上问题以前,先别讨论小米为什么会成功。

我们都是现实主义者,我们就只知道450亿美金而已,而且这450亿美金的估值还是一级市场给的(不是你给的)。如果大家一致认为小米就是成功的,其他follower都是失败的,那就等于自动地放弃了思考,成为了集体say yes中的一员。

当然不可以。

小米没有成功先不管,但小米模式周鸿祎应该是明白的。老周在14年年底就拜访了酷派,随后又联系了格力,安全是他的定位,免费是他的发家绝技,他随后推出了硬件安全联盟360home,喊出了要造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口号,5月6日(十天后)就是老周的第一战,这一战他找来了酷派。

酷派到底怎么样?

的确很一般。2013年手机出货量3500万,每台手机出厂价约550港元,14年4G手机放量,总体手机出货量4500万,ASP反而比以前更低。13年毛利率12.9%,14年下半年受3G手机清库存影响毛利率竟然还下降了0.8个百分点至12.1%。市场上大行的分析员一看到这种趋势马上给了个沽售评级(他们精致而又完美的大脑已经被现在的股价打了一次又一次的脸)。简而言之,智能手机行业走过了三年大爆发时期,增量维稳就已经不错了,4G换3G顶多也就是换了个基带芯片,ASP不涨反跌,这个行业似乎走到了尽头,而酷派的硬件模式走不下去了。

可是,细心的你肯定会发现下面这张表中的怪异之处。



正确!无线应用服务。

因为国内屏蔽了谷歌,酷派有自己的Coolmarket,有自己的内置应用,也有相关的浏览器及云服务。2013年这块收入1.06亿港元,2014年成长了229%至3.5亿港元。

这块收入我每一次拜访公司都会问,一直问。

3.5亿港元的无线应用服务,40%来自于软件预装收入。软件预装一直为人诟病,前有sky mobi预装功能机游戏,后有运营商预装各种软件,14年百度等互联网巨头的预装给公司带来了1.4亿港元的收入,相当于每台手机补贴了3.1港币,但这显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另外60%,也就是来自于第三方广告和应用分发所带来的2.09亿港元收入。14年酷派存量手机(已激活并活跃)约5000万台,其中包括400万台的新增大神手机,按照这个数量级,ARPU才4.1港元,这个ARPU值之低,连许多低频软应用都不如。

这说明了酷派以前并没有重视这一块业务的发展,但也启发了我们。你看,手机不也就是个超级活跃的应用百宝箱么?只要动动脑筋,1个亿存量用户所带来的长尾收益何止2个亿?(2015年酷派的目标是2000万台大神手机,总体出货量6000万,历史耗散率约40%)

我们再来看看利润结构。
14年公司总体毛利规模为30.16亿,净利润5.14亿港元,按照第三方广告及应用分发的普遍盈利能力来测算,该业务的毛利占比为10%,净利润占比30%以上。在这种利润结构下,如果15年第三方广告及应用分发收入翻倍成长,则该业务的利润占比将可能提升至50%以上。

好,那请问:当一家公司的利润主要来自于互联网应用服务收益了,它到底是卖手机的硬件公司,还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它的的估值是不是该重构?

当然了,重估是有基础的,ARPU能否提升(货币化)?用户量能否迅速扩大(抢流量)?这个当然就要靠奇虎了。但无论如何,酷派这个量能和基础,绝对是周鸿祎找上门的主要原因。

奇虎为什么要做智能手机?——敌人的敌人,也许就是朋友

智能手机重不重要?
很重要,否则阿里不会投资魅族,乐视不会做手机,小米的神话也无从谈起。

但是做智能手机为了什么?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都停留在瞎猜的阶段,既然是猜想,那就放开来谈。在国内这个封闭的移动互联网世界中,BAT占据了大部分流量:
上线一款手游不管赚不赚钱要先给腾讯20块钱最少;
推广一个400电话,没有给百度一点过路费简直都不可能;
一提到网购,其实就在给阿里和京东打工。

可以说,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已经瓜分得差不多了,线上的巨头现在所寻找的就是流量变现,所谓的O2O其实只是一个手段,最终的货币化模式从来只有3种,游戏、广告及电商(包括服务及产品的销售)。

再仔细观察一下,高频应用基本上就是流量汇集点,微信(社交)和百度(搜索)已经霸占了国内智能机用户80%的时间;而低频应用必须拥有线下资源,现在互联网的投资方向就在于此。这些低频应用中规模最大的就是网购,其次是旅游和本地信息,剩下的就是各个垂直网站。

从BAT三个移动互联网巨头的布局来看,腾讯和百度拥有了流量优势,又对线下资源有了布局,特别是微信导流京东,对阿里的移动端转化战略构成了巨大威胁。阿里的确投资了不少移动端的流量标的,如陌陌、微博、优酷土豆及UC Web,但缺乏一个系统性的串联,也缺乏一个较为强势的流量汇集点,因此BAT三个巨头在移动互联网世界中彼此竞争,尽管阿里在线下布局上格局要比腾讯百度大(特别在支付领域),但流量方面显然处于劣势。这个时候,阿里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可以撕开线上BT垄断流量格局的人.

而这个人会不会是老周呢?

周鸿祎和雷军都是产品经理出身,雷军旗下最得力的干将傅盛也是从奇虎出去的。如果我们看看傅盛的语录,大概可以知道这类型领军人物的思维方式。猎豹就如同海外的小奇虎,以一个高频应用产品(清理大师)为拳头,带领几个附加产品深入移动互联网世界,再反过来侵蚀已有平台的流量汇集点(浏览器、应用分发及搜索引擎等)。

如果周鸿祎想要成功,奇虎与酷派旗下的智能机将很有可能成为他的一个拳头产品,如果非要更确切地说,这个智能机中所搭载的360OS就是这个拳头。

一旦这个OS获得市场认可,那在OS平台上的360安全支付、应用商店、浏览器及搜索至少能撕开百度一个大口子(微信的社交圈太强大了,先别想太多)。一旦达到这种效果,周鸿祎就有可能带领奇虎从PC端走向移动端,他的老敌人腾讯、百度和小米都拥有一个共同的敌手——阿里,那敌人的敌人不就是朋友了嘛。

阿里如果发现奇虎的酷派手机得以成功汇集流量并且还具有一定的变现能力,那原来阿里所投资的魅族是不是就可以用上了?周鸿祎曾经这样宣传360OS:“这可能是比MIUI更适合小米手机的OS”,如果老周说的都是实话,那为啥不能用在定位和小米高端机型差不多的魅族身上?

其实奇虎和阿里的合作在14年年底已经传了不下几次,所谓无风不起浪,大家谈合作可以,但也需要有合作的基础。按照去年奇虎在移动端无所作为的表现,阿里很难从合作中获得利益;但如果奇虎的360OS真能让大家看到不错的反馈,那阿里还真难说不会重回谈判桌,认认真真地考虑将奇虎融入到他们的移动端大战略中。


当然,除了“阿里-奇虎-酷派(魅族)”联盟这种可能性以外,我觉得大家还需要关注几个相关的要闻:

1)“HTML5定稿了,原生APP可能遭遇颠覆”——HTML5可以使得终端用户通过某些超级APP(如微信、浏览器或者搜索)直接登录应用界面,交互效果媲美原生APP,而且可以实现跨平台运作(IOS、android、PC端),如果有谁能够将这一技术应用于手机操作系统,那连苹果谷歌都要抖一抖(由于解释HTML5和原生APP的区别和优势篇幅会很长,这里就不细说了。如果有谁家的智能机OS能沾上边那就太酷了);


2)“瞄准IOT时代,BAT小米和奇虎都在构建硬件生态系统”——大家都知道周鸿祎已经在积极构建基于安全需求的硬件生态系统。但是建立归建立,肯定会以合作为主。奇虎以前做过小水滴安防镜头、360安全手环及360安全无线路由器,但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任何一件智能硬件能够如同智能手机一般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和用户粘性。如果“奇虎-酷派“联盟的智能机能够杀出一条血路来,还是那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小米体系所面对的所有敌人,比如说我们非常熟悉的格力董妈妈就有可能投身于奇虎的智能硬件体系。从这个角度来看,酷派-奇虎筹资成立的合资公司看起来又似乎具备了引入下一轮战略投资者的功能了(反正公告中也说明白了最终要上市的);

3)“4G流量费用太高,电信企业合并分拆可能酝酿行业重大机遇”——众所周知,4G流量费用太高制约互联网应用的发展(这是克强总理说的哟)。从TD—LTE和FDD—LTE两个制式的发展步伐来看,电信和联通的移动事业合并似乎是最有可能发生在今年或者明年。如果我们参考已经发生在其他行业的国企改革案例,那么最终的格局可能是:电信联通的移动事业部合为一体,与中移动形成TD和FDD两大运营商阵营,然后将两者的2C部门(如中移动互联网事业部)分拆上市,同时放开虚拟运营商牌照。这样,原有的运营商将只管控频谱资源,而C端则引入市场竞争最终实现流量资费的下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很快就会看见“阿里移动、腾讯移动或者苏宁移动”等通过绑定流量销售的互联网公司渗透到运营商市场。


考虑到这一可能出现的行业变革,我思考了很久,估计没有一个互联网或者IT厂商会愿意错失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包括酷派和奇虎。

总结:也许,奇虎不是真的在搞机,酷派也不再是硬件厂商

如果我们将奇虎和酷派的合作简单地看作是周鸿祎在走小米的老路,那大部分的人都会给他们一个NO,更何况周鸿祎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和华为及TCL等大厂合作过并最终失败了。

但是,作为一名卑微的分析员,我仍然愿意成为那第十个saymaybe yes的人。

智能机大爆发的三年已经过去了,但作为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它本身仍将是个巨大的存量市场(这和我们所处的时代差不多,不少行业的产能也过剩了,都在思考盘活存量的机会)。

硬件产品是操作系统的载体,而高频应用则是操作系统的流量汇集点。如果周鸿祎能够好好利用这次合作的机遇,通过一枚硬件将拳头打向BT垄断的移动互联网市场,至少撕开一道裂口,那奇虎本身就具备了与互联网其他巨头合作的价值。如果不考虑融入其他大型生态圈,奇虎仍然可以通过智能机构建定位于安全的IOT合作平台。

因此无论怎么说,酷派和奇虎的合作是周鸿祎最后的战役,只许成,不许败:酷派本身已经具备盘活存量用户价值的基础,这场战役怎么打,就要看奇虎的力量了。

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起飞吧,奇虎和酷派!你们就像穿越黑夜的乌鸦,虽然一路上没有一个人为之喝彩,但我相信已经无惧黑夜的你们,一定会拥有光明的。






利益声明:本文内容和意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的信息来源于公开渠道,并经过合理推断。作者未持有该公司股票。作者提供的信息和分析仅供投资者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格隆汇声明: 本文为格隆汇会员个人文章,不代表格隆汇观点。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关联公司股票。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