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基金在香港领150万罚单,最新持仓遭曝光

来源:新浪港股综合

索罗斯因无抵押卖空,被香港证监局罚了150万元。而索罗斯持仓也被曝光,抛售Facebook,加仓苹果。20年前,索罗斯已经因为做空香港大亏近10亿美元,你还记得香港世纪金融决战吗?

索罗斯基金领150万罚单

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香港证监会因索罗斯基金管理(香港)有限公司(SFM HK Management Limited,简称SFM)在2015年代其管理的某只基金沽空长汽(02333)股份的缺失,对其作出谴责及罚款150万元。

长城在2015年8月28日公布其发行红股的建议,数量相等于其当时已发行股份的200%,而有关红股发行须待某些条件达成后方可作实。有关红股的交收日期预计为2015年10月13日。

香港证监会的调查发现,该基金的保管人在2015年9月30日通知SFM的交易支援部,SFM因该基金先前持有的808,000股长城股份而有权获配发1,616,000 股红股。

SFM的交易支援组在2015年9月30日于SFM的交易系统内将该1,616,000股红股入帐,但没有按照SFM的内部政策将有关红股分隔至一个受限制帐户内。结果,该系统显示有2,424,000股长城股份可供买卖,而事实上当时只有808,000股股份可供买卖。

该基金的其中一名投资组合经理基于该系统所显示的错误资料,在2015年10月2日发出一项出售2,424,000股长城股份的指令,导致该基金卖空了1,616,000股长城股份。

香港证监会认为,SFM不但在买卖红股时没有以适当的技能、小心审慎和勤勉尽责的态度行事,而且没有勤勉尽责地监督其职员,及没有实施充足和有效的系统及监控措施,以确保其遵从有关卖空的规定。

香港证监会在决定对SFM采取上述纪律处分时,已考虑到所有情况,当中包括:并无证据显示SFM在卖空红股时曾经不真诚地行事;这是于过去五年内第二次发生的类似事件;SFM已采取补救措施加强其内部监控措施及系统;及SFM过往并无遭受纪律处分的纪录。

索罗斯最新持仓:大跌前抛售Facebook加仓苹果

索罗斯基金近期递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截至三季度末,索罗斯已清仓所持全部Facebook股票,同时大幅减持奈飞和高盛。

巧合的是,这三只股票在四季度均大幅下跌,10月以来奈飞跌30%,Facebook跌18%,高盛跌14%。按照索罗斯此前持仓情况计算,这一仓位调整意味着,他成功避免了大约1770万美元的账面浮亏。

相反索罗斯还增持了微软和苹果等股票,减持了Spotify,奈飞,摩根大通,富国银行,美国银行,以及花旗集团。苹果公司在三季度表现同样亮眼。三季度苹果公司发布iPhone等新品,股价累计上涨20%。

1969年,索罗斯成立了自己的基金,而随后的40年,索罗斯基金的年化回报率达到惊人的20%,赚钱赚到手软,于是2011年7月开始,索罗斯基金不在给别人打工,而是只管理自己家族的钱,并成立家族办公司。截止目前,其在全球的各类资产,包括股票、债券、黄金、商品等在内的资产规模大约超过了250亿美金。

在第三季度13F文件中,索罗斯基金的证券市值为45.6亿美金,较上个季度末的62.5亿美金环比减少27%,占索罗斯基金总资产规模的比例约为15%。

香港证监会资料显示,2009年3月在港注册成立的索罗斯旗下基金SFM HK已在当年11月1日,获得香港证监会颁发牌照,尽管SFM HK目前只能向机构投资者提供服务,且不得持有客户资产。

偏爱媒体和娱乐业

索罗斯基金投资了近200个股票,绝大多数股票的仓位比例都不足0.5%,但有少数几个股票仓位较重,包括自由宽带公司、凯撒娱乐和雅虎。其中自由宽带公司是索罗斯的第一大仓位,持仓占比达13.48%。

索罗斯在2016年第二季度购买了约890万股自由宽带公司,购买价格在55美元到60美元之间,近两年来索罗斯以约80美元的价格减持了18%的股份。目前股价为81美元,索罗斯浮盈25%左右。

自由媒体集团企业旗下有诸多控股公司,包括自由宽带公司、自由全球和天狼星卫星广播公司。其中巴菲特在今年第三季度买了9亿美元的天狼星卫星广播公司的股票。

自由媒体集团本身也是一个控股公司,持有Charter Communications(CHTR.US)26%股权及TruePosition 100%股权。Charter Communications提供基于Wi-Fi的定位平台,用以提供定位技术和智能定位解决方案。TruePosition提供基于订阅的视频服务,包括视频点播,高清电视,数字录像机和数字机顶盒服务(即有线电视服务)。

在金融股方面,索罗斯在第三季度减持了约60%的金融股仓位。

20年前做空香港大亏

而此前,一提到索罗斯和香港,大家第一反应就是1998年,索罗斯做空香港,最后大亏的故事。

这是索罗斯五次大的“做空战”之一,此前包括美元、日元、英镑、东南亚,索罗斯狙击各国货币,所到国家对他都恨之入骨。然而唯独在中国香港做空失败。

1992年,索罗斯首次出手狙击英镑,击垮英格兰银行,拿下第一滴血。旗下量子基金名声大振,索罗斯净赚10亿美元。

1994年,成功狙击墨西哥比索,使整个墨西哥金融体系倒退5年。

1997年,量子基金最风光的一年,在东南亚各国沉浸在资本盛宴中时,索罗斯在瞬息之间攻陷泰国,仅当天泰铢兑美元汇率就暴挫逾17%,外汇及其他金融市场也随之陷入混乱。随后索罗斯转头攻击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缅甸、马来西亚等与泰国经济连带较深的国家,同样屡战屡胜。外界推测这一战,索罗斯净赚一百多亿美元。

时间进入到1997年香港回归,索罗斯视为一个绝佳的暴利机会。10月,索罗斯大军第一次攻击香港,疯狂抛售400亿港币,香港银行拆借利率飙升300%,恒生指数从13000高位迅速跌到9000多点,港市汇率开始受到冲击。

虽然,当时香港早就想到了防范索罗斯做空港币的方法,只要索罗斯向香港银行借入港币,立刻提高银行间拆借利率,也就是提高了索罗斯的借钱成本,但银行利率提高打压了股市。

索罗斯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借入港币时偷偷做空恒生指数重复操作几次之后,香港持续失血,恒生指数已经从17000一路跌到1998年的6000多点,索罗斯也已经蓄够力了。

1998年1月和5月,港币三次遭到大量投机性的抛售,港币汇率受到冲击,恒生指数和期货市场指数下泻4000多点,市场极度恐慌。西方舆论戏称,香港已经成为国际投机家的提款机。

1998年的8月,索罗斯调集国际炒家开始砸盘做空,索罗斯在《华尔街日报》上公然叫嚣:“港府必败”!

而港府马上进入股市扫货,先锋部队200亿港币委托10家经济运行平稳吃进国际炒家的空盘。

索罗斯当然清楚香港背后中央政府的实力, 此时的朱镕基已经成功带领中国经济实现转型,中央政府的弹药库储备充足,足以应对这场世纪之战。然而,中央政府是会强势出手还是隐忍不发?索罗斯将宝押给了后者。原因很简单,港府一直奉行的是“不干预市场”,就因为这样使香港成为世界自由贸易港的重要原因之一,政府大规模干预资本市场尚无先例,况且还会严重影响香港自由市场的信誉。

然而,国际炒家没想到,香港背后的中央政府会强势出手,给予了香港全国外汇储备的支配权。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向海内外郑重承诺:“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

时间来到1998年8月28日,恒指期货的结算日。这是索罗斯做空恒生指数的最后机会,之前购买的大量看跌期货能不能赚,就看这一波了。

上午10时,决战打响。港府与做空集团立刻在“汇丰控股”与“香港电讯”上展开激战。炒家的抛盘气势汹汹、排山倒海,政府军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个不剩,全盘买入。开市仅5分钟,成交额即高达30亿港元!

中午12时午市收市前,战斗又趋激烈,“长江实业”、“中国电讯”等多个蓝筹股被炒家疯狂抛售,滔滔股海,港府狂澜力挽。午市收市时成交额报409亿港元。下午开市,战况更趋严峻。炒家的抛盘滚滚而来,港府几乎是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外汇储备,全盘吃下,全线死守,平均每分钟就有价值3.5亿元的股票易手。

下午四时整,恒生指数终于在7829点定格!

惊心动魄的四个小时之后,全天交易额达到了香港股市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790亿港元!恒指期货最终以7851点结算。在上溯总共10个交易日中,香港特区政府约动用相当于1200亿港元的外汇储备,将恒生指数上拉1169点。

香港特区财政司司长曾荫权随即宣布:在打击国际炒家、保卫香港股市和港币的战斗中,香港政府已经获胜。

索罗斯栽在了香港,据说亏损10亿美元,其他成员日子也不好过,而这次,香港净赚100多亿美元。

之后不久,在世界银行年会,朱镕基、索罗斯同时受邀参会,朱镕基当场对索罗斯表示:“中国将坚持人民币不贬值的立场,承担稳定亚洲金融环境的历史责任!”

(本文综合自券商中国、中国基金报、香港经济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