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爱到让你窒息

最近利好的政策是一出又一出,应接不暇,之前坐冷板凳的民企感受到了强烈的爱的呵护。

前几天易纲接受采访时表示:前期一些政策制定考虑不周、缺乏协调、执行偏离,强监管政策效应叠加,导致了一定的信用紧缩,加大了民营企业融资困难。

11月8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提出了极具“必须自愿”性指导意味的“一二五”目标。这一目标具体来说就是在未来新增银行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银行不低于2/3,另外要争取在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一时间,换了一幅光景,民企还没习惯央妈这种突然的关心。

但银行股却是一头往下扎了下去。11月9日银行股开盘全线杀跌,平安银行、宁波银行、上海银行和招商银行截至午盘纷纷跌超4%。

1

今年是经济最困难的一年。

股市也跌跌不休,由于减持新规,这两年民营企业家无股不押,至于套现后的钱拿去干什么,没人知道,反正现在是跌出了股东质押危机,甚至影响到了民企的流动性。

于是,央妈三番两次降准,但是宽货币总是传导不到信用,居民和企业家对经济前景预期不佳,风险偏好低,宁愿持有流动性最好的货币,也不愿投资和消费。即使在极低的利率水平,也不愿意借贷,货币政策阻塞,形成了流动性陷阱。

这就像一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牛拉到河边,然而牛不想喝水。它其实深刻揭示了当前央行进退维谷的尴尬困境:很多事情早已超出了央行的能力范围,但他仍像一个救火队员一样扑向了火场。义无反顾也罢,被逼无奈也罢,当前时刻的央行,更像一个悲情英雄,而不是我们想当然认为的超人。

后来,这个人绞尽脑汁想到了个办法,要不把水往牛嘴里灌吧。

池塘塘主看了后发现太暴力了,可能会浪费自己的水,干脆把自己持有的池塘的股份卖了。

一方面,中小企业在我国经济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我国中小企业具有“五六七八九”的典型特征,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是国民经济发展、扩大就业、改善民生的重要支柱。

但另一方面,中小企业规模小、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行业分散以及担保不足等固有问题,与银行对客户的要求相差较远。我国的金融市场化改革又比较滞后,审批程序复杂且耗时久,银行出于自身风控和收益,一般是选择把中小企业拒之门外,中小企业只能通过民间借贷等高融资成本方式获取资金。

而且,中国中小企业的生命周期短,中国每年约有100万家企业倒闭,平均每分钟就有2家企业倒闭。8000多万中小企业,平均生命周期只有2.9年,存活5年以上的不到7%,10年以上的不到2%,换言之,中国超过98%的中小企业成立十年内都会走向死亡。

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小企业融资困境其实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所以,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一直是一个长期性的世界难题。

而当经济有点困难时,政策就必须得呵护关爱一下中小企业。

单看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会议内容,解决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难题的会议精神从年初3月贯彻到年尾11月:

3月28日,国常会决定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推动缓解小微企业和“三农”等融资难题;

4月25日,国常会提出“部署银行普惠金融服务实施监管考核,确保今年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降”;

6月20日,国常会部署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持续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

时隔两个月,8月22日国常会上,会议提出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政策落地已经见效;

可是再过两个月,10月22日国常会上,会议决定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以市场化方式帮助缓解企业融资难。

每一次经济会议,都得喊几句支持中小企业融资,喊得多了,大家也就习惯了。

但是这次郭树清主席的“一二五”喊话,是针对11月1日民营企业座谈会讲话内容而提出的政策措施,还是多了些分量的。虽然现在还没有细则,不过我想迟早会有配套要求出来的。

只是不确定性就转移到银行端了,如果银行对民营企业贷款有兴趣,也不会出现这种强制性措施。

但,强扭的瓜不甜。

2

1976年十年动乱结束,中国几乎没有现代意义的银行系统和金融机构,随后陆续成立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行,迈出了专业银行体系建设步伐,之后更多银行成立。但是由于政府贷款失利,经济通货膨胀,以及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中国银行业不良高企,基本属于技术破产。

经过两次剥离坏账,直到2004-2005年后,四大行先后在香港上市,中国银行才完成了商业化改革。之后中国的银行业的高级管理者与国际银行家接轨,也拥有了复杂和国际化的银行监管机构,中国商业银行业体系的政策性色彩逐渐褪去。

但是,留给中国商业银行的时间并不多,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经济快速下行,四万亿“duang”一声从天而降。

民企感受到了银行热烈的爱。以前连银行的门都迈不进去,现在是银行员工三顾茅庐,求着企业家贷款,有些企业家禁不住,拿了贷款扩大规模。但是到了2011年,四万亿计划退潮,当年的贷款被收回,不再续贷,企业爆发了流动性危机。

那段时间,很多企业忽然一夜猝死,倒在了盲目扩张的路上,多家民营企业走上了“借贷-投资-扩张-资金链中断-跑路”的绝路。

有人怒斥:“银行钱多了就来动员企业贷款,钱少了就收回,根本不管企业死活。银行是完成任务了,却把企业搞死了!劝你上到三楼,它却把梯子抽掉了。”

典型例子就是温州金融危机。

温州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从2004年的13.21%下降到2008年的2.49% ,2011年6月更是降到 0.38% 。

但从 2011 年下半年开始,“温州模式”在经历了30年的辉煌之后,一夜寒冬。温州经济发展放缓,企业破产增加,房地产泡沫破灭……银行业不良贷款额和不良贷款率迅速增长。

温州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面旗帜,以中小微企业为主,面朝大海的地理位置使得大量企业从事外贸服务活动。

2008 年金融危机发生以后,国家为刺激经济,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投放4万亿鼓励企业扩大生产,拉动内需。

许多温州企业便抓住机会,从金融机构或民间借取大量资金用于扩大再生产,甚至很多温州人将资金投入房地产,一些客户经理为完成考核任务,在明知道贷款资金被企业挪用到外地企业,用于投资房地产、矿产的情况下,仍然引导企业办理担保贷款或抵押贷款。同时,大量担保公司开始出现,温州民间借贷互保盘根错节,铁索连舟。

伴随着2010年货币政策收紧,一些企业爆发流动性危机,商品滞销,资产价格缩水,银行坏账不断增加,民间互保和民间借贷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温州金融危机爆发。

强扭的瓜何止不甜,还可能有毒。

3

矫枉必须过正是优良传统。因为前期一些政策制定考虑不周,导致了一定的信用紧缩,加大了民营企业融资困难,现在拨乱反正,正过头了。

其实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不是钱的问题。

现在银行救了中小企业,未来谁来救银行?

再将银行坏账剥离给不良资产管理公司,不良资产管理公司再把坏账剥离到财政部共管基金?

反正二级市场已经做出了投票。

第三季度银行板块股价很坚挺,我们可以看一下基金2018年第三季度的持股情况,具体持仓前20名可以见下表,可见,机构资金3季度大手笔增持了招行、农行、兴业。

其实从三季报的报告来看,银行的业绩表现还是很不错的。剔除掉刚上市的长沙银行和郑州银行,A股现在一共有26家上市银行。

2018 年前三季度,A股上市银行营收同比增长7.97%,上半年增长6.29%,而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6.91%,上半年增长 6.49%,可以看到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增速都是有提速的,有部分的业绩改善,报表业绩表现还是挺好的。

另外上市银行的不良率稳中有降,Q3上市银行不良率环比下降1bp,从2017年Q4算起已经连续下降了5bp,资产质量是在不断优化的,虽然宏观经济下行的压力将会会传导到未来的不良上。

也就是说可能市场在第三季度时已经发现了银行的配置价值,尤其银行在PB估值很低,尤其是二季度报表表现良好的情况下。但是这次政策大家理解起来就是对于整个银行行业都有不好的影响。一旦资金出逃,之前表现最好、资金仓位高的招行和农行反而是领跌。

4

小结

或许,长期投资者要思考一个问题:上市银行是商业银行还是政策性银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