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买不起厕纸,贾跃亭的锅?

《阿甘正传》里有一句话,“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味道。”

可事实是,每一块对于FF的未来来说都不会是甜的,因为从当前的形式来看,FF的明天依旧比昨天更惨。

最近,恒大法拉第北京公司员工向记者倾吐苦水:“公司厕所用纸已经停供两个星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一个公司买不起卫生纸,这恐怕全球创业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先例。

时间线再往前推,FF目前所遇到的窘迫并不是空穴来风。

10月25日,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发布FF对恒大健康的紧急救济申请结果,驳回贾跃亭在10月3日提交的“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的诉求。

尽管这份仲裁给了贾跃亭“仲裁员同意SmartKing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后估值,时颖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并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但事实上,无论是股权融资还是资产融资,FF仍受制于大股东恒大。

由此,结果一出,FF迎来资本寒冬。

10月25以后,在30日的前后,FF先后遭遇了全员降薪,高层离职,财务状况深陷泥潭,融资疑云重重。

由蜜月期到离婚官司,FF走到这一步,究竟是谁的锅?

贾跃亭的“锅”?

2017年7月贾跃亭卸任乐视网董事长远走美国,嗖地一声开起一辆名为“FF”的梦想之车。

在外界的说法中,FF汽车是他最后翻身的希望。

话说,从2013年贾跃亭提出造车设想到2014年正式在美国成立FF公司,这段期间他已经陆续投入到了100多亿人民币去支持其造车计划。

截至目前,FF已获得专利超过380件。历时四年研发的FF91多项技术指标达到世界顶尖水平。比如,百公里加速时间为2.39秒,最高续航里程700公里。

从FF的产品公开的资料上来看,FF91的性能的确是是超越了特斯拉,有望争夺“世界上最好的电动汽车”席位。

不过,在身背一屁股乐视债务贾跃亭的带领下,FF一路走来并不顺利。

前期,由于贾跃亭的“债务危机”,FF资金告罄、拖欠供应链款项等问题相继爆出,贾跃亭开始在境外及香港地区频繁约见投资人。

不过,由于贾跃亭的“信用问题”和孙宏斌的“前车之鉴”,FF融资并不简单。

但奈何贾跃亭口才太好和梦想太伟大,恒大情不自禁地入了FF造车的场。

6月25日,恒大旗下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出资67.5亿港元收购时颖集团全部股份,持有新成立的FF全资母公司SmartKing45%股份,为第一大股东,以及通过“FF”掌握了广州这601亩制造业用地。

不过,在地产圈混的风生水起的许家印可不是好糊弄的。

投资就投资吧,还塞了一份“对赌协议”。若2019年一季度无法量产,恒大不仅有大部分股份,还会有FF的决策权,而贾跃亭将失去对FF的控制。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呀。

这份对赌协议不仅决定了FF汽车所有权的命运,也决定了贾跃亭能否翻身的命运。

几分钟后,FF发布官微称完成20亿美元首轮融资,贾跃亭出任首席执行官。这笔救命钱,将FF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获得一个“死缓”的判决。

但由于,年底量产本身就悬念重重加上资金开始紧张,为保证自己对FF的控制权,在经历了三个多月的“蜜月期”后,贾跃亭兵行险棋,毫无犹豫和金主恒大撕破脸皮。

10月3日,贾跃亭一纸诉状,以恒大方时颖未及时支付投资款为由,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要求剥夺时颖公司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解除所有协议,同时申请了紧急救济。

10月25日,历时20多天的仲裁,双方都发表公告表示自己“赢了”。

仲裁员同意FF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恒大投后估值,恒大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并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嗯,双赢!

也正是因为这个事件,至此双方纠纷全面升级。

11月7日晚,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对贾跃亭的违约行为提出全面反诉,同时在开曼群岛大法院和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向贾跃亭提起诉讼。

公告透露,贾跃亭强行赶走恒大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恒大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恒大无法知悉FF的财务状况,要求法院命令合资公司提供所有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

随后,FF公开回应:一直以来恒大对FF的财务状态和资金规划了如指掌,这与恒大健康在公告中提到的“恒大无法知悉FF财务状况”的说法完全南辕北辙。而且恒大违约在先,赶走出纳在后。

有趣的是,这个出纳不知道是不是此前提到管钱严到买不起厕所纸那位恒大调来的女性负责人,毕竟“没有她的允许一分钱也调不出来”。

由于和金主恒大闹矛盾,FF现在正面临财务困难。

据外媒报道,FF在美国公众集资平台GoFundMe上发起了名为“FF生产团队家庭资助众筹项目,希望在两周内筹得5万美元,以维持团队成员及家庭未来两个月的生活。截至发稿时,该众筹项目已用时6天,共筹得18,652美元。

此外,10月30日之后,FF两位外籍联合创始人先后离职,表示对公司前景极其悲观。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从腾挪资本掏空上市公司到拖欠供应商款项不还,从违背承诺将减持套现资金挪为己用,到先后8次进入老赖名单,到融资后两次反咬金主一口······

贾跃亭本身对FF来说,就是一个“负资产”。

恒大的“坑”?

贾跃亭拿整个FF汽车殊死与恒大一搏,究其原因FF是他东山再起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而恒大全面反击贾跃亭,为的又是什么呢?

表面上来看,恒大与贾跃亭的撕裂,这件事并不复杂。

恒大在商言商,看到了法拉第汽车本身的价值,也意识到贾跃亭本身的不确定因素。所以在以“白衣骑士”面目出现的同时,为这笔交易设定了极其严格的限制:如果年底完不成量产,贾跃亭将失去控制权。

随着贾跃亭和恒大双方矛盾愈演愈烈,争夺FF的细节也渐渐披露出来。

有人说,这是恒大给贾跃亭挖的坑,恒大一开始想要的就是FF汽车未来的控制权。

在这里,就不得不提到融资一开始的那份对赌协议了。

协议约定,2018年5月,恒大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剩余12亿美元依照投资协议将在2019年支付6亿、2020年支付6亿。

2018年7月某日,双方签署补充修订协议,并同意在原约定付款日期2018年8月1日之前,恒大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提前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恒大称该金额系7亿美金)。

等到约定付款日来临,恒大以FF未达成补充修订协议中的付款要求为由,拒绝付款。FF则辩解称已经满足恒大的付款要求。

于是,在FF91有望实现量产交付的关键当口,FF被恒大断了粮,贾跃亭急了便和恒大撕破脸皮。

对于该起仲裁,FF在其官方推特和微信账号中的叙述是:“FF要求解除与恒大的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这是最基本,最常识性的公平问题——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

显然,这里的“意图”,指的是恒大控制FF的意图。

而对于整个事件,一位参与融资过程的FF高管表示到,“恒大给我们挖了一个坑”,他的想法跟上面FF官宣如出一辙。

利益的双方总是对立的,对于恒大来说,它也可以表示:按协议走的,不达要求不付款。

不过,对于恒大而言,FF是其进入新能源汽车、高科技产业领域布局中落下的关键一子。

今年年初,许家印在内部会议上表示在已见天花板的房地产主业之外,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实现多元化转型,宣布计划未来十年斥资1000亿进军高科技。

况且,目前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保有量均位列世界第一,还是全球新能源汽车最大市场。

再加上,新能源目前是国家政策倾斜的行业,进军新能源对恒大来说是无往而不利的好事。

比如说, FF推进国内布局的第一个大动作,是拿下广州市南沙区的一块601亩的制造业用地,即如今的南沙工厂。

于是,FF汽车未来的控制权对恒大来说,的确很重要。但坑不坑的很难说,毕竟在成人的世界,愿赌还是要服输的。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