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说谎?盘点贾跃亭与恒大对簿公堂的三大疑点

作者:王茜 

来源:新浪法问

香港距离开曼群岛约1.4万公里,相当于香港到北京直线距离的7倍。即使是如此遥远的路程,现在放在贾跃亭与许家印之间,恐怕也不足以连接上彼此。

继贾跃亭在香港就法拉第未来(简称“FF”)投资纠纷对恒大提起仲裁后,恒大近日又对贾跃亭提出仲裁全面反诉,同时在开曼群岛大法院提起诉讼。

从相谈甚欢的合作伙伴变成对簿公堂的敌人,贾跃亭与许家印只用了数月,却牵出了多重“罗生门”,即使是涉及诉讼与仲裁的信息也是大相径庭,至今外界难辨是非。

新浪法问盘点了对案件走向最为关键的三大疑点如下:

疑点1:是恒大欠款还是贾跃亭不满足支付条件?

恒大健康公告是这样描述仲裁事由的:“2018年7月,原股东提出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时颖为了最大限度支持SmartKing的发展,与SmartKing及原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原股东利用其在Smart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King,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1)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2)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FF则恰恰相反:“投资方恒大单方面对于与FF母公司早前所签订的投资合约条款出现多条违约,期间经过多次友好交涉和严正敦促,恒大依然在没有合法依据的情况下拒绝履约,尤其是未能按时履行对FF的相关财务承诺。

……虽然FF和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先生已经如期完成了2018年7月投资方提出签署的三方协议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除了首笔8亿美元投资之外,恒大未能兑现向FF支付任何额外资金的承诺,反而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在这期间,恒大也阻止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

疑点2:紧急救济仲裁究竟是恒大还是贾跃亭胜诉?


针对紧急救济仲裁结果,恒大健康首先发布公告,“仲裁员驳回SmartKing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于较早驳回SmartKing突然提出的解除SeasonSmart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

作为临时救助措施,为支持SmartKing的业务发展和保护股东的共同权益,仲裁员同意SmartKing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后估值,时颖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并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FF则表示,自身“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交的针对恒大健康的紧急救济申请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

FF随后还强调,仲裁庭驳回了恒大以FF没有履行协议中的义务为由拒绝支付融资款(即本该今年提前支付的5亿美元)的提法。同时,FF解除恒大资产抵押权和融资同意权的申请被驳回的说法与事实不符,这两项申请将在另一仲裁中裁定。

此外,针对仲裁费的支付双方也是唇枪舌战。FF称,仲裁方裁决恒大支付本次紧急救济仲裁相关法律费用,是恒大败诉的证据。恒大对此坚决给予否定,称仲裁费是在FF濒临破产的前提下由恒大支付,而不是赔FF。

疑点3:贾跃亭是否赶走了恒大出纳拒交财务文件?

恒大在有关全面反诉的公告中表示,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即FF母公司SmartKingLtd.)强行赶走时颖公司(恒大全资子公司、SmartKingLtd.的唯一大股东)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时颖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

按照股东协议,时颖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合资公司委派出纳员,同时约定如果出纳员七天不签字即视为同意付款。同时,因合资公司拒绝提供财务数据及相关文件,时颖委任的合资公司的董事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法院命令合资公司提供所有财务数据及相关文件。

而FF反驳称,恒大事实上对FF的财务状态和资金规划自始至终是了如指掌的,始终可以通过相关渠道了解FF财务状态,包括FF财务部门于2018年11月6日向包括两位恒大派驻董事在内的FF董事会汇报了财务状况、PwC在审计过程当中持续提供的正常财务报告等。

FF称,10月初在FF对恒大健康提起仲裁之后,基于内部财务管理流程,FF正式停止了该出纳员以及恒大相关财务审查人员对FF财务信息的访问权和相关工作,“这恰恰是恒大单方面违约所导致的”。

紧急仲裁是针对争议的初始阶段仲裁当事人的紧急救济需要。根据双方确认的消息,贾跃亭与恒大之间的最终仲裁结果还需等待6-18个月。

在这场胶着苦战中,无论是濒临破产边缘的FF,还是急于开拓产业版图的恒大,都没有明显优势。在完全相左的两方“证词”下,法庭的最终裁定或许将被写入商战典籍。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