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现在的情况不太正常,我只能提醒大家谨慎

吴敬琏:现在的情况不太正常,我只能提醒大家谨慎
作者:吴敬琏

导读:在实体经济疲弱时,不能用货币政策,而要用财政政策,因为发多少货币都不会到实体经济中去。美国次贷危机之后用的其实是一种变相的财政政策,比如大量注资通用,快速重组,改善经营状况,最后退出时还盈利了。救市的同时还去了杠杆,值得我们好好研究,不要单单用信贷一个工具。

本文为,2015年4月16日,经济学家吴敬琏与金融客的对话,内容涉及当下的多个热点经济问题。

问:您如何看待现在实体经济疲弱、股市猛涨的状况?

吴敬琏:在农村,农忙的时候大家没空都埋头干活,农闲的时候大家有空就赌博。(小编当时就笑场了)加尔布雷斯有一本书讲美国的股市(注:《1929年大崩盘》),他说美国人健忘,25年就忘了。现在看来,中国人更健忘。

现在的情况不太正常,如果继续放钱,问题会更严重。但现在市场是一片狂热,我说什么估计也没用。泡沫迟早是要破的,但什么时候破没有人知道,美国那次大危机之前就有7年的繁荣,很多人觉得这个时候如果袖手旁观会错过发财的良机。

所以,我只能提醒大家谨慎。

美国人现在还怕股市要出事儿,但美国现在的经济情况确实好。咱们的经济这么差……听说现在大量进入股市的都是没有交易经验、缺乏理性、没有风险承受能力的新投资者,如果用自己的钱还好,但如果是借钱还加杠杆,就很危险。

我曾推荐辜朝明的书(注:《大衰退》),他说,在实体经济疲弱时,不能用货币政策,而要用财政政策,因为,发多少货币都不会到实体经济中去。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要现金为王,一定要容易变现的,而不是投到实业里。美国次贷危机之后用的其实是一种变相的财政政策,比如大量注资通用,快速重组,改善经营状况,最后退出时还盈利了。救市的同时还去了杠杆,值得我们好好研究,不要单单用信贷一个工具。这个问题吴晓灵也说过好几次。

问:上证50和中证500期指上市,会对股市发展产生什么影响?

吴敬琏:这要看做股指期货的人是否按照市场规律行事,如果按照市场规律来,涨了这么多就会有很多人做空,那么,股市的热度就可以降下来。如果他们也是揣摩政府的意思,那就会也跟着做多。股指期货如果也不理性的话,是会放大波幅的。期货本来是让大家发现价值,但衍生工具弄得不好反而会扩大市场风险。这也许可以说是市场经济的悲哀。

问:您怎么看现在也很火的新三板?

吴敬琏:那地方更危险。新三板是OTC交易,这本来应该是证券市场的基础,先有柜台交易,再有证券交易所的交易,但我们是倒过来了。这个应该是专业投资者的市场。

问:存款保险制度已经出台,利率市场化如箭在弦,民营银行、非银金融的放开、注册制的实施,关于这些金融方面的改革,魏杰教授最近有个观点,说这会对中国经济产生想象不到的影响,任何行政干预都将逐渐丧失作用,您觉得是这样吗?

吴敬琏:这个方向就是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这些是可以做到的,但还有一些问题。市场起作用的同时,如果政府的行政命令也起作用,那会很混乱。

问:最近政策开始给房地产交易松绑,您怎么看住房消费对中国经济的刺激作用?

吴敬琏:很多人都以为住房是刚需,我说过很多次,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需求,人们想要住房是欲望,并不等于需求。最近政策的目的还是要保增长。这就是变戏法,往里头投钱,乘数效应,带动其他的投资和消费,就转起来了。但只要有一部分人感觉到了危险,就玩不转了。

问:您如何看眼下的全民创业、万众创新?这是否有助于中国经济的转型?
  
吴敬琏:转型是要靠创新,但不能用老办法,让政府拿着钱,划一个圈说要支持哪些产业哪些企业,然后直接往里投。现在政府都很有钱,如果他们支持行业里的几家企业,其他的小企业就很难了。政府支持的产业问题也很大,看看光伏行业就可以了。真正有活力有创新的,往往是政府忽略的行业。支持创业应该有更有效的办法。中欧有一个帮助创业的项目,清华的X-lab听说也扶持了几个很有希望的企业。政府还是要想办法完善市场,要有一套创新的体制。

(吴敬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著名经济学家。文章转自“金融客平台”,略有调整,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