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汽车疯狂史

作者:张津京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现在,他是否后悔?

贾跃亭又上热搜了。

在拉斯维加斯发布“量产型”FF91电动超跑一年零10个月后,贾老板和他的FF91用一种与投资人决裂的方式回归公众的视野,这让很多人对他的造车之路又平添了几分怀疑。

一直以来,贾跃亭被网友封为“PPT造车之王”。对此,他在微博上不厌其烦地重申,自己造车是认真的。

但这种重申显然无法堵住众人的嘴巴,舆论对于他的质疑依旧铺天盖地。

特斯拉勾起的造车梦

贾跃亭真正想造车,源自2013年。

那一年,他在洛杉矶亲眼目睹了特斯拉的发布会,看到马斯克像布道的先知一样,享受着全场海啸般的膜拜时,他第一次浮起了造车的心思。

在乐视内部讨论会上,他指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对董事会成员说:“这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儿啊。”

为了这件伟大的事,贾跃亭在乐视内部秘密组建了一个5人汽车小组。“所有人都不清楚,在正式发布乐视汽车计划之前一年,我们已经对汽车产业进行了详细的调研。”

就在贾跃亭蛰伏美国,筹备造车期间,乐视连续爆出负面消息。眼瞅着股价不断下跌,他不得不赶回国内灭火。

2014年6月,马斯克放开特斯拉的专利,给贾跃亭送上一份大礼。

借着这股东风,贾跃亭当年底在PPT的衬托下,发布了超级造车“SEE计划”。

这则消息给低迷中的乐视股价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而看起来很美的乐视超级汽车,也成为托起乐视网股价最核心的资产。

“严格说乐视超级汽车‘SEE计划’并不是PPT造车,那个期间我整整在美国呆了4个月,从战略方向到策略组织以及全部体系都搭建完成了。”

接下来的2014年年底至2015年上半年,贾跃亭和乐视如同开了挂一样。

伴随着A股的一轮杠杆疯牛行情,乐视网市值一度高达1526亿元,比当时的“宇宙第一房企”万科还多出近100亿。

不断飙升的市值,让贾跃亭的造车梦陷入疯狂。但把乐视网的资金腾挪给造车用,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操作,也给一年后的资金链危机埋下了隐患。

大干快上

没钱?融!没人?挖!没技术?买!

2014年4月,贾跃亭与合伙人在美国成立法拉第未来(FF)。从那时起,他就活在了镁光灯下。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5年,贾跃亭为乐视造车开的发布会就超过20场。在这期间,他用一场接一场只有PPT的发布会,宣告着自己跨界制造汽车,从而完成乐视闭环的野心。

几乎每一个重大节点,他都会召开发布会:挖来上汽通用总经理丁磊掌舵乐视汽车要开,与英国豪车品牌阿斯顿马丁决定合作要开,成立乐视汽车要开,甚至乐视超级汽车工厂在浙江德清落户也要开……

在一场接一场的发布会中,乐视网的股价也一飞冲天。2015年5月12日,随着与阿斯顿马丁的合作逐步落实,其股价更是冲上179.03的历史最高点。

不断攀升的股价,给贾跃亭提供了充足的弹药,使得他可以通过质押或抛售股票来给自己钟情的造车梦提供现金。

有了这些钱,贾跃亭开始了造车路上的关键三部曲。

第一步,投资Atieva美国电动汽车公司,现已更名为Lucid Motors),完成造车技术储备;

第二步,控股法拉第未来(FF),打造全球造车中枢;

第三步,成立乐视汽车,探索与乐视业务关联闭环,进军中国市场。

在这个基础上,他做出了一系列举动,包括乐视入主易到、收购充电桩厂商、与阿斯顿马丁共同设厂、发布两款概念车(LeSee、LeSee Pro)等等。

在贾跃亭的汽车帝国中,包括高、中、低端电动汽车生产制造、分时租赁、汽车电商、充电桩生产、充电桩运营和互联网出行平台等众多业务板块。

与此同时,他还挖来搜狐汽车事业部总经理何毅、英菲尼迪中国及亚太区总经理吕征宇、广汽丰田副总经理高景深等人,充实乐视汽车的团队,在人才储备上做好一切准备。

一切就绪,就等东风吹拂了。

ALL IN一切

尽管大多数时间,贾跃亭给外界的印象是,密集的发布会、空洞的口号和只见PPT不见样车,以致越来越多人质疑,他造车的目的是炒作乐视网股价。

但贾跃亭却声称自己对造车近乎全身心投入,甚至不惜用“All IN”来表露决心。

在ALL IN的过程中,钱的问题最让贾跃亭操心。

2015年5月,乐视网股价进入最后疯狂时,贾跃亭减持套现近百亿。但这笔钱,被他借给了乐视汽车公司,借款期限不低于60个月,同时免收利息。

2016年9月,在贾跃亭不知疲倦的奔走中,乐视汽车完成了首轮融资,包括联想控股在内的投资人给贾跃亭的造车梦注入了10亿美元资金。

不仅如此,贾跃亭还将几乎全部身家抵押出去,投入到自己的造车梦中。同时投进去的,还有他陆续从乐视电视、乐视网、乐视手机等几大优良资产中抽出的现金。

按照贾跃亭的说法,两年中有150亿甚至200亿资金被押注到这场“超级梦想”。

就这贾跃亭还觉得不够,用他的话说,至少还需要100亿才能初步实现量产,“而要完成已经做好的整个计划,恐怕要500—600亿的资金。

在美国造车

在贾跃亭不计成本的投入下,法拉第未来(FF)和乐视汽车在短时间内迅速膨胀,尤其是作为贾跃亭造车主体的FF,更是在不到一年内雇佣了超过2000人的资深团队,其中就包括特斯拉的一位副总裁。

在投资Atieva获得整车专利与上市许可后,贾跃亭第一时间在加州组建了FF研发总部。那里成了贾跃亭造车梦的枢纽。

基于对特斯拉的技术解构和下一代电动汽车的预判,FF从2015年开始,对电动轿车的核心技术展开了研发。

逆变器是FF的一大技术突破。逆变器是电池和电动机之间的桥梁,电池包的电力需要通过逆变器进行处理,才能带来动力。

FF的创新在于独立设计了逆变器中的控制器和电路板,使得汽车能够在更小的密度中处理更大的能量,提高幅度在20%以上。该技术为FF赢得了一项专利。

另一个突破技术是电池冷却技术。FF与LG合作,利用FF独特的冷却技术生产芯电池,大大提高了电池包的耐久性。

2016年,FF发布了第一款概念车FFZERO1。在这款车中,FF使用了VPA底盘平台,该平台不但可以灵活加减电池组,满足不同车型的需要,还内嵌互联网架构,为自动驾驶提供了基础,被贾跃亭视为最关键的技术。

为了打造这款概念车,贾跃亭烧掉了一大笔钱。虽然很多测试是电脑仿真完成的,但实车测试和各种强度试验也是不能缺少的。

据接近贾跃亭的人士透露:“光300多个供应商为FF零件开模单收的费用,就超过2亿美金,还不包括组装好被各种方式撞毁的10几辆测试车。”

作为后来者,贾跃亭在供应链上并没有优势。而FF使用了太多的新技术,贾跃亭为了保证供应链的稳定,不得不答应上游厂商一些额外的要求,例如负责生产线升级的费用等。

即便如此,他还是在2016年12月,完成了与308家核心供应链厂商的签约和技术准备,从而让即将推出的FF91进入可生产模式。

危机来临

贾跃亭曾在乐视汽车的决策会上,豪迈地表态:“造车是足够伟大的一件事,汽车业务即使把我们拖垮了,我们也要做。“

为了撑起这个雄伟的梦想,贾跃亭几乎抽干了乐视的“鲜血“。而这种近乎赌徒式的疯狂,最终在2016年末迎来了糟糕的剧本。

2016年9月份,乐视网股价在无利空消息的情况下,持续放量下跌。11月2日,单日跌幅更是高达7.49%。

同一天,一群人在乐视总部草坪上拉起了催款横幅。他们是乐视手机的供应商,据说其中有人的货款已经两个月没结算。

那个9月,是乐视网史上最黑暗的日子之一。一个月内,乐视体育因预付款未能及时支付,被威胁掐断转播信号,而乐视手机也因为欠款未支付被告上法庭。

重重打击下,乐视网股价在12月继续暴跌,12月6日更是大跌7.85%。如果股价继续下跌,贾跃亭及其家族为造车融资而质押的巨量股权可能被平仓。

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贾跃亭在一份给乐视员工的内部信中承认,“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陆续花掉100多亿的自有资金,直接导致我个人对公司的资金支持不足“。

一时间,贾跃亭的造车梦走到了悬崖边。

必须出现的FF91

面对焦虑的投资者,以及陷入资金链危机的乐视控股,贾跃亭很清楚,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尽快实现量产。

2016年底,贾跃亭在寒风刺骨中飞赴美国洛杉矶FF总部,去打一场不得不赢的战争。

不久后的2017年1月4日,他在拉斯维加斯如期发布了首款量产电动车“FF91”,在中文官网中,这辆汽车被描述为“新物种”。

在发布会现场,贾跃亭用过去几个月努力学习的英语做了一场鼓舞士气的演讲, “越大的磨难才是越好的锤炼,我愿意把我生命的全部交给我的梦想,Dream On and All In。”

对于刚刚发布的FF91,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自豪。他认为FF91百公里加速3秒以内,代表着对极限的追求,即便这一点对绝大多数人没太大意义。

针对外界对FF91是否是工程样车的质疑,他反驳道:“从产品定义到研发到工程都已经全部封闭,已经差不多可以进入生产阶段,从模具到零部件到各种各样元器件、定型都已经达到90%以上,这是量产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志。”

发布会很成功,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变化。36个小时后,FF在官方Twitter里披露的一份数据称:中美两国预约总量达到64124台。

但接下来,就没有然后了。

先是FF两位核心主管生产和市场的副总裁离职,接着是FF位于拉斯维加斯一块荒郊的主体工厂因为拖欠施工款被迫停工,再然后投入8亿美元的美国莫干山工厂嗷嗷待哺……

即便是长江商学院同学友情借出6亿美金,也是杯水车薪。根据贾跃亭自己的计算,FF91要保证量产,至少还需要80亿美金的投入。

面对巨大的资金窟窿,贾跃亭在2017年7月将乐视汽车从乐视控股中剥离出来,然后远走美国,扔下一地鸡毛的乐视帝国。

不能回头

在出走美国时,贾跃亭曾表示,“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并再次表露将专心制造FF91的决心。

然而,失去乐视网这个“造血机器”的贾跃亭,造车的日子过得并不开心。

2017年底,有媒体披露FF美国工厂内破败萧条,荒草丛生,整个公司只有一名员工打卡上班,厂内也无任何生产设备。

而美国媒体也撰文称,FF已无力支付雇员薪酬,供应商断货,公司陷入破产边缘。

一时间,关于贾跃亭要玩完的声音甚嚣尘上。就在他的造车梦眼看走到山穷水尽时,一个最不可能跟他有交集的地产大佬——许家印站了出来。

根据双方的协议约定:恒大将以股权收购的形式,分三年向贾跃亭提供20亿美金的投入,以帮助贾跃亭完成FF91的量产。

其中,首笔8亿美元投资已经在2018年5月支付,用于支持FF研发。而在此之前,另一位地产大佬也曾给贾跃亭投了150亿。

据说许老板很赏识贾跃亭,甚至授予其“1股10票”的投票权,让其拥有近90%的决策权。当然,那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贾跃亭必须在2019年初之前实现FF91量产。

有了恒大的投资,贾跃亭的造车进度开始提速。不到5个月时间,他就完成了FF汉福德工厂的翻新、修复工作,并购置了一批基础设备,正式获得汉福德市颁发的生产许可。

8月29日,FF91第一辆预生产版汽车下线,贾跃亭泪流满面地主持了下线仪式,宣布将于2019年向订户交付FF91。

然而,此后发生的一切却极具戏剧性。就在第一辆FF91下线后不久,车就突然起火了,而此时距离许老板给贾跃亭划下的量产红线只有不到3个月。

据媒体猜测,问题很可能出自电池和总控系统。一位通用汽车的高级工程师表示,FF作为电动车生厂商的“创新流程”并不能达到足够的安全标准,大量采用数字模型仿真计算而不是实体技术验证的FF91,出现这种核心零部件问题很正常。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让FF91达到量产标准,贾跃亭还需要继续烧钱。但恒大提供的第一笔8亿美元投资早已用光,弹尽粮绝的FF不得不拖欠供应商的货款。

走投无路的贾跃亭,利用单独协议提前向恒大索要第二笔投资,在遭到拒绝后,将恒大告上香港仲裁法庭。

10月7日,恒大健康的一纸公告,将此事大白天下,舆论一时哗然。

在贾跃亭看来,FF91就差“临门一脚”,自己已经押上一切,绝不愿意死在黎明之前。为此,即便背负骂名,他也要尽力一试。

但于许老板而言,他最不可接受的或许就是这种深深的背叛。

如今的贾跃亭,赌上了一切,还将家人和一大堆朋友、投资人拉下水,却眼瞅着FF91量产遥遥无期……此时此刻,他是否后悔当年目睹了特斯拉的发布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