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国的拐点与起点:输出货币,输出资本,输出牛市

2015,中国的拐点与起点:输出货币,输出资本,输出牛市
作者:格隆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A股轻松站上4000点;
B股全线涨停;
“交主权,不交定价权”,一直为外资主导的香江市场,格隆汇“港A股40”指数短短两周时间大涨51%
万里之外的太平洋彼岸,美国中概股集体疯涨

而事实上,正规军尚未出动!

思维高度决定你的人生高度。如果你只是把以上现象简单归结资金为寻找估值洼地而自发流动的金融现象,你可能是一个很优秀的金融分析师,你会取得“白领级”的成功,但你确定不会有封狼居胥的荣耀与收取关山五十州的功勋。

是的,以上现象,与估值无关,与资金流动无关,与金融理论无关

以上现象,与历史趋势有关,与国家意志有关,与中华帝国崛起的拐点与起点有关,与2015年中国开始刻意输出货币、输出资本、输出牛市有关

今天这个场景与公元前119年那场事关汉民族崛起至关重要的漠北战役无比相似:那是汉军在距离中原最远的战场进行的一次规模最大也最艰巨的战役。自此战后,彪悍傲慢的匈奴从此一蹶不振,而几乎整个亚洲(彼时欧洲能称得上国家的只有罗马,其他全是蒙昧的部落)都在竖耳倾听一个声音: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如果翻译成今天的白话文:但凡与我中华休戚相关的资产,哪怕远在星球的另一端,也必须体现和恢复其应有的内在价值与尊严

这就是环球“中华资产”大涨的真正奥秘!(当然,谁的估值更低,谁的价值会体现得更淋漓尽致一些!)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2134年前的镜像

格隆把镜头回放到2134年前(汉武帝元狩四年)的漠北之战——那是一场对汉民族崛起至关重要的战役。彼时汉朝已消灭了强敌匈奴的右部势力,基本崛起于亚洲,但东北方的匈奴左贤王和匈奴单于本部尚拥有相当实力,仍然是妨碍西汉王朝真正崛起的强大势力。

为彻底统一北方,扫清崛起之路上的障碍,雄才大略的汉武帝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

1政治上中央集权制度不断强化,以高效动员全社会力量;

2外交上从唯我独大,韬光养晦,转向积极作为,合纵连横

开始主动“拉群”,建“朋友圈”,派出彭吴联络貊,以阻止匈奴向东发展,派张骞通西域,与西域诸国建立友好关系,以切断匈奴右臂;

3军事上贯彻主动进攻的攻势战略思想,闲置韩安国、李广等虽英勇敢战但多年来消极防御战略思想根深蒂固的将领,果断提拔卫青、霍去病等,善于指挥骑兵集团在荒漠草原地区进行大规模主动机动作战的将领,同时大力建设骑兵部队,提高汉军在荒漠中行军作战的机动能力和攻击力;

4经济上实行整理币制、专卖盐铁、加重商税等措施,积累实力,秣兵厉马;

汉武帝元狩四年春,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统兵5万,远度重重沙漠,北上两千余里,“取食于敌”,一举歼灭匈奴9万余人,霍去病“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翰海(今贝加尔湖)”,成为汉人最高荣耀的象征。而匈奴从此一蹶不振,“漠南无王廷矣”!



漠北战役是汉民族在整个人类史上真正崛起的拐点与转折点,其本质是汉王朝与北方强邻匈奴争夺市场,争夺资源的角力。这场长途奔袭的主动出击战能取胜,是西汉王朝几十年经济发展、军事实力不断提高,尤其是骑兵部队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的结果;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在大政方针上审时度势,顺应历史形势,适时地改变前代单纯防御的战争策略,确立了新的攻势战略思想,一举夺回战争主动权,同时打通了到塔里木盆地及中亚的商路,匈奴控制的河西走廊也归属汉朝——一个名叫丝绸之路的贸易通道自此出现在中华历史上

从此,匈奴这个民族慢慢从历史上消失,而在从中原到中亚的“一带一路”之丝绸之路上,西汉的外交使节和商人往来络绎不绝,大汉朝过剩的产品“茶叶”、“丝绸”、“瓷器”等源源不断输出海外,中华民族则从此开始了近两千年傲视全球的泱泱大国地位

回到今天:输出什么?军队?还是资本?

首先看今天的中国与两千多年前的汉王朝时期有什么相同。至少如下核心要点是完全一致的:


1、经过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国家实力大幅提高,客观上有足够实力开始重新规划和调整自身的全球定位,并付诸实施;
2、社会的政治集权分权态势已经趋于清晰和稳定;
3、对内生产要素的利用已到极限:无论是人口红利、环境约束、资源价格,还是过剩的传统产能,都已成为必须解决的问题。走出去,开辟“丝绸之路”成为必须的选择;
3、全球资源争夺开始加剧,韬光养晦的空间越来越狭窄,外交、政经、军事上都要求主动作为;
4、还有最后一条:没人会主动让出一条“丝绸之路”让你通行。你想要的东西,必须自己主动出击去拿。军队用子弹拿不回的东西,也别指望外交家在谈判桌上用口舌拿回——这一条,与两千多年前没任何变化;

唯一与两千年前不同的是:今日之全球帝国的建立,不再是(至少不完全是)靠输出军队的杀伐来获得。

怎么办?

前天人民日报出版社隆重出版解读习近平总书记《“四个全面”学习读本》,也提出了这个问题:“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国向何处去?对于世界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变得远比100年前重要得多。在中国国内,1992年的市场化浪潮、1997年的香港回归、2001年的加入WTO2003年的抗击“非典”、2008年的奥运盛典,这一连串里程碑式的事件,刻画了一个历史悠久的大国迈向复兴的轨迹,也将那个不曾消失的疑问一次次推上前台:中国将走一条怎样的发展道路?

其实,《孙子兵法·谋攻篇》有明确的回答:“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简而言之,输出主动外交,输出军事软实力,输出资本。而资本输出为重中之重。

从经济学角度而言,任何一个经济体参与全球社会分工体系,都不外乎以下几个层次:

1、输出原材料与劳动力,这是最低层次的输出,绝大多数非洲与拉美国家都是这种类型;

2、输出产成品与服务,这是拥有一定资本与技术积累后的结果。东南亚、东欧等国属于这种类型;

3、输出高精尖技术、产品与服务,西欧、北欧、北美都属于这种类型;

4、最高层次的是过渡到输出资本。美国是典型代表。它靠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与资本输出,年复一年地在全球一茬一茬地割韭菜。日本一度做过类似尝试,但不断走下坡路的疲软经济令其功亏一篑;

之所以输出资本是一个经济体最高的分工形式,是因为资本是用来定价的。如果取得了定价权,再高精尖的产品或服务,都会在利润分割中乖乖交出利润的大头。

这如同进化,是一条非常艰辛的路,不是所有国家都能过渡到这个阶段的:没有雄厚的经济实力担保和背书,没有遍及全球的贸易交往与支付场景(这就是为什么腾讯财付通闹腾得再欢,也威胁不了支付宝一个道理——支付宝有淘宝这种天然支付场景。微信支付则没有——我们总不能天天发红包?),没有国内资本的相对过剩经济增速下来后,资本在国内体系已无法分享到需要的收益率水平,称为相对过剩,想输出资本几乎是天方夜谭。

今天的中国有了这个机会、能力与需要,当然无需手软!

所以,你看到我们有一带一路,我们有亚投行,我们有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我们有上合组织开发银行,我们有亚洲自贸区,我们有东亚经济共同体……我们可以出钱,我们可以让渡投票权,我们可以放弃一票否决权,都没关系。

只要你用我们的人民币,只要我们能资本输出(带动产能输出)!

啰嗦了N多,其实格隆只是想说下面几点:


1、股市上涨是国家意志;
2、资本输出是大国崛起的必由之路;
3、2015年,是中国输出货币,输出资本,输出牛市的元年!
4、最受益的,当然是一衣带水,估值超低,

港股的未来:40400400040000

很多朋友与格隆交流:你为何对这波港股行情如此笃定?对后市怎么看?

其实隆笃定的不是港股,笃定的是2015年是中国资本输出元年:这是国家意志,更是历史趋势!这种背景下,廉价的港股想不见证一个奇迹都很难。

所以,在提出“港A股”概念的时候,格隆就想过写这么一篇文章,彼时选择的题目是:300300030000(港交所股价上300元,港股日成交量上3000亿,恒生指数上30000点)。只是没有想到形势比人强,这些数据眼看就到了。格隆斗胆换一个小标题:40400400040000

40:格隆汇“港A40”指数翻倍

400:港交所股价上400

4000:香港日成交额突破4000亿;

40000:恒指突破40000点;

以上目标也许现在看来有冒进成分(就像在本轮行情启动前,格隆斗胆预测日成交会上3000亿一样,当时觉得真不可能),但不影响我们大胆猜想,理性分析。

140:格隆汇“港A40”指数翻倍?

先复习一下格隆汇“港A40”指数成分股(见下图)



在看看格隆汇“港A40”指数的表现:



从格隆汇324日提出旗帜鲜明做多“港A股”以来,格隆汇“港A40”指数已经再短短16格自然日内上涨了51.19%,到达151.19点。

能否到200点(翻倍),这个没法用模型测算,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2400:港交所股价上400

这个是可以算的。

如果说港股历史性的牛市才刚开启,那么目前受益最大的肯定是券商。但如果说要找一个比券商确定性还要高的,那么就只能是港交所了!

港交所的盈利模式和券商是极其相似的。但是他比券商可要好做多了,熟话说我的地盘我做主,港交所可是整个市场的唯一参与者,说白了就是特许垄断经营!这也是为何港交所常年都能获得30-40pe估值的原因了,要知道在香港这个市场里面,这种估值的大型公司除了腾讯可能就找不出第二家。而港交所高达52%的净利润率也间接说明了垄断的生活是过得多么的惬意。

格隆本想用资金做的模型来讲解,但估计很多人烦那种八股文。好吧,下面就跟着我的思路来简单算算港交所到底值多少!

从旗下成员的名字以及公司财报可以发现港交所的收益主要来自以下几个部分(2014年来自年报的数据):

其中1、2、3三部分的收益就是和成交量直接挂钩的,而且基本呈线性相关,通俗点说就是成交量增加百分之多少,这部分的收益也相应增加多少。2014年的现货日均交易额只有562亿,这就给港交所带来的64.83亿的收入。A股牛市前后的成交量峰值差异可以达到10倍,而日均差异估计在5倍左右。港股的牛市才刚刚开启,我们不用A股高规格的标准,保守点打个6折,那也有3倍了



4、5、6三项的收入合计是26.44亿,我们保守一点,2015年这块收益给个零增长吧。

除开收益就是各种成本和费用了,14年这块是近31个亿。如之前所说,港交所是个坐地收钱的主,可不是什么制造业,收益端大幅上涨的同时,成本端的变化可以是微乎其微的。就算激进一些,15年费用这块给30%的增长,那么就是40亿

最后一个剩下的因素就是税收了,按15%来算

全部要素就清楚了,那么结论就看下面这张图吧。



最后的最后,咱们来算算股价吧,往年港交所都是给40倍pe,今年咱们再保守一点,给30倍行不行?结论请看下图。



30倍pe,按预测中性的情况来看,港交所就已经达到395块了,这就是开头我说的,港交所可能到400元,可能有点疯,但不是一个梦!

34000:港股日成交突破4000亿

这个也是可以从A股和港股过往牛市经验推算的。

先看看A股成交额变化


A股在2000年之后到07年牛市前,很长一段时间的成交额只维持在100-200亿之间,但07年牛市迅速向上翻了10倍至2000亿。而本轮A股启动前,很长一段时间的成交额维持在2000亿左右,启动后也迅速上翻了4倍至8000亿(月度日均成交额),而且目前还在不断的往上蹦。

另一个值得参考的数据是:A股成交额/总市值比例在这轮牛市启动前为0.5%-1%之间,启动后达到2%,差不多就是07年最高的水平。

再来看看港股成交额变化:


同样港股在2000年至07年牛市前,成交额平均在200亿左右,牛市中最高翻了8倍至1600亿。而牛市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港股成交稳定维持在700亿的样子,如果此轮定义为牛市,那就看成交额可以往上翻多少。从目前马上要突破3000亿的情况看,4000亿应该不是问题,这个对应日常水平只翻了6倍。


之所以认为这个6倍不是问题,还有一个参考数据是港股成交额/总市值比例,目前为0.2%-0.3%07年历史最高到达0.7%0710月港股市值创下当时新高,同比翻倍,成交额/总市值从0.3%涨到0.7%。假设现在港股市值翻倍,成交额4000亿,比例刚好也是0.7%

440000:恒指突破40000

先看看目前香港股市的估值水平在全球的位置:



上图横轴为市盈率(PE),纵轴为市净率(PB)。很明显,A股创业板已经私奔到月球去创业去了,而港股则趴在地下矿井里

再看看历史PE(如下图)


152月香港主板平均PE10.87,恒指平均24800点。恒指在08年金融危机前的平均PE基本都在1718倍,历史PE最高时(07年牛市时)超过25。如果本轮行情,未来PE可以到达17-18(差不多2009-2010的水平,也就是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平均水平),则指数完全可以看高到4万点。



最后的一个猜想:谁会是这波行情的十倍股?

每一波大行情,必定会出现10倍股。这类公司,除了一定的机缘凑巧,其最大两个特征是:

1、合适的市值;

2、有还算不错的基本面,但具有能脱离基本面约束的想象空间(任何股票短期涨十倍,一定是需要脱离基本面的);

这是我们正在认真寻找和研究的课题的,我们期待能够找到,并分享给大家。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