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超:货币增速回升,宽松概率下降

作者:姜超



7月14日央行公布2015年6月金融统计数据:6月社会融资总量1.86万亿,同比少增376亿;6月末M2同比增11.8%;当月人民币贷款新增1.28万亿元,同比多增2013亿元。总体判断——货币增速回升,宽松概率下降。

6月社会融资总量显著回升。6月新增融资总量1.86万亿,同比少增376亿,本、外币贷款劲增,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33万亿,同比多增近2500亿。而表外融资持续低迷,委托、信托贷款继续缩水,共计少增超1800亿。

考虑到6月地方债发行规模急剧扩张,共发行7341亿地方债,意味着6月社会加融资出现显著回升,同比多增约6200亿,因而第三批1万亿地方债务置换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信贷投放回升,非居民中长贷动力偏弱。6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33万亿,同比多增近2500亿,信贷投放回升。6月新增居民中长贷2941亿,比上月增加878亿,同比多增950亿,创24个月以来新高,居民中长贷上升与地产销量增速持续回暖相印证。6月票据利率持续低位,票据融资持续高增。近期稳增长政策频出,财政政策渐成主角,但政策加码仍难以抵消融资困境,非居民中长贷动力偏弱,6月仅同比多增489亿。

股市吸金放缓,存款搬家持续。当月新增人民币存款2.8万亿元,同比少增9805亿元,居民存款新增9413亿元,同比大降近8800亿,存款搬家持续。6月非银金融机构新增存款1934亿,环比少增17000亿,资金搬家流入股市趋势放缓,非银保证金存款下降。

6月M2增速回升至11.8%,接近全年12%目标增速。6月M2同比增速比5月高1%,已接近12%的目标增速。M2增速从4月份的历史低点逐月回升,5、6月份分别回升0.7和1个百分点,与连续降准、降息有较大关系:各项贷款同比多增,派生存款增加;货币乘数连续4个月上升,同时降准增加了银行体系资金供给;降息引导市场利率下行,刺激了贷款需求;财政存款减少,间接增加了一般存款。

货币信贷反弹,宽松概率下降。6月货币融资增速显著反弹,意味着下半年经济通胀有望见底回升,我们预测年末通胀或反弹至1.7%,这意味着当前2%的存款利率进一步下调空间有限,因而年内宽松货币政策或更多以定向宽松政策为主。

具体分析:

一、社会融资总量显著回升

6月社会融资总量显著回升。6月新增融资总量1.86万亿,同比少增376亿,本、外币贷款劲增,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33万亿,同比多增近2500亿。而表外融资持续低迷,委托、信托贷款继续缩水,共计少增超1800亿。

考虑到6月地方债发行规模急剧扩张,共发行7341亿地方债,意味着6月社会加融资出现显著回升,同比多增约6200亿。

二、信贷投放回升,非居民中长贷动力偏弱

6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33万亿,同比多增近2500亿,信贷投放回升。6月信贷占社融总量比重上升至71.4%。预计全年新增信贷10.6万亿。

6月居民中长贷继续上升。6月新增居民中长贷2941亿,比上月增加878亿,同比多增950亿,创24个月以来新高,居民中长贷上升与地产销量增速持续回暖相印证。上半年个人购房贷款同比增长17.8%,增速比上年末高0.3%。

6月居民企业短贷同比负增,票据融资继续高增长。6月企业短贷新增1858亿,同比大降1684亿,而票据融资新增3455亿,同比多增达2672亿。6月票据利率持续低位,平均处于3.05%,银行机构票据冲贷款动力明显,挤占短期贷款需求。

6月非居民中长贷同比降幅扩大。6月企业中长贷新增3176亿,环比增加628亿,同比增加489亿。近期稳增长政策频出,财政政策渐成主角,但政策加码仍难以抵消融资困境,非居民中长贷动力偏弱,因而第三批1万亿地方债务置换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6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4%,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末低0.6%和0.3%。

三、股市吸金放缓,存款搬家持续

存款继续搬家,股市吸金放缓。当月新增人民币存款2.8万亿元,同比少增9805亿元,居民存款新增9413亿元,同比大降近8800亿,存款搬家持续。6月非银金融机构新增存款1934亿,环比少增17000亿,资金搬家流入股市趋势放缓,非银保证金存款下降。

贷存比小幅下降。6月金融机构总存款余额131.83万亿元,同比增长10.7%,总贷款余额88.79万亿元,同比增长13.4%。央行口径贷存比下降至67.4%。随着存贷比指标考核取消,银行高息揽存的行为将从根本上得以缓解,存款季节性高增长也将改变。

四、M2回升至11.8%,M1回落至4.3% 

6月M2增速回升至11.8%。6月M2同比增速比5月高1%,已接近12%的目标增速。盛松成称M2增速从4月份的历史低点(10.1%)逐月回升,5、6月份分别回升0.7和1.0个百分点,与连续降准、降息有较大关系。

M2增速回升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各项贷款同比多增,派生存款增加。第二、降准提高了货币乘数,增加了货币供给。M2货币乘数由2月的4.21上升到6月的4.62,连续4个月上升,同时降准也增加了银行体系资金供给,银行放贷意愿上升,超额储备率下降。第三、降息引导市场利率下行,刺激了贷款需求。第四、财政存款减少,间接增加了一般存款。今年以来积极财政政策逐渐发力,6月财政存款新增1300亿元,较上月减少2552亿元。

五、货币信贷反弹,宽松概率下降

6月货币融资增速显著反弹,意味着下半年经济通胀有望见底回升,我们预测年末通胀或反弹至1.7%,这意味着当前2%的存款利率进一步下调空间有限,因而年内宽松货币政策或更多以定向宽松政策为主。(姜超宏观债券研究)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