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谁在做空、如何救市、该不该抄底——再谈当前市场的几个焦点问题

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曾经以为我看懂了,但最后发现其实没有。市场博弈的激烈与救市的艰难显示这次远非一场普通的去杠杆、降估值的股市危机那么简单。水很深,一些现象已经超出了我做投资18年能够理解的范围。

 

A17个交易日大跌32%20多万亿市值灰飞烟灭;

港股恒指今天一天下跌5.84%,为0810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恒指估值已经回到9倍。恒生小型股指数7个加以日下跌31%,香港创业板则8个交易日下跌45%

所有中概股风声鹤唳。

A股——港股——中概股——人民币汇率,所有与中国挂钩的资产一律大跌

……

这些是能看到的表面,均能证实。

 

有计划和预谋的蓄意做空中国?救市错失良机迭出昏招?强平?融资盘踩踏?……

这些是猜测的内里,均无法证实。

 

 

问题有多严重?

逻辑上推断,很严重,否则不会几乎整个国家机器都开动起来应付这场危机。严重之处不在于杠杆爆仓会导致多少信贷资金成为坏账,而是中国经济退路被封杀与国家风险系数的从此高高在上:中国经济退无可退,已经位于危机边缘,这一场危机乳不可控,过往既定战略方针可实现的不确定性将加大了,中国经济的活力迅速下降,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恶化,中产阶级的财富缩水。

 

到底有多严重,我想很可能是一个这场危机结束多年后也不会确知的谜团。好在,我们至少能确认如下几点:

  1. 这只是一场中国自身的局部危机。中国可没有像美国人08年一样包装一堆有毒资产全球兜售,中国出问题,也是自己的问题,不会、也很难向全球蔓延(恐慌除外)——全球人都得感谢中国资本市场的封闭性。如果不是我们一直关起门自己玩,中国70万亿体量的资本市场危机,足以让全球大大小小的市场集体感冒;

  2. 这场危机远没有08年次贷危机严重。目前全球环境远好过2008年次贷金融危机之时。欧洲虽然被希腊折腾得火冒三丈,但杠杆已去,防火墙已建。美国人的日子则好得天天想加息;

  3. 中国不会崩溃。现在各路资金的踩踏与不计成本的夺路而逃,其背后的逻辑假设无疑是赌定和押注中国的休克乃至崩溃。这个噱头并不陌生,在几年前就出现过,只不过那次的借口是中国的经济硬着陆。

 

有了以上底线认知,我们其实可以快刀斩乱麻地解决我们心中的一个疑惑:到底是谁导演了这场危机?它想干嘛?

 

老实说,我真的不知道这次危机背后的真正敌人是谁。是高杠杆、高杠杆绑架的金融体系引致的人民内部恐慌与踩踏?还是真的是所谓的蓄意做空的外资?

 

如果是前者,我想善意提醒的是,一定要相信中央的资源与实力。轻视和低估一个对中国这个庞大经济体有过40多年计划经济操盘经验的解决问题的能力,无疑是一种政治幼稚。如果你担心问题不可收拾,从此没有了希望和未来,不妨再重温一下我党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在1992年春天那段举重若轻的话:“资本主义可以搞股市,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嘛……要坚决地试,搞不好可以关掉嘛!”

 

如果是后者,我也想善意提醒相关力量,认真重温一下这句话:“Indeed, who has ever benefited during the past 238 years by betting against America?”(过去238年,没有人靠押注美国崩溃而获得巨大成功的。)这句话是巴菲特针对只有200多年历史的美国说的,但也同样适用中国:只是,这个238年,要乘以20倍!

 

 

风险何时释放完毕?

关心风险何时释放完毕这个问题的人,本质上关注的是另一个问题:股市何时到底?

  1. 这个问题真的是天知道,只能问佛祖。凡人谁探讨这个问题都有点盲人摸象。

 

2、这是个伪命题。某种角度,风险来自于股市快速下跌中去杠杆引发的踩踏。因此逻辑上是杠杆去完了,风险才释放完毕。但如果股市不跌了,其实无论杠杆去不去完,风险自然也就没了。因此在当前11.25的杠杆都已经爆掉的位置,去杠杆和股市见底已经不是鸡生蛋蛋生鸡的循环因果问题了,而是一个简单明了的单向逻辑了:股市不跌——杠杆踩踏风险自然消除——高杠杆有序撤离——股市恢复正常。

 

所以,不是风险释放完毕了,市场就不跌了。而是市场不跌了,风险就消失了。

 

如何让市场不跌?或者说,怎么办?

 

 

怎么办?

这个要分两个角色:与普通投资者。

 

首先是。

战略上重建信心。这里先举一个历史经典案例:清末山西票号挤兑之时,掌柜把所有的钱堆在柜台放开银票兑换,并安排马车夫不停搬运装石头的箱子招摇过市,从前门搬入再从后门悄悄搬出,出官制银锭,制造有官府暗中支持的假象,票号老板人前谈笑风生,不承认亦不否认,外松内紧,只做不说,外人不知深浅,伙计亦不明实虚,挤兑人群三日即散去。

 

自古金融危机实质无非信心缺失导致挤提,短期抽钱的人太多导致瞬时流动性枯竭+资产价格暴跌,进而连锁反应玉石俱焚。市场信心缺失后导致的结果是目前几乎是一个人在战斗,是市场唯一多头——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斗,注定无比艰难。因此,本次救市,不是要击退谁,打败谁,唯一且必须改变的是投资者预期,实现市场预期的空翻多。如何改变心理,手里有的是武器!

 

战术上围魏救赵——尽快救港股的中资股。A股市场做空其实非常艰难,所以做空力量明显已经转向港股,而且做得得心应手,效果奇佳:做空者知道,港股中资股就是A股的影子股,甚至就是同一家公司。

 

香港是中国桥头堡,上市的都是与内地紧密挂钩的蓝筹公司,与A股的相互支撑和牵扯作用是明显的。香港沦陷,腹地的百姓自然失去对国家的信任与信心。如果任由港股空头肆虐,A股是不可能守住的:港股的恐惧和估值必定会把A股拖下去!

 

所以,港股市场上出手,不是要不要,而是围剿做空力量的必须,且越快越好。留着约4万亿美元的庞大外汇储备,此时不用,何时用?花少量资金,既可以托住中国概念蓝筹股的价值底线(不稳住港股中资蓝筹股,A股蓝筹股投资价值的认同度必然会受到怀疑),又能获取远高于美元存款的回报:香港中资蓝筹股估值比A股蓝筹股整体便宜30%以上,以外储买入后中长线安全边际非常高,未来确保能够盈利增值,无论动用多大代价和力量救市,千秋万代之后都可以对人民和纳税人交代。最关键,可以增强全球和国际市场对中国资产的信心,稳定中国的国际形象、国际评级及信誉。可谓一石多鸟!

 

港股整个市场每天成交额才一千多亿港币,少量资金就可以彻底解决和托住中资股的定价中枢。这是另一个从港股来围魏救赵的核心理由。

 

 

其次是散户——向死而生。

 

对于散户,格隆的建议是: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救市与你无关,做你该做的,做你能做的。

 

什么该做?务必务必杀死你的恐惧。你不杀死它,它就会杀死你。扼住恐惧的咽喉,让它窒息,让它成为植物人。

 

2008年美国爆发严重次贷危机,大量小银行倒闭,著名的投行雷曼兄弟倒闭,并且市场传言美林也将倒闭,股灾迅速蔓延,金融股一泻千里。巴菲特买入了高盛的股票,并在买入后股价迅速下跌50%。无数人嘲笑巴菲特。但地球人都知道后来的结果。如果悲观以后是更悲观,那你还剩下什么?

 

所以,千万不能让恐惧绑架和支配你。

 

什么能做?

  1. 保全自己,活着。

二,咬着牙,择机抄底(如果你有资金的话)!

 

这个时候说买是困难的,也不会有多少人理解或者感激,就像A4000点我们说闻到了焦糊味,被很多投资者非议一样,但还是建议你要考虑这个选项。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对吗?你看不到希望了,你绝望了,其实就是机会悄悄来临的时候。事实上,格隆认为这次股灾杀出的机会,可能是未来10年都很难再遇到的机会。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中国不会崩溃,拿起锄头,拿起镰刀,拿起扁担,拿起你能拿起的一切武器,自己救自己!

 

择机抄底也许未见得聪明,但可以确保你离愚蠢保持巨大的距离。

 

格隆在此借用复星CEO梁信军的一句话:如果熊市不买入,哪来的牛市可卖的资产?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