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无毒,人有毒

2018-07-23 11:32 老斯基 阅读 15293

作者:大头斯基

来源:老斯基财经

image.png

这个夏天,注定不平凡。先是《我不是药神》大火,揭开了进口抗癌药的盖子;然后是假疫苗事件爆了,把疫苗产业挖出个洞,往里一瞧,黑漆漆。

徐铮的电影里,把4万一瓶天价药的责任推给了瑞士制药公司,那个戴着金边眼镜的国内销售代表,一看就不是好人,冷漠无情地向千万患者挥动屠刀:要活命,先破产。

电影看完,我们总觉得不对劲,一家外企,一个小小的外企销售代表,竟敢这么牛气,欺负到广大群众的头上去了?小学课本不是说已经解放了吗。

电影中的困惑,很快由疫苗事件给出了答案。

我们自己的企业,我们花费十几年重金打造的疫苗产业链,为我们上了生动一课:进口药虽贵,还是人家靠谱啊。

疫苗,跟抗癌天价药比起来,不算什么高科技,别人早就研发好了,只需要按照配方标准生产、储藏、运输就行。

对于这些环节,相关部门按照规定进行检验,为安全把关。相关法律早就颁布了,200561日正式实施的《疫苗流通和接种预防管理条例》。

选择儿童节这一天颁布,大概是因为疫苗跟儿童关系甚大,管理条例颁布出来,就是让家长们放心:瞧瞧,我们有法可依了。

可惜的是,有法可依与有法必依之间,隔着一道天堑:执法必严和违法必究。这四句话,是小学普法课上学的,如今仍旧可以用来解释各种问题,小学课本,真是要好好学习啊。

目测疫苗事件,感觉每一个环节都有问题。

一是生产环节。制造商长生生物目前来看劣迹斑斑,这批狂犬疫苗的问题被发现之前,去年10月就因为百白破疫苗被立案调查 。但其实更早,在2012年公司上市时,就爆出做假数据,还与经销商山东兆信打起了官司。

一家有历史污点的企业,怎么能任由其壮大成为疫苗行业龙头呢?而且去年10月才刚刚出问题,整改呢?

去年出的可不是小问题,白百破是一类(免费)疫苗,用来预防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种比较危重的疾病,必须接种;被查出有问题的批次高达 65 万支,已经上市流通。

出了这么大的问题,按说企业就该关门歇业,相关人员依法逮捕,为什么只罚了344万,然后继续开工生产了呢?

二是流通环节。两年前山东疫苗案就是发生在流通环节,案件描述起来,让见惯了大世面的我们也感到心慌:

在未获取任何药品经营许可的情况下,犯罪嫌疑人庞红卫、孙某(母女)二人通过网上QQ交流群和物流快递,联系国内十余个省()100余名医药公司业务员或疫苗非法经营人员,购入25种人用二类疫苗或生物制品,加价销给全国24个省的300余名疫苗非法经营人员或少量疾控部门基层站点。

关系下一代健康的疫苗,按说应该被重点保护、严格监控,却像儿戏一般运来运去,真是好可怕。山东一对文化程度不高的母女,就能搞出5.7亿的大案,其它地方呢?

三是使用环节。疫苗很特殊,必须是防疫站和定点医院才能使用。按说这种定向定点的模式,销售成本应该很低才对。

可是翻开长生生物的财报,2017年长生生物销售费用5.83亿,总共25个销售人员,人均销售费用2330万元。这么高的销售费用,到底去了哪里?

在疫苗销售过程中,长春长生涉及多起行贿,其通过行贿地方医院、疾病防疫部门,给予回扣方式推销其产品。仅20171112月,短短一月之间,便有5起行贿受贿案件涉及长生生物。

瞧瞧其中的一个案子吧:20171127日,湛江市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科护士长龙某被判受贿罪,共接受广东立晖生物药品公司业务员和广东仁兴药业有限公司业务员的采购疫苗回扣款10.6万元,其中广东立晖代理长春长生水痘、流感、华北乙肝等疫苗产品。

犯罪案件屡屡发生,为什么就无法根治?为什么问题企业继续大行其道?

有多少环节,就有多少问题,一道一道追问下去,谁也说不清楚。

一支疫苗,如果能合格生产,规范流通,正确使用,最后顺风顺水地注进孩子的血液,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疫苗每个人都逃不过,我们到底该怎么办?难道要像奶粉一样,靠代购吗?疫苗比奶粉麻烦多了,不能偷偷运进来,带着孩子去国外打疫苗,又要造出世界奇观啊。

如果按照法律法规,构建一套疫苗监管体系,按说应该不难。实际上,从公开资料来看,我们的疫苗监管体系确实取得了重大进展。

为确保疫苗质量,200611日以来,国家药品监管部门对全部上市疫苗实施批签发,即每批疫苗出厂上市或者进口时,进行强制性检验、审核。

2011年和2014年,我国疫苗监管体系两次通过WHO评估,标志着我国疫苗监管体系已经达到国际标准。目前,我国每年签发疫苗约5000批次,7亿剂左右。

2006年至2017年期间,共拒签各类不合格疫苗317批,约1900万人份。从多年批签发情况可见,我国疫苗整体质量可控,疫苗生产基本稳定。

成就斐然,可是一路走来,大案要案仍旧不断。每次事件发生,除了往朋友圈转发外,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后,欧洲殖民者开始入侵,当地的美洲土著,印第安人、玛雅人,也拥有庞大军队,人多势众,还有主场之利,却完全无法抵御几百人的欧洲军队。

一是欧洲的武器厉害,枪炮打烂血肉之躯。二是靠病毒,仅仅天花、疟疾两种流行病,就弄死了一多半的美洲土著。这些病毒,欧洲人亚洲人都有抗体,但美洲人没有。

400年前的那场新大陆之争,与其说是新旧文明的战争,还不如说是肮脏和纯净之间的战争。最后,流淌着肮脏血液的欧洲人,征服了血液纯净的美洲人。

从那以后,世界成为一个大球,形形色色的物种混杂,病毒快速流行,鼠疫、天花、霍乱......1918年的一场西班牙大流感,就造成了近4000万人死亡,超过一战二战之和。

疫苗,把我们从流行病中拯救出来。

疫苗的原理很简单,就是把病毒注进血液,产生抗体,让我们能躲开疾病。由此看来,我们的血液充满着毒性。

疫苗无毒,人有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