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更穷国家质问希腊:我们都能忍,凭什么你不能?

作者:阎彦

在希腊公投拒绝欧盟债权人的条件后,欧元区里的前苏东阵营国家,尤其是波罗的海诸国,看不下去了。因为它们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国民收入都比希腊要低,但同样面临痛苦的改革和财政瘦身计划考验。

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斯洛伐克长期以来坚称:它们太穷了,以至于无法承担富有的希腊任性而为的连带后果。希腊本该接受2400亿欧元救助附带的改革和财政瘦身措施。


“希腊跟所有人对着干”,这是欧洲一些人的体会

“我听说某些希腊人的养老金超过1000欧元(1100美元)一个月。这太离谱了。相比于我的工资,他们简直就是挥霍无度,我拒绝偿付他们的债务。”斯洛伐克首都伯拉第斯拉瓦的一位服务员勒洛维科娃(Martina Lelovicova)表示,在她的国家,月平均工资只有880欧元。

“这对于欧元区而言是件好事。希腊应该退出欧元区,这只会让它更加健康。”伯拉第斯拉瓦的一名30多岁的企业家说。

斯洛伐克财政部长卡齐米尔(Peter Kazimir)是在希腊说“不”后第一个警告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财长。他表示:“根据公投的结果,一种可能的危机态势——希腊逐步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正在渐渐显露。”

斯洛伐克是2009年加入欧元区的前社会主义国家,总人口540万人。尽管过去几年中经济增长态势不错,但仍忍受着极高的失业水平。

“斯洛伐克不会受到希腊结果的影响,不管希腊将会留在还是退出单一货币联盟。作为此前救助希腊计划的一部分,我国并没有给出任何现金,给出的只是我们的保证”。

20151月刚刚加入欧元区的新成员立陶宛也没有在这一救助中进行支付。该国总理布特科维奇乌斯(Algirdas Butkevicius76日曾表示,他“乐观地相信希腊不会退出欧元区”,并建议债权人“冻结”一些债务,作为希腊对公共部门和税收政策进行改革的回报。

爱沙尼亚:希腊的债主不是银行

不过,并不是所有更贫穷的欧元区成员国都没有损失。爱沙尼亚总统亨德里克(Toomas Hendrik76日曾表示:“希腊的债权人们不只是银行。”他说:“欧元区中比希腊更贫穷的国家需要忍受最高可达GDP4.2%的损失。”

该国总理罗伊瓦斯(Taavi Roivas)也表示,希腊“现在只剩下糟糕和更糟糕的选择了”,而改革仍然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希望希腊认清形势,在最短时间内表现出自己的决断力和行动力。”

1990~1991年苏联解体后,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分别在2011年和2014年加入欧元区,紧随其后的是邻居立陶宛。

所有这三个波罗的海国家在2008~2009年金融危机后陷入深度衰退,不得不采取激烈的紧缩措施恢复经济,这才铺就了通往欧元区的道路,也带来了稳定的经济增长——目前该地区的经济增长率约为3%左右。

民众声音:希腊该学会勤俭持家!

2011年起,爱沙尼亚作为欧元区最小的成员国批准了初始的希腊救济,但自此之后就坚持说“不”,并坚持所有的欧元区成员国都需要采纳严格的财政标准。目前,该国拥有欧元区中最低的债务GDP比,仅为10.6%

“爱沙尼亚并不真正理解希腊的态度。我们过去习惯于存钱度日、勤俭持家。” 爱沙尼亚媒体Postimees Daily总编辑科普利(Merit Kopli)表示。

一名72岁的爱沙尼亚老人梅茨表示:“根据我的理解,希腊的生活水平要比我们爱沙尼亚这里更高。他们支付自己的债务是天经地义的。”

拉脱维亚也在全球金融危机中遭遇了巨大打击,在两年多的时间里GDP整整收缩了1/4。不过,这个仅有200万人口的国家在接受75亿欧元国际救助后实施了瘦身政策,也避免了破产的厄运。

“当我们在国际救济下挺过来的时候,有任何人过来拯救我们吗?”61岁的办公室职员拉斯表示。

“我对于希腊人不抱有任何同情。他们早就该开始支付税款了。如果他们想从欧洲拿到钱,他们该学会存款!”59岁的里加生意人彼得森(Brigita Petersone)表示。“凭什么我们能忍受这一切,而他们不能!”

 (一财网)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