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风险故事进入尾声 而中国的才刚刚开始

作者:Clyde Russell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7月6日 - 风险比一比,以下两个事件哪个风险比较大?

A:希腊债务违约后在一片狼藉中离开欧元区;

B:中国通过低成本贷款助推经济其它方面的同时,继续向跌跌不休的股市注资。

尽管希腊可能在新闻消息中占据靠前的位置,尤其是在发达经济体的媒体上,但周末希腊公投反对新救助条款可能只会带来短期的市场波动。

这可通过原油价格窥见一斑,周一早盘,西德克萨斯中质油(WTI)CLc1一度下跌4.4%,布兰特原油期货LCOc1跌幅达1.6%。

欧元和除中国以外的股市也出现下滑,因希腊公投反对撙节导致该国离全面债务违约并退出欧元区更近了一步。

但这些跌势都相对温和,可能与希腊在全球不过是九牛一毛的事实有关。希腊仅占全球经济的0.25%,在欧元区总出口额中也只占据区区0.5%的份额。

希腊所欠债务大多属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洲央行等多边机构,只有很小一部分属于民间债权人。

这意味着,即便希腊违约并退出欧元区,应该不会给全球金融体系造成系统性危机,只是对于希腊公共部门而言会苦不堪言,可能引发某种紧急救助来维持公共服务。

对于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而言,中国的救市措施要重要得多。中国股市之前三周大跌,市值蒸发近30%。

沪综指.SSEC周一开盘暴涨近8%,之后涨幅收窄至3%左右。

股市暴涨是受到周末非同寻常的政策措施提振。证券公司和基金经理人承诺大量买入股票。此外中国证监会网站周日晚公告称,决定充分发挥中证金的作用,多渠道筹集资金扩大业务规模,增强维护市场稳定的能力。中国央行也将协助通过多种形式给予中证金流动性支持。

虽然股市最初的反应基本达到当局的预期,但更加棘手的问题是,股市能否企稳,或是散户投资者是否会对救市措施丧失信心,因而重新开始抛售。

风险似乎偏向于国内投资者进一步去杠杆,而这意味着股市的任何反弹或许都难以持续。

这种谨慎情绪也体现在上海螺纹钢期货SRBcv1和大连铁矿石期货DCIOcv1下跌上,其中螺纹钢期货暴跌5%至纪录新低,铁矿石期货触及4%的跌停板。

虽然螺纹钢和铁矿石价格下跌在一定程度上或许受到希腊相关担忧影响,但更有可能是因为中国投资者对潜在经济走势持悲观看法,并减持与建筑和基础设施支出相关的重要大宗商品。

上海期铜SCFc3下跌也支持了这种看法。该期货周一早盘一度下跌高达3%。

总而言之,中国要想重建投资者对其市场的信心,并推动经济成长实现7%的增长目标,当局仍可能需要在货币及财政政策方面采取更多行动。

考虑到近期已出台的举措,有理由预期这就是当局将尝试的手段,最终可能有利于未来几个月的大宗商品进口需求。

但这同时意味着,中国将再次依赖廉价资金来刺激经济,而并非所有资金都会有明智用途,因此可能使低效基建和住宅投资的风险加大。

希腊历经数年的危机后,目前似乎正迈向大结局;中国正力争将经济从重工业和出口为导向的制造业转型至由消费带动的增长,但转型进程仍处于相对早期阶段。

迄今为止,中国的一贯做法是,每当经济丧失动能,总是求助于信贷和流动性。看起来,中国将再次走上这条老路。

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希腊给中国上了一课:即到头来还是必须解决根本问题,而花费的时间越长,痛苦就越大。
(来源:路透中文网)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