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发行新货币?投机者准备好了!

文 / 祁月

希腊问题在反反复复中趋向恶化,分析师们认为希腊脱离欧元区的风险在增加。外汇投机者们已对此做好了准备。

在周日希腊民众投票“反对”债权人开出的救助条件之后,金融市场开始消化公投结果。英国《金融时报》文章称,外汇策略师们制定交易策略时已开始将潜在的、逐步增加的希腊退欧因素考虑在内。

投机者们等待着新的机会——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就不可避免地要考虑发行新货币的问题。

华尔街见闻提及,巴克莱、摩根大通、德国商业银行等大批分析师均认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概率在增加,而不是减少。德国商业银行外汇分析师Ulrich Leuchtmann称:“除非奇迹发生,否则,希腊财政继续运转、国家和社会重返正常运作状态看起来是不太可能了。尽管希腊断言称将继续留在欧元区,但退欧的几率越来越大。”

不过,英国《金融时报》引用多数观察者的观点称,发行新货币的过程将是相当复杂而凌乱的,就像今年的希腊债务谈判一样。

不难想象的是,一种新货币的出现,将不可避免地制造出种种麻烦。

华尔街见闻此前文章称,发行新货币首先将需要有货币代码,以供计算机交易和支付进行识别。这些代码由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Standards Organisation)发布。该组织会为货币设置由三个字母组成的代码,前两个字母代表货币发行国。比如,美元代码为USD,US就代表美国。

对于希腊来说,这个国家不会回到德拉克马的GRD代码时代,因为该国还有一些未付款项。希腊可能申请新的货币代码,很有可能是GRN。

尽管市场交易基础设施供应商表示,如果需要,货币代码输入计算机软件和支付系统、获得计算机识别等工作可以在一个工作日内完成。然而,在实际金融交易当中这需要更长时间。因为一旦遇到掉期和期权等日期较长的远期交易合约,转换到新的货币就成了非常棘手的问题。

此外,在从一种货币向其他货币转换的支付过程当中,有一系列的法律问题也需要解决。

Record Currency Management首席执行官James Wood-Collins表示,可以想象,如果新的市场合约诞生,市场将会为某个特定国家离开欧元区的概率定价。他还是一名外汇敞口对冲顾问。“可以通过新货币与其他货币的供需基础来定价,银行可以根据买家与卖家的各自需求来制定此类合约。”

每个人都在猜测,这样一个完整的过程需要耗费多长时间。对于希腊和欧盟来说,这会消耗足够久的时间——起草希腊脱离欧元区的文件就要用去很大一部分时间。(华尔街见闻)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