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死透了,欧元会怎样?

作者:周知问答 

公投结束了,结果出来了,全球市场震荡了。

希腊这摊事说多了都是泪!最可怕的是希腊后面还有意大利,葡萄牙这样同样负债累累的国家排队等着呢。欧元与欧盟的未来何去何从?

7月4日出版的《经济学人》有一篇“希腊手握欧洲未来”的文章,指出无论结局如何,希腊债务危机将永远改变欧盟。

希腊危机揭示出的是欧元单一货币体制里根深蒂固的矛盾,即各国独立的财政政策,和纾困政策带来的巨大副作用。而如果不作必要改革,迟早欧元和欧盟自身都会被未来更多的危机搞垮。

欧盟还从来没有见过像希腊过去八天这样的架势:银行关门、资本管制、成为第一个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IMF[微博])违约的发达国家,一个数十亿欧元的纾困计划散架,一个可能会加速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全民公决即将举行,希腊人都快成乞丐了。如果不是因为事关重大,这些紧急首脑会议和最后关头提出的要求,都像闹剧一般。

然而,希腊的债务危机不是一场闹剧,而是一场悲剧。在这出悲剧里,所有的角色都说他们不想看到希腊退出欧元区,但是这样的结果却一天比一天变得更有可能。退出欧元将会给希腊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别的不说,首先这两天希腊混乱的情况就可以证明,退欧所造成的政治和经济不稳定性,会让违约和恢复本币后的贬值带来的那点好处得不偿失。

欧洲大陆在东南翼有这么一个失败国家,其他欧洲国家自然也不会好过,他们已经精心算过无数次希腊退欧(Grexit)会带来的风险。但是,随着剧情愈加让人感到绝望,欧洲人似乎也渐渐少了点担心。他们安慰自己道:好在希腊的失调是个特例。希腊与欧洲债主们的谈判基本上已经被各种博弈和失算给玩坏了。现在很多人得出结论认为,其实没有希腊,欧元区可能更稳定。

不幸的是,这样的结论是错误的。如果我们不把视野停在希腊,而是看的更远,就会发现欧元区内还面临着发生更多冲突的威胁。虽然希腊退欧会证明欧元成员国的身份是可以被撤销的,但到底违反了什么规则会被踢出欧元区,还是没人知道。

并且,在纾困过程中债权国和债务国会会不可避免地两极分化,这个问题也不会因为希腊退欧而得到解决。如果欧盟不对单一货币作出必要改革,还会有危机,会出现更多的希腊、更多的失误和更多令人沮丧的日子。迟早欧元和欧盟自身也会被这样的危机搞垮。

然而希腊退欧对欧盟无利这样的论点,由于希腊的左翼激进联盟党Syriza和他们刚刚搞出来的荒谬的公投,而变得晦涩难懂。此次公投要求希腊人民评估一份已经过期的债务重组计划。如果接受改革换贷款的那些条件就投“YES”,拒绝就投“NO”。

说上周日进行的这个公投是荒谬的,原因有二。首先,如上所说,这个计划已被债权人撤回。其次,如果想判断债权人关于希腊债务可持续性的分析是否合理,你需要有个经济学学位。希腊总理,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说,如果希腊人民投 “NO”,将会使他跟债权人的谈判更有底气,从而帮助希腊保留在欧元区。

欧洲领导人则反驳说,如国希腊人民投 “NO”,说明他们想脱离欧元。齐普拉斯已经暗示如果希腊人民投“YES”,他便会辞职。然而就算结果是“YES”,事情也不会有太大转变,因为齐普拉斯会赖着不走,而且就算他下台,希腊人可能会还是选他所在的激进左翼联盟党上台,虽然齐普拉斯和他所在的党都呼吁大家投 “NO”。柏拉图诞生的国家如今处在一个混乱的低谷中。

再说现实世界中,希腊的钱快用完了。欧洲央行[微博](ECB)拒绝给希腊的银行更多流动资金,使这些银行摇摇欲坠。如果7月20日希腊对欠欧洲央行的价值35亿欧元(约合39亿美元)的债券支付违约,那么连现有的援助资金都有可能被撤回。

希腊将很快需要开始用欠条(IOUs)支付账单,假以时日,这些欠条将成为一个与欧元并行的货币。这每件事,都会加大希腊退欧的可能性。另外,希腊恢复正常将需要其领导人具备过人的常识和技巧,而齐普拉斯两者都没有,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国家如此困惑的部分原因。

齐普拉斯的无用是他自己的过错。但无论是1月左翼激进联盟党Syriza当选,还是其鼓吹的极左政策,都不是意外。过去5年来希腊GDP萎缩了四分之一,失业率超过25%,青年失业率超过50%。债权危机前几年的时候,债权人的紧缩政策的确是希腊经济下滑的部分原因,债权人在试图缩小希腊预算赤字的过程中用力过大、过猛。希腊经济最终开始增长,但经济消沉使得的信誉受损。

希腊Syriza党竞选时,对人民承诺的是:希腊既可以结束艰苦紧缩的日子,也可以再被欧元区被欢迎,该党依靠这个幻想当选。齐普拉斯一开始还真的以为他能以这样的幻想为目标,来跟债主讨价还价,但他渐渐发现希腊并没有任何筹码,他个人也显得越来越诡异。

齐普拉斯的失算,也是整个“欧元计划”设计缺陷的体现。齐普拉斯认为,欧洲债权人肯定会向他妥协,因为他们保卫欧元完整的决心很坚定,不想看到有任何国家退欧。但是,债权人同时坚持认为这个系统必须要有纪律,才不会明摆着被希腊勒索,无穷无尽地忍受他们赖帐。齐普拉斯以一个带着民主的授权、有主权的领导人的身份与欧洲债主谈判,但代表选民利益的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北方债主国领导人身后的选民,从来没报名参加这样一个无条件转移支付的系统。

边缘政策和危机在这样的系统里是不可避免的。由于欧元区依靠这种哪个国家出事了,临时专设一个纾困政策的形式,使得每一个经济决定都被政治化,更加重了这个恶性循环。这种随机的纾困政策把债权人和债务人对立了起来。债权国越来越鄙视债务国,而债务国心生怨恨。

这个机制使得各方无法好好地一同制定明智的政策,而是不到最后一秒谁都不让步。20多个谈判方,每个都有否决权,为着各自不同的目标,在压力下讨价还价。这样的程序不失败才怪。

很难想像同样的恶性循环,不会在未来的危机中重演:意大利或葡萄牙这样的债务国向债权国要求宽限偿还贷款,但最终因为德国和芬兰这样的债权国所提出的财政紧缩要求而谈崩,政治和经济都被毁了一地。

现在,希腊人需要一个新的总理。偏离正道的齐普拉斯已经把和欧洲债主的关系都搞僵了,如果他领头,希腊留在欧元区会非常吃力。

从长远来看,欧元区需要稳固。稳定的统一货币与各国独立的财政主权,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关系。为了防止经济衰退,欧元区成员国必须建立自动机制,如集体失业保险,把额外资金输送给经济衰退的国家。现行的纾困政策需要被取代,单一货币区内国家的风险和责任需要绑在一起,比如某种形式的“欧元债券”或共同担保的主权债务,并由比今天更具约束力的财政规则来管理。

欧元区知道需要改变。它已经走向银行联盟;五位欧盟领导人发表了关于如何加强欧元的文件:他们的想法包括一个存款保险计划。但是,他们的建议是温和的,因为各国都受到来自反欧盟民粹主义的压力,而且各国公民接受欧元的时候也没打算放弃更多主权。希腊灾难的教训是,欧洲人必须现在就面对欧元的自我矛盾,不然以后将在更毁灭性的情况下承受后果。
(来源:新浪财经)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