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凯资本王冉:A股诱惑不再 中概股该何去何从?

导读:刚刚过去的一个月,A股爆发了中国历史上罕见的股灾。上证指数暴跌30%。尤其是创业板,更是从天堂跌到地狱,过半的明星互联网企业市值腰斩。

更致命的是,为救市,A股IPO发行已被暂停。这对于正在路上的中概股“游子们”来说,莫过于天大的噩耗:刚脱了衣服,准备下水,这边居然关门了。是游回去,还是坚定不移往前游?一位中概股创始人在朋友圈慨叹:一夜无眠。

此前,艳羡中国资本市场的高估值,特别是暴风科技的A股“造富神话”,大批海外互联网公司纷纷宣布拆VIE回归A股。5月始,包括世纪佳缘、易居中国、博纳影业、乐逗游戏、奇虎360等在内的多家公司宣布收到私有化提议。6月23日,刚刚赴美上市才半年的陌陌,亦宣布收到私有化要约。

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截止目前有17家中概企业已进入私有化流程。

究竟是继续拆还是等待观察?近日,《财经》记者就此专访了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在王冉看来,因为股市大跌或者因为IPO暂停而选择终止回A股都将是十分可笑的。优秀互联网公司回A股的大势不会、也不应因此而逆转。

“只有一个原因会让适合回A股的优秀互联网公司放弃回A股,那就是为了救市而背弃了注册制和市场化的方向。”王冉告诉《财经》记者。

作为老牌的新型投行,易凯资本早在去年就有意识往A股转型。去年8月,易凯并购部专门成立了A股工作小组。最近,易凯资本成立了专门的股权资本市场部以及聚焦于中概股回归的VIE基金。

《财经》:您如何看待这场股灾以及监管层的救市?

王冉:由于A股长期实施的审批制和行业准入限制导致的A股互联网稀缺,导致A股价格体系非常扭曲。前一阶段飞到天上的市盈率给做空者提供了一个套利契机,交易和配资制度上又留出了足够的漏洞,因此被人家抓住机会。

所以,没有什么国际阴谋,有的只是交易制度漏洞、畸形估值体系和正常套利欲望。因此,证监会应该把精力多花在修补交易和配资机制、提升机制漏洞发现和矫正能力上,同时坚决推进注册制和A股市场化来解决畸形价格的问题。至于套利欲望,过去有未来还会有,欲望无罪。

在特殊时期和特殊情况下监管部门对于稳定市场显然负有责任,采取一些措施也是必要的。但是,同是止痛,一定要区分哪些措施是药,哪些是鸦片。

总体来讲,这次股市震荡暴露出我们监管机构的整体监管能力还是有较大提升空间的,但提升监管能力不能靠过度扩大监管权力来实现,更不能靠发动或者顺从股市义和团来实现。如果监管部门只会踩刹车不会看仪表,这车是开不远的。如果因为短期政治压力导致注册制和市场化的努力半途而废,那才是中国股市的最大悲剧。

《财经》:A股诱惑不再,是否意味着回国的机会窗口已经关闭?

王冉:照你这么说,这个窗口还没完全打开呢,怎么就关闭了?我相信两年后回头看今天,因为股市大跌或者因为IPO暂停而选择终止回A股都将是十分可笑的。优秀互联网公司回A股的大势不会、也不应因此而逆转。

这里面有两件事,第一,长期来看,你应不应该回来?回答这个问题,要看你的用户在哪,哪的投资人更懂你,哪的估值水平至少短中期会更高。如果答案都是中国,那你就应该回来,这和今天股市多少点没有半毛钱关系。第二,A股窗口关闭了吗?对绝大多数正在拆V回A的互联网公司来说,IPO本来也不是三个月内的事,所以今天停不停IPO和你也没多大关系。今天关了明天又开了,如果你本来上市也是后天的事,你管他今天是开是关呢。你真正应该害怕的是后天又把它关了。也就是说,如果手里一直有那个开闸关闸的按钮,这才应该是你最大的担心。

因此,你只需要判断一件事,就是是不是真的想走注册制和市场化的道路。如果是,你踏踏实实该拆拆该转转,不用天天看盘,无论是股市盘还是政策盘。如果不是,那的确需要好好想想了。只有一个原因会让适合回A股的优秀互联网公司放弃回A股,那就是为了救市而背弃了注册制和市场化的方向。

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去哪个市场更能让你有机会更快的把企业做牛。短期内在资本市场上永远有人命好有人命不好,长期看只要你的企业足够优秀,资本市场运气就不那么重要了。

《财经》:易凯目前积累项目情况如何,ipo暂停的话,对你们影响如何?

王冉:我们目前管道中的三十多个融资项目中,未来坚定去美国上市的只有四个,现在正在拆V回A(也包括去新三板挂牌)过程中的有七八个,剩下的虽然不一定今天就拆V,但基本都希望本轮投资人要有人民币接盘能力,不会对未来的拆回构成障碍。

《财经》:6月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表示,要推动特殊股权结构类创业企业在境内上市。对此如何理解?

王冉:VIE是历史遗留问题。解决问题历史遗留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劳永逸,先用中央大的政策解决问题,再翻回头修改相关法律法规,让立法追赶现实。当年包产到户是这样,现在同样可以这样:先承认VIE的合法性,允许VIE架构公司直接上市,再逐步解决法律法规上相互矛盾的窘境。

《财经》:如何看待6月19日工信部发的196号文,是否意味着部分中概股企业不用拆VIE了?

王冉:理论上是,但理论都已经到对方球门区了,现实还在自己的后场。我们期待196号文能尽快进入无障碍实施阶段,并且走出自贸区。

《财经》:中概股回归面临一个基金规模化接盘的问题,而这对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的格局将是怎么样的影响?

王冉:易凯资本最近成立了一个股权投资部。在传统的美元投资的时代,是不需要的。因为所有这些美元基金的负责人,不是以前的同学就是以前的同事,都是非常熟悉的圈子。今天到了人民币主导的时代,参与到游戏当中的玩家在发生变化。以前我们可能打交道比较多的是老虎、红杉、经纬等美元基金,现在我们沟通比较多的反而是平安、景林,淡水泉、泽熙这样的二级市场的阳光私募等,这是原来的互联网的融资圈里都不熟悉的名字,这个市场的变化就发生在今年。

目前这些人民币基金还没有对互联网的估值体系建立起自信,只是跃跃欲试。在很多项目会让美元领投,帮助定价。但这种状态很快就会发生变化。因为人才是流动的。可以预见的是,美元基金的大量人才会流向人民币基金。人民币基金会异军突起,美元基金会有很多的挑战。几年之后,美元基金可能会消失一半。

《财经》:随着互联网+的落地以及VIE架构的回归,传统投行模式迎来挑战。您对此有怎么样的思考?

王冉:传统的投资银行模式都是通过交易来提供价值,都是在单一节点上为客户提供服务,就是围绕某一个交易,融资或并购或IPO,交易完成以后,接下来的一年可能都跟客户没什么来往。但事实上,一家企业从初创到将来市值千亿,不同阶段有不同的需求。

未来投行商业模式的挑战在于如何从交易驱动的商业模式转变为客户价值成长驱动的商业模式。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是核心业务免费,增值业务收费,未来投行也一样。总有一天,投行做定增甚至IPO可能都赚不到钱了,那个时候我们必须把自己的价值更紧密地同客户的价值提升捆绑在一起。

现在随着这波VIE架构的企业回归,创业者们需要思考的其实已经不仅仅是回归本身的问题了,而是回归之后怎么办,如何从一家几十亿或者一百亿市值的公司,做成300亿、400亿市值的公司,之后做哪些并购和整合,快速地越过500亿这个门槛,做成一家千亿市值的公司,然后搭建自己的完整的生态体系。(《财经》)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