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业部的三天:暴跌中的股民面孔

作者:陈俊岭

如同历史上著名的“5·19行情”、“8·16乌龙指”等事件,过去十几天A股上演的暴跌,以及数日上千股跌停的一幕,也将注定载入A股史册。

若干年后,当人们再去回忆2015年六七月间,这一场影响亿万家庭金融资产的暴跌时,除了刻在上证指数K线的几根冰冷的绿柱,或许会渐渐淡忘其背后交织的“利好”与“利空”,更不会想起当年写满焦虑与迷茫的股民面孔?

出于证券媒体人与生俱来的责任感,7月1日至7月3日上午同一时间,上证报记者三度前往位于北京陶然亭附近的同一家证券营业部,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实录这些普通股民的盘前的言语与情绪。

7月1日 星期三,上证指数跌5.23%

走出地铁陶然亭站西南口已经10点,自行车停放处早已爆满,一块“同信证券”的小铜牌,指示记者走上二楼,尽管地板和楼梯已经破旧,但整洁干净,两侧楼梯口和走廊已经支起牌桌,大厅交易机前交易火热。

“应该是见底了,我昨天抄底买入了。”在门口保安旁,记者听左边一位白发大爷说道。大爷身体微瘦,大概75岁上下,面对几乎全红的大屏幕,时而低头看看手中长长的对账单。

问及操作理由,这位大爷的理由是,都在说“慢牛”,那现在就应该还在牛市轨道上,对比2007年上证指数从1000点启动最高到6124点,涨幅6倍,如此推算本轮牛市应该到10000点左右,最近的4000点应该处于底部。

“要坚决做长线;如果频繁操作,不正中了庄家的下怀了?”对于操作思路,大爷一本正经地向记者分析称,股市涨高了就应该跌,还没有到高点,他坦言自己从来不割肉。而对于过去十日的暴跌,大爷看起来风轻云淡。

10点半,交易机前已经稀疏。

“我昨天和今天一直补仓,特别是周一,实质利好已出,坚决进入。”另一位看起来六十七、八岁、身体瘦高、戴眼镜大叔与记者闲聊道。

这位大叔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样子,他说“5100点时应该止盈减仓。”又说,“大盘上升期应买中小盘,而528后应调仓到大盘股”,但问及今年以来的投资收益,他却一改脸色,不愿意与记者详谈。

“最近大跌他没有亏损,反而有赚”,几天前,媒体爆料有交易部保安号称“股神”。记者也好奇地和身边一名保安攀谈,看看这些起点并不高的股民,是否有传说中的那样神奇。

提及开户动机,这位保安的理由是可获赠50元话费。“年初有银行开户送50元话费,就开了,俺农民出身不准备炒股,但前几个月交易部太火爆,没有忍住诱惑就投入了6000元。”

这位保安在营业所上班已有3年,也就今年才入市,由于是新手,且每日受老股民熏陶,过于谨慎,股票总是拿不住,一看有跌就跑。太过频繁的操作,令他在这轮大牛中几乎没有赚钱,“5·28”之前他只有5%左右盈利。

在“5·28”以后,这种谨慎反而救了他,买入京东方A,大涨后卖出,盈利有10%以上。后来空仓,直到昨天上午,交易部大厅很多人谈论,确定这轮大跌已经得到国家出手救援,他才又开始进入。

“5·28”前是“满怀激情”,各方高歌猛进;接下去一周是“踌躇不前”,苦思是否加仓;6月10 日至24日是“犹豫不决”,敢不敢补仓抄底;接下去5日是“心怀恐惧”,随时有出逃念头。

谈及最近股市巨变,一位有资管工作经验的股民用四个词,来形容这一轮大跌后的股民情绪变化。他操作的个人资产大概50万,半仓是其习惯。尽管如此谨慎,他还是没有躲过本轮下跌。

“前期盈利几乎赔尽,幸亏保住了本金”,他坦言,6月19到23日又两批次把40%仓位的股票全部清仓,进入基金。到这个周一,仅仅几个交易日,又以30%亏损清仓基金,如今几乎空仓,他叹息道。

“从改革牛走向杠杆牛,突然间又快速去杠杆,带动下半年经济转型的市场动力何在?”反思最近的市场逻辑,他也有与其他股民同样的困惑。

7月2日 星期四,上证指数跌3.48%

又来陶然亭,晴空无云,门口的牌桌周围依然热闹,但交易部大厅却比前一天冷清,没有人想好好说话,气氛有点压抑。

昨天的保安很有礼貌性地给记者打了个招呼,若有所思。我就借口看屏幕,快速走入人群。转了一圈,没有人扎堆聊天,索性就站在前台。几个昨天认识的人匆匆走过,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昨天又进了,但今天早上赶紧出来,赔了500多。”昨天的保安过来,主动与记者攀谈。“都是听你昨天说,出手救市,我才进入的,要不然我肯定不会再买。”言语中他有些怨恨。

问及这几天大跌时的营业部情况,保安向记者坦言,“有一半人很紧张,但另一半人不在乎,基本就地卧倒不动。”很多人都在困惑,为何现在利好消息满天飞,指数和股价还是天天大跌?

“我认识一个人频繁割肉,最后30万变3万。”昨天见到的大爷,再次向记者明确他不会轻易割肉,他曾经有个朋友买股票后,每天过于紧张,过度操作,频繁割肉清仓,最后被老伴关在家中,禁止炒股。

“你有多少肉可以割,割肉不正是机构希望的么?”眼看到了中午饭点,大爷丢给记者这样一句话,颤巍巍起身离开,背影给人久经沙场的感觉。

位于营业部一角的报栏中,展示的是包括上证报在内的几大证券报重点版面,前来阅读的人并不多,倒是又支起来的几个牌桌还能聚起来些人气。临近午盘,交易部人气渐失,大家心情都低落,记者也默默离开。

7月3日 星期五,上证指数跌5.77%

周五上午,再次来到陶然亭。刚进交易大厅,就远远看到大屏幕全绿,尽管外面的阳光很好,但交易部里股民的情绪却显得格外阴沉。报栏前,三五个人在大声说话,气氛有些紧张。

一位头发油光的人恶狠狠地对另一个人说说道:“你让我昨天下午抄的底,看看今天成什么样了?要不是你说国家要继续救市,我肯定不会补仓!”

“你在这里抄底,明天就在这里跌;你在那里抄底,明天就在那里跌。左右开弓地打股民,股民都被打懵了。”这位投资人看似调侃,可言语中明显带着些情绪。

经过一周快速的暴跌,有股民愤愤地说,从盘面上看,有不少大单在不计成本地砸盘,看来庄家和机构的资金明显在跑。“国家救市,他们却跑,一定要把这些人揪出来,好好整一整!”

“你看那边,已经跌懵了,都对着交易机看一个多小时了。”有人指向交易机,一个中年大叔模样的投资者,穿得很得体,但满头大汗,对照手里笔记本,正在交易机前紧张地操作。

中午10点半后,一波神秘的资金开始慢慢托底,市场的低点也开始一点点抬了起来。到了11点,甚至不少前期热门的创业板股票,开始逆势翻红,甚至直逼涨停,营业部的气氛也开始活跃起来。

刚才还看到不少无心交易的股民,在旁边打牌聊天,一会就看到不少股民来到股票机前,敲打着交易键。“很多票开始动了,我还有些子弹,是否到了抄底的时候了。”一位股民一边填单,一边将信将疑地问着身边的股友。

临近午盘,创业板翻红,上证指数也颤巍巍地收窄了跌幅,近乎翻红。营业部的氛围也开始热闹起来,有的人干脆不看了,也有人猜测周末会不会有利好,但也有人开始担心下午会不会类似前两天的午后“跳水”。

尾声

下午的情况正如一些担心的那样,收盘暴跌5.77%,至此,过去一周上证指数暴跌12.07%。如果将时间拉得更长,本轮市场最大跌幅近30%,更有上千只个股被齐腰斩断,这对于A股股民而言,无疑是无法承受的。

这个周末,各种“利好”纷至沓来,从21家券商的高层和25家公募基金高管齐聚北京金融街,到28家创业板和50家中小板公司发出维护市场稳定的倡议书,再到沪深两市28家新股公告暂缓发行,一时间“救市”之声空前。

“一切就像是电影,比电影还要精彩;如此真实的场景,让我分不出悲喜。”尽管这个周末北京上空的天气略有雾霾,但股民老王的心情,却如同摇滚歌手许巍演唱的《晴朗》,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晴朗。

在周五交易日结束后的短短30个小时内,老王的心情一度上演“过山车”,从不忍直视亏损的难眠之夜,到次日被朋友圈接踵而至、或真或假“重磅”消息的震撼,再到午后至晚间各大利好纷纷得以证实后的激奋。

眼看距离周一开盘只剩下最后十几个小时了,老王在短暂的兴奋后,还是有一些焦虑,“市场会不会又像前几次那样高开低走,甚至再尾盘杀跌?”在这一轮急跌中,老王和无数普通的股民一样,备受资产浮亏与身心煎熬,但他们仍心存期待。

“我毫无指望地等着我的戈多,这种等待注定是漫长的,我在深似地狱的没完没了的夜里等待,生怕在哪个没有星光的夜里就会迷失了方向……”《等待戈多》中的这句台词,却像是在诉说这些股民的心声。
(来源:上海证券报)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