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梦魇:希腊退欧 欧元集团分崩离析?

作者:祁月

欧元缔造者的噩梦有可能变成现实。

斯洛文尼亚财长Peter Kazimir对近期希腊曲折迂回的剧情发展总结出一句话:自希腊公投说NO之后,欧元缔造者的噩梦——一个成员国将离开欧元区,破坏欧元集团的完整性——似乎将成为真实的情景。

他之前还引用英国著名诗人Dylan Thomas的诗句发了Twitter:“我们不会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我们团结地站在一起,我们需要尽快对此作出反应。”

未来将如何反应呢?如果仍借用Dylan Thomas的诗句,很有可能的情形是:愤怒吧,为不可避免的欧元的死亡而愤怒。

彭博社文章称,从摩根大通到巴克莱,分析人士均预计,希腊将脱离欧元区。

摩根大通高级欧洲经济学家Malcom Barr在周日发布的研报中称:“尽管局势仍在变化,但希腊退出欧元区这一点似乎概率更高而不是更低。”他还强调,这种可怕的事情将发生在混乱的情况下。

巴克莱也认为,“如今,退欧是最有可能发生的情景了。鉴于希腊拒绝了国际债权人提供的债务解决方案,现任希腊与欧洲领导人达成协议将极其困难,让国民接受国际债务解决方案也是个大难题。”

Malcom Barr表示,在希腊公投说“不”之后,目前有两种力量正在对抗竞争:因债务解决方案而施加的政治压力,以及希腊国内银行机能失调的影响。

华尔街见闻提及,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将于周一晚间在巴黎举行会谈,讨论如何对希腊公投结果做出回应。

对此,Malcom Barr认为,未来几天的会谈将以意见分歧而结束。奥朗德和其他领导人可能倾向于认为,谈判应当立即重启,以求达成一致意见。而其他领导人则可能认为,短期内与与底气更足的齐普拉斯重启债务问题谈判将更加困难。

此外,华尔街见闻还提及,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计划于本周一下午举行电话会议,以决定是否对希腊金融体系提供更多支持。

Malcom Barr认为,

紧急流动性驰援(ELA)规模如今可能将按日延期。预计欧央行此时很难增加希腊风险敞口。这意味着,希腊的银行很可能越来越缺乏现金,电子支付的接受程度将迅速下降。

希腊央行和财政部有一个联合委员会,负责对必需进口品优先付款。然而,这些仅仅只是媒体报道,这些程序在后续方面存在实际问题。希腊进口商的购买请求被推迟。出口商们则发现,他们很难获得欧元货款,因为客户不希望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与希腊的银行系统发生任何不平衡。目前很难预测这类问题涉及的资金规模。但我们预计,此类问题将在未来大量出现。

这表明,我们未来将看到两种力量的对抗:一支力量是政治压力。尽管一些北欧成员国反对,但总体上,希腊将承受接受债务解决方案的国际压力。另一支力量是希腊国内银行机能失调对经济和社会造成的越来越大的影响。后一种力量不可预测:它可以在现任趋向倒台的过程中自我显现,也可能在国内激发出更多“被围攻的心态”。

希腊将在7月20日向欧央行偿还35亿欧元到期债务,这可能成为我们预期的触发时点。但我们认为,如果谈判取得进展,届时这比债务可能会通过SMP利润转移、短期ES贷款等一系列机制而得以解决。

我们的基本观点是,希腊国内机制不正常的银行体系所施加的压力将促使谈判时间压缩至短短几周之内。在这种压力下,有可能会产生一种诱惑,即希腊要求就留在欧元区举行新一轮公投,要求国家开始发行IOU(注:简单地说本质上是借条)或类似的产品,并将这些产品授予法定货币地位。一旦希腊国民发现他们的养老金是以这种形式发放的,那么,希腊的银行将进一步丧失偿付能力。

与此同时,我们预计,至少有一些国家将不急于设计新的债务救助项目,这些国家的议会也将很难批准此类希腊救助方案。

这是一条我们预计可能性很高的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路径,这种事情可能发生在极其混乱的情况下。或许,其他欧元区国家将同意一个合理的迅速的解决方案,或者欧央行将提升ELA规模,以令其足够保持希腊银行支付体系所需的最小活力。也许不正常的银行业机能失调压力将迫使齐普拉斯下台,随后,希腊可能与债权人达成债务解决方案。但至少目前来看,我们将看到希腊更可能退出欧元区,而不是留下来。
(来源:华尔街见闻)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