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头掀桌子的新生代

 作者:卢泓言

来源:卢泓言

每次看到tmd和小米蚂蚁并列出现,总有点不舒服,只看面子不看里子的思路根深蒂固。同样是500亿美金以上的新兴小巨头,蚂蚁自己是一类,它是巨头的附庸,不是独立成长的,跟bat或者tmd并列不符合它的本质。滴滴和小米是一类,它们在一个新领域独立长得够大,混上了桌子,但没有影响格局,只是填充老版图的空白。头条和美团是一类,在新领域长大,却有意无意撞进了老巨头的行军路线和狩猎禁地,遭遇重火力阻击,它们正在改写版图。它们每前进一分所受到的外在阻力和迸发出的内在张力是跟其他人不同的。能掀桌子,才算得上名副其实的新生代。

小米上市,马云和马化腾掏了一亿美金站台,但马化腾不会为头条站台,马云不会为美团站台。老家伙不会给掀桌子的年轻人撑腰,而这正是年轻人的荣誉。小米和美团上市,如果我有一毛钱可以买一家的股票,我会选美团。小米估值不高的原因之一,它的基础是竞争激烈的硬件,互联网业务未成大气候,至于物联网能不能掀桌子还不清晰。我期望我的哪怕一毛钱也可以被用来改变旧版图,跟掀桌子的年轻人站在一起。人间正道是沧桑。沧海变桑田,桑田变沧海。相比一个还在迅猛增长和扩张想坐102年的老巨头,一个掌控50%网民时间投中一半以上独角兽的老大哥,我还是更想押注给新陈代谢的自然法则。

新一代是不容易出现的,即使冒出头也很难真的掀翻桌子,我们在bat版图里已经有至少10年。2010年新浪微博横空出世,我在腾讯内部感觉到风声鹤唳,黑云压城,有点懵。一个老大说,格局可能要变,以前是三家,可能变成四家。当时人一下就醒了,原来如此。新势力常有,掀桌子的人不常有。不过新浪还是给摁下去了,归依了巨头。360曾经煞气十足,也给摁下去了,雷军的米聊和丁磊的易信都给摁下去了,京东和搜狗也被摁住了,还有谁?美国也是一样,冒出头的要么被收购要么被山寨,铁板一块。中国这两年上市的公司,有多少家生命线是握在别人手里的?表面上热闹,实际上荒凉。

历史告诉我们,能掀桌子的人都不是正面进攻,而是向前看。正面进攻的不是新一代,而是老脑筋,是想不开,是侥幸。比如米聊和易信还有来往,也包括一直在阿里影子里的京东。人间正道是沧桑,向前看,我脚下的沧海变桑田,你脚下的桑田变沧海。信息流截走了搜索的需求,分流了搜索的广告。短视频截走了刷朋友圈和玩游戏的时间,让年轻人有了一个更为开放的无负担的社交空间,而不再守着承载了现实和岁月之重的微信。这就是头条。马云老说的心中无敌无敌于天下,既然心中没敌人那有的是什么,向前看。现在百度扑信息流腾讯扑短视频,两个老家伙盯着头条一个年轻人练。

美团也是如此。刘强东在2013年发布一个O2O的愿景。一年内在主要城市实现15分钟把超市商品送到家。把城市分成一个个小格子,保证任何时刻总有一个京东送货员在里面,格子里任何客户任何时间需要任何商品,15分钟内送过去。5年过去了,离这个目标更近的是美团。美团送的是餐,频率最高的品类,一天两次,第二才是生鲜,一天一次,再次才是其他东西,包括传统电商。占据最高频率的品类,更容易把基础设施和能力打磨好,从上往下俯冲。本来京东投资饿了么,要相互借力,可最后被阿里95亿美金买走,这好像是国内最贵的现金收购。一直跟在阿里后面的京东完美错过。

在未来跟阿里正面交战的更可能是美团而不是他人。阿里收了饿了么,对应美团外卖,再有盒马鲜生,对应小象生鲜,丰满各种餐饮业态,再加上传统电商的势能,一起向美团压下来。美团一开始瞄的是服务,吃喝玩乐,阿里做的是商品,服务和商品这两大类消费,服务最近几年开始比商品多,而且会越来越多,估计不用二十年服务会是商品的两倍。阿里如果不进来,大位就得让出来。美团从服务和商品的交界点切入,餐,有时候是商品比如生鲜,有时候是服务比如团购和点评,有时候既是商品又是服务比如外卖。它在同时积累两个大类别的能力。

在餐饮业积累的能力很宝贵,因为餐饮业难。生鲜容易腐坏,完全不标准化,即使同一类别也千差万别,用户感受也千差万别,对时间、数量、配合上的要求极高。这要求要有端到端的视野,从田间到餐桌,要求干脏活苦活的决心,精密的系统控制,还要有很多钱。可是一旦走通,它所磨砺出来的能力又足以对相关行业造成俯冲。从送外卖到送生鲜和送商品,是高频对低频的俯冲。从打通餐饮到打通其它,是高难到低难的俯冲。王兴说的「吃好活好」,吃是根本,不仅人一天吃三顿,而且它最难,吃好才有活好的基础,能吃好就可以水到渠成的活好。

掀桌子的人好像必然是新物种才行。美国有Google/Facebook/Amazon,中国有bat京东。美国有Uber/苹果,中国有滴滴小米华为。可美国没有今日头条没有抖音,也没有大规模的外卖,也没有美团这种Amazon for service,紧贴土壤的原创。向前看,用任正非的话说是攻入无人区,没有既定规则的世界。在无人区里,巨头的重力最小,它们经验和资源的效能最低,基础牢靠的年轻人应该大胆进入无人区。张一鸣是巧,巧在产品能力,进化能力,感悟能力,变化。王兴是稳,多业务、长链条、低毛利的长期坚持的耐心,不变。一巧一稳,到极致都大有作为。

我觉得不是偶然,掀桌子的人做的都是最紧要的事,这是思维深度决定的,第一步决定了你能走多远。美团做的是吃进肚子的东西,人的第一需求,这对应王兴的稳。头条做的是看进脑袋里的东西,影响精神和思维,这对应张一鸣的巧。这两样东西做好还是做坏,后果很严重。相比之下,手机是不是便宜了200块,出租车是不是好打,是用手机支付还是用现金,lv包包是不是假货,都是小事。判断一个人,先看他做什么,再看做的有多好。我高中时特别喜欢计算机和作文,都是市里一等奖,高考志愿纠结了好久,都放不下,说不出的难受,最终还是选择做记者而不是程序员。这个选择反映了我的本性,定下我的一生。

越紧要的事,就越有不可承受之重。比如头条应该告诉我们,看抖音多了人会不会更没有耐心,会不会削弱「延迟满足」的能力,这是张一鸣自己很看重的能力。比如美团应该告诉我们,每天产生的海量饭盒有多少回收了,剩下的需要耗费多少自然力才能消解掉。期望头条有一天可以用数据告诉我们,使用抖音的人在视野扩展和亲情关系上都在改善。期望美团可以告诉我们,通过控制源头和优胜劣汰,食客吃进肚子的抗生素和重金属比上一年降了多少。年轻人要有年轻人的样子。就算掀翻了桌子,扛得起责任才是生门,如果一直被竞争绑架还是死门。

最后临时决定加一段,再给点力。2014年今日头条还很小,我因为文章被头条抄袭而猛烈骂街,骂得它不敢抄。后来头条大了就开始给作者发稿费,虽然不多,我觉得一个正经和勤奋的自媒体,平台的稿费加上读者的赞赏,基本吃喝就没问题了。这个保命钱很重要。卖艺能糊口,才不会去卖身。2017年拿到40亿美金融资,王兴说美团进入新阶段,要做「社会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如果其他人这么说,我不会放在心上。王兴至今出差都住经济酒店,有一次对方企业给定了五星,他也没去住。这个人说的话,我还是有所期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