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何重?生命何轻?—致所有来过,以及还在股市的投资者

你来股市,不是来赌命的

周末再次传来有股民轻生的消息。这已经是最近两天传来的第三例类似信息,虽然我并不知道信息的真伪,而且也发自内心希望这只是又一次的以讹传讹。

 

传递消息的朋友同时给我转了另一句话:如果愚蠢和贪婪不被惩罚,那么思考和创造就会被压抑。这是生活的自我进化——逻辑正确,但,谁又没有愚蠢过?谁又没有犯过错误?如果一个冲着更美好生活的原始出发点,换来的是生命之杯的破碎,就算我是站在铁轨边,又怎可能做到旁观式的视若无睹与心平气和?

 

股票何重?!生命何轻?!

 

你来股市,不是来赌命的!你只是希望获得一定的财富腾挪空间,能够在某些特别节日给跟了你20年,勤俭持家的老婆买一身不算天价,但老婆一直不舍得买的碎花连衣裙,能够咬咬牙给刚考上大学的女儿奖励一部最时髦的苹果6手机以便不让孩子在同学面前显得太寒碜,能够在哪天被老板骂了后牛逼哄哄地冲全部门大吼一句哥今天不爽,谁陪哥喝几杯?下班后海底捞,能去的全去,我买单!

 

你要的,不就是这样平凡、琐碎但却弥足珍贵的简单幸福吗?这些难道不足以支撑你人生的色彩与斑斓吗?股票投资,能财富自由最好,不能财富自由,那又何妨?你不是亿万富翁,丝毫不会影响你人生的丰满与快乐。你就那么笃定李嘉诚的烦恼一定比你少?快乐一定比你多?

 

纵身一跃,貌似一条汉子,貌似对契约的尊重:愿赌服输,自我惩罚与放逐。但何尝不是一种对责任的逃避和生命的亵渎:从此以后,你可以清静无扰地走了,天堂路上,不再有股价的翻飞。但,对于你身后的所有人和事,从此生亦何乐?死亦何哀?!

 

最关键的是:如果连死的勇气你都有,那你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点耐心,再给时间一点时间?

 

所谓投资,不就是一个时间的游戏吗?最坏最坏的结果,按照目前3686点的指数,以及每天300点的下跌速度,最多还有12天,大盘就跌没了,就再也不会有下跌了。12天,你熬不过去?12天后,你认为世界会全消失?

 

投资就是个时间的故事游戏,人生又何尝不是。时间会不停流淌,人生会有起起落落,股市的的崩盘会否一直延续并不确定,但365天以后另一个火热的夏天会到来是确定的。这正如罗大佑在《光阴的故事》里所唱的:过去的誓言就像那课本里缤纷的书签\刻划着多少美丽的诗可是终究是一阵烟\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

 

是的,我想说的是:只要不死,总能出头!

 

格隆近乎狂热地喜欢投资这个工作,所以我能做到十几年如一日地研读一份份报表。因为这是在我看来唯一一个不需要求人,只需要靠自己的勤奋努力就能实现自己梦想的地方,也是唯一一个很多人远比我聪明,远比我有家庭背景,远比我有资源,但投资结果却很可能远不如我的地方。我也曾犯过大错,甚至遍体鳞伤,但感谢佛祖,那些都过去了。今天我能在投资领域举重若轻,只是因为一个原因:

 

我一直让自己活着。

 

如果还是没听明白格隆在说什么,不妨复习一下这个小故事:1922年上海股市崩盘,一夜之间无数人倾家荡产,这其中也包括一个做券商的年轻人,他竟一时走投无路,负债累累。但他没有上天台,因为他知道股票,乃至金钱并非自己生命的全部。这个年轻人叫蒋介石,他几乎左右了近代中国半个世纪的历史。

 

 

做投资,万万不要与时间较劲

如果能理顺投资与时间的关系,其实大多数我们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就真的都不会发生。我们之所以在股市不断犯错,甚至万劫不复,只是因为我们天真和自以为是地以为投资就是自己和股票两人之间的事,忽略甚至压榨了时间。

 

其实投资绝大多数时候是由你和时间来完成的,这如同酿酒,发酵的过程只能交给时间。如果整个投资过程,你都事必亲恭,完全没有时间的戏份,你就自求多福吧:佛祖也不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下面这是一篇老文章,格隆写于2008年的9月的藏区之旅,之所以今天重新拿出来分享,是因为格隆无法正儿八经板起脸把时间与投资、与生命的关系说得比这篇文章更透。

 

每次进藏,都会把郑钧的这首歌听一听,酣畅而空灵,很类似这次去看直贡梯寺天葬台的感觉。

 

简单掐算,这是我第9次进藏了。藏区是一个没有时间概念,也没有空间概念的地方,似我辈日日浸淫在股票领域忙碌的俗人,每次进藏感觉都一如回到阔别的家乡,轻松而愉悦。

 

时间所限,这次只是定点去了几个地方:塔尔寺、青朴山、德仲温泉与直贡梯寺天葬台。

 

这是第三次去塔尔寺了。很幸运地拜谒了上师十三世达赖转世灵童之一的格嘉活佛。活佛1935年出生,22岁即被推举为黄教六大主寺之一的塔尔寺的法台,1958年因为法台身份蒙冤入狱,直到22年后的1979年平反。平反3年后的1982年,活佛遁入深山,杜绝人迹,祈寒溽暑,闭关坐禅,直至11年后,即1993年方才走出深山,祈福大众。狱中22+深山11年,一共33年,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个33年?!

 

上次来的时候活佛闭关,抱憾而去。活佛的小院在前山,简洁而安静,一如它的主人,沉静而淡定。活佛今年73了,身体明显差了,作为塔尔寺的法台,管家告诉我活佛已经很少参与塔尔寺的日常事务了。但精神依然矍铄。获得这样一个阅遍人世沧桑的高僧的赐福,实在不虚此行。沐浴在活佛小院近乎透明的阳光里,就想起明朝三大才子之一杨慎的那首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记得当初一看到这首词就被其中蕴藏的那种骨子里的大气所折服,想着是怎样一个人,需要经历怎样的沧海桑田,才能如此气定神闲地指点生命,蔑视时间。杨慎与解缙、徐文长并称明代三大才子,少即聪颖,“天下无书不读”,乡试、会试、殿试三试第一,历任三朝首辅,在最辉煌的时候贬戍云南荒蛮,30年后终老戍地。30年的发配生涯于杨慎而言,应该就类似佛家的闭关苦修吧?或许,只有这种经历过极致辉煌与贬谪的起落,方可能对生命与时间如此淡然?

 

离开塔尔寺后一路奔波到青朴。青朴山依然显得那么静谧,雅鲁藏布江从山脚缓缓流过。这个地方对我有一种魔幻般的吸引力,每次来藏区,我基本都会来这里坐坐。青朴山是整个大藏区,包括青海的玉树、果洛,甘肃甘南,四川的甘孜、阿坝,云南的香格里拉以及整个西藏的佛教徒苦修的地方。众多苦修者一路等身长头磕到拉萨后,多半来这里落脚,挖个简陋的山洞,然后开始没有时间终点的苦修。这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财富,没有名利。有的,只是日升日落,以及雅江水从未停歇的流淌,从吐蕃立朝以来的一千多年来一直如此。

 

我总在想,我们俗世的人是不是过于在意时间了?我们希望短期事业辉煌,我们希望半年的投资能赚取一辈子的钱……。过于压榨时间,是否是对时间的亵渎?是否会受到时间的惩罚?能够把时间视做没有价值资产的人,是否反而能创造更多的财富?

 

德仲温泉在墨竹工卡县一个偏僻的角落,人迹罕至,我在这享受了难得的漫天雪花中泡露天温泉的待遇。一起泡的藏民都很友好,来自那曲的一个小伙不断把温泉中游动的两条蛇放我身上。他说这是神蛇,一直生活在这个温泉里,能带来福气。

 

2天早上依然雪花飞舞,这种天气里,我们的越野吉普是今晨唯一来到直贡梯寺的车辆。花了40分钟从寺庙徒步攀到天葬台,看看腕表,海拔4300米。

 

直贡梯寺天葬台位置非常好,四周全是雪山环绕,山下就是山谷与河流,显得非常空灵神圣,在全藏区都是最著名的天葬台,远在拉萨的人死后也有很多拉到这里来天葬。我们到的时候,正开始一个天葬过程。见惯生死的天葬师非常坦然,很随意甚至是略带优雅地进行着手里的工作,翼展足有我们吉普车宽的秃鹫则不断在空中盘旋。半小时不到的时间,一具尸体完全消失,找不到任何痕迹。尘归尘,土归土,似乎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一样。

 

看完后唯一的想法是珍惜现在。可以确定,我们最终都会离去,但股市经历再大的股灾波折后会依然重新红火。从容淡定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境界。简单而幸福地生活下去,死亡时我们都会一模一样地回归大自然,复杂而费尽心机的生活,靠秃鹫无法带入天国。

 

飞机降落成都时,晕晕乎乎,我明白这是平原氧气太多,醉氧。

 

是不是氧气少点,我们反而能更清醒地思考?

 

 

永远给自己的错误留点空间

Everything happens for e reson。在中国有一个更简答粗暴的词汇:no zuo no die。这次暴跌的很多悲剧,都在于“太满”。满则溢,做投资不给自己的错误留下回旋空间与退路,是最愚蠢的行为——始终记住,你不是万能的上帝。

 

最近股市的不断爆仓强平事件,让我回想10年前发生的一件小事:当时我和公司总经理一起考核两个优秀研究员,以确定聘任谁做基金经理助理。甲研究员财经科班出身,美国常青藤留学,对市场热点触觉敏锐,经常能推荐出很妖的大牛股,而且每日工作充满初生牛犊一样的激情并颇为自诩。相比较而言,乙则相形见拙不少。性格平和得近乎木讷,过往推荐的股票整体表现尚可,但离大牛股的差距甚远。最关键的是,在来我们公司做股票研究以前,他是做期货投资的,最后因为爆仓而一度导致生计都成问题。我认可甲的精明与冲劲,理所当然推荐了甲,总经理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乙。我问为何不选甲,总经理的回答是:投资是高风险的,一定会犯错。但乙不会犯大错,因为他被打痛过。没被真正打痛的人很难理解投资的精髓并身体力行。

 

我颇不以为然,也没追问他投资的精髓是什么。因为依照我过往的投资经历,虽然也不断有投资失误,但总体上是赢多于输,我自以为已经经历了很多风浪,很懂投资了,心气也越来越高,对投资的利润回报要求也越来越高,并相信自己完全能够做到。总经理在就任本公司老总以前是一家证券公司自有资金管理的负责人,也就是市场俗谓的自营部老总,创下过无论牛熊市,自营资金过往连续10年不亏钱的投资记录。以我当时的眼光,我觉得该业绩很好,但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耀眼,更不是不可逾越。

 

事后证明,乙管理的基金业绩没有任何一年在同行中算得上出类拔萃,但长期复合回报绝对堪称优异,而且业绩的波动性与回撤都很小,给人的感觉稳如磐石,并理所当然吸引了很多长期资金的信赖与申购。而很快我自己也受到应有的惩罚:我的组合踩上了一只地雷股。这一只股票的投资失误几乎葬送了整个组合当年前8个月辛辛苦苦挣下的大部分利润。用痛彻骨髓、追悔莫及都已不足以形容这次投资错误对我的冲击:作为一个投资老手,我几乎犯了所有投资领域能犯的错误。

 

回过头看,这种大的投资失误的可怕之处在于两点:

一是看似偶然看似小概率事件,但其实如同病毒一样植根于你的投资习惯与投资逻辑上,风险事件是大概率会发生的,只是迟早而已。

二是,这种风险事件一旦发生,足以致命,尤其是没有留下回旋余地的情况下

 

现在我能理解10年前总经理的那句话了,虽然代价高昂了点:投资是高风险的。我们一定会犯错,而且往往犯了错还浑然不觉。

 

事实上,所谓投资,简而言之就是把现金资产变为股票资产然后再变为现金资产的过程。如果不考虑通货膨胀因素,那么现金是最安全的资产,一旦现金转化为股票,就是把资产曝露在了风险中,此时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甚至是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风险的防范与控制——实际就是为可能的错误保留回旋余地,或者叫缓冲垫。从这个角度说,投资的核心是防御,是风险风范,与投资利润无关。任何与此相冲突的投资行为与习惯,如运用高杠杆、股票集中度偏高、高仓位甚至满仓操作、痴迷和追求暴利与所谓的牛股等等,都必须修正,否则,所谓的小概率风险病毒会在一个看似很偶然的条件下突然发作

 

你不能指望每次都有那种幸运:病毒被消灭 ,你还活着!

 

 

取势,明道,优术:财富因何而来,又因而而去

下面这部分内容格隆写于517日,彼时市场仍火热,人人都自认股神,没有人会在意文中的内容。但现在回头再来看这篇文章,也许能够有更深的体会:张三还是那个张三,李四还是那个李四,六娃还是那个六娃。

 

每轮牛市都会创造很多临时性的股神与富翁,甚至是上帝:据说镇上做拉面生意的王六娃现在非常反感乡亲称呼他的本名,因为他不听任何消息,完全通过自己研究并买入的创业板股票组合已经上涨超过了3倍。

 

一旦牛市结束,能保持硕果的人其实寥寥无几。张三还是那个张三,李四还是那个李四,六娃还是那个六娃,只是多了一点酒后与子孙辈的回忆谈资:想当年……

 

过去20年,A股和港股像样一点的牛市,加起来不下10轮了吧,你身边有多少人因此而进入了财务自由?

 

财富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很多时候,你并不知道它因何而来,又因何而去。但有些基本的原则是亘古不变的:其实很多时候,财富的来去与多寡,与你直接谋求财富的手段(学以致用也罢,辛苦打拼也罢,坑蒙拐骗也罢)并无太大关系,而是与你的视野,你的人,你的品有莫大关系。所谓取势,明道,优术:手段是术,人与品是道,大环境是势。财富因势而生,会为道而停留。术面前,财富永远只是过客

 

听起来很玄,简单文雅的解释是:无论多么卑微与渺小,都永远把自己置身在历史潮流中,先做人,去追随并承担,再聚财,去分享和帮助

 

再简单粗暴一点解释是:让自己有点逼格!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不是为了装,是为了让自己更有资格接近和管理财富:绝大多数时候,我们拥有的财富,只是暂时替佛祖代管一下而已

 

财富因势而生。没有美国持续200多年的国运上升,断然不会有巴菲特的投资传奇。没有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厚积薄发,也断不会有今日中国层出不穷的技术创新与迭创新高的“神创板”。这就是格隆一再强调的:很多时候,我们只是赚的一个大趋势的钱。有了这种谦卑而清醒的认知,你才不会偶有所得而志得意满,得意忘形;你才知道暂时替佛祖管理钱财的真正含义;你才知道幸运赚了钱以后去帮助你的亲朋乃至身边的陌生人是应有之义;你才知道分享的天经地义与快乐;你才不会在朋友圈一而再再而三去晒自己推荐的票涨了多少:那是牛市的功劳,与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镇上王六娃选的股票,丝毫不比你差。

 

格隆的家庭成分上溯三代据说是地主,家里颇有积粮,但很快被后进门的太奶奶败光,父亲也是在家道中落的情况下向家里要挟,宁可饿死也要读完小学。这在50年代的江汉平原算高学历了,因此他才有机会在解放后做了当地行政长官的公社书记。但很快“四清运动”,父亲被批斗和狠打,好几次都差点跳河自杀,好在贤淑坚强的母亲坚决站在父亲一边并把他保护了下来。后来又几经沉浮,但父亲从未消沉和退缩。后来格隆大学毕业,也是父亲力排众议,坚决支持我走向远方:呆在巴掌大的地方,你能看得见什么?

 

终其一生,父亲都只是一个没离开过楚地的农民。但我总在想:以父亲的大局观和禀赋,如果他的青春岁月是在中国真正崛起的今天,他做得一定远比我好

 

多数人之所以只是凡人,是因为他永远不会把自己的思考方式和行为方式上升到一个与历史趋势哪怕略微挂钩的高度,而是甘于做一个完全无关历史的局外“小人”:蝇营苟且,自得其乐,与家国无涉,与族群无涉,与责任无涉。

 

取势而后借道。财富因势而生,为道而停留

 

纣王无道,起而伐之!人尚如此,何况财富这种有灵性的东西?!道就是你的思考方式,就是你的行为逻辑,就是你的格局你的财富、你的成就、你的事业不会大于你的格局。一个境界低的人讲不出高远的话,一个没有使命感的人做不出有责任的行为。

 

事实上,你能发现身边这种无道的人比比皆是:比如阿里巴巴上市前,很多人攻击马云拿了日本人的钱,是在替日本人赚中国人的钱,并义愤填膺号召抵制阿里。且不说在马云的电商急需要钱一筹莫展的时候,你为何没有日本人孙正义的眼光去投资马云,就算马云真的替日本人挣了钱,干卿何事?你为何不是去赞赏马云在所有人对电商嗤之以鼻时候全情投入的果敢?为何不去思考为何崛起的商业模式会是电商?为何不去思考怎么是马云,却而不是自己?

 

类似的案例是:格隆汇遍布全球50多个国家的会员深度的研究与挖掘,经常能发现一些不错的潜力标的,在格隆汇平台分享后,似乎会对价格产生一定影响。有一个研究员写了一篇文章,大义凌然质疑格隆汇研究上市公司并无偿分享的这种互联网研究模式。

 

是的,他不是探讨研究文章的逻辑成立与否,数据真实与否,模型假设科学与否,结论可靠与否,而是站在道德高地上指责用互联网平台做研究这种模式,以阴谋论的假设来推测会员做深度研究的出发点,而且文章字数多达数千字:写数千字需要多长时间?以格隆经验,正常3个小时是要的。有这个时间,如果是一个多少还有点水平的研究员,是不是已经足以读5份上市公司报表,然后在这5家公司里挖出一个潜力股了?

 

《史记·项羽本纪》有这样一段记载:“秦始皇帝游会稽,渡浙江,梁与籍俱观。籍曰:'彼可取而代也'”。

 

项籍者,下相人也,字羽。

 

随喜,赞赏,容人,助人,习人之长,补己所短,以做大做强自己,这是正道。挑刺,诋毁,自以为是,冷嘲热讽,这是歪道,一种恶习,它反映的是你的虚弱与不自信,你的不思进取与消极懈怠。采取这种思维与行为方式的人,大多数只有资格在台下风言风语。事实上这种看似一言既出,内心舒爽的风言风语或许不利人,却必定损己:因为它会蒙蔽你明道、取道的努力与方向,戕害的只是自己,而且浑然不觉。

 

相由心生,境由心造。当一个人具备包容而进取的心态时,他的思考才会是正面的,他的表达才会是正面的,他的行为才会是精进的。不怕念起,就怕觉迟,每个人内心都有阴暗的一面,当内心沉渣泛起时,努力让自己阳光一些,让自己往有光的地方靠拢。这不是为了装高大上,只是为了让自己更靠近正道,让内心不至于那么憋屈,让自己活得更真实

 

成大事者,取势,然后必须明道:随喜心、包容心、利他心,懂得认同别人、懂得学习他人。

 

财富因势而生,为道而停留,借术而集聚。取势,明道,最后才是优术。

 

拥有了势和道,为你停留的财富一定已经足够你使用了。术再精妙(比如你能一枪毙命),或者再有瑕疵(比如你常常因为与生俱来的恐惧与贪婪而舍大取小),都已无关大局和无伤大雅,因为它决定的只是财富短期的集聚与消散,与财富的停留与否没有任何关系

 

术永远只是一个不可能完美的工具。能看懂甚至精读财务报表的人大把(网上见识过一个知名度很高,财务知识娴熟,分析财务作假一套一套的人,但他的投资结果只能用一塌糊涂来概括),你真的可以不必去精通,也不必熟悉阿尔法、贝塔,你也不必抱怨自己一直无法克服恐惧与贪婪——这些都不会对你的财富积累产生根本性影响。

 

根本性影响的是什么:取国势,走正道,拿你该拿的

 

正在伏案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格隆收到好友多吉才让从西藏吉隆镇发来的短信:格隆兄悉知:刚从聂拉木抵吉隆,吉隆已不复往日。

 

短信让我悚然心惊并生出一种虚幻感:我辈日日浸淫股市,几千里外的藏尼交界处发生的连续强震,貌似与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那里的地震死亡人数实实在在已经超过8200人。

 

多吉是川西汉藏混血,在成都拉萨经商多年,拥有西藏最大的文化与旅行综合企业,多年前在珠峰大本营与格隆相识,一见如故并结伴同游吉隆、尼泊尔。多吉一脸罗马雕塑一样的五官,常常成为我们旅行路上被美女骚扰的对象,但我们能成为挚友,则更多是因为他身上几乎与生俱来的悲天悯人情怀:他关注他家乡、他生活土地上的每一个细节变化,并力所能及贡献他的力量。这次尼泊尔二次强震,他放下所有公司业务,第一时间筹集了资金和队伍赶赴聂拉木和吉隆。临行前,格隆特意要求他去往吉隆时看看朗萨,一个在日喀则读高二的美丽藏族女孩。3年前格隆非常荣幸请求到支持她学业的机会:不为其他,只因凭她的纯洁、善良与虔诚,理应比我更值得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

 

朗萨家正好在破坏严重的藏尼交界处的吉隆镇吉普村。自从地震以来,我一直未能与她取得联系。

 

北京时间18:52分,格隆再次收到多吉的短信:格隆兄悉知:朗萨安好。我已快24小时没合眼,先咪一小会。

 

谢天谢地。

 

好人,好梦!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