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赚了钱,会分给肖钢吗?

这几天证券圈子漫天疯传一则信息:尤良凯同志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党组书记。肖钢同志另有任用。在末尾还煞有介事加上一句:消息还没考证过,刚收到。

 

就这么一个粗劣滑稽,以讹传讹的无聊段子,但还是有大量投资圈人士一本正经转发甚至拍手称快,这其中甚至包括一些专业研究员:这是和证监会、和肖钢有多大仇恨啊?

 

弱弱问一句:亏钱了,你找证监会。赚钱了,你会分给肖钢吗?

 

股市是个名利场,每个混迹其中的都有自己的活法,高尚也罢,猥琐也罢,叱咤风云也罢,苟且营营也罢,但有个底线原则必须坚守:有且只有一个人能够、需要对你的账户负责——那个人就是你自己。其他任何人,与你的盈亏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赚钱了,自以为股神;亏钱了,全是他人的责任,你以为股市是你娶的童养媳?

 

认赌服输是一个赌徒的最基本素质。在游戏规则公开、一致的前提下,你输钱唯一的原因一定是你自己的技不如人。过去两个星期A股的下跌如同照妖镜,让很多“股神”都显出了原形:很多人大义凛然责怪证监会,却鲜有人反思自己的贪婪与随波逐流。如果委屈、抱怨、撒泼、谩骂他人就能给账户带来利润,你凭什么胜过牙尖嘴利的隔壁张二嫂?如果你买卖股票的时候想到的只是“我同学”、“我哥们”、“我亲戚”、“我邻居”、“我大舅”这些传说中的江湖高手,你亏损的时候想到的是“”、“新华社”、“人民日报”、“证监会”这些无法辩解的替罪羊,这其中永远就是没有“你本人”,我确定你的投资是走在一条邪路上。

 

独立投资有多难,有多重要,两个故事就可见一斑。

 

先讲一个发生在2000年前中国的一个故事。

 

曾子名参,春秋时大贤,与孔子、孟子、颜回、子思并称中国五大圣人。曾子上承孔子之道,下启思孟学派,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政治观,省身、慎独的修养观,以孝为本的孝道观影响中国两千多年。曾参杀人故事出自《战国策》,其文言文理解难度不大,故格隆把原文抄录于此:昔者曾子处费,费人有与曾子同名者而杀人。人告曾子母曰:“曾参杀人!”曾子之母曰:“吾子不杀人。”织自若。有顷焉,人又曰:“曾参杀人!”其母尚织自若也。顷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参杀人!”其母惧,投杼逾墙而走。

 

证券市场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大家都是来抢钱的,我们不排除会有类似上文中曾子母的邻人一样,确实是好心好意告知你股市要走牛了,或者股市要崩盘了,但一定也有诸多不怀好意者在借机兴风作浪,浑水摸鱼。当初国际大行连续发文言之凿凿中国经济将硬着陆,转头却突然一百八十度转弯改口坚决看多的案例还少吗?再比如把世人折腾得没完没了的希腊危机,稍微懂点常识的就知道希腊退欧基本没有什么可能性,只是空头借机影响市场的工具而已。此类鼓噪声音,正常人用脚趾头思考都知道经不起推敲或者是别有用心,但长期被大量此类声音笼罩,想不被影响和利用真是非常之难。这就像曾参杀人故事的结尾总结:“夫以曾参之贤与母之信也,而三人疑之,则慈母亦不能信也。”

 

投资绝不是三个人的脑袋加起来就比一个人脑袋聪明的游戏。恰恰相反,对成功投资而言,独立思考的习惯与独立决策的能力是再怎么强调都不过分的基本素质。证券市场从经济学本质来说就是一个零和游戏的博弈场,这里永远有各种利益团体在试图影响、利用甚至操控你的思维与行为,以达到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的目的。置身这种千变万化的环境,你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保持绝对的独立性,寻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并予以坚守,不要让任何人左右你。巴菲特的成功,并不在于他比别人聪明多少,而只是因为他对价值投资模式近乎弱智的遵守。

 

如果曾参这个故事还不太能说服你,我们看看另一个故事,来自一百年前的美国。

 

冬天快到了,对天气没有把握的印第安人来问他们的新酋长,今年冬天冷不冷。新酋长也吃不准,但也不好直说,就说:“肯定很冷,大家要多备木柴。”一个星期后,酋长心里有点发虚,于是打电话给国家气象局,问:“今年冬天冷不冷?”气象局的人说:“从目前的情况看,也许会是个寒冷的冬天。”酋长这才放心让族人继续准备木柴。一个星期后,酋长又有点不放心,又给气象局打电话:“你们肯定今年的冬天会很冷吗?”“应该不会错,今年冬天会非常冷”,这次气象局的回答更加肯定了。酋长再次通知族人加大准备木柴的力度。又一个星期后,酋长再打电话给气象局:“你们真的肯定今年的冬天会很冷吗?”这次气象局的人用极其肯定的语气说:“可以明确告诉你,今年的冬天将是有史以来最冷的冬天,因为我们每周都看见印第安人疯狂地收集木柴!”

 

很明显,冬天到底冷不冷,既不取决于印第安人,也不取决于气象局,因为这两者都远谈不上高明。证券市场亦如此,纷繁复杂千变万化,会有无数的变量左右着市场的走势,这其中还包括瞬息万变,既无法监控也无法度量的市场情绪。你朋友、你同学、你大舅、你二伯这些传说中的“江湖高手”,扮演的实际就是酋长与气象局的角色。如果你无法让自己做出独立的思考与判断,而是试图让他们的观点、言论、情绪来影响、甚至左右你的投资,遇到损失后又气急败坏归咎于他们,那你真的就要对你账户的盈亏自求多福了。

 

法国著名心理学家勒庞( Gustave Le Bon)在其经典名著《乌合之众》(The Crowd)里说:群体累加在一起只有愚蠢,而不是天生的智慧。投资的成败往往跟你与群体的距离成反比。投资表面是资金的博弈,本质上是人的博弈。人的本性永远不会变,贪婪、恐惧、绝望、狂喜,绝大多数人的记性永远停留在短期。多数投资者总是会不断为情绪所左右,不断重复着同样的错误,而错误是独立思考者的机遇。跟市场喧嚣的人群保持距离,跟市场翻飞的价格波动保持距离。知止而后又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人弃我取,人取我予——《史记》里这句古老的智慧警句应该说最好地诠释了证券市场中独立的概念。经历的都是岁月,坚守的只是信仰,永远不要用“肖钢”作为你投资失败的借口。

 

记住,如果你亏钱了,你自己是唯一需要谴责的人!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