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为何卖身乐视下属子公司?

$酷派集团(hk02369)$

作者:谢丽容

在酷派78038万股作价21.8亿元人民币被卖给LeviewMobile HK Limited之后,这家公司成为酷派的第二大股东。6月30日,贾跃亭称,Leview是乐视移动智能公司下属子公司。

当天,酷派集团郭德英正式辞任集团总裁一职,保留董事长职位,集团总裁将由常务副总裁李斌接任。

酷派相关负责人士回应,郭德英的隐退在计划之中。3年前,酷派两大常务副总裁李斌、李旺实施轮岗CEO制,意在培养二者。李旺现在是奇酷总裁,李斌当酷派总裁是理所当然的,是公司培养的结果。

这一消息令酷派的走向更加扑朔迷离。

一位接近酷派的核心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酷派日益恶劣的经营业绩和现金流紧张是郭德英出售酷派股份的核心原因。郭德英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为酷派寻找新的买家。

酷派曾是中国四大手机厂商之一。但手机市场变数太大,2014年,运营商渠道销量占比超80%的酷派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生死两重天。

酷派的市场表现曾非常不错。2014年上半年酷派共推出了12款4G手机,涵盖中高端市场,而这些产品比竞争对手提前2至3个月上市,可以说是提前抢占了市场空白,抓住了产业机会。

酷派2014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4.8%,达到149.34亿港元;利润4.12亿港元,同比增长94%。

转折点发生在下半年。酷派发布的2014年年报显示,酷派2014年营收为249亿港元,同比增长26.9%;净利润为5.14亿元,同比增长47.6%。

上述两组数据显示,酷派的2014上半年还在高速飙车,下半年的营收和利润就出现了大规模缩水,尤其净利润方面,直接从上半年的4.12亿锐减为下半年的1亿。

酷派的业绩跳水有两大原因。一方面,在国资委的主导下,运营商大幅削减了终端补贴,而酷派的主要销售渠道来自运营商,这直接导致酷派在运营商渠道的营收和利润大幅缩水。

另一方面,作为一个传统手机厂商,酷派在传统运营商渠道萎缩的前提下,新布局的互联网渠道和公开市场渠道没有及时填补亏空,而且,在硬件之外,酷派迟迟没有找到部署软件生态的路径,在华为和小米的双向围攻中力不从心。

酷派曾希望以自身之力力挽狂澜。2014年下半年,酷派决策层确定了以提升利润为导向、三条腿走路的战略目标。即根据渠道类型,将产品品牌一分为三:“宇龙”面向运营商渠道、“酷派”面向社会渠道、“大神”面向电商渠道。

大神品牌和360合资成立奇酷,被认为是酷派的一个自救和反转,尽管奇酷的第一款智能手机尚未出世,但其对酷派的积极作用已经十分明显。

但这依然不够。今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现了六年来的首次下滑。据市场研究机构IDC公布的最新数据,中国市场第一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较上年同比下滑4.3%,这在六年来尚属首次。这意味者,智能手机市场走过了最顶点,滑向下行通道。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酷派如果不能成功转型,找到新的增长点,很有可能以更快的速度下滑。

此外,郭德英还有一个实际的难题——正在扩建改造中的酷派信息港需要巨额资金。

郭德英去年年中启动了酷派信息港更新项目。更新目标是建立一个软硬件媲美谷歌、微软、苹果的全球研发基地。这个基地规划极为宏大,当然,这个工程也相当费钱,而出售股权可以解决这一难题。

所以,郭德英退居二线,也可视为以退为进的一个无奈和讨巧之举。

对于乐视来说,酷派的价值十分巨大。

乐视做手机有其打算,电视无论在销售规模或是更新频率上均无法与手机相比,大规模出货的智能手机无疑是乐视海量的视频资源变现的捷径。但依乐视一己之力做手机,不如与成熟的手机厂商合作现实。其与酷派互为需要。

一是年均三四千万级的出货量,酷派的这一市场量级显然比乐视自有的区区数百万台更有想象力。

是酷派的专利价值。酷派从2006年就开始在欧洲、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申请专利,截至2014年酷派在海外的专利已经申请超过500项,累积专利总数已超过6000件,在行内可排前三。

三是酷派强大的产研供应链、线下渠道和售后能力,贾认为,这些优势可以和乐视生态产生强化反,全流程共生、共赢、共享。单以线下渠道为例,酷派是3G时代运营商渠道的主流品牌。酷派在运营商渠道的销售量一度超过80%。从去年开始,酷派也加大了对公开市场的投入和耕耘。

酷派今日布局,是应对残酷环境的应时之举。在今年年初的全体大会上,郭德英曾强调,“我们(酷派)只有快速地变化、快速地改变自己的机制,才能抓到新的机遇。”

因此,这场变局或许本不可避免。(财经十一人)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