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公投决议显著增加了希腊风险

7月5日即将举行的全民公投显著增加了希腊退欧风险:否决结果意味着债权人无法做出进一步退让,可能导致退欧;赞成结果将重启债务谈判,Syriza将面临更大压力。

希腊可能无法于6月30日偿还IMF价值15亿欧元的欠款,面临债务拖欠。

希腊已经采取了一定措施避免风险扩散:ATM取款上限设为每天60欧元;除已获批的关键交易外,海外转账被完全禁止。

希腊银行将歇业至7月6日,希腊股票市场周一闭市,欧央行维持紧急流动性援助(ELA)上限为890亿欧元。

全民公投决议对于欧元汇率与市场情绪均将产生负面影响,并且将增加对于避险资产的需求。

希腊于周末关键性债务谈判之前突然宣布公投决议,出乎市场意料。由于Syriza在债务谈判中面临双输局面,希腊决定举行全民公投;公投需要决定是否接受多年以来一直反对的经济改革条件,或是承担希腊退出欧元区及之后可能面临危机的相关后果。全民公投将选择的责任交给了选民。希腊呼吁选民投否决票,以体现政党立场。公投若取得赞成结果,则将重启债务谈判,希腊可能需要作出更多妥协。对于希腊本国的影响在于使得Syriza所拥有的时间更加有限。而否决结果可能导致希腊获得的援助面临中止,造成希腊退欧概率增加。

希腊与债权人已采取一定措施以应对可能的最坏情形。希腊开始实施资本管制,银行暂时歇业;欧央行决定冻结ELA上限以避免风险扩大,欧元区财长开始准备对于希腊违约的应急措施。与塞浦路斯在2013年实施的资本管制相比,希腊目前的条件更加严苛:希腊现金提款的限额更低(每天300欧元vs 每天60欧元),并且对于海外转账的限制也更加严格。尽管出于稳定风险的考虑,希腊在短期内可能将继续留在欧盟,但资本管制的实施意味着希腊距离退出欧元区又更近了一步。

尾端风险(tail risk)于近期显著攀升。欧元、股市、以及边缘国家的债券收益率可能遭受负面冲击,而公投若获得赞成结果可能使得经济情绪有所恶化。否决结果可能抵消今年以来欧洲获得的增长。尽管欧洲稳定机制(ESM)将限制希腊退欧可能造成的影响,但退欧对于市场情绪造成的负面冲击仍将十分显著。据之前民调显示,多数希腊公民希望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尽管与媒体呼吁选民投否决票,资本管制造成的恐慌可能使得公投的最后结果为赞成结果,但下行风险相当显著。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或将陷入长时期的危机之中。从区域影响来看,12月即将举行的西班牙选举可能带来更大担忧;欧元区可能可以承担希腊退欧带来的后果,但希腊作为一个先例,或将给欧元区未来造成一定风险。(招商研究)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