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股市幕后的那些壳王(之二):詹培忠

 
詹培忠
说到詹培忠,内地的投资者可能不是很熟悉,不过提到前首富黄光裕旗下的国美和现在的首富王健林旗下的万达商业地产借壳香港上市背后都有詹培忠的影子,就可以看出詹的影响力。此外,他还是少有的股坛赌场皆得意的商人,自称世界十大豪赌赌徒。

一位香港证券界人士这样评价詹培忠——“作为最早的一批华人经纪人之一,他的额头上写满了香港股市发展的纹路,炒股技法娴熟,对上市守则滚瓜烂熟,最擅长走黄灯,纯粹 炒股几乎从没有失过手,是一个毁誉参半的香港股市传奇人物”。

他可能是香港绰号最多的人物:作为前议员,因为以激烈言论评说时事,他被冠以“潮州怒汉”之名;对于香港证监会而言,他是出了名的“坏孩子”,一度“与制度玩火”;而在香港几百万股市散户心中,他则是“金牌庄家”,“仙股医生”,一个可以跟场入市的风向标;同时,他也是香港第一位因为做庄作假而坐牢的议员。

1957年,11岁的詹培忠从广东潮安移居香港。高中时辍学,跟随父亲到柬埔寨做布匹、日用品及土产生意。从一开始,他就表现出极高的商业天赋,到20出头时,已能独当一面。1968年,鉴于柬埔寨不安形势,他偕妻返港,凭借着身上数千元开始独立创业,做贸易生意。
1972年,香港股市开始发热,詹父参股水利证券公司,詹培忠也因父亲的举动结缘股市。开始时,他做证券公司的出市员,负责为股票发行者推销股票。当时的交易所操作手段原始,股市行情写在黑板上公布,因此出市员可以最先得到市场信息,具有优先权。尽管薪水只有1000元,但詹培忠乐意就任该职。

一方面,詹培忠刻苦钻研股市的走势,摸透大户的心理,承销时动作快、效率高、不食价,又处处为上市公司省钱,不久在证券界便小有名气。另一方面,当时香港股市还不规范,他利用自己的特权,私下从事股票的买卖。在一年之内,便赚得了他的从商生涯中第一个100万。

之后,随着他一手操控“佳宁”股票高达16倍的翻升,他的“金牌庄家”美名便不胫而走。上世纪80年代初,除了佳宁以外,尚有益大、侨联及维达等,找他做庄家达20只之多,占市场成交额的1/10至1/12。詹培忠当时可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短短3年,竟晋身亿万富豪之列。

1983年,香港股灾来临,“佳宁”倒闭,老板入狱,詹培忠在经济上和名声上也受到牵累,全家移民加拿大。两年后,香港股市复苏,他再次返港,另辟赚钱捷径。他开始整天研究哪只股低于资产净值,他发觉收购空壳公司是发财捷径,于是先后收购买了8家三四线的残废公司或濒临清盘的公司,当起了“公司医生”。先注资,后重组转售,其中包括港澳发展、百乐门、新时代、伊人置业、第一城市、明仁伟益、纪德置业等,每只股票能赚数千万元,令他的财富以几何级数增加。


其中,成为詹培忠经典之作的是“医治”港澳发展有限公司。港澳发展的前身是“嘉年”。詹培忠用了数十万元买了少量嘉年股份,事后才发现原来嘉年在澳门拥有的回力球场欠下了7000万债项,正濒临破产。他反复研究有关资料,认为自己有办法让嘉年起死回生,毅然吸纳业已降至几角的嘉年股份,并张罗接管回力球场的经营权。谁料澳门政府要求接管者必须还清所欠当局的550万税款及有关开支,否则就要租客直接向政府交租。这时,他找上赌王何鸿燊,愿意让何用1100万元购得回力球场70%的股权。尽管何有所疑虑,但还是愿意相信昔日的“金牌庄家”拥有回天之术。

接着,詹培忠找澳门政府把回力球场作破产处理,愿意承担550万税款。然后,到回力球场欠下债款的5家银行,逐一摆明:要想全部收回,公司只有关门,银行不但分文无收,也影响声誉;若作坏账处理,还能拿到一成的现金。各银行衡量之后只好作坏账处理。于是6000万元的欠债,只用699万就还清了。这样,詹培忠用1100万就把回力球场的7000万债务全部了结。最后嘉年改名为“港澳发展”后开张,数年后,公司市价已达10亿多港元。在医治“港澳发展”的事件中,詹培忠本人仅注入数十万资金,竟获取3亿港元以上股权。

壳王阴沟翻船 
詹培忠做壳股生意一路顺风顺水,不过也有过“阴沟翻船”的经历。因为恶意收购“德智发展(现在的736中国置业)”不仅付出了一年牢狱之灾,还变相罚款数亿元。

詹培忠曾说“德智发展(现在的736中国置业)是一间很复杂的公司,在1991年透过逐个系破的手法,用5千万控股了一家资产数亿元的公司。运用相当的技术手段,使得原来的股东因为我的介入损失了数亿资产。” 

当时德智发展因为官司缠身停牌多年,但旗下不乏优质资产,尤其是旗下大富地产拥有的浅水湾道127号,按照现在的市值超过60亿(2013年) ,詹培忠看中了这块资产。他曾说 “当时操作的手法主要是利用该公司陷入官司而停牌的机会,透过经纪人说服投资者将股票折让出售,在逐步取得控制权也即是詹培中所说的逐个击破之后,安置自己人董事会,再通过一些资产买卖行为曲线获得该地产的所有权。”詹培忠承认当时他卖掉地产的价格是3.5亿,詹培忠个人从中获利近3亿,而这就是詹所言的大股东以亿计的损失。因为这一单恶意收购,詹买了大单,经过与证监会协商,詹最后以每股$30全面收购德智发展,这家停牌11年的公司,停牌前股价$0.2。詹不仅付出了一年牢狱之灾,还变相罚款数亿元。

国美借壳 2位潮州怒汉的资本运作大戏

而让詹培忠被内地人知晓的是因为国美借壳香港上市。

媒体报道称,2000年前后经人介绍,黄光裕认识了同乡金牌庄家詹培忠,在詹培忠引导下,黄对资本市场的运作更感兴趣,伙拍詹吃大茶饭。那年詹培忠用了5600万控制了一家名为京华自动化的公司。12月6日,京华自动化宣布将用现金加股权方式向离岸公司Shining Crown购买资产以发展物业租赁业务,而这家公司正正是黄光裕所持有。交易完成后,黄光裕持有京华自动化的16.1%股权成为第2大股东。2年后2002年京华自动化增发13.5亿新股,全部被Shinning Crown公司以现金收入囊中,股价足足胀了4倍,此时黄光裕持有85.6%。詹培中此时不断减持,高位抛售,获利丰厚。 7月京华自动化更名为中国鹏润,黄光裕旗下地产业务完成了借壳上市。2004年6月,经过一番由海外公司层层进行的、复杂的资产倒手后,黄光裕避开了联交所的种种规定,完成了将国美在22个城市94间家门市相当于国美45%资产注入到上市公司的行动。

不过,黄光裕在借壳上市过程中,从詹培忠手中获得控股权前后花了3年的时间,这一失误直接导致黄光裕在后续的资产注入中,失去大股东投票权,并在资产注入对价上吃了大亏。而幕后人士包括詹培忠,却因此狂赚一票。后来,为了增加对二级市场的控制,黄光裕不得不高价回购市场的股份。

王健林暗战詹培忠 

内地首富王健林旗下万达商业地产借壳恒力商业地产背后,也有詹培忠的身影。

恒力商业地产原名正辉中国集团,2007年公司进行重组引入战略投资者詹培忠,詹透过Golden Mount持股27.67%,经过一轮重组詹培忠全面控制恒力地产。接下来步骤就是詹最擅长的洗壳,经过洗净后公司净资产规模较小,运营性资产和业务很少,收购后较易管理。2007年底,恒力商业地产净资产2.94 亿港元,主要运营大陆的房地产业务,在建物业基本以联营为主,开发项目多在10 万平米以下;投资物业不超过3 万平米,其中5 处物业已有3 处完工。这些都表明,恒力商业地产是个干净壳。

但由于 2008年金融风暴导致卖壳不成,詹培忠就不断减持公司股份,同时扶持陈长伟上位。陈长伟虽然抓住内地房地产市场大发展的机会,截至2013年4月10日,恒力金融中心(权益100%,建筑面积约48,310 平方米)已经竣工、恒力创富中心(权益100%,建筑面积56,757 平方米)还在发展中、恒力博纳广场(权益70%,建筑面积274,091 平方米)已经交了土地出让金。特别是恒力城(95%权益,建筑面积约242,268 平方米),位于福州市黄金地段,已经成为福州地标建筑。但是,投资出身的陈长伟也并没有将上市公司地产规模做大的打算。2008 年,恒力商业地产待售、在建、持作投资物业共有10项目,而公司员工仅有58 人。在公司持有的资产中,仅有恒力城和恒力金融中心两处是控股物业。

当大家以为詹萌生退意的时候,2010年詹进行了一个一石二鸟的绝妙计划,使恒力商业地产向自己实际控制的公司和项目发行30 亿港元的可转债。这次发债不仅为詹培忠低成本孵化玩转内地一个房地产项目提供了资本通道、保留了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还使得詹在与收购者进行交易的时候,赢得了不少主动权和腾挪空间。

在恒力商业地产的詹培忠时代,可换股债券是上市公司通往实际控制人之间合法的资金通道,方便掏空上市公司现金;在卖壳时,又可成为控制上市公司的筹码,以供讨价还价之用。对于买壳方而言,这极有可能会成为一颗埋下的雷。

军人出身、一贯杀伐决断的王健林意识到,必须一开始就要把这些雷排掉。特别悬在外面的巨额可转债,如果按照买壳的成交价0.25 港元计算,将未偿还的18 亿港元变成股份,也会冒出72 亿股,远远超过王健林实际购买的65% 的控股股数。

打掉可换股债券这个“大雷”,其他的排雷才能顺利进行。比如一举购买1,856,341,956 股股票,持股65%,实现绝对控股。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被原大股东或二级市场庄家操控,减少后续筹资活动受到干扰。

从结果上看,谈判基本是按照王健林的思路进行的。

后来公布的买壳定价是:(1)( 资产净值 + 售壳溢价 280,000,000 港元 ) x 0.65( 就待售股份而言),即465,527,973.30 港元,合每股0.25 港元;(2)209,000,000 港元购买可换股债券。

买壳方案的核心围绕可换股债券展开。如前所述,经过陈长伟的部分兑换之后,未偿还的可换股债券还有18 亿港元(截至2012 年12 月31 日,可换股债券的未偿还本金额为1,800,000,000 港元)。此后,陈长伟通过换股等方式兑换部分可换股债券。

所以,双方达成的办法是,恒力商业地产先将其内部资产分成两个资产包,分别称之为资产包A和资产包B。资产包A 包括恒力·金融中心、恒力·创富中心、恒力·博纳广场、Brilliant Hope 和恒力资本管理,资产包B 是恒力城。

资产包A 由陈长伟转移至私人公司,作价1,311,541,979.42 港元,其中1,311,000,000 港元用可换股债券抵消,余额541,979.42 港元由陈长伟用现金支付。通过这轮资产和债券的抵销,资产包A 的资产全部被清出了上市公司,可换股债券也只剩下321,000,000 港元。

而双方对这部分为数不多的“余额”划分处理,也颇耐人寻味。詹培忠透过陈长伟持有112,000,000港元,王健林花现金持有209,000,000港元。

对于詹培忠来讲,原本就是用资产作价发行的可换股债券,在王健林这里能拿到一笔现金,是自己持壳多年的回报。此外,詹培忠持有一小部分可换股债券,在王健林正式入主恒力商业地产后,可以产生溢价,兑现更多的现金。

而王健林手中掌握一部分可换股债券,其妙用在于可进可退。具体就是说,如果他随时可以将其换股,加强自己的控股地位,防范詹培忠可能在二级市场发动的不确定行动。

“壳王”在5 年前埋下的可换股债券之雷,最终在王健林手中化解。王健林买壳共计斥资674,527,973.30 元,其中净资产是436,196,882.00 元。粗略计算,恒力商业地产壳总价约在2.38 亿元,处于市场壳价上限。但从安全性角度看,王健林虽付出了现金代价,但壳的风险降低,为后续资产注入创造了有利条件,这个钱花的并不冤枉。

王健林入主恒力商业地产后,如何玩转壳公司也是未来看点。

赌客詹培忠

除了纵横股市和活跃于政坛之外,詹培忠还热衷去赌场,并自称是全世界十大豪赌赌徒。每次赌钱也百几万上落,因而成为身为拉斯维加斯的VIP,赌场还会派专机来接他到赌城。他又曾称有六家赌场为他提供信贷额,每家三百多万美元,可谓不忧无赌本。

曾有报道称,2008年受金融海啸冲击,股市大上大落,不少人输身家,詹培忠在股坛亦没有大斩获。不过,他转去澳门赌场一展身手,竟于短短十个月,在百家枱上豪赌狂赢了二亿多元巨款,令人咋舌。他透露,在澳门永利及MGM等几间外资赌场酒店搏杀四十次,结果赢了三十二次,一铺上落一百五十万元,其中赢得最劲一铺,赢三千七百万元,他计算过,以时间计,他平均每小时赢三百七十五万元,快上快落,极尽刺激。

詹培忠还独创六大赢钱秘诀心法:“心清、数熟、赢谷、输缩、够毒、知足”。


詹培忠六大赢钱秘诀 

心清 去遍全世界赌场,詹培忠表示,赌徒要分清哪些地方是去搏杀,哪些地方是去享受,要了解赌场大庄家的运作。 

数熟 选择有利自己的强项,例如他独沽一味玩百家,因百家的胜出率有数得计。赌其他玩意亦要掌握基本数据,“好多人喜欢跟‘灯’下注,大家又知唔知,顶衰灯,赢率有75%,跟旺灯只得66%。” 


赢谷 炒股票,詹培忠的金句是:“let the profit run”,赌钱道理亦雷同,旺开有条路,就赌落去甚至加注,他这一年忽然长期到澳门作战,就是因澳门旺他赢钱,他就赌下去。 

输缩 一输钱势色不对就要走人,不要心存翻本报仇心态,深深不忿愈输愈加注,最后输清光。


够毒 勿当赌博是娱乐,赌枱不是你死就我亡,旺开赢钱的时候,可以买几大就几大,一于顶死庄家。 


知足 赌场无可能让你赢到尽,自己心中要有一条数,输几多要收手,赢到某一个程度亦要走人。


但赌遍天下的他,还是奉劝赌徒:“十赌九输,量力而为。” 劝赌徒紧记12字真言,甚或及早收手,回头是岸。


詹培忠目前为止持有的公司股份
(169) 恒力房地产  3万股
(761) 百营环球资源   3.1亿股
(718) 百威国际       1.04亿股
(1159) 泰盛实业集团  1.99亿股
(899) 亚州资源       1.4亿股
(2668) 百德国际      6,042万股
(1191) 粤首环保      1.68亿股
(704) 和嘉资源       1亿股
(353) 森源钛矿控股   23.76亿股
(986) 南兴集团       919.6万股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