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和流动性问题或拖垮美股?罗杰斯称无意做多

导读:MarketWatch专栏作家辛西尔(MICHAEL SINCERE)采访了著名投资人罗杰斯,后者介绍了自己目前的投资立场和策略,讲述了自己不看好美股的理由,表示正在买进日本、中国和俄罗斯股票,并对全球主流央行的货币政策及全球层面的债务负担深表忧虑。

以下即辛西尔的文章全文:

日前,我采访了著名投资人罗杰斯(Jim Rogers),他曾经与索罗斯(George Soros)共同创建量子基金,著有畅销书《罗杰斯环球投资旅行》(Investment Biker),记录了他骑着摩托车在世界各地的投资之旅。2008年,罗杰斯曾经警告我市场即将崩溃,而从那时之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对美股的态度如此悲观。

问:你怎么看当前的美股市场?

答:现在,世界上各大主要经济体的央行都在以令人瞠目的速度印钞,可谓是前所未有的时代。整个世界已经淹没在人造流动性的海洋之中。那些得到钱的人眼下正享受着好时光,但是当一切结束时,那一幕注定丑陋。

在美国,我们自建国以来,每七年当中,我们都会有四年受到经济增长迟缓的折磨。可是,自从上次股市出现问题以来,这一频率已经变成了七年中六年迟缓。联储或许想告诉我们,不必担心,盘整或者崩盘再也不会发生。胡说八道!当人造流动性海洋消失,我们就不得不付出惨重的代价。下一次经济麻烦到来,一切都会糟糕很多,因为我们的债务水平已经高多了。

问:你认为会发生怎样的状况?

答:我相信市场将会走低。当下跌幅度达到9%或者13%或者怎样,人们就会哀求联储挽救西方文明。联储会飞速赶来,施展魔法,拿出一个新的计划,新的名目——不能再叫做量化宽松。耶伦也会感到恐慌,试图以更多印钞之类解决问题。各国央行都会尽力让大家感觉似乎一切都还好。

问:一切会真的还好吗?

答:当然很不好。这样的做法只能让问题进一步恶化。他们会试图去拯救这个系统,但是他们做不到,因为谁都没有什么负债能力了。市场将会上涨,甚至可能再度出现泡沫。目前美股倒不能说一定是泡沫,但股价也绝对不便宜。当人们确信不会有麻烦,确信联储总会拯救一切时,泡沫就会出现了。

问:你以前见过这样的场面吗?

答:没有,我从来不曾见到过类似的情形。所有大央行都在无止尽地印钞,这在有记载的历史当中绝对是没有先例的。

如果我二十年前向大家描述今天这样的情况,人们一定会笑话我,说我脑子有问题。我学习过大量的历史,但是都找不到这样的事情发生过的记载。过去可有过债务成为救世主的时代?要解决债务过多的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再多多借债,这是多奇葩的逻辑!将来我们回顾如今,一定会为那么多人都变得疯狂而感到吃惊。

问:那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呢?

答:总会有那么一天,或许今年,或许明年,市场将不再去理会联储。市场会说,我们再不想要你们印出来的废纸了。当市场蔑视央行,我们就遇到大麻烦了。到那时,人们将失去对的信心。

问:你在做空股票吗?

答:眼下,我几乎没有什么空头部位。如果一切按照我前面的预计发展,我就会抛掉全部顾忌,开始做空了。泡沫是很难做空的,因为它完全可以涨得更高,超过任何理性和非理性的人的预想。

泡沫需要的,是二十六岁的年轻人。这些人会认为泡沫才是常态,世界就应该如此,他们赚了那么多的钱,多到很容易相信自己是天才。相反,在下跌时期,需要的是七十六岁的老人,但是即便七十六岁的人,也可能会被市场搞得血本无归。

当泡沫来到尾声,你会看到,参与涨势的股票数量越来越少,而其他股票都转向了下跌。到那时,我就会开始做空了,但是即便是我,也可能会遭到惨败,因为泡沫总归可能会涨到超过任何人的预期。

问:你现在的策略是什么?

我没有做多美股,因为我觉得其他地方有更好的机会。如果美股下跌了——比如说13%,华盛顿开始救市,我那时就会开始购入。日本的股市较之其高点依然有50%的距离,中国有30%,俄罗斯则成了世界上最被憎恨的市场,近几周,甚至近几年,我都一直在买进这三处的股票。美国股票那么广受欢迎,那么价格不菲,而俄罗斯股票则被憎恨,价格低廉,为什么我要买进前者?如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么买美股也没有问题。不过在我看来,还是买廉价股票更好。

问:投资者该怎么做?

答:首先,应该投资自己了解的东西。当局面开始恶化,如果你不了解投资对象,或者是你完全是按照别人提供的窍门行事,那你就有的苦吃了。我还希望每个人都能够有一定程度的国际多元化,就像买保险一样。我知道大家都不希望自己的保险真的派上用场,但是一旦遇到麻烦,你会很庆幸自己买了保险。

如果你了解农事,或者是喜欢户外活动,可以找个地方买个农场。农场总是会有所收获的,但是这绝不意味着你不会因此破产。可是,归根结底,有生产力的农业用地总是会以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存在下去。我想,人们面对未来时该学会这样的思考方式。

我还会学习一些卖空的技巧,因为未来几年将出现绝佳的卖空机会。这几样,投资自己了解的东西、卖空和海外多元化,或许都不在很多人的考虑范围之内。

问:还有吗?

答:学习担心。学习开拖拉机。历史上从来不曾有一个扩张周期是没有尽头的。我们的牛市已经走到了第六、七个年头。游戏很可能就要结束了,但也可能会在继续个一两年。正常情况下,一个问题发生时,都只是在不那么重要的局部,但是却会越变越大,最初就那么一小点,最终滚成了大雪球。

问:现在的情况是有些不正常吗?

答:反常,而且是历史性的反常。数千年来,我们有记载的历史上哪里有过零利率甚至负利率?我们在损害那些储蓄和为未来投资的人们的利益。为了那些没有现钱也没有工作,却借来了四五座房子的人的利益,储蓄者们就被牺牲掉了。我们是在破坏有史以来任何社会都最需要的那个人群。

当你破坏投资和储蓄的群体,你的社会、经济和国家就不可能不遇到麻烦。这就是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事情。看看那些为未来储蓄的人们吧,他们现在看上去简直就像傻瓜,只怕他们自己也会觉得自己是傻瓜。他们的朋友疯狂举债,最后由他们埋单。

问:债市现在有泡沫吗?

答:到底是不是泡沫,时间迟早会给出答案,但我的判断是,很可能是。股市要下跌,总归要有一个触发因素,如果债市吓坏了大家,就可能会扮演这个角色。上一轮的债券熊市是1946年到1981年。1981年以来,债市一直在牛市当中。当债券价格开始走低,利率开始走高,就会不断攀升,越来越高。事实上,利率完全可能上涨到我们目前无法想象的程度。将来的利率可能有多高,我当然不能准确预测,但是我知道,1981年,美国债券的利率可是有15%。眼下,我们都能够感受到身边的通货膨胀,但是劳工统计局却说没有任何通货膨胀。见鬼,难道是这些人从来不去商店,孩子不上学,自己也不去看球赛?现在全世界都在闹通货膨胀,还不止是美国。

我们应该写下来,在此刻,2015年6月:低利率环境不会永远存在。债券价格可能会长期下跌,吓坏央行的官僚们。这同时也正是股市可能会下跌10%到13%的理由。

问:联储该怎么办?

答:他们应该停止买进债券。他们应该让利率和市场自己决定自己的合理水平。这或许会意味着一些破产。1990年代初的时候,斯堪地纳维亚国家遇到了麻烦。他们决定听任企业破产,于是一两年内,日子确实有些苦,但是他们最终完成了充足,成为了世界经济版图上最亮眼的地区之一。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日本拒绝任何破产的发生,于是,在人为的刺激之下,他们失去了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种人为刺激没有发生作用,从来不曾。唯一有效的方法只能是让该失败的失败,让该破产的破产,从头来过。

问:你怎么看黄金?

答:黄金正在盘整之中,这一轮盘整行情已经持续四年了。尽管我现在没有买进黄金,但是我估计,明年或者后年就可能出现机会。比如,如果金价跌到1000美元之下,我希望自己那时会足够聪明,买进大量黄金。

我提到1000美元的价位,倒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特别的心得,这只是典型的50%盘整价位而已。在一切完蛋之前,黄金就将迎来泡沫。在过去,当人们对货币的信心崩溃,他们就会蜂拥购买黄金。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许多人觉得黄金是神圣的,是有魔力的。事实上,这种魔力的信奉者甚至难以接受黄金价格居然也会下跌这一点。下一轮危机到来时,人们将不再相信,不再相信央行,也不再相信纸币,这对黄金就是超级利好了。到那时,各央行当然必须想办法做些什么,来挽回局面。

问:你现在在买进什么?

答:我在买进中国、日本和俄罗斯。

我不买进美股的原因之一在于,美股依然处于史上最高点附近。我可不愿意在史上最高价位上买东西。日本的股价较之高点低了50%,安倍晋三首相宣称,他们将无限制印钞。他正在努力推高市场。他还通过了法案,让股市投资者在税制上得到激励。他还说服那些规模巨大的退休金基金更多买进股票。安倍已经做了很多有利于股票,有利于投资者的事情。

我没有买进日元,因为日本背负着沉重的债务负担,还在拼命印钞,而这只能让货币贬值。短期之内,这对投资者是好事,但是长期说来,这会毁了日本。他们的认可在下滑,债台高筑,货币遭受损害……这些对日本绝非好事。

问:中国的情况如何?

答: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股市较之最高点低了30%。美国是最大的债务国,而股市却处于历史最高点附近。我现在还没有在中国发现切实的泡沫证据,但是如果现在的势头持续下去,就会转成泡沫。中国内部的债务正在迅速膨胀,达到了几十年来都不曾见到过的水平。这会让他们遇到很多麻烦,但是现在还没有到转折点。我希望发生大幅度的盘整,这样市场就可以回到更合理的水平。总之,现在大致是泡沫初期的样子。

正常情况下,到了现在这样子,我就该卖出了,但是我希望过去的经验能够给自己更多帮助。如果你能够选对时间点,泡沫其实也可以是很美妙的事情。可是我从来没选对过,总是我做空的时候,股价还在往上涨。这一次我坚持着,是因为我还没有看到确实的泡沫。现在是开始有些迹象在逐渐发展出来,但是这个市场也上涨了一年,大量的人加入了进来。如果我去了中国,发现宾馆前台也在谈股票,那么我就会感到紧张了。这些都是不好的苗头,但是眼下它似乎还能够涨得更高。

问:那么,你怎么看希腊?

答:希腊原本只是一段过场戏,但是由于政治家们持续犯错,完全可能演变成一场大戏。最符合希腊利益的,就是宣布破产,留在欧元区里,从头来过。他们已经不可能有能力再偿还自己的债务了。我们目睹了太多的州、城市或者县破产,而他们都没有离开美国。他们进行了重组,再度上路了。破产不足以成为脱离的理由。如果希腊破产,但留在欧元区内,那么只是一点小伤小病而已,克服了继续前进就好。如果让希腊离开欧元区,那就是真的大戏了。

问:最后还有些什么想法?

答:2008年的时候,我们遇到了麻烦,因为我们的债务膨胀太严重了,可是现在,全球债务比当初还来得更高。在美国,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增长了五六倍。全球层面,所有这些国家都在谈论紧缩,但是他们的债务却还在不断增加。遗憾的是,这个世界不可能再享有进一步的奢侈,再享有更低的利率了。为了支撑股市,能做的只剩下印钞。当下次危机发生,对所有人都将是极端可怕的。我希望你、你的读者,还有我,都能够幸存下来。(子衿)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