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灾与机会:是该认真考虑出手的时候了

 

这几天投资者阻止组合里A股下跌的方法只有三种:

1、跌停板;

2、停牌;

3、对不起,没有第3种方法,请回;

 

忧伤的不单是A股投资者,全球估值最低的港股也见缝插针,屁颠屁颠地跟跌,而且跌得很令人绝望——因为没有跌停板。有港股投者给格隆发来如下信息:刚开始还无比同情A股投资者,最后发现对他们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他们一天最多只会跌10%,我的港股特么的全跌20%以上。

 

指数两周跌25%(上证指数),这在全球任何一个市场都只能称为股灾了。

 

但,硬币从来都是正反两面。股灾不单只是风险,也是机会。

 

何谓股灾并没有一个严格定义。股灾形成的原因,以及事后恢复时间也都千差万别,但所有股灾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弥漫于全市场的恐慌,以及在恐慌支配下投资者不计成本的夺路而逃。

 

历史上最经典的股灾大致有以下几次:19291987年美国股灾,1991年的日本泡沫经济股灾,19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股灾,以及2008年次贷危机肇始的股灾。最恐怖的一次是19871019日,道琼斯指数暴跌22.62%。同一天,香港恒生指数下跌11.2%,停市4天后,1026日恒生指数再暴跌33.33%,创世界股市历史上日最高跌幅纪录。87年的整个10月,股灾造成世界股市的市值损失,相当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经济损失的5.30倍。

 

现在回过头看,几乎所有的股市都在重创后很快恢复并创出新高。香港自1965年有恒指开始,46年间发生过七次股灾,但均已成过眼烟云。美国历史上经历了一战、三十年代大萧条、二战、石油危机、911等诸多“末日劫难”,股市大跌40多次,超过33%跌幅的有13次,但如果你购买道琼斯指数后一直呆在市场里,听任所谓股灾的来来去去,过去70年你仍将录得11%的年均复合收益率。在史上众多股灾之中,日本大概是唯一一个经历二十多年挣扎至今未能重返高点的市场。

 

股市的上涨实际上代表着整个人类的财富创造能力与财富积累程度,这种进程会因为某些原因而暂时停滞甚至倒退,但长期一定是螺旋盘上的。换句话说,股市是不死鸟,它会崩盘,但不会死去,而且能迅速自我修复。当证券市场的闪电劈下来的时候,如果你没有先见之明提前离场,而是很不幸的恰好在场,那就在场好了——所有的事实都证明,在火灾现场静卧装死,远比惊慌失措抱头鼠窜好很多很多——多数火场里死去的人,不是因为烧伤,而是四处乱窜而吸入过量烟尘。

 

 

但是,如果你很幸运地提前离场了——多数老手是可以做到的,事实上判断要离场一点不难,根本就不应该演变为牛市杀人宿命——要不要返回火场?

 

当然要!傻瓜才会看着遗弃满地的珠宝不抢!

 

股灾往往预示着不计成本的踩踏,意味着泥沙俱下,哀鸿遍野,这个时候买入好公司,赚钱是大概率事件。以港股市场的中国电子(0085HK)为例。公司在昨日公告,以6.25亿元人民币对价,13.42014年市盈率的划算价格,收购华虹83.38%股权——这意味着全中国芯片设计领域最牛掰的两个公司,华大与华虹(也是中国集成电路行业老大中国电子集团(CEC)旗下的核心芯片设计资产),全数纳入了中国电子(0085)平台。华大与华虹这两家中国芯片设计领域最牛掰的公司,毛利率动辄50%水平,2014年合计利润超过4个亿,即使不按大陆A股芯片设计公司的200倍市盈率给,给30倍、40倍是丝毫不过分的。也就是说,不考虑中国电子(0085)账上近40亿的现金以及产业园资产,仅仅华大与华虹这两块资产,就应该对应120亿——160亿市值,远超中国电子(0085)目前不到80亿的市值。如果说以前中国电子(0085)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而被给予低估值的话——因为按照A股估值水平与常识逻辑,市场是一直都不相信CEC的芯片资产会全数注入中国电子(0085HK)的,而是会注入上海贝岭(600171)——那现在华虹的注入,基本把这种不确定性全部消除。按照CEC的一个行业一个平台的资产重组逻辑,我们完全相信CEC旗下的军工芯片资产澜起科技(按A股逻辑,这种军工芯片,应该给400PE)也大概率注入中国电子(0085)。

 

就这样一个中国芯片设计巨无霸的诞生,迎来的是在港股市场今日最多16.8%的下跌。

 

如果是在一个“和平”年代、一个市场参与者情绪都很正常、理性的时候,会出现这种便宜捡货的机会吗?

 

只有在市场被极端恐惧情绪绑架的情况下,才可能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机会。这种机会并不常见,可能很久才可能出现一次,而一旦出现则是天赐良机。这种公司未来很多年的成长和盈利的延续性,都可以看得比较清楚。这种机会出现的时候捡到了,未来两到三年的胜局实际就已经锁定了。

 

真正的长期价值投资者会乐于看到所谓的股灾,因为可以一战而锁定胜局。

 

股神巴菲特的股票基本上都是在股市大跌时便宜买入的。巴菲特非常在意价格。他宁可花几年的时间去耐心等一个好价格的出现。他1966年买迪斯尼,1973年买华盛顿邮报,1987年买可口可乐,都是在美国股市接近崩盘的时候。这种投资不能说是一劳永逸,但至少可以锁定未来很多年的胜局。

 

至于什么时间段才是返回火场的最佳时机,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昨天中央台播放央行降息降准新闻时,屏幕下提示火灾时逃离火场后,不要再返回火场,这个应该是消防局的专业提示,但对于投资者而言,格隆更推荐你阅读巴菲特下面的这段话。

 

08年金融危机结束一年后,巴菲特在哥伦比亚大学回答一个学生关于危机时为何大量买入,以及买入时机把握的提问时回答如下:明天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我在1942年买进了我的第一只股票。你觉得,从1942年到现在,对市场而言最好的是哪一年?你大概想象不到,是1954年,道琼斯指数上涨了50%。实际上你回顾1954年时会发现那是一个萧条期。那一次的不景气始于1953年的7月,失业率在19549月达到最高点,到11月的时候就业市场更是凄凉。因而,只看到当前状况来决定是否买卖股票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你得着眼长期来考虑特定时期中你投资的股票价值。所谓的“下周”没什么意义,因为下周实在太近了。重要的是,要对你投资的行业和公司有着正确的长期预计并做出评估,否则你看到的永远是糟糕的经济和低迷的市场。这样的时期(金融危机)给了我一个机会去做一些事情。等待是愚蠢的。如果你一定要等到你看到知更鸟的时候,春天早已经结束了。

 

最近希腊人与欧盟三巨头关于债务的角力,弄得全球都跟着一惊一乍,外加A股市场的去杠杆,确实令人很难不去恐慌。但,英国作家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有句名言:这是最美好的时代,这是最糟糕的时代。连续下跌后A股的泡沫已挤出很多,而港股当前平均动态市盈率只有10倍,这种情况都只有在一些危机的特殊时间段短暂地出现过,但无疑也为长期价值投资者提供了极好的投资机会:群体恐慌会给我们提供无比从容的买入机会和匪夷所思的便宜价格。

 

这种人弃我取的投资行为不一定明天就盈利,但却是保证你离成功投资更近一点的不二法门。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