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危机:48小时+7天的生死时速

过去的一周中,希腊的债务危机不断发酵,终于来到了本周的“最后期限”。与之前一次次的谈判都宣称是“最后一次”不同,本周希腊面临的两个期限不再有多少回旋余地,都是铁板钉钉的最后期限:

 

630日,希腊需偿还IMF16亿欧元贷款;

75日,希腊举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接受国际债权人提出的援助条件。

 

630日:违约几成定局

 

希腊上周在与国际债权人多次谈判无果的情况下,自主宣布将于75日公投。这使国际债权人极为不满,欧洲央行28日表示不再提高希腊的紧急流动性援助(ELA)上限,而ELA是近期支撑希腊银行业流动性的核心措施,因此希腊银行业流动性已经枯竭,被迫开始进行资本管制。此前由于民众担心存款安全,银行已出现挤兑现象,一切能取款的地方都排起长队,全国35%ATM机现钞用尽。本周希腊的银行将关闭至公投结束,且周一ATM机全面暂停取款(重新开放后,每日取款上限为60欧元),股市也已休市。

 

目前希腊与国际债权人已无进一步谈判的时间表,明日到期的IMF债务几乎确定将遭违约,除非IMF在最后一刻同意暂缓希腊债务的偿还——考虑到IMF等国际债权人之前的强硬表态,延期的可能性并不大。无论是否违约,由于希腊还将举行公投决定是否接受援助,本次的违约将暂时属于“技术性违约”,如果公投通过援助方案,则债务仍可以得到偿还,本周内违约的影响尚比较有限。

 

75日:最后的机会?

 

公投的政治背景在于,以齐普拉斯为首的本届希腊年初刚刚当选,其竞选承诺即为反对国际债权人要求的紧缩政策。若希腊在谈判中对国际债权人让步过大,无异于对国内民众出尔反尔,将失去其执政基础。

 

因此希腊将决定权交予全民公投是一种转移责任的行为:如果公投通过,则紧缩的责任在全民不在;如果公投反对,还可以借机增加与国际债权人谈判的筹码,万一真的退欧也可说是民众的选择。

 

解决希腊债务问题对于国际债权人并非十分困难,只不过其希望希腊做出足够的改革承诺,而全民公投一旦否决,国际债权人想继续谈判将十分被动。所以国际债权人未必会等待公投结果,我想更可能的情况是在公投之前提出新方案,力求与希腊达成协议。然而各种情况都仅仅是“可能”,所以必须要考虑其风险,不可事先假定任何结果。

 

对股市的影响?

 

希腊的GDP大约1700亿欧元,而其债务已超过3000亿欧元:

 


 

如果希腊最终无法与国际债权人达成协议,则其只能宣布巨额债务违约,进而使用自己的货币、退出欧元区将是不可避免的。而希腊一旦退出,欧元区将面临通货紧缩的风险,欧元汇率和欧元资产都面临长期的重新定价过程,这会引起欧洲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而且希腊退欧将导致市场对与希腊有类似问题的国家信心不足,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等国也可能会出现挤兑、进而被迫资本管制,使整个欧元体系难以为继。

 

不要说真正退欧,仅仅是周末宣布公投带来的退欧预期增加,已经使欧洲股市出现了明显下跌:

 


 

上周一,在市场对希腊问题仍非常乐观时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希腊债务危机:大限将至,务必谨慎对待》,提示相关风险。如今随着事态发展,希腊大面积违约已经不是小概率事件,即使仍然认为最终安然化解的可能性大,也必须谨慎操作。这和投资个股是一样的:即使觉得哪一只股票很可能会上涨,也不能全仓买入,还是要顾及风险。

 

如果希腊退欧引起欧洲金融市场的动荡,在资金面上对于香港这个外资为主的市场会有显著影响,必然会有一部分外资抽离,对股市造成很大压力。此外如果退欧的影响不能被及时控制住,还可能影响到欧洲的实体经济,进而波及中国公司的业绩,对股市基本面也产生负面影响。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现在的希腊局势就像一场”Game of Chicken”的游戏,双方驾车相向而行,看谁才是那个Chicken(胆小鬼)。旁观的人总觉得终究会有人转弯,但当两车越来越近的时候,相撞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就算你觉得不会相撞,也没必要站到路中间去验证吧?适当抽离出来,静观其变,应当是更合理的选择。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