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锐评—“626”惨案中真正的超级大杀器是什么?

作者:dyc1500 

 

端午节前的619暴跌,市场惊魂未定,而节后的市场,惊悚的一幕仍然在继续的发酵。

6月26日上午,中国证监会主席肖刚先生出席上海2015陆家嘴论坛并发表了题为《经济新常态与中国金融改革深化》的主题演讲。在肖主席演讲结束后,当日大幅低开,处于震荡探底后出现略微反弹趋势的上证综指开始继续逐波向下,到午后,越来越多的个股开始加速跳水;收盘时,沪指暴跌7.4%,深成指暴挫8.24%;创业板指数更惨,100个成分股88个跌停,还剩下12个停牌的,最后指数惨跌8.91%;两市共有2000只个股跌停,惨烈程度为近15年来仅见。

至此,沪综指两周内从5178点最低跌到4139点,两周跌去1000点,最惨的创业板指数两周更是跌去了25%,大批前期热门的创业板上市公司股价腰斩,惨不忍睹。

到底肖主席在演讲中说了些啥,让市场如此在演讲结束后出现了如此的恐慌,以至于最后将指数杀跌成这样呢?下面让我们先回顾下肖主席“626”演讲中让市场“惊恐”的“精华”部分吧:

肖刚表示,下一步,证监会将加快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推动产品创新、服务创新和业务创新,服务和完善市场功能体系,有效支撑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要建立广覆盖、多渠道、低成本、高效率、严监管的多层次股权市场,进一步壮大主板、中小企业板市场,推进交易所市场内部分层。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战略新兴板,与创业板错位发展。新三板作为全国性的证券交易场所,要充分发挥其以机构投资者为主的制度优势,场内业务与场外业务发展并重,公募与私募并举,健全小额、便捷、灵活、多元的投融资机制。全面增强服务创新型、创业型、成长型企业的能力。

要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使其投融资对接平台、扶持资金运用平台。要建立工商登记部门与区域性股权市场的登记制度,支持股权质押。研究设立专门服务于区域性股权市场的小微市场,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为创新创业开辟新的股权融资渠道。进一步推动私募市场发展壮大,增强创新创业资本的有效供给,完善风险投资机制,扩大创业投资、天使投资,吸引更多民间资本流向科技创新领域。

针对资金供给所存在的以上两方面问题,肖刚提出了五大方略:(1)进一步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这一目标提出甚久,但长期以来,由于我们沿着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的旧发展思路一路走来,迄今成效甚微。今后,必须加快完善以机构为主、公开转让的中小企业股权市场;健全做市商、定向发行、并购重组等制度安排;引导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风险投资基金健康发展;支持创新型、成长型企业通过公募和私募的方式进行股权融资;建立健全不同层次市场间的差别制度安排和统一的登记结算平台等;(2)应当给区域性资本市场“正名”,让市场基于区域之差别,建立不同层级,服务于区域发展的资本市场;(3)进一步推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根除我国股票主板市场的痼疾;(4)规范发展债券市场,其中最重要者,一是允许发行市政债券,二是大力推行资产证券化;(5)发展和完善类如国家开发银行的各类长期信用机构。建立透明规范的服务城市化建设的投融资机制;研究建立城市基础设施、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在沿边地区,建立开发性金融机构等等,都是从机构层面全面增加长期资本和股权资本供给的改革举措。

这三段整理的文字里,包含了肖主席“626”讲话里对市场打击沉重的几个大杀器,我们作如下详细解析:

肖主席的讲话明确认为,长期以来,我们沿着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的旧发展思路走资本市场的发展之路,迄今成效甚微。因此要进一步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如何发展,主要提了三点:(1)进一步壮大主板和创业板市场;(2)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战略新兴板,与创业板错位发展;(3)应当给区域性资本市场“正名”,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使其投融资对接平台、扶持资金运用平台。

其中后面两点是“626”惨案的终极大杀器,先说说上交所战略新兴板吧。众所周知,这10多年来,代表中国新经济发展的大量知名的科网股龙头企业,除了腾讯和乐视等少数几家公司在国内和香港上市,其他的基本选择都在美国上市,这一直是监管层内心的一块心病。但近几年的熊市里,每次上交所雄心勃勃的一提发展上交所国际板,市场总以鼻青脸肿的下跌来回应。最后,所谓的国际板提案无疾而终。

而这轮牛市中,看着深交所创业板如日中天的表现,上交所不在犹豫了,明确提出准备在自贸区设战略新兴板,推动海外中资科技股回归上市,明得到了监管层的强烈支持。而最近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掀起了一股史无前例的私有化退市潮,也和上交所这一战略发展规划密切相关。到目前为止,已经有3分之1的中概股明确提出了私有化的方案,蠢蠢欲动准备回归的中概股则更多,甚至市场已经不去猜测谁会回来,而是只去猜测中概里面谁会选择留守。

尤其是6月19日,工信部颁布了[2015]196号《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放开在线数据处理与交易处理业务(经营类电子商务)外资股比限制的通告》。其中提到:“我部决定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开展试点的基础上,在全国范围内放开在线数据处理与交易处理业务(经营类电子商务)的外资股比限制,外资持股比例可至100%。”这意味着,外资持股100%的电商已属于合法公司架构,不需要拆除VIE架构也可以在国内A股上市。

而上交所近期亦明确表示,要推动红筹和VIE结构企业在国内上市;而继6月18日政改方案立法会被否后,香港证监会本周也否决了港交所有关不同投票权架构的建议草案。因此,大批中概股整体回归上交所战略新兴板是基本没有太大悬念的。甚至在香港政改被否后,不排除港股市场部分中、小市值的中资红筹股,也会选择回归上交所战略新兴板。

而肖主席在626讲话中,明确了上交战略新兴板不低于深交所创业板的政治地位,意味着目前估值依然极度高企的深圳创业板未来将面临巨大竞争和冲击。而这群真正代表中国新经济发展方向的庞然大物们的回归,将对目前的创业板估值结构和市值体系产生巨大的冲击。这个冲击近期已经产生了,并导致了创业板整体的暴跌,626讲话更加速了这一块的预期,于是除停牌股外,深圳创业板全线跌停。

另一个大杀器是更容易被忽略的是给区域性资本市场“正名”,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相比战略新兴板的利空而言,这块是将会对整个A股市场大部分中、小盘个股的估值体系会产生更剧烈影响的政策。

很多A股市场有着20多年投资经历的资深投资者肯定还记得90年代初如火如荼的,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中心(联办)牵头,借由解决非上市法人股交易问题,组建了STAQ系统;以及中国证券交易系统有限公司(其实是银行系统内部牵头)也组建了NET系统这两个机构投资者为主导的法人股交易市场,并称两网,早期和由地方主导的沪、深两大交易所并存。

1993年到1995年的A股熊市中,再众多机构的参与下,STAQ和NET系统的交易量曾经一度逼近了沪、深主板市场的交易量。而受此影响,同时也随着当时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及十四大效应的发酵,各地的地方产权交易市场发展也方兴未艾;当时影响比较大的地方产权交易市场有成都红庙子市场、武汉柜台市场、淄博自动报价系统等。

1996年和1997年,随之A股市场大牛市的来临,大量社会资金开始涌入沪、深交易所的主板市场。同时因为NET、STAQ市场只限于法人机构客户开户交易,投资者类型受到限制,而蜀都、海航等一批当时两网系统的优质公司又纷纷去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NET、STAQ市场交易量开始急速下滑,逐步开始走向边缘化。各地方股权市场同期也有大量优质公司先后奔赴沪、深交易所主板市场上市,这些公司牛市中在主板挂牌的同时,带来了一定的财富效应,但同时也大量的抽走了地方产权交易市场的流动性。

1997年,随着沪、深证券交易所的监管权收归中国证监会,交易所税收主导权也随之收归北京中央国税部门,中央开始整顿场外股权交易市场。1997 年11 月,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决定关闭非法股票交易市场。1998 年在整顿金融秩序、防范金融风险的要求下,《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清理整顿场外非法股票交易方案的通知》,将非上市公司股票、股权证交易视为“场外非法股票交易”,予以明令禁止,随后STAQ、NET 系统也相继关闭。

正是那一系列收权和整顿,才彻底决定了上交所和深交所主板的政治地位,并构成了肖主席626讲话里说的现在已有的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的旧有的发展体系,这个体系的核心就是赌场牌照稀有,导致筹码稀缺,最终使得溢价之源的流动性过度集中,才出现了现在创业板整体估值100倍以上的盛况。并导致了大量没有业绩支撑的题材股和重组股被过度爆炒,监管部门内部权力寻租,内幕交易横行,流动性资源得不得有效的配置,最终得出了肖主席讲话里说的,这个体系发展多年来成效甚微,对创业企业支持不足的结果。

因此,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这一条政策,长期看,对主板、中小板以及创业板中的重组股,题材股的市值体系冲击很大,大批的相关个股长期将会面临巨大的流动性分流的严峻考验。在周五盘面上,受这个消息影响最直接的新三板,已经直接被干的四脚朝天了!

所以,整体上看,肖主席626讲话提到的政策,长远看是符合李克强总理提出的证券市场服务于万众创业、大众创新的号召的,但中、短期内,将会对目前国内A股市场今年以来爆炒的中小创企业和大量题材股、重组股目前居高不下的市值构成强烈的冲击。

我们并不认为本轮从去年7月以来的牛市已经走完,未来经过充分的调整和蓄势后,市场依然会再创新高。在本轮暴跌中,以银行为代表的很多低估值蓝筹股被错杀,存在估值修复的需要。但大部分没有实际业绩支撑的中小盘重组股、题材股、和大部分不具备长期成长性的高估值科网股的牛市,或许已经结束了!
(来源:可可谈投资)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