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本市场狂飙突进,哪个国家最先泡沫破灭?

在泡沫期间因为财富效应而拉动的居民消费和经济增长速度,往往会随着泡沫的崩盘而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那么,资产泡沫哪个国家最先破灭?

今年以来,全球资本市场开始狂飙突进。但随着欧亚美洲各国主要指数接二连三地创出新高,关于资本市场泡沫的讨论也越来越多。

在泡沫期间因为财富效应而拉动的居民消费和经济增长速度,往往会随着泡沫的崩盘而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那么,资产泡沫哪个国家最先破灭?

中国市场明显也是一个泡沫。但现在的问题不是中国股市是不是一个泡沫,而是泡沫会在什么时候破裂。

一些指标显示,中国股市的估值已经突破了2007年时创下的历史记录,这让越来越多的分析师感到担忧。

对于全球投资者来说,这是涉及到数十亿资金的问题。在过去一年,中国股市已经上涨234%,全然不顾中国经济放缓以及债务水平飙升的状况,这令全球投资者越发感到担忧。

伴随一些新股开始走向盘整阶段,中国的IPO指数已改变了走势,较之5月27日的高点下跌了10%。另外一方面,最新数据同样还显示,交易账户新开户数量或许也在见顶。

尽管上周当中,新开账户数量达到141万个,绝对数量依然可观,但从相对数量角度说来,这一数字已是连续第三周下滑了,最高纪录是截至5月29日那一周的190万个。

尽管这或许并不能视作是投资者情绪的直接代言人,但至少说明,散户投资者兴趣的最高点很可能已经过去了。

与此同时,股票的供应量还在猛增,大量的IPO排着队等待上市。上周,利润全中国第三的券商国泰君安在其IPO当中冻结了2.35万亿元人民币。整体而言,上周与投资者见面的20支IPO冻结资金约6万亿。

股市对这些新股的接纳能力已进入盘整阶段,这一点至关重要。如果这些初登市场的股票不能在第一天为投资者带来爆炸性利润,散户投资者还能够继续保持现在的勇气吗?归根结底,涨势背后的支撑,其实除开动能和对更高价格的预期之外,也就没有什么了。

斯蒂芬称,尽管现在已有许多人将中国现在的牛市与2007年相提并论了,但必须看到一个关键性的差异,即这次根本没有任何基本面支撑,而当时中国政府正在推行大规模刺激计划,至少商品价格也同时走高。

今天,决定性的因素除开IPO之外,再就是利率政策导致的家庭资产转换。房地产已显出疲态,一再降息使得储蓄产品魅力大减,于是家庭储蓄向着股票的大规模转移就发生了。

斯蒂芬表示,中国政府还有运作的空间来给股市添一把柴,比如降息,比如降低银行准备金要求。可是,同时要指出的是,货币市场利率走高的时候,央行并未出手。中国银行业界的七日回购比率一周间从2.2%增长到了2.73%。

有人推测,政府可能在寻找方法让股市略略走低,去掉一些泡沫成分。可是,斯蒂芬称,这依然是一个高风险游戏,是在挑战散户的神经。“一旦贪婪让位于恐惧,则泡沫的破灭还将加速。”

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股市将触顶。EPFR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10日当周海外投资者从中国股票基金撤资71亿美元,在此前三周的资金流入之后出现大反转。尽管海外投资者的投资仅占整体市场规模的很小一部分,但任何的焦虑情绪都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总部位于上海的泽奔商务咨询有限公司(Z-Ben Advisors)预计,海外投资者在中国两家最大的交易所──上海证交所和深圳证交所持有约人民币6,300亿元的股票,这两大交易所上市股票的总市值最近超过了10万亿美元。

今年以来,中国A股市场的火热表现,几乎让所有国内外投资者都吃了一大惊。

受两融和新股民资金的推动,中国股市市值在过去的一年内飞涨。目前,中国股市股票市盈率的中位数为84,几乎是2007年10月时的两倍。

过去12个月,上证综指上涨达到134%,涨幅在全球主要市场中排名第一。

中国A股市场涨幅之大,上涨速度之迅猛,市场估值之高,投资者情绪之热烈,政策曾对于市场上涨支持力度之大,都让很多接受西方现代金融学理论训练的投资者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甚至让很多在A股市场身经百战的中国投资者自己都着实吃了一大惊。其间不乏声音表示,中国的股市进入了泡沫阶段。

如果中国股市泡沫破灭,可能会在何时以及以何种方式发生?

换手率处于创纪录高位,这意味着投资者采取快进快出的策略,随时准备撤离。根据交通银行(Bank of Communications Co.)对国内市场流通股的分析,投资者持有中国股票的时间平均仅为一周。该行称,此前的换手率纪录出现在1989年台湾股市泡沫期间,当时投资者持有股票的时间约为两周。

中国股市相对本国经济的规模同样令人担忧。2007年上证综合指数达到峰顶时,中国股市市值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2倍。今天,这一比例已接近上述数字,达到1.1倍。

所有人都在忙于寻找下一个傻瓜,下一个接盘侠。历史经验表明,未来六个月将是一个泡沫破灭的关键时间窗口。

音乐的节拍正越发急促,每个离开座位的人都想在音乐停止时抢到一把椅子。

当前,美元在不断走强,美元指数已经涨到了95左右。尽管美国失业率下降,股票上涨,然而,美国正处在“金融危机”边缘。

根据美国前总统候选人荣保罗,美元或存在巨大泡沫。大多数时候,很多事情无法预料,美元泡泡也可能会发生,就如2007年至2008年雷曼兄弟,没有人提醒我们这一点。

如果从历史来看的话,美元指数一旦接近95的位置,就会带来其他国家资产价格的大崩溃。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西欧国家,上个世纪90年代中的日本,以及东南亚国家,就是在美元的这个点位,精确地倒了下去。

现在强势美元战略已经初步现出它的威力,中欧资本外流趋势正在加大,资产泡沫有被刺破的风险,但这次雄赳赳的强势美元战略恐怕先刺破的就不一定是其他国家的资产价格了。

在过去的六年,全球的央行都在进行QE和增加负债,近期已经是赤裸裸的“货币战争”。年内,欧洲央行正式启动QE,每月购债规模600亿,共19个月,总计量宽规模为1.14万亿欧元,高于美元QE2,低于QE1和QE3。欧元区的QE正式拉开了全球央行宽松的大幕。日本也正在进行着每年80万亿日元的刺激规模。

与此同时,美国经济稳步复苏以及加息预期的增强,吸引了大量资金回流。当前的形势对于新兴市场而言,不仅面临着外国货币贬值对出口的影响,还面临着资金外流给本国金融体系带来的压力。

各国都希望通过货币贬值从他国“掠夺”通胀和增长,以缓解本国的通缩风险和经济低迷。但从理论上来讲,“货币战争”是一场零和游戏,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成为赢家。

财经学者如松说美元走强就是刺破债务泡沫的利剑,带来全球经济的大萧条。当美元不断走强,所有的货币就会追逐美元,资产泡沫破裂了,债务泡沫也破裂了。政府怎么办?印钞,而且名正言顺地印钞。个人和企业也渴望政府印钞。而印钞的结果就是美元继续走强,本币继续遭到抛售。

但与此同时,美国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此前表示,美国经济增长并不强劲。美联储加息之时,就是危机到来的时刻。

格林斯潘表示,长期利率走低意味着全球经济增长的疲软。目前的全球实际需求异常疲软——与大萧条末期无异。而货币政策并不该为经济疲软负责——这是一个财政问题。

财经作家雷思海说,在包括中国诸多人士鼓吹美国再工业化、美国经济强劲复苏之际,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的这番话,无异于一盆让人清醒的凉水,美国经济远不像美国人所提供的各种数据显示的那样好。

这一点美国银行业看的更清楚一些,在哪些华丽的经济数据下,包括美国银行在内的银行业竟然用持续增长的存款购入国债和美联储机构债,而不是放贷。

知名财经人士徐斌表示,美国银行业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看不到有利可图的领域,对未来也不是充满信心。

雷思海表示,实际上,美国并没有解决次贷危机的根本问题,也就是评论员一直所强调的美国高达700万亿美元的金融资产的利润来源问题。

700万亿的金融资产利润来源问题,无法通过产业革新来解决。这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美国自身产业无法出革命性的突破,二是美国已经让出全球第一大工业国家的宝座,其某些产业的先进,已经无法出现全球性的带动作用,从而让资本流向顺从华尔街的指挥棒。

而在这个背景下,强势美元战略的推行存在着几个巨大的障碍:

花旗股市策略师巴克兰在报告中指出,成熟期的牛市通常会产生许多泡沫,美国和其他各国股市正接近泡沫水平。该报告称,美股的股价净值比达2.9倍,属于史上相对昂贵的水平,若扣除股价表现不佳的金融类股,美股正接近泡沫领域。

花旗称,美国消费类股已进入泡沫领域,包括零售、耐用品、消费服务和食品饮料股的股价估值都大幅超出历史的常态水平。例如,消费必需品类股的市盈率和市净率分别达18.3倍和3.1倍。

巴菲特也在此前的股东大会中指出,以美股来说,如果低息持续,股票看起来还是很便宜;不过,假如利率回归正轨,那目前企业的股价看起来就会偏高。

强劲的经济数据假象和强势的美元预期让美国股市已经成为美国的一个新泡沫,这个高高在上的泡沫堰塞湖,正是美联储强势美元战略的最大障碍。

美联储主席耶伦在今年5月表示,近来美股股价已相当高,且长期债券收益率亦有冲高风险。

虽然自大萧条以后,美国银行业被要求持有更高比例的安全资产,但目前这一状况显示美国企业借债意愿不高。

大家都躲进美国国债避风头,美国已经形成可怕的国债市场泡沫。

在美联储2013年底宣布将于今年1月开始按月削减购债规模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预计美债会遭遇大举抛售,美债收益率会上升,然而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 因美国薪资增长乏善可陈,且新兴市场国家动乱,美债创2011年以来最大涨幅,这令多数投资者猝不及防。然而眼下,即便是债券市场的通胀前景大跌,投资者 仍坚持“购买美国国债将是一项亏本生意”的观点,因美国经济走强。

三菱东京UFJ首席经济学家Chris Rupkey向彭博表示,“今年债市泡沫将终结。市场对于耶伦以及美联储的加息节点越来越近的事实置若罔闻。显然,这次是市场错了。”

再来看看欧洲方面。其实,在危机爆发的时候,无论是财政赤字,还是整体贸易逆差,欧洲的情况比美国经济都要好很多,但时至今日,美国恢复得不错,欧洲却仍在恢复中。

欧洲稳定机制(ESM) 第一任总裁克劳斯•雷格林认为,这其中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原因:第一,欧洲面临着两个危机,一个是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了欧洲国家,另一个是欧洲自身的问题,从竞争力来看,欧洲各国非常不一样,再加上经济不平衡,爱尔兰和希腊的经济泡沫,所有这些共同加剧了欧洲所面临的问题,从而导致危机如此的深刻和漫长。

此外,欧洲比美国经济恢复得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私人资本的去杠杆化,欧洲做得没有美国那么好,美国更快更好地对银行进行了管理管控,所以他们的银行更有能力提供新的借贷,但是欧洲在这一方面是落后的。

近日,希腊债务谈判一直在“危急时刻”与“曙光初现”之间来回反复传递,投资者的情绪始终被各种消息和传言所困扰。

虽然希腊债务违约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状态,但在最紧要关头,事情又出现了转机。

6月22日欧元区财长会议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令市场人士憧憬的希腊救助协议有望于本周达成,这种预期对于金融市场造成明显影响,包括希腊在内的欧洲股市大涨、欧元一度飙高至1.14上方,但金市受到的影响最大,国际现货金日内一度暴跌1.5%,逼近1180关口。(商业见地网)

格隆汇声明:文章系格隆汇转载文章,代表其特定立场和看法,不代表格隆汇观点。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关联公司股票。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来源“港股那点事”及作者。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