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天津:2个亿的风波

2018-05-17 18:31 三个火枪手 阅读 28245

2015年自成风格的导演徐浩峰拍了一部电影《师父》,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民国年间,南派咏春传人陈识从广东北上天津,想在门派林立的津门闯一番名声,可是天津武术界码头文化根深蒂固,各色规矩已将天津围成一个铁桶,哪容得了外人开馆立足。若是硬来那就是与整个天津武行为敌,陈识搭上了天津武术泰斗郑山傲,给他指了一条曲线救国的路,先找一个徒弟,教他真本事,再踢馆,打出名声后把徒弟踢出师门,自己得了名声开馆收徒,又保住了天津武林的面子。

image.png

天津,又称天津卫。卫是古代朝廷军队中一个编制,作为北京的门户,天津明朝起派有驻军,故称天津卫。

天津既是河运水路码头和远洋航运港口,自古有"河海要冲"之称,更是北京通往华北陆路的咽喉。作为北方的水陆交汇重要节点,顺理成章也是人流汇集中心,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江湖生存,要么能说会道,要么有本事。所以,生活在这五湖四海,人来人往的天津卫,深谙生存之道的人,要么天生嘴皮子就利索(后面竟演化出相声艺术,可见"卫嘴子"威力)。要么就抱团,自然也形成了其独特的码头文化。码头文化以"利"字当头,而以"义"字为口号,形"义"实"利",既开放又保守。

电影里的师傅陈识发现津门始终是同气连枝,铁桶一块,不容外人以分寸立足,只能从天津卫落荒而逃,相信师傅陈识逃命之路上会捶胸顿足:虽死里逃生,但何必当初。如果中信·天房信托的负责人看到这部电影,大概也会与师傅陈识有同样感叹。

▌一、

前几天,网上传出一份《中信·天房2号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二次临时信息披露报告》,中信信托在报告中称,原本应于2018年5月18日,向本信托计划偿还贷款本金2亿元及相应利息的天房集团,可能无法如期偿付贷款本息。

image.png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现在金融紧缩、去杠杆的特殊时期,债市已是雷声阵阵,惊弓之鸟。天津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毛主席曾引用过黑格尔的理论,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的恨,凡事都是有原因的。中信信托这篇檄文也是有起因的。

4月27日上海的中电投先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电投先融")宣告旗下两款产品出现延期兑付,融资人为天津市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天津市政开发"),保证人为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天津市政建设")。

先捋一下事件当事人角色:中电投先融是通道方,天津市政开发是借钱方,天津市政建设是天津市政开发的股东,为其担保,而天津市政建设的股东是国资委。

担保方天津市政建设,作为老牌国企,由天津市委、市政府批准成立,天津国资委控股,标准的"刚兑"配置,如今却被捅出延期兑付。有"刚兑"信仰的中产阶级更加焦虑了,但凡触动现代人焦虑G点的都是热点,天津市政开发被摆到台面上了。

天津市政开发前身为天津市市政建设开发总公司,成立于1983年,是当时天津市屈指可数的国有大型房地产企业之一,服务领域包括房地产开发、土地整理和宾馆服务。根据网上资料,早在2017年鹏元资信就发表报告指出公司负债率高达91.17%,有息负债规模攀升至504.53亿元,且一年内需偿付的有息债务规模达157.73亿元,偿债压力较大,较高的财务费用严重侵蚀了公司利润,公司面临一定的或有负债风险等风险因素。

提供担保的大股东天津市政建设也面临负债高,盈利能力差的问题,加上地方政府去杠杆,限制城投公司为地方政府融资,无法借旧换新,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image.png

此时,反应快的金融机构就要开始干活了。毕竟见得多的金融从业者熟知一个定理:当你发现家里有一只蟑螂的时候,说明屋里已经有一群蟑螂了。而中信信托就是反应快的一个。恰好,也是信托快到期了,中信信托找天房集团沟通还款安排。

中信收到的答复却是:"天房集团未给出按时还款方案,并表达了希望协商解决还款压力的意愿。"

image.png

这个结果,肯定不是中信想要的,而且一定程度说明了是撕破脸了。

给洋人借钱不下百次的李鸿章曾说:借钱少了,你是孙子,他是大爷;借钱多了,你就是大爷了!中信信托也是有头有脸的机构,竟然公开发函"哭诉",实属万般无奈,但凡有点办法也不会这样。

因为公开化处理就是断了以后合作的后路,而且很可能让企业发生"挤兑",令企业运营恶化,更难收回欠款。所以,追偿期都是待之如"大爷",都是可以协商的,何况天津人"卫嘴子"又利索。

只是这次,碰巧遇上紧缩周期,开始禁止信托通道滚动发行,长短错配,控制流动性风险。中信信托也没余地了,天房集团强硬式"协商",最后上演了开头中信信托发檄文讨债的一幕。

这事浮上台面了,天房也失去了退路,只能还呗。

image.png

▌二、

逃亡路上,师傅陈识在懊悔后,脑子里肯定也萦绕着种种问题和反思,这其中有个问题也许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结局会是这样?

天津市政开发和中信信托天房事件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会这样?

15年股市崩塌后,货币政策宽松,房地产松绑,过去两三年是房地产的大牛市,全国商品房销售额再次刷新历史记录。

image.png

天津市作为直辖市,雄踞水陆交汇枢纽,还受京津冀经济圈庇荫。用常识判断下也知道天津房价跌不到哪里去。根据房价行情网数据,即使是2017年一季度调控以来,房价走势基本保持平稳,维持25000元/平米的均价。

image.png

天津市政开发和天房集团主营业务中都有房地产业务,是天津卫本土地产的大佬,其中天房连续15年入围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而天津国资委旗下的房企却在这大好时光迎来自己的至暗时刻,令人匪夷所思。

近两年年房企纷纷撸起袖子干,量价齐飞,2017年房企利润暴增,有些是数倍增长。不过行业集中度快速提高,开始按规模论资排辈,房企都在补充土储,财务杠杆确实有所增加。2017主要上市房企负债规模扩大,加权平均净负债率上升至91.09%,较2016年增加了16.19个百分点;总有息负债为57539亿元,同比上升29.6%。

但是,民众保持很好的购房热情,销售端还是保持很好去化,还是捞金好时候,出现现金流断裂的风险很小。2017年主要上市房企的持有现金为23415亿元,同比增长16.4%;现金短债比的加权平均值为1.25,较2016年末的1.69下降了26%,但现金基本可以覆盖短期负债,整体来看短期偿债压力不大。

image.png

行业吃肉行情,天房别说喝汤了,2亿元也难倒了天房集团这个天津好汉。

根据网上资料,天房集团负债高企,截至2017年中期,天房集团的负债总额为1830亿元,负债率为85.81%。可是造血能力极低,盈利情况堪忧,2015年、2016年营收分别是328亿元和237亿元,同期对应归母净利润仅为2015年的2亿元和2016年的亏损4.5亿元,2017年也是预亏的。

image.png

这边厢造血能力不足,那边厢还在失血,高额的财务费用使得公司净利润受到大幅侵蚀。

image.png

内忧外患下,流动性风险陡然上升,一切都是变化仿若瞬息之间。一个人的命运要靠自我的奋斗,也要看历史的进程。我们往往将一个人的命运、一家公司的命运归因于历史进程,却忘记了自我奋斗的大前提。天津市政开发和天房集团的境况再次敲醒我们勿忘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缺乏个人奋斗,一把好牌也能打烂。

▌三、

在工业时代,世界历史就是一部海洋史,近海城市天然成为近代历史舞台,天津也不例外,近百余年来,举凡中华大灾大难,无不首当其冲,堪称近代历史一个缩影。

大而视之,天房集团也是现代天津的一个缩影,它的病,也是天津的病。

今年1月11日,天津滨海新区就宣布挤出"水分",不再重复统计注册在当地、但未在当地生产的企业的产值,将2016年的GDP从1万亿元调整为6654亿元,这意味着几乎下调了三分之一。或偶然或必然,一年前,辽宁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承认"所辖市、县财政普遍存在数据造假行为"。

image.png

滨海新区又贡献天津多少比例呢?2016年,天津GDP为1.79万亿元,也就是说滨海新区贡献达到近60%,2016年天津GDP同比增长9.1%,如果扣掉滨海新区虚增的20%(60%*1/3),2016年天津的GDP是下滑的。

说出来可能有人不信,其实,从2010年起,滨海的GDP就超过了浦东。浦东新区全区面积1429.67平方公里,2012年常住人口518.72万人,是上海市人口最多的行政区。滨海新区总面积2270平方公里,2012年常住人口263.52万人。所以,算人均GDP,滨海新区竟然是浦东新区的两倍。

师傅陈识当年已经见识到天津厉害之处,要是活到今日见此数据,估计还是会惊呼:输了输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2009年3月,在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四万亿"计划大背景下,各地加快了钢铁产业的整合。天津也不例外,2010成功将四家钢企(天津钢管、天津钢铁、天津天铁冶金、天津冶金)组合拼装成渤海钢铁,当即获得中字头银行1000亿授信。

但是钢铁行业形势急转直下,又是负债高企,盈利堪忧,债务问题慢慢浮出水面。2016年元旦前后,天津市高层召集金融机构,要求金融机构继续"支持"天津市钢铁行业发展。外资银行从讲话中听出另一层意思:我们撑不住了,但是你们要继续借钱给我…….

会议一开完,部分外资行等金融机构又开始干活了,直接抽贷,渤钢资金链进一步恶化,1920亿元债务风险爆发,最后渤钢分崩离析。

image.png

其中客观环境是四万亿背景下,渤钢步子迈得太大,扯到蛋。而内在原因是其"整而不和"效率低下,四家子公司各有各的算盘,在渤海钢铁成立三年后才合并报表。

据当时媒体采访的知情人士说:"渤海钢铁之所以一直未完成实质性整合,还与天津数百年来的码头文化有关,各个公司的利益格局无比坚固,针扎不进、雨泼不进。"

或许这就是师傅陈识百思不得其解的答案,他本不属于津门。

▌尾声:

历史的车轮是无情的,天津武术界在洋人的船坚利炮下消失在光阴中。史学家刘刚李冬君夫妇说,三千年中国,自古既有两个中国,一曰王朝中国,一曰文化中国,唯后者越百世而不亡,默然贯穿千秋江山以始终。

芒格说:"如果我知道自己会死在哪里,我就永远不去那个地方"。所幸,聪明、实干、有韧性的中国人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现在东北地区政府融资平台业务真没有人敢碰,但天津的融资平台是真没想到也会出事。"华南某信托公司高管对记者表示,"现在敢做政府平台业务的信公司托,都是胆子大的,而且基本依靠第三方渠道销售。"

相关股票:
天房发展 sh600322 +自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