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内资券商混入了外盘研究……

2018-05-17 17:49 莫霖 阅读 24580

作者:江东猫草

来源:远行者与碎冰匠(ID:gh_111053c8bb55)

竞争激烈生存不易,千姿百态一脸懵【beep】,内资券商混外盘笔记。

1

在我刚入行没多久,还是个萌萌哒买方新人时,曾有一次跟某外资券商去一个煤化工水处理企业调研。煤化工、水处理,于是该外资券商来了两个研究员,一个petrochemical,一个环保

调研开始前,我在大堂和一个QFII的老外谈笑风生。高大上的外资券商环保研究员见状笑问,一会儿你坐他旁边翻译哈?

调研一开始,我就自觉自愿地……坐在了老外的斜对角。

一光年的距离有多远,我就滚多远。

——翻译?呵呵哒,这个公司那谜一般的业务,讲中文我都要消化一下,还得写纪要,算了吧,没有这个实力。

于是外资环保研究员坐在了老外旁边。调研开始,当我龇牙咧嘴地记着各种工艺技术路线和回忆化学式时,该环保研究员谈笑自若地,一边笑,一边记录,一边……

   同声传译。

我:……这是什么骚操作???

微信图片_20180517173519.gif

隔了一会儿,人家petrochemical研究员也坐过去谈笑自若了——真聊技术路线,不吹水。

我的天,樯橹灰飞烟灭。

微信图片_20180517173524.jpg

不愧是global pay!

此后我再也不觉得外资券商的A股报告不接地气了,沐浴焚香更衣,怀着虔诚敬畏的心从第一页那个10年的DCF开始读尽管我们大A股很多公司的业务并不能存续十年),但,毕竟人家的个人素质是吊打的。

2

决定覆盖外盘时,招了个组员,要求就是GPA高且英文好。

于是如愿以偿招了绩点4.0的留美组员——我们学渣,对于绩点这件事是认真的,望周知

第一次约调研,让组员写写邮件跟IR联系一下。想了想又多叮嘱一句,写完先给我看看,没问题再发。

然后他给我发了……一篇……神奇的……四级应用文。买答案考CET4结果低空飞过那种浓浓既视感。

我震惊:……你这个英语,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助理面无表情:Business English,够用就行了。

我:e…exo!?这叫够用?免费模板水平,还是百度的免费模板,google的AI都不至于写成这样。

我摇头:光读书还是不实战,应该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再回来。

微信图片_20180517173616.jpg

——放开这个draft,让我来。

重写的过程中,我感到了绝望,忍不住回忆起自己学了半年法语之后,和一个二外是法语的美国人讲法语时,辣种那种被舌头支配的恐惧——鸡同鸭讲,我学的法语是假的,可能是阿尔及利亚的。

我认怂了。重读一次书,再也不逃课了。

3

调研是更大的问题——咳,我所毕竟是不支持港澳台调研的,愿意自费是一回事,申请公出是另一回事。

曲线救国围魏救赵,靠着我的聪明才智解决这个问题之后,终于!可以境外调研了!

过海关的时候,我抬脚,惆怅,“申报通道呢?申报通道咋没有工作人员呢?”

助理:……你到底有啥好申报,有违禁品吗。

我:王尔德过海关,申报了自己的才华。毕竟才华和美貌都是违禁品,不能大规模输出

我摇摇头,昂首,“I have nothing to declare, expect for my beauty and gift, which are forbidden.(除了违禁的美貌与天赋,我无可申报)”

海关工作人员目瞪口呆。

微信图片_20180517173625.jpg

顺利切换向说中式英语的状态之后,我上了船,看了看船票票根,找座位。

“you can have my seat if you need a view(你可以坐我的座位,如果需要靠窗看风景)”。

我摇头,气壮山河,“I don’t need a view. I am a view. (我不需要看风景,我就是风景)”。

人一开始说外语,在不要脸这件事上就打通了任督二脉,再也没有障碍,仿佛说英语的我不是我。

就好像在A&F门口一脸热情的与不穿上衣的男模挨个照相,照完相鞠躬,甜美微笑,ありがとう!

但港股的IR们很快教我做人了。干练的职业女性,赏心悦目,新扎师姐,光鲜亮丽,除了……

在英语、粤语和普通话之间穿来穿去什么鬼!知不知道我们北方语系居民光听粤语语序就需要反应半天!

杰个有不错吃,次次看,you have a try。”

我:……次奏次,哦吼真的有不错次哦

4

内资券商混入外盘研究,报告要从翻译资料做起——定价研究是虚的,除了几个专门的海外团队,其他谁也别吹水;同样参加一个不敢发言的conference call,请不要装作和A股民营企业董事长谈笑风生好吗

中概股还好,反正能搞懂公司本身,纯外盘研究,99%写的都是科普文

当然,科普文也有三六九等,基本的信雅达还是要有的。

但内资券商研究外盘——或者叫做内资券商实习生翻译外盘股票业绩报告,经常呈现出令人忧伤的画风。

比如这优雅的纯血谷歌腔,都不带汉化一下的↓

image.png

毫无意义的把连词翻译成实义,造成歧义↓:

image.png

再比如这原汁原味的英文口癖

image.png

这是个外国人写的对不对!!不要骗我!

这种粗粝的激情,简直是翻译界的浪漫主义,犹如巴尔扎克混入翻译圈,带着满嘴钻沙的粗糙和大刀阔斧

“哦,我的老伙计,我们经历了非同凡响的一年。”

对老天发誓,我们对继续回购/分红回报股东,有从未有过的信心!”

这还仅仅是英文。按这个口癖,如果有一天开始看日盘,岂不是会出现这种翻译:

各位投资者sama,这种业绩,对于追求回馈股东的我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吧。”

“所以请相信吧,这样的愿景,总有一天,我们也能做到的吧。”

微信图片_20180517173830.jpg

5

我曾经心血来潮地学过一段时间的俳句,未果,放弃。给我上课的日语大神总结性发言,“不是文化障碍导致的,这纯粹就是语言障碍!你语言能力差到根本没有资格说什么文化障碍,你理解不了。”

这也是我覆盖外盘之初最深的感受——根本不是投资风格或者会计法则的障碍,我语言差到还没遇到这些障碍就怂了。

参加过纯外资conference call的人大概可以理解这一点——听和大体听明白,难度不大,但是你出个听译纪要试试?

助理参加了一个30分钟的电话会,写了1200字的纪要,愁眉苦脸的交给我,说听了四五遍,尽力了。我翻了个大白眼,拿着录音自己来。

两小时后,这篇纪要一共又增加了400字,我决定不外发了。

微信图片_20180517173852.jpg

——灵魂深处的恐惧。没有讲话稿和framework,如果IR表达能力特别出众,你不得不调动全部的听力和理解能力去处理大量冗余信息。500个单词,来来去去讲的很可能是一件事,写出来只有一句话,我内心是绝望的。

苏轼喷秦观,“十三字只说得一人骑马楼前过”希望也能有投资者抗诉一下表达能力出众的IR们,“500个单词说了明年新起一座楼,capex很大。”

深深为自己的村炮感到内疚!

看了看高大上的大平台的外盘电话会纪要——当看到“有机增长(organic growth)”这个单词的时候,我脸上露出了孩子般单纯又没有心机的笑容。

承让,承让。

微信图片_20180517173922.jpg

6

除了服务对象涵盖广阔的少数大平台,大多数内资券商覆盖外盘,其实直接意义有限。无非产业研究、复盘对标、写科普文换流量、补漏服务内资机构QDII和港股通。

以及,坐在世界之巅等独角兽乘着CDR归来

我的梦中情人是一只独角兽,总有一天,它会身披七彩祥云,手握CDR来和我相遇。

那时候,希望充分准备好的我能闭眼微笑,双手握拢平放胸前——我不害怕,我很爱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