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蒸发60%,被外媒评最差科技股,曾是国人骄傲的联想这些年怎么了?

2018-05-11 09:59 快刀财经 阅读 9240

作者:快刀财经

五四青年节,已经不年轻的联想被踢出了恒生指数的成份股。

image.png

至于原因,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可以猜到的。那就是联想开始出现亏损了。
联想曾是 PC 电脑( 个人电脑 )全球市场份额第一厂商,港股上市,被选入港股的价格指标 “ 恒生指数 ” 的成份股,收购 IBM 旗下 PC 业务 ThinkPad,一时间风光无两。
但从五年前到现在,联想的市值已经蒸发近 60%,被外媒评为最差科技股。
从曾经的中国骄傲到如今城池尽失,弃如敝履。什么让联想越走越远,直到失去联想?

01

联想,失去联想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联想在每个人心中都有着无法替代的位置。 

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美国品牌环伺中国市场时,唯联想一枝独秀扛起IT行业民族品牌的大旗,令国人为之振奋。彼时,对于中国人而言,联想已不再是一家简单的公司,它更像是一支来自IT行业的国家队,其中所包含的情谊已上升到家国情怀的高度。 

这一公众情绪到了2004年联想收购IBM PC业务后达到了顶点。在这期间,联想虽然当上了PC行业的老大,但无论是产品创新还是产品质量,并没有与其老大的地位匹配,它的进步并没有达到国人心中的高度。甚至在其接手Think Pad品牌后,各种质量问题不断,虽然大家还在依靠惯性选择联想品牌的产品,但每一次失望都会在心里积聚起怨恨。 

当中国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本该借此壮大山河的联想却不可思议地浪费掉诸多机会,用户在心中的积怨终于爆发,最终这种由期望带来的失望变成了口诛笔伐和饭后消遣。 

从当年的依靠运营商渠道获得移动先机,到互联网手机时代疲态初显,再到今时今日砍掉无数业务被逼走上MOTO单品牌战略的道路,联想移动走过了一个过山车般的人生。image.png

谩骂、失望、遗忘,曾经在IT领域叱咤风云的大佬,如今陷入到重重危机中。但对于联想而言,最大的危机或许并不是危机本身,而是看见了危机,却无解决之道。

02

傲慢与老迈 

虽然联想屡屡溃败,市值已不足100亿美元,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联想仍是一家体量庞大的国际化公司,年营收近3000亿元。

在PC端,据2017年4月12日,IDC发布第一季度全球出货量排行数据,惠普的PC出货总量为1314.3万台,较上年同期的1162.1万台增长13.1%,位居行业第一;联想集团排名第二,PC出货总量为1232.2万台,较上年同期的1212.1万台增长1.7%,联想集团当季市场份额为20.4%。 

而在移动端,这一点最直接的体现就在ZUK手机的开发上。尽管ZUK的诞生初衷是为了跟风互联网手机浪潮,但在性价端比鼻祖小米做得更好,特别是在几次迭代之后,整个品牌已经甩掉了互联网手机的标签,完全可以在互联网手机后时代继续发光发热。 

不仅明白自己的问题所在,联想还具备优秀的市场洞察力和快速反应力。 

比如2012年5月,联想就已经宣布进入智能电视业务。要知道,目前智能电视前两名乐视和小米都是在2013年才发布产品。2014年,联想电视业务部门曾经推出号称“终结者” 的4K电视S9,无论是集团高层还是电视业务部门都非常看好,甚至当时江湖上有传言称:两年后电视业务将会成为联想“碗里”的业务。

再比如,联想集团CEO杨元庆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四年,联想将在人工智能(联想AI)、物联网和大数据方面投资超过12亿美元,至2021年3月,上述款项将占总研发预算的20%以上。另外联想还将着力于PC、移动与智能产业相结合的工作,在即将到来的智能时代抢占先机。”

既然骨子里仍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为何还会持续陷入危机当中呢? 

这一切还得从联想这家企业本身说起。

2016年初,杨元庆放出狠话,“联想手机要在中国打一个翻身仗”。一年过去了,联想手机进一步溃败,集团收入7成集中于PC。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赛诺发布的2016上半年中国智能销量排名显示,联想2016上半年手机销量为585万,排名已在十名开外。而据腾讯科技报道,与2015年在中国卖出1500万台手机相比,2016年联想移动在中国市场的表现直接下降一个数量级,仅卖出手机300多万台,甚至赶不上360手机。 

“虽然Moto Z跟现在的主流产品销量规模有差距,但如果把它看成一个新品类的话,跟iPhone刚刚发布的时候规模销量是有得一比的。”17年年初,杨元庆的这番话“雷”翻四座——明明被主流产品甩在后面,却还在“关公战秦琼”,有可比性吗? 

也许,这是杨元庆顾及联想面子给员工们做的自我安慰,但是,危机当前,联想骨子里应该有筹谋。 

2012年联想依靠连续推出女性、大屏和长续航三个系列手机,有一个季度超过三星成为中国区第一。据说当时的移动业务集团总裁刘军考虑的不是更进一步,而是“藏锋”,以免过早成为靶心。

联想显然是自我感觉良好。其实,当时中国市场最受外界关注的是小米手机1。2012年底,小米提出2013年的出货量目标为千万台,联想移动开放市场负责人曾国章却在一个会上轻描淡写地说,就算小米做到这个目标,也只是联想的几分之一。当时的联想完全没有把小米放在眼里,甚至于在眼见小米通过社会化营销取得成功后,联想还是放不下“老大哥”的江湖身段,傲慢的情绪注定了联想的失败。 

03

都是利益惹的祸

联想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业绩是不破的天条,要按季度向股市交作业。这个压力,股东施加给杨元庆,杨元庆也只能转嫁给手下。因此,杨元庆所关注核心点就在短期业绩上,倘若一项业务达不到要求,要么高压逼迫要么弄死砍掉。

在这样的环境下,联想出现了没有长期策略这一严重的的病状。 

小米坚持做高性价比产品;OPPO和vivo则是砸广告、深耕线下渠道;华为为了做海思芯片,甘愿忍受10年亏损。 

联想呢,总是见风使舵,朝着利益的方向变了又变。 

目前为止,智能手机的发展共经历了三场变革:一是运营商补贴浪潮,联想的市场份额一度占据国内第一,一时有“中华酷联”之说;二是互联网营销蓬勃发展,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手机厂商迅速崛起,联想开始落后;三是线下渠道焕发生机,OPPO和vivo凭借线下渠道开始爆发,联想被主流市场彻底抛弃。 

2014年底,联想移动中国业务几近谷底,小米却依靠互联网营销神速崛起,等联想想明白80后、90后更喜欢把玩互联网营销时,第一代智能机的换机红利已被瓜分完毕。 

2015年初,联想投资成立独立运作的神奇工场,推出让人莫名其妙的互联网手机品牌ZUK,准备搭乘互联网营销的末班车东山再起,但此时小米的互联网营销已经显露疲态,OPPO和vivo却依靠深耕线下混得风生水起。 

没有长期战略的一个最直接体现是,联想动荡不已的领导层。image.png

2013年,刘军成为Lenovo业务负责人,被认为是未来最有可能接替杨元庆的“二号人物”。 

2014年刘军拿下主管手机销售的冯幸,随后,把事业部总经理老联想人陈文晖、供应链负责人关伟一起拿下,核心骨干基本换了一茬。 

2015年 6月,联想移动宣布刘军不再负责MBG(联想移动集团),由陈旭东接任。2016年,神奇工场ZUK回归联想,陈旭东调任,由乔建负责MBG。 

从刘军到陈旭东,再到如今的乔健,联想移动三度换帅,试问这样的企业拿什么来翻身。

04

老对手,新榜样

以前,一说联想就是“贸工技”,现在,没有人知道联想的核心能力是什么,这在联想企业内部似乎也从未达成过共识。柳传志说是“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杨元庆说,兼并收购是联想的核心能力。还有人说,柳传志就是联想的核心能力。 

说到这,不得不提华为。10年前,惟一能够和联想相提并论的,即是深圳的这家交换机生产企业,“北联想,南华为”是一时之美谈。image.png

今天,华为的核心能力就是多年坚持不懈、专心致志打造出的强大研发能力。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底,华为累计申请了52550件国内专利和30613件外国专利,专利申请总量位居全球第一;累计已授权专利30924件,美国授权专利5052件,欧洲各国累计授权专利达11474件。高专利申请量与高专利授权量齐头并举。 

从1990年到现在,华为持之以恒做的就是研发。根据统计,华为2006-2015十年间,其研发投入累计超过2400亿元,占销售收入15%。几天前,华为还在法律上赢得了向三星索要8000万美元专利费的权利。 

反观联想,有媒体报道称,过去10年,联想集团累计投入研发成本仅290亿元,不及华为2015年一年的研发支出。 

对此说法,杨元庆回应称“胡说八道”。但是不得不承认,联想与华为的差距正在逐渐拉大。 

2015年6月,一封内部信件果断让刘军下课,体现出杨元庆对手机业务所处危机的焦虑。现在,这样的焦虑应该从手机向PC蔓延。 

老兵不死,只是逐渐凋零。对于联想来说,当务之急是忘记现在的惨淡,以更大的决心找准未来的战略方向。

与华为的创新精神相比,联想的老迈比想象中更加严重,这份老迈不只是在对新鲜事物接受缓慢态度,更是内部如封建帝国般的层级制度。员工们干什么都束手束脚,高层们却总是想着一蹴而就力挽狂澜。在联想内部眼中,这家公司更像是一家大型的国有企业,而非市场化的科技互联网公司。用联想人自黑的段子来说就是:“上地纸牌屋,望京甄嬛传。”

来源:快刀财经

相关股票:
联想控股 hk03396 +自选
联想集团 usLNVGY +自选
联想集团 hk00992 +自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