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崛起战略选择:联想“贸工技”OR华为“技工贸”?

2018-04-23 15:59 莫羽枫香 阅读 4470
1公司创立

1984年,当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马不停蹄的走遍了深圳、珠海特区,平息了争议已久的特区设立问题,同时逼发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改革热情。

我们一起下海,成为当年的流行语。

而在中关村,在陈春先的事迹鼓动下,一批批科技人员跳进了商品经济的大海。这一年,已过不惑之年的柳传志,决定告别每天读报的清闲如水的生活。在计算所拨给的20万启动资金后,柳传志与当时的11名员工就在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计算所的传达室里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柳传志的这间公司诞生在一间20平方米、分成里外间的小平房里,这里原来是计算所的传达室。很多年后,在中国,它常常与惠普的那个著名的斯坦福车库一起被相提并论。

然而,现实其实很骨感。

在公司创办的头几个月里,柳传志背靠着中国最权威的计算机研究机构,却找不到一个可运作的项目,每天他骑着自行车在北京城里像没头苍蝇一样地乱闯,干起了倒爷的活,此时的柳传志满脑门在想的却是如何赚钱养活公司里的十几号人。

有一回,他听说江西有个女人手上有大批的彩电,只要购进一倒手每台可以赚上1000元,便急忙派人汇款过去,谁知道那竟是一个骗局,计算所拨给他的20万元开办费,一下子就被骗走了14万元。

柳传志早期的倒爷生涯就这样黯然地落幕了。

幸运的是,1985年初,中科院购买了500台IBM计算机,其中的验收、维修和培训业务交给了公司,从而带来70万元的服务费。

这笔业务,不仅让联想赚到了第一桶金,而且通过这个业务,柳传志跟刚刚成立的IBM公司中国代表处搭上了线,成为后者在中国的主要代理公司,为IBM做销售代理成为日后联想公司最重要的利润来源。

另外,对柳传志来说一个最重要的成果是,他说服了中科院出名的计算机专家倪光南加盟他的公司,担任总工程师的职务,这是在1985年的春天。靠着倪光南开发的联想I型汉卡,联想终于真正意义上起航了,“联想”最终还成为了这家公司的新的名称。

而作为和柳传志的同龄者,任正非此时复员转业至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但是,他的工作似乎不太顺利。

1987年,这一年,他已44岁,在经营中被骗了200万,被国企南油集团除名,曾求留任遭拒绝,还背负200万债务,老婆又跟他离婚。

为了糊口,这一年秋天,他一个人带着老爹老娘弟弟妹妹在深圳住棚屋,与6个朋友集资2.1万元创立了华为技术公司,业务为代理进口香港康力公司的模拟交换机。

任正非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平时不修边幅,无任何业余习好,他是电话通讯方面的专家,在代理卖设备的过程中,他看到了中国电信行业对程控交换机的渴望,同时他也看到整个市场被跨国公司所把持。

当时国内使用的几乎所有的通讯设备都依赖进口。军人出身的任正非似乎天生具有比一般人更加强烈的爱国热情和保卫领土的敏感和决心,而他在那个时候能够认识到“技术是企业的根本”,他开始悄悄研制自己的数字交换机。

2 分水岭

联想创立之初,柳传2分水岭志虽然靠做IBM代理起家,但他心里早已清楚,联想要长足发展,必须要有自己的核心技术。

作为联想总工程师,倪光南在1990年就带领技术人员开发出了一系列的联想微机。之后,柳传志苦心经营多年的营销渠道网络以及市场人脉关系派上了用场,联想微机一上市,就很快得到了市场的热捧甚至一度脱销。

但是,到了1994年,柳传志和倪光南矛盾激化,反目成仇。

1993年中国PC行业对外开放,原先的进口批文被彻底取消,同时关税大幅度降低,一时间,IBM、康柏、戴尔等国际知名PC品牌竞相涌入中国,面对全球的这些巨头,结果非常残酷。数据显示,在1989年前后,国产电脑的全国市场占有率为67%,而到1993年猛降到了22%,几乎溃不成军。

联想作为国内微机龙头,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

当时中关村几乎所有的知名电脑公司都放弃了最艰难的自主品牌经营,退而做跨国品牌的代理——长城做的是IBM,方正做DEC,四通做康柏,而业界风头最劲的史玉柱则已经宣布转战保健品,这些对联想高层的决策都有不少的影响。面对公司的未来方向和定位,柳传志和倪光南产生剧烈分歧。

倪光南是联想汉卡的发明人,他一直被视为联想高科技的象征。

然而,在1994年前后,汉卡产品在市场上江河日下,对公司的贡献率已经微不足道。倪光南决心为联想创造新的技术制高点,他选中的方向是“芯片”。

当时国际上,芯片技术日新月异,英特尔等公司把持着技术的方向。如果联想能够在这一领域获得突破,将一举确立其在全球电脑产业中的地位。

倪光南对自己的发现激动不已,他奔波于上海、香港等地,广揽人才,成立“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试图毕其功于一役。他的这个设想被称为“中国芯”工程,因其无限的想象空间而得到中科院和电子工业部的热情支持,中科院和电子工业部甚至承诺由联想牵头,组织有实力的计算机企业一起参与,制订一个国家投资计划。

然而,倪光南的方案却出人意料地遭到了柳传志的反对。在柳看来,芯片项目风险巨大,非联想现有实力可支撑,中国公司在技术背景、工业基础、资本实力及管理能力等方面,都还无法改变世界电脑行业的格局。倪光南“真的就是技术至上,并不清楚整个市场是怎么回事”,因此,柳传志在给倪光南的一封信中明确表明,“我本人不同意仓促上马”。按他的想法,联想应该加大自主品牌的打造,发挥成本上的优势,实施产业突围。因此,他任命杨元庆担任新组建的微机事业部总经理,把微机的整个流程都交给了这位30出头的年轻人。在他看来,“有了高科技产品,不一定就能卖得出去,只有卖出去,才能有钱。”

就这样,十年联想走到了一个动荡的岔路口。柳倪关系迅速恶化,媒体也观察到了这场平地而起的柳倪风波,它被认为是“市场派”与“技术派”的一次决斗。

这场持续了大半年的争斗最终以倪光南退出联想结局。1995年6月30日,联想董事会同意“免去倪光南同志联想集团公司总工程师职务”。

柳倪风波平息,“市场派”占了上风,“贸工技模式”最终成为联想战略,接下来的柳传志再次展现出他长袖善舞的经营能力。

这也成为日后人们讨论企业成长路径和模式选择的经典案例。“贸易”、“制造”与“技术”的发展优先次序,是一直困扰着中国电脑及家电领域公司的问题。作为追赶者,中国的企业技术都是核心能力中最薄弱和滞后的一环,当这些企业壮大,与跨国公司在中国市场上展开正面竞争的时候,总是显得相形见绌,何去何从,也不是联想一个公司的特例。

对于“贸工技”还是“技工贸”,也是企业界哈姆雷特式的疑问。

风波平息后,联想率先发动了PC价格战,战胜了所有竞争对手,获得了中国PC冠军并一直保持。

3华为的反超

在联想风波正劲时,尽管任正非的华为已经是一家规模不小的企业,但是在企业界,它几乎没有什么知名度。

1996年,中关村四通公司的一位名叫李玉琢的副总裁打算跳槽到华为,四通总裁段永基问,“你准备到哪里去呢?”李玉琢说,“是去华为。”段永基惊诧地说,“华为?没听说过,没什么名气吧?”

没有名气的华为在此时的电信行业却已经露出它锋利的钢爪。从90年代初开始,中国的电信市场复苏,随着程控技术的推广,全国电信网络面临一次全面的更新改造,这对于拥有自主程控交换技术的华为来说,这是千载一遇的机会。

在这个行业里,诺基亚、爱立信等跨国公司具备绝对的竞争优势。任正非在起步之初,依靠“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从一些偏远的城镇电信局突破,迅速抢去了一块大公司们还没有来得及顾及的“蛋糕”。任正非又通过由华为与电信职工集资成立合资企业的模式,迅速抢掉了大公司的订单,依靠这一模式,华为迅速崛起。

不过,这些成绩与联想比起来,根本没有可比性。到1995年,联想销售额67个亿,华为才15个亿,只有联想的五分之一。而当时联想论利润、研发能力、业界地位、品牌价值等等都远远超过华为,可以说1995年的华为对于联想来说根本没有可比性,这里仅用销售额相比,还没有充分反映出华为与联想的巨大差距。

Clipboard Image.png

不过,华为和联想的差距逐渐减小。

1992年:华为1亿多VS联想17亿

1993年:华为4亿VS联想30亿

1994年:华为8亿VS联想47亿多

1995年:华为15亿VS联想67亿

1996年:华为26亿VS联想77亿多

1997年:华为41亿VS联想125亿

1998年:华为89亿VS联想176亿

1999年:华为120亿VS联想203亿

2000年:华为220亿VS联想284亿

从2001年开始,华为销售额超过杨元庆的联想集团:

2001年:华为225亿VS联想164亿

2002年:华为221亿VS联想160亿

2003年:华为317亿VS联想180亿

2004年:华为462亿VS联想178亿多

2005年:华为680亿VS联想178亿多

2006年:华为891亿VS联想814亿多

2007年:华为1280亿VS联想895亿多

2008年:华为1231亿VS联想1135亿

2009年:华为1466亿VS联想1013亿

2010年:华为1825亿VS联想1129亿

2011年:华为2039亿VS联想1467亿

2012年:华为2022亿VS联想1682亿

从2008年开始,华为、联想净利润比较:

2008年:华为净利润79.1亿VS联想净利润亏损17.6亿

2009年:华为净利润190亿VS联想净利润15亿

2010年:华为净利润247.1亿VS联想净利润亿8.8亿

2011年:华为净利润116.4亿VS联想净利润亿18.4

2012年:华为净利润154亿VS联想净利润亿32.3亿

2001年,是互联网的冬天。这年1月,华为的任正非在《华为报》上发表了一篇6000多字的长文《华为的冬天》。

随后,任正非遭遇到华为最艰难、最危险的时刻:首先2001年李一男出走,从华为挖走了好几百位骨干,几乎掏空了华为核心技术班子;同一时期,任正非的母亲出车祸身故,当时任正非抑郁了一年,又得了重病,作为老板压力确实太大了,而且那时候他觉得,我对员工这么好,权力、利益都给你们了,为什么还背叛我?他想不通。

挺过寒冬后,后面便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随着关键领域核心技术的突破,加上华为围绕主营业务的多元化发展,一直到如今,保持了常年高速的增长。

Clipboard Image.pngClipboard Image.png

4尾声

“我还挺佩服任正非的,任正非走的就是一个直接往上爬坡的路。上珠穆朗玛峰的时候,我走一百米要大家停下来喘喘气,任正非捡一条更险的路直接就上去,这点魄力我不如他。”

这是柳传志对同龄的华为任正非的评价。

如今,华为与联想对比,华为已经大幅领先联想,但不能因此否定联想,因为做到行业领先的企业,无疑都是优秀的!

但是,即使优秀的企业,也是有不同的层次,如同同为高手,也分不同的段位,有一流高手、超一流高手的区别!

在企业中,除了非常优秀外,还有伟大的企业,华为明显属于超一流的、伟大的企业。

华为、联想对比也在说明一个趋势:未来竞争的赢家从营销优势转向技术、营销综合实力更优企业!

虽然,历史不能重来,但是当我们回望这段过往,依旧感慨颇多,一种选择,一种命运。优秀到卓越,一流到伟大,可能在于一念之间。

这是一张中兴被美国“封杀”之后热传的图,老将出山,当然是中兴人寄望于老将的挂帅,再次能够力挽狂澜,但是侯为贵在机场的一张背影照片依然让人心酸。

天佑中兴!

相关股票:
联想控股 hk03396 +自选
中兴通讯 hk00763 +自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