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夫妻骑手:相互守护在配送路上,共同跟寒风热饭作伴

2018-02-13 19:50 钱皓 阅读 828

还有四天就是除夕了,在外打拼一年人们陆续返乡和家人团圆。最近一段时间不仅是春运忙,平日里带着美食穿梭的外卖骑手们也坚守在一线岗位上努力工作,如今有不少用户会在临近春节时通过叫外卖的方式置办年货,这也使得外卖骑手们比平时更加忙碌。  

   

饿了么春节不打烊,一部分外卖骑手会留下来作为储备运力。在北京饿了么金融街配送站,有两位特殊的骑手也选择春节期间留守北京,他们是赵金祥和刘秀梅,一对饿了么夫妻外卖骑手。   

   

赵金祥和刘秀梅都是河北邯郸人,之前赵金祥在金融街的一家快餐店做厨师,刘秀梅给他打下手。餐厅有外卖服务,工作中两人逐渐对外卖骑手这份职业有了了解,在2017年夏天,赵金祥跟刘秀梅说自己想去饿了么做外卖骑手。 

“怎么会不担心,肯定担心啊!”刘秀梅说起这事时还记得当时的场景,“一是担心他的交通安全,还有就是担心他忙起来顾不上吃饭。但他说想为家里多挣点钱,这点辛苦算不了什么,我也就由他做了。” 

于是,赵金祥先来到北京饿了么金融街配送站做骑手,刘秀梅辞去了原先餐厅的工作,回到邯郸老家照顾8岁的女儿和4岁的儿子。 

每天,刘秀梅都会给赵金祥打电话,问他有没有按时吃饭,也说出了自己也想追随丈夫成为外卖队伍一员的想法。“老公太辛苦,我来了起码能帮忙做饭,彼此也有个照应。”刘秀梅脸红起来,低着头笑。 

   

两个月后,刘秀梅也来到金融街配送站,站里多了这么一对夫妻外卖骑手。 

金融街紧邻西单,周围全是商圈,两人在北海公园附近花2000多元租了一间10平米的平房,每天早上8点多起床,吃完饭之后来到站点开晨会,然后开始一天的配送。 

“我有时值夜班睡得晚,她为了让我多睡一会,就会早起半小时给我做早餐吃,有时她也忙,就让我带到晨会上。”赵金祥说。

 

金融街的餐厅大多数都在商场里,为了节约时间,不让用户久等,爬楼梯是外卖骑手工作的常态。两个人有时忙起来一天都见不到,有时候取餐碰个照面,连招呼都顾不上打。 

下午2点多过了午高峰,两人就会回到出租屋吃饭。赵金祥是厨师,本来就能烧得一手好菜,但刘秀梅不舍得总是让他做饭,两人谁先送完订单到家,谁就先做饭,有时一人先完了可能对方还没有回来,但都并不会埋怨彼此。 

   

“1月时订单量特别多,我俩真是忙得连吃饭时间都没有,有几次我直接路边买了两个大饼,回屋喝着水啃完就又出去了。”刘秀梅说,“但是也没有觉得太辛苦,因为有他陪着我一起啃哈哈哈。” 

冬天电瓶车耗电快,一天一般要换三次电瓶,赵金祥每次充电时都会先充好一块,帮刘秀梅预备好,晚上21点多回到屋里,两人会交流送餐遇到的趣事,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每天晚上回屋前真的特别累,但两人一见面就不累了。”刘秀梅笑着说。 

每天晚上两人还会一起和两个孩子视频,刘秀梅说儿子现在特别粘人,总是问她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孩子就是我们的动力。”赵金祥说,吃过晚饭后,陪着孩子们聊一会儿,是夫妻俩一天中最开心的时间。 

 

两个人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有差不多两万元,虽然辛苦,但也总能遇到暖心的事。刘秀梅回忆有一次送餐超时了,她一个劲儿地向用户道歉,用户非但没有因超时生气还给她打赏,“她还鼓励我继续加油,心里暖暖的。” 

1月初,两人提前置办好了年货,一起回了趟老家,回来后两人就跟站长主动请缨春节留守。“我们站长说了,除夕送完餐都回来,公司请大伙吃年夜饭一起过年。”刘秀梅说,“七天长假能多拿一些奖金,还有那么多用户等着我们的服务,想想特别有干劲儿。” 

 

当下的本地生活行业里,还有不少像赵金祥和刘秀梅这样相互守护、共同奋斗的夫妻,或是为了家庭,或是为了梦想,在取餐内、在配送路上一起跟寒风热饭作伴。 

最后,当两人拍个合照给大伙拜年时,这对夫妻依然害羞得不愿牵手。“我们会一直在饿了么干下去的。”赵金祥,“我们今年春节继续一起为大家送餐,两个人搭伴过年,也挺幸福,希望家人们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