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三月,那年西藏(之一)

那年三月,那年西藏(之一)

格隆序:
每年三月都是藏地最美的季节之一:冰雪开始消融,到处泉水叮咚;经过一个漫长冬天洗刷过滤后的天空蓝得几乎不真实;山间各种叫得出名叫不出名的花朵都开始争奇斗艳——最打动人的当然是藏区漫山遍野的野桃花——其实无所谓家桃花野桃花,藏地所有桃花都是随意生长随意开放的——一株株,一树树,在山头,在河谷,在村落,田间地头肆无忌惮地怒放。

恰好格隆汇会员,广州富力集团副总经理苏锟兄发来他去年23月甘南藏区的记行照片,张张精彩之极(苏兄在全球多地举行过自己的摄影展,他是少数能够拍出格隆这种完美主义者心目藏区的人),而格隆好友贡去乎嘉措活佛也再次发来赴藏地赏桃花的邀请——格隆这次真的要告别大家,告别市场一阵去践约了。

格隆想说的是:无论谁负了你,藏地的春天不会负你!藏地的桃花不会负你!是时候放下“淡出鸟来”的股票,去藏地践约一个三月之旅了!



那年三月,那年西藏(之一)
苏琨

我的摄影生活在记忆中是从大学开始的,学习设计专业,绘画和摄影都是必不可少的。


1992年,我背着一部老式胶片相机开始了第一次背包旅行,从此相机总是我每次旅行的忠实伙伴。我也开始踏上了影像的未知之途,从胶片到数码,开始营造起自己的影像空间。一帧帧照片,记录了我曾经的感叹,冲动,凝视,若有所思......也纪录了我自己每一次喜悦和哀愁。

对于摄者,好奇心非常重要!走过很多路,见过很多不同的人,经历过风雨,有故事... 那么,我就希望将这种资本和素质通过相机转换到照片当中。现在相机技术也在不断发展,拍摄照片越来越容易,我希望能够通过照片讲述故事,这就像在写一部小说。从技术的角度来讲,可能拍的照片并不完美,但从讲述的故事来说也许会非常吸引人,希望自己拥有的和别人拥有的不同的资本。

"对焦,要对在自己的心情上。"的确,每一次的创作,既是对眼前灵感的裁取,也是对自我世界的反观和重现。因此我觉得一个人的作品要表达什么,或是要替谁表达,似乎是在按下快门前很久就已经酝酿好了。

这次应格隆之邀,所选照片都是2014年二月、三月拍摄,拍摄点为青海同仁郭麻日寺,甘南郎木寺和拉卜楞寺。本期为郭麻日寺正进行瞻佛等佛事活动。

1、携家带口参加法会
 

2、舞蹈一样韵律的施粥队
 


3、安静的藏区村庄早晨
 


4、佛事活动中的少女逗乐
 


5、舍饭扁担队伍中幸福的母子
 


6、虔诚的叩拜
 


7、袈裟里的童年
 


8、佛光下的幸福
 

9、煨桑与展佛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